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乡村透视小神棍在线阅读 - 第264章女生宿舍

第264章女生宿舍

        苏彤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刚才差点被那红衣女鬼直接吊死,她用一条手帕擦了自己的额头上的香汗说,“它……它现在哪里去了?”



        夏明抖了抖自己手里的乾坤袋说,“它被我抓里面去了,很快就会化为乌有的。”



        苏彤这才放下心来,再跟夏明随便聊了一会天,她就要睡了,现在那个女鬼已经被夏明消灭了,她也没那么怕了,为了防止夏明等会又在自己身上毛手毛脚,她睡外面沙发上去了。



        看苏彤睡外面去了,夏明一个人睡房间的椅子上也不好胡思乱想,胡思乱思强不了身,也强不了国。



        夏明这一觉睡到第二天被苏彤叫醒,他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旁边闹钟显示的时间,已是上午九点多钟了。



        苏彤刚才接了个同班同学从市里打来的电话,那同学让她到学校去一趟,有些关于她档案的事情需要她亲自去学校确认,毕了业就跟学校没什么关系了,所以所有户口、档案之类的事情最好在毕业之前都处理好,否则等离校之后再回来处理,会很麻烦的。。



        夏明也感觉缠着苏彤的那只红色女鬼被自己收掉了,自己再跟着苏彤一块也没什么实际上的好处,既然苏彤要回学校去了,他也要走了;毕竟苏彤不是之前的吴思彤,只是在晚上的时候跟吴思彤长得有点像而与,其实美女在晚上的时候,长相都差不多。



        但苏彤暂时不想放夏明走,有夏明在,她感觉有安全感一点,尽管夏明昨天晚上在床上像个色棍一样,在她身上不停地毛手毛脚,但夏明毕竟没有逼她做什么,她想夏明陪她回一趟学校,她总感觉自己还会沾上什么脏东西。



        夏明觉得再观察一下苏彤也行,别自己一走,她又被什么脏东西缠上,她下次可不一定会正巧碰到自己;用柚子叶洗澡去晦气的方法,只能去除一般的晦气,如果碰到类似要倒八辈子血霉的那种,效果会大打折扣,而且苏彤昨天晚上也只是用柚子叶水洗过一次澡而与。



        夏明走出学校都好多年了,想着见识一下现在学校变成什么样了也不错。



        县城到恒平市区没多少路,一个多小时后,苏彤就带着夏明来到了恒平师范的校门外面。



        恒平这个城市总的来说,还是处于比较封闭的城市,尽管这些年一再对外宣称开放,但不管怎么求新求变,建多少高楼大厦,修多少条水泥公路,小农思想还是占了很大的一部分,譬如说之前在效外的一条公路上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家伙赶着十几头猪到公路上散步,因为造成了严重的交通障碍,那家伙被交警拦下,结果那家伙把交警叫来仔细地看他那群猪,并指着猪的私处说,“你这不是公路吗,我的猪是公的啊……。”



        夏明跟苏彤进入校区之后,在经过一幢男生宿舍后面的时候,他进来之前的思想很快发生了变化,因为他发现那幢楼男生宿舍楼后面的地上丢的到处都是用过的套套。



        一连经过四幢男生宿舍楼的后面都这样,同时夏明还看见男生宿舍进出的女生竟然比男生还多,要不是苏彤在一边解释,夏明还以为那四幢是女生宿生呢。



        估计师范里重点防御的是女生宿舍,面对女生宿舍,男生得止步,但男生宿舍对女生防御的较松,于是在外面租不起房子的那些家伙就把男生宿舍变成鬼混的场所。



        夏明不由地感叹眼前这恒平市也不是不够开放,而是要看哪方面,在有些方面应该是超过很多国际都市了。不过尽管如此,让人庆幸的是他们普遍都采用了套套的防御措施,应该不会出现之前某一大片高校是爱滋传播高发地的情况。



        来到里面一幢女生宿舍楼下,夏明被一个宿管阿姨拦住了,原因是夏明是男生,不得进入女生宿舍。



        这会时间已到中午了,那宿管阿姨要去吃午饭了,在苏彤说了几句好话跟说夏明只是进去帮自己搬东西之后,宿管阿姨同意没有再为难夏明,最主要的是苏彤这一届的女生虽说还没有完全毕业,但差不多都离校了,就差到时回来拿毕业证,这会已没多少女生还住在宿舍楼里。



        而且苏彤这一届的女生没毕业之前,也有很多长期是不住宿舍的,长得好看一点被男朋友拽外面去租房子了,而长得不好看的也不甘失落,生怕在这方面吃了亏,也跟男朋友出去租房子;所以很多女生都是不住宿舍的,除非是没钱租房子了,或者家教好暂时没有男朋友的。



        对于到外面租房子这个东西,这会的男女只要一谈恋爱,就必然到外面同居,这不是个选择关系,是个必须关系,或者大多数关系。



        有些女生可能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想谈谈爱情,填补一下心里的空虚,并不想出去租房子,可是随着谈恋爱的时间一长,就被男朋友拽去租房子了。



        久而久之,有些女生就会爱上租房子的这种感觉,哪怕跟男朋友分手了,曾经认为的一生一世不在了,房子也还在,只是换一个男朋友而与。



        这就意味着她们的学业基本被荒废了,尽管她们当中有人抱着爱情与学业并存的想法,但结果却没能如愿,因为爱情跟学业并存原本是没问题的,但问题是她们经历的不是爱情;于是她们在学校四年或者三年除了被丰了无数次胸之外,其它的基本什么都不会,毕业即失业就是奔他们去的。



        至于跟她们混一块男同志就不是失不失业的问题了,失业之前也得有过业才行啊,他们都没有过业,又何来失业一说?



        这会夏明跟着苏彤走进宿舍楼,宿舍楼里差不多已变成了人去楼空,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寝室才传出一些声音来。



        苏彤这次回学校来最主要是处理她档案的事情,顺带回宿舍来拿些她之前用过的东西,譬如书啊之类的。



        来到三楼自己的寝室门口,苏彤正要掏钥匙开门,发现寝室门是反锁着的,她愣了愣,心想她寝室的四个室友之前都有了去处,一个找到了工作,一个有男朋友的,还有两个回老家了,按说这会寝室应该没人才对,怎么还有人在里面呢?



        苏彤伸手敲了敲门说,“开一下门,谁在里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