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网游小说 - 四重分裂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六章:吨吨吨

第七百四十六章:吨吨吨

        “嘁~”

        不长不短,恰到好处的沉默后,友人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从2478公里外响起,并被无线电波译制成转换成无限仅次于其本人的声线从手机中发出:“我早跟你说过......”

        “等一下。”

        墨檀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对方的话,适时地提醒道:“有关于‘那方面’的事,你之前可是什么都没说过。”

        “啊?我没说过吗?”

        “是啊,你没说过。”

        “你确定是我没说过而不是你自己忘记了吗?”

        “我非常确定。”

        “那会不会是我一直想跟你说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小心忘记了?”

        “目测不会,按你的性格来说,如果真有心提醒我类似的事,估计早就念叨468遍左右了吧。”

        “我能问问这个数字为什么会精确到这种程度么?”

        “因为是我随口诌出来的啊。”

        “这样啊......”

        “嗯,就是这样。”

        完全是无聊的废话,两个人却是聊得津津有味。

        但废话总有说完的时候,所以对此心知肚明的二人也并未在这方面耽误太长时间。

        五分钟的废话后......

        “你在哪儿呢?”

        墨檀把调成公放的手机放在旁边,端起不断散发着灼热氤氲的咖啡吹了吹,随口问了一句。

        “涩谷。”

        伊冬打了个哈欠,没什么力气地说道:“在准确点的话,是明治神宫的大鸟居,我老爹老妈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墨檀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好奇道:“你们一起去参拜了?”

        “嗯,‘一起’了10分钟左右,然后我老妈就拽着我老爹和表姐去江东区那边看漫展了。”

        伊冬有些蛋疼地干笑了两声,然后语气稍微变得正经了些:“那你呢,现在在哪儿?”

        “家。”

        墨檀的回答言简意赅。

        “没上游戏?”

        伊冬表示惊讶。

        “既然你能打给我打电话......”

        墨檀喝了一口温度逐渐平易近人的咖啡,淡淡地说道:“应该很清楚我不在游戏里吧?”

        伊冬继续干笑:“如果你有注意到近一小时内的五十几个未接来电,就应该很清楚我并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在游戏里。”

        “这样啊......”

        墨檀漫不经心地在手机屏幕上划了两下,耸肩道:“那还真是抱歉了。”

        “卧槽,突然这么正经,就算你现在正处于不会炸马桶圈也不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的状态我也很不适应啊!”

        “滚。”

        “嗯,感觉好多了。”

        伊冬哈哈一笑,然后声音骤然一沉:“今天晚上有什么别的安排么?”

        “不知道,至少现在的我不知道。”

        墨檀发自内心地说出了乍听起来非常敷衍的话。

        “无所谓了,总而言之你收拾一下,过会儿咱俩喝酒去。”

        “什么玩意儿?”

        “过会儿咱俩喝酒去啊,我看看啊,现在是十一点四十......啊不对,国内时间的话应该是十点四十吧,嗯,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在三点到三点半左右抵达你家楼下,咱还去之前那个摊儿呗?”

        “喂喂喂,你特么......”

        “有什么话等见了面再说吧,就这样,じゃあ~”

        伊冬言简意赅地说完后,就直接不由分说地挂断了。

        而墨檀则在苦笑了好一会儿后,慢吞吞地喝光了面前咖啡,逃避似的主动转换了人格。

        ......

        游戏时间pm14:51

        阵营......或者说是人格为【守序善良】的墨檀出现在了工匠镇,并在7个小时后,也就是游戏时间pm23:01,即现实时间凌晨三点整主动断开连接,退出了游戏。

        至于这段儿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并不是很戏剧性且用不了多久就会提及的原因,在此暂且不表。

        总而言之,离开游戏舱的墨檀第一时间走到对面那张沙发前,然后以一个比较能够放松身心的姿势......也就是跟尸体般脸朝下趴在上面开始进行人格转换。

        尽管已经是今晚第二次了,但墨檀还是毅然决然地这么去做了,哪怕脑袋疼得厉害。

        不到十分钟后,精神状态重新变回了‘绝对中立’的墨檀哀叹了一声,捂着脑袋从沙发上爬起。

        然后......

        现实时间am03:27

        咚咚咚~

        短促地敲门声从外面响起。

        “来了。”

        随表穿了身运动装的墨檀戴好了自己那块小天才电话手表,起身关掉了客厅的顶灯,然后走到门厅,坐在小凳子上慢吞吞地穿好鞋子,起身,开门。

        “嘿!”

        穿着一身低调牌子货的伊冬热情地冲面前这位老友挥了挥手,露着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清爽明朗地笑道:“好久不见啦,檀酱!”

        墨檀扯了扯嘴角,面无表情地从伊冬旁边走过:“哪门子的好久不见啊,你刚走不到半个月而已吧。”

        “啧啧,瞧你这话说的~”

        伊冬双手插着口袋跟在墨檀身后,挑眉道:“你这几个小时都没变态啊?”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你不要把‘改变精神状态’这种本来就不算繁琐的说明简化成‘变态’啊。”

        看着电梯内那逐渐变低的楼层数,墨檀随手给了伊冬一拳,很轻松地将后者打岔了气。

        “喂,为什么你明明比我还要宅,身体素质却比老子强上至少三成啊!!”

        伊冬捂着肋叉子倒吸一口凉气,踉跄着离开电梯,一边向自己那辆外表炫酷的、价格昂贵的、最高时速每小时六百公里的、在国内但凡发挥三分之一马力就会被罚到怀疑人生的、无数次被友人给予差评的跑车,一边呲着牙花子抱怨着。

        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的墨檀耸了耸肩,不甚在意地说道:“如果你也可以保证自己能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尽可能保持作息规律、早睡早起、短跑晨练,身体素质也不会比我差多少的。”

        “免了,我宁可在身体素质方面被你拉开距离,也不想在精神状态方面向你靠拢。”

        伊冬翻了个白眼,一脚油门轰出,然后两人便以15km/h的速度飞驰而去。

        “啊,说真的......”

        “你闭嘴,我蛋疼,我有钱烧得慌!我万恶的资产阶级!满意了吧?”

        “满意了,不过我想说的是,你不是打算在日本那边度假到开学前么?这么早回来是不是......”

        “老子明天上午就走,机票已经订好了,你这混蛋休想破坏我的假期!”

        “我没想破坏你的假期啊,明明是你自己发神经飞回来的吧。”

        “老子瘾犯了,回来吸两口霾,不服怎地?”

        “服。”

        “服就对了~”

        “喂......”

        “干嘛?”

        “谢了。”

        “恶心不恶心啊你。”

        ......

        过了不久,两人便出现在升入大学后的据点之一,即昙华对面不远处的某家烧烤摊,因为这家店里总计有老板连同其亲戚在内六七口子人的原因,六到十月份这段时间基本都处于24小时营业的状态,再加上东西量大份足价格便宜,就连大腰子也才五块钱一串,所以客流量一直都蛮不错的。

        “大叔,还是我俩,老规矩。”

        和墨檀随便在店门口找了张小桌坐下后,伊冬乐呵呵地对溜达过来中年胖子说道:“外加半箱啤酒。”

        然后热情的胖子就晃荡回烤架那边去了。

        “是开门见山呀,还是先迂回两句啊,或者是啥也不说直接喝到跪啊?”

        伊冬随手抽出几张纸巾,一边擦着有些油腻的桌面一边斜眼瞥着墨檀:“选一个吧。”

        墨檀也不废话,直接了当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哟,这么直接啊。”

        伊冬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然后垂下头整理了半秒钟思路,耸肩道:“好吧,简单来说的话,就是语宸同学给我打了个国际长途。”

        墨檀的瞳孔骤然收缩:“语宸?”

        “对,人是语宸同学,电话是国际长途。”

        伊冬点了点头,抱着胳膊说道:“她直接给我打电话,先问你有没有联系过我,然后又说你今天心情好像有些不好,她有些担心,再然后又聊了十分钟左右的秋叶原那旮瘩的事儿就挂电话了。”

        墨檀眉头紧蹙地看着伊冬,语速缓慢地问道:“聊了十分钟左右秋叶原的事?”

        “不是我,是我表姐。”

        伊冬特别无辜地耸了耸肩,摊手道:“她之前不是跟你们一起打过仗嘛,结果一听是语宸同学,当时就不淡定了,咔嚓一下就把手机抢过去了。”

        墨檀的嘴角抽动了两下,干声道:“一般人抢手机的时候会发出‘咔嚓’这种音效吗?”

        “我当时觉得事情不对头啊,就想多问语宸同学几句,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把手机让给表姐,然后她就抓住了我的手腕,再然后就......”

        伊冬做了个撅筷子的手势,特别形象地配音道:“咔嚓!”

        “那还真是苦了你了......”

        墨檀回忆了一下记忆中的乐乐姐,虽然觉得无论是当年那个大暖壶旁的还是现在那个至少有十九个老公的好像都没这么暴力,但还是对伊冬致以了深切的同情。

        “不过我最后还是大概了解了。”

        伊冬也无意就自己手腕那点儿事多聊,飞快地把话题扯回正轨:“总而言之,从语宸同学的角度看来,就是你今天因为某些她不是很方便说的事而情绪不佳,直到上游戏后都没有缓过来,不但连消息都没有回给她一条,之后还不声不响地下线了,而这些事让她有些不安,所以就退了游戏给咱打了个国际长途,你滴明白?”

        墨檀有些纠结地揉了揉额角,低声问道:“既然我没回她消息,那她又是怎么知道我上线下线的呢?”

        “因为你......我是说你黑梵那个角色人在圣山苏米尔。”

        伊冬有些鄙视地瞥了墨檀一眼,仿佛在看一个智障:“而万洋也在圣山苏米尔,所以语宸在十几条消息石沉大海后就直接找到了万洋,并得知了你非但在线,而且还一反常态地搞了个杀气腾腾的作战计划这一事实。”

        墨檀愣了一下,然后特别泄气地叹了口气:“大意了。”

        “总而言之,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伊冬徒手用瓶起子开了瓶啤酒,将其重重地顿在墨檀面前,然后又给自己开了一瓶,单方面地与面前这位深陷纠结的好友碰了一下:“鉴于哥们儿应该是全球唯一一个知道你小子在愁什么的人,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崇高思想,我就原地订机票回来找你了。”

        “啊,是啊......现在想想,我没有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真是太奇怪了。”

        墨檀抓起面前的啤酒,表情复杂地笑了两声。

        吨吨吨吨吨吨嗝!

        然后就这样一口气喝了半瓶......

        “嚯,已经好久没见你这样喝过酒了。”

        伊冬咂了咂嘴,也抬起了酒瓶:“更正,应该是‘之前从未见过你这番驴饮之姿啊’。”

        吨吨吨咳吨吨嗝!

        尽管不能做到与自己的死党感同身受,但是陪他一起吹掉半瓶酒还是做得到的。

        作为墨檀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作为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墨檀具体‘病情’的好友,作为彼此之间可以无条件祸害对方、帮助对方的好友,酒量不差却并不擅长喝快酒的伊冬重重地放下酒瓶,骂了句脏话。

        “我能感觉到,语宸同学对你还是蛮有好感的。”

        骂完之后,伊冬目光严肃地看着墨檀,沉声道:“虽然还算不上‘爱’这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程度,距离‘喜欢’也好像有那么一丢丢距离,但通过刚才那个电话,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语宸同学对你的好感是货真价实的。”

        墨檀目光低垂地叹了口气:“我知道。”

        “是啊,你本来就不是那种迟钝的后宫番男主人设,当然没道理不知道。”

        伊冬再次拿起酒瓶,跟面前这个状态明显不对的家伙碰了一下:“那你应该也知道,她对你产生的这份好感,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责任在你自己吧?”

        吨吨吨!

        墨檀放下只剩下四分之一的酒瓶,从口袋中摸出了一包‘稻梅萃’:“没错,至少有九成的责任在我吧。”

        “行,有种,纯爷们嗝儿!”

        伊冬忽然伸手拍掉了墨檀指间的烟,撸了一口胖老板刚送上来的大腰子,满嘴流油地问道:“所以现在的问题在于,‘你’喜欢语宸同学,只是‘你’喜欢语宸同学而已,对吧?”

        “嗯,是啊。”

        “然后就想不开了?”

        “对,所以你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没有,想成为你这种怪物的僚机,就算是我也多半搞不定。”

        “那你没事儿闲的大老远回来干蛋啊?”

        “陪你喝酒啊。”

        “是这么回事吗?”

        “就是这么回事啊。”

        “哈哈,真特么没事儿闲的你。”

        “哈哈哈,谁说不是呢。”

        吨吨吨!

        吨吨吨!

        第七百四十六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