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是实验动物饲养员在线阅读 - 第219章 被隐瞒的失踪人口

第219章 被隐瞒的失踪人口

        在丹海琴的事件里,刘厚同样听到过类似的一件红色的棉袄。

        丹海琴自从丈夫失踪后曾经接到过一通古怪的电话,她循着电话声找去衣柜。

        在衣柜里看到已经变成了怪物的丈夫身上,就裹着一件红色的袄子。

        而张婉婷的闺蜜,同样在衣柜里碰到了那件红色棉袄。

        这件红色的棉袄,难道就是所有事情的根源吗?

        “你们对姚安身上穿的那件红色的棉袄,有没有什么头绪?”刘厚问。

        孟风夫妻俩回忆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印象,我们从来不记得家里有红色的棉袄。

        更何况我的妻子一直都不喜欢红色的东西,因为她怕血。”

        刘厚用手敲击着桌面,脑袋思索个不停。

        他沉思了片刻后,仍旧觉得红色的棉袄在这件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刘厚觉得很有必要再到衣柜里去看看,再具体调查一番。

        便站起来,走上前。

        准备拉开衣柜进去。

        孟风骇然,拼命拉住了刘厚:“兄弟,使不得。我虽然知道你有些本事,但是这衣柜中太诡异了。

        不知道有多少怪物。

        倒是有你双拳难敌四手,寡不敌众,还是要没命啊。”

        刘厚沉默了片刻。

        确实,面前的衣柜里有许多未知的东西。

        而且他现在知道了,石城中,鬼知道有多少衣柜被一股邪恶力量连接到了一起。

        谨慎点为好。

        孟风又道:“我最近都在调查石城的事情。

        兄弟,你是不知道,最近几年,警方接到了许多人口失踪的案件。

        截止到三天以前,已经积累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

        足足有上千人之多。

        那么多人失踪在一个只有不到10万人口的小城市内。

        你说恐怖不恐怖?

        这些人中,不光有本地人,还有住在酒店的游客。

        那些人凭空消失,像是蒸发在空气中,警方焦头烂额却没有任何头绪。

        或许那些失踪人口,都阴差阳错地走入了衣柜中,变成了衣柜里类似姚安的,半人半鬼的怪物!”

        刘厚惊讶道:“竟然在三年内,失踪了上千人。怎么我完全没有听说过类似的新闻?”

        失踪上千人,可不是小数目。

        算得上大新闻了。

        孟风苦笑:“我也是偶然才知道的。似乎有一股力量潜伏在石城中,将大量人口失踪的事情,给隐瞒下来了。”

        刘厚摸了摸下巴。

        皱眉不已。

        如果真如孟风所说,有一股势力,将这么大的新闻都压了下来。

        不光官方闭了口,本地道门被蒙在鼓里。

        连骁魔司都被欺骗了。

        那这股势力,可以说在石城,算得上只手遮天了。

        究竟是谁,在隐瞒这件事?

        刘厚猜不到,但是心中隐隐的不安感,更加强烈。

        “你家有遥控汽车吗?”

        刘厚问。

        他准备谨慎些,找个东西代替自己先入衣柜探探情况。

        刚刚刘厚从卧室走过来的时候,发现这家的男主人似乎很喜欢收集模型。

        “我家里倒是有一些遥控汽车模型。”

        孟风问:“刘先生,你想做什么?”

        “有就好。”

        刘厚笑道:“给我拿一些过来,我要做个好东西。”

        孟风虽然奇怪,但还是照做了。

        他将家里收集的模型一股脑地搬了过来。

        刘厚挑挑拣拣,将模型拆散又组合,很快就拼成了一个稀奇古怪的像全地形越野车的东西。

        孟风奇怪地问:“刘先生,你准备将这个怪东西拿来做啥?难不成你要把它开进柜子里去?”

        “没错。”

        刘厚点点头。

        “但是,但是……”

        孟风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小的模型就算能开进柜子里,它又能做什么呢?

        模型上面连个摄像头啥的都没有装。

        更何况模型丢进了柜子后,估计很快就会被躲在柜子中的怪物姚安给拆个稀巴烂。

        “放心,你们安静地看着就好了。”

        刘厚自然明白孟风俩人的疑惑,他没过多解释,手一翻,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又掏出朱砂等若干物件。

        用手指尖端沾了点朱砂,迅速了在符纸上画符,画好之后,用力的拍在了模型身上。

        夫妻俩越看越目瞪口呆。

        符纸拍到模型上后,突然白光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而模型汽车的表面似乎多了一些灵动

        刘厚又施展了一个四方八面水镜术后,小心翼翼将模型车抱回卧室,站在了柜子门口。

        “刘先生,真的要打开柜子门吗?”

        夫妻俩非常紧张。

        虽然看到了刘厚有些非常人的手段,但是长久以来姚安带给他们的心理阴影,那可是刻入骨髓的恐惧。

        两人自然很犹豫。

        “如果有危险,我会解决掉。”

        刘厚迅速扯开柜门上的棺材木条,将柜子打开一道缝隙。

        柜门打开的一瞬间,衣柜里的灯猛地就熄灭了。

        黑暗布满了柜子中的每一寸空间。

        明明是大白天,光明却完全无法照射到柜子里的任何地方,就仿佛柜子内藏着一个黑洞,它会吞噬着光明。

        突然,一只干枯的手从黑暗中探出来。

        柜子深处传来一阵阵尖锐的时候嚎叫、叫声愤怒凄惨。

        那只手,笔直地朝刘厚抓了过来!

        “滚开!”

        刘厚冷哼一声,手里捏了一个法决,按在那鬼手上。

        白光炸亮,那只干枯的手抓哀嚎着,迅速缩了回去。

        可不多时,竟然有更多的手从黑暗中抓了出来。

        刘厚眼疾手快将模型塞进去后,一把关上了衣柜的门。

        哀嚎延绵不绝,哪怕被柜子门阻隔开,也听得人不寒而栗。

        孟风夫妻俩吓得抱成了一团。

        过了许久,衣柜里才终于平静了些许。

        刘厚让张婉婷用脚盆倒了一盆水后,安安静静地坐在卧室中。

        “刘厚先生,你看着这盆水干嘛?”

        孟风好奇地问,这普普通通的一盆洗脚水,难道还能被他看出花来?

        “一起来看。”

        刘厚对他们招招手。

        孟风和张婉婷探过脑袋,只见水盆里的水倒映着天花板,并没有什么不同。

        正当他们想要继续问的时候,突然,神色愣了愣,之后惊诧不已。

        刘厚手里捏了个手诀,按在了水面之上。

        水面上顿时泄露出一丝白光,之后就如同水波荡漾散开似的,逐渐显露出了画面来。

        竟然是以模型车为第一视角的画面!

        清晰无比,纤毫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