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乡村透视小神棍在线阅读 - 第280章原形毕露

第280章原形毕露

        夏明立即坐起了身来,等他从椅子上下来的时候,他突然又感觉不对劲,好像又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自己的意识,就像下午在原始森林里那个亭子里的情况一样。



        想到下午在原始森林里那个亭子发生的事,夏明想到了被自己抓到的那个粉红色的盆栽,那个粉红色的盆栽会控制男人的意识,然后让男人对女人为所欲为。



        夏明忙紧紧控制着自己的意识,然后到一边的桌子上察看自己随身包里的那乾坤袋,乾坤袋口的绳子是绑得紧紧的,他拿起乾坤袋摇了摇,那个粉红色的盆栽明显已化为了乌有。



        如果不是那个粉红色的盆栽搞的鬼,难道是韩娇娇突然大发善心,或者长夜漫漫让她改变了之前的主意;想到这里,夏明的眼睛忍不住又向韩娇娇所在方向看去,这时韩娇娇的睡衣已被她褪到了胸上面一点点的地方,露出很多白白的部分来。



        夏明已断定是长夜漫漫,韩娇娇改变之前的主意了,这会外面夜凉如水,而房间里又是孤男寡女的,毕竟自己半表人才,韩娇娇是看自己了。



        他再也不客气了,直接往床上扑去。



        躺在床上的韩娇娇看夏明突然莫名其妙地从椅子上爬起来,还到一边的桌子上去看什么东西,她其实刚才是说了话的,她问夏明在干嘛,但夏明一个字都没听到,只听到她在说让自己快点过去的话。



        夏明的主意一定,就像头狼一样扑向了韩娇娇。



        韩娇娇吓了一大跳说,“夏明你要干嘛,之前我们不是说好至少要一个月的吗?”



        可惜这会在夏明的眼睛里,韩娇娇仿佛变成另一番景色,他只看到韩娇娇在召唤自己过去,在不断地诱惑自己。



        夏明瞬间就变的比下午在那个亭子里还疯狂,韩娇娇都还完全反应过来,加上她身上的睡衣是连体的,一下就被夏明给扒了。



        韩娇娇哪里想的到夏明一会的功夫,就从只小绵羊变成头饥饿的狼,见自己身上只剩下条小裤了,吓得大叫一声,赶紧躲到被子里面去。



        夏明又一下把被子也扯走丢床下去了。



        韩娇娇想逃下床去,夏明哪里允许她逃,一把把按住在,一只手在她身体上不停地操作。



        韩娇娇在此之前是交过一个男朋友的,那男朋友之前也把她骗到过租的房子里发生过眼前这一幕,但那次她男朋友再怎么样,也没有这会的夏明这么粗暴,那次她很轻意地就从男朋友租的房子里逃走了,这次她却逃都逃不掉。



        虽然韩娇娇跟夏明到这房间来也有这种心里准备,但她没有夏明会这么粗暴的心里准备。



        见自己逃不掉了,韩娇娇忙把自己抱成一团趴在床上。



        夏明还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对她又翻又扳,上下齐手,只要他能伸手的地方,就都被他扳开了。



        韩娇娇有点受不了,全身好几个地方有点疼了,她感觉眼前都不是什么她愿不愿意的问题了,而是在面对一场暴力的问题。



        她开始大叫救命,但眼前这几排房子的情况是经常会传出一些女人叫唤声,别说这会隔壁的房间没住人,就算住了人,他们也不会觉得很奇怪。



        见叫救命不管用,韩娇娇也顾不得自己光着身子了,她转身要跟夏明博斗,正在这时,她身上仅存的一条小裤被夏明撕开了。



        她下意识的护住自己重要的部分,这时夏明又一把把她按到,紧接着就是一阵暴风骤雨的操作。韩娇娇感觉全身上下几乎都被夏明的手包围了,哪里都感觉是夏明的手,而且是很粗暴的手。



        感觉自己都要被夏明操作散架了,韩娇娇终于流下委曲的泪水,她痛苦地说,“求……求你别这样,你……你别这样……。”



        夏明看着她的眼睛,居然暂停了粗暴。



        可惜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夏明就又粗暴地把韩娇娇的两条腿扳开了。



        看夏明要粗暴地趴上来了,韩娇娇想着再被夏明这样下去,自己非半条命没了,趁着夏明在自己两腿之间寻找地方要侵入的时候,韩娇娇趁势滚下了床。



        夏明见韩娇娇跑了,一个大步跳下了床。



        房间的门在夏明的后面,韩娇娇这会全光了,她看后面是洗澡的浴室,忙调头钻进了后面的浴室,然后把浴室的门反锁了。



        夏明在浴室外面拼命的推门,推完门又踢门,韩娇娇用自己的身体紧紧挡住浴室的门。



        几分钟之后,夏明仿佛踢门踢累了。



        孰料韩娇娇刚放松警惕,夏明突然变成用身体开始撞门了,韩娇娇只感觉全身一震,但还是被她把门挡住了。



        夏明在浴室外面一连撞了十几下,韩娇娇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将门挡住,她这会不是她愿不愿意的问题,她是保命了。



        等夏明的撞门停下来后,韩娇娇心里大骂这夏明是个披着羊皮的狼,自己跟他相处一个下午跟一个晚上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亏自己还一直以为他是青年才俊,不想他误入歧途,谁知道他根本就是个暴力狂,白天装温柔,到了晚上就原形毕露。



        一连过了半个多小时,韩娇娇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浴室的门不敢松懈。



        一个多小时后,韩娇娇听到外面传来夏明睡着的呼吸声,她怕有诈,装作要开门的样子,但外面还是没动静,她这才轻轻地把浴室门打开。



        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她看夏明光着身子,像个大大的‘大’一样仰躺在床上。



        韩娇娇生怕夏明随时醒来,忙找自己白天穿得的那套衣服穿上,然后飞快地逃出了房间,这夏明太变态了,她以后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变态了……。



        夏明一觉睡到天亮,他看自己没睡在椅子上,而是光着身子睡在床上,他以为昨天晚上韩娇娇毕竟按捺不住,跟自己发生了什么。



        过了一会,夏明还不见韩娇娇出现,他忙从床上起来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卫生间里没人,然后他就发现韩娇娇昨天穿过的那套衣服也不见了,看情况韩娇娇是离开了。



        夏明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仿佛想起点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来。



        凭着坚强的意志力,夏明终于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



        想到自己昨天夜里像个暴力狂一样对韩娇娇,夏明心想我的天啊,自己昨天晚上怎么变成那副德行,到底是什么搞的鬼,难道这房间附近也有一盆那种控制男人意识的盆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