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乡村透视小神棍在线阅读 - 第282章毛鼎

第282章毛鼎

        夏明在此之前对鼎也有一点概念,但他没想到鼎这个东西真是这么大一个,眼前这鼎少说有三百多斤重。



        原本在最开始的时候,鼎是用来烹饪食物的,相当于现在炒菜的锅,是用来炖煮和盛放鱼肉的,后面经过夏王收天下九州之金铸造出九个鼎。从此鼎就从炒菜的锅发展成为了传国重器,成了国家跟权力的象征,同时这个‘鼎’字也被赋予了显赫、尊贵、盛大等等一系列非常高大尚的词汇。



        杨伯雷买来这个鼎当然不是当年大禹指挥人铸造的那个九鼎之一,因为当年秦国灭了东周之后,那九个鼎就不见了,现在也没人知道在哪。



        眼前这个鼎是三条腿的那种,就像个短粗腿的胖子一样,看情况是青铜铸造的,鼎的身上还刻着一些歪歪扭扭的小文字,夏明也不认识,他估计那些文字是记载古时候的一些典章制度、祭祀之类的东西,因为鼎在古代有时候也会用来祭祀。



        这会杨伯雷这家古董店的店长也从外面回来了,是个四十多岁的女店长,戴着副眼镜,一看在古董这一行就很专业,她跟杨伯雷以及杨妮一人拿了个放大镜,开始在毛鼎上面细细地观察。



        夏明也拿着放大镜在旁边看,他其实不是很懂这玩艺,只是心里想原来传说中的鼎这个样子的,跟电影里那些用来做道具的鼎差不多。



        店长跟杨伯雷以及杨妮仔细地观察了大半天,又反复轻轻地触摸了几十下,终于先后满意地放下放大镜。看来他们确定是真品了,杨伯雷让送毛鼎来的那五个人可以走了。



        夏明也放下放大镜说,“这个鼎是夏商周时期的哦?”



        杨伯雷点了点头说,“以它的形状、色泽跟触感来,应该是的。”



        “恭喜杨总,得到了个好宝贝。”



        “这个东西我之前找好久,直到今天才正式跟我见面,真是有点不容易啊。”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它啊,是打算自己收藏起来吗?”



        “哈哈,我既不是古代的帝王,也不是古董收藏家,只是个做古董生意的人,有合适的买家,就把它给卖了。”



        “这么大个货,肯定价格不菲,一般人应该买不起吧?”



        “买得起的,之前就有两个国外的收藏专家问过我这个货,说价钱什么的不是问题,当时这个货不在我手上,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了,现在只需让他们到来这验货就可以了。”



        听这毛鼎刚到就找到了买家,夏明也替杨伯雷高兴,被他这么一转手,以他对古董这一行的专业精明,肯定要收获一大笔钱。



        杨伯雷越看这个毛鼎越喜欢,又忍不住拿起放大镜去观察,杨妮也越看越喜欢,她转到毛鼎的后面去观察了。



        夏明不想再去观察了,他知道真正的鼎长这样就行,而且他也希望杨伯雷早点转手出去。



        因为古董这个东西,大部分都带着不详的征兆,尤其是那种很值钱的,在古代就抢来抢去,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哪怕没有被抢来抢去,就像眼前这个毛鼎,极有可能也被古人祭祀用过,远古时候的祭祀有些地方可是用活人祭祀的,去收藏这种祭祀用品是很危险的一种行为。



        而且除了祭祀,之前大部分挖出来的鼎都是培葬品,在有些王朝,一个君或者一个王死去,还有活人陪葬,现在把鼎挖出来,也不知道那个鼎上面带着多少人的冤魂怨气,如果怨气极重的话,就是一个凶器。



        如果是一个凶器的话,就要赶快转手给那些大型的古董收藏家,或者放哪个收藏馆去,借用其它的凶器来压抑它,达到相互制衡的作用,否则收留这个东西的人就会很不吉利。



        一个人生前吃饭用的碗筷,等他死后,很多人都有点嫌弃,感觉不详,况且是这种祭祀用过的东西以及古墓里的陪葬品。



        但因为普通的碗筷不值钱,很多人一下就反应过来,甚至过于敏感,因为原本正常死亡的人是没问题的,他生前用过的东西也没问题;而那种古时候祭祀用过的东西以及陪葬的东西因为很值钱,很多人就反应不过来了,沾着再多的怨气也百无禁忌,甚至为了得到它不择手段,以至于最后没什么好下场。



        夏明正想用透视看看眼前这个毛鼎的情况之时,在毛鼎后面观察的杨妮突然说,“爸你过来这里,这里是什么情况?”



        杨伯雷忙跟夏明转到了毛鼎后面,只见杨妮正蹲地上,轻轻地用手触着毛鼎底部一个只有针眼大小的口子说,“这里怎么会有个小口子?”



        杨伯雷拿着放大镜立刻蹲下去察看那个小口子,那个小口子不用放大镜根本看不清楚,杨伯雷看了大半天后,又让杨妮去把刚才出去了的店长叫进来。



        店长拿着放大镜看了一会后,站起来说,“看它的铸造工艺是夏商周时期的,我估计可能是当时的熔炼技术出现了误差吧,毕竟当时的熔炬技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难免出现一些小瑕疵。”



        杨伯雷松了口气,店长说得话很符合他的心意,他刚才的猜想也是这样的,这毛鼎可是他花了四千万搞来的,如果搞来的是个假货,那真是麻烦了。



        夏明也不想用放大镜去看那个小口子了,直接用透视向眼前这个鼎看去,他最主要是想看看这个鼎对人有没有危险,是不是沾了人血或者是个陪葬品之类的,



        一看之下,夏明吓了一跳,这倒不是说他看到了这个毛鼎占了人血或者是个陪葬品之类的,而是他发现这鼎是假的,或者说至多只有一部分是真的,就外面跟里面是真的,鼎壁外面往里面半厘米跟里面往外面半厘米是真的,中间的夹层是假的,因为夏明就差看出中间的夹层是‘义乌制造’了。



        看到是这么个情况,夏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这个情况说出来,眼前这个毛鼎除了刚才杨妮发现的那个小口子可能可以发现其中的夹层是假的之外,就剩自己的眼睛可以看出来了。



        如果杨伯雷一定要将毛鼎转手出去,应该问题不是很大,因为杨妮发现的那个小口子即便可以发现这毛鼎的真伪,也没人会用仪器上那检测去,这么贵的东西,万一被检测破损就麻烦大了,毕竟那个小口子只有用放大镜才看的见,肉眼是看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