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流放皇子:父皇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道人

第二十七章:道人

        猩红空间,亡魂漂浮。

        卍字法印,镇杀这些亡魂。

        虚幻道人怔了一下,没料到眼前这位佛者,不按常理出牌,直接下杀手。

        “他们生前皆为人,你怎能下杀手?”虚幻道人声音冷了几分:“你的慈悲呢?”

        “他们生前是人,现在已经成为你奴役的亡魂,作恶的帮凶!”

        江道离目光冰冷,杀意滔天:“我的道,从不是度化众生,我只信杀道!”

        卍字法印,绽放灿灿佛光,所有的佛光,此刻都化作了杀伐之剑。

        杀生剑!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一道道亡魂被剑气斩灭,猩红空间在震颤。

        “你不是佛,你是魔!”虚幻道人冷冷道,并指成剑,有剑气吞吐。

        “佛如何,魔又如何?!”

        江道离声音冰寒:“也许,你的时代,佛陀垂眼,怜悯世间,但我的时代,佛陀不睁眼,怎能生怜?”

        杀生剑浩浩荡荡,江道离再现魔气,半佛半魔之躯,尽纳魔佛之力。

        滔天杀意,扭曲了猩红空间,也扭曲了残念,扭曲了人心。

        拜佛有何用?

        若是有用,他不需要杀戮,大夏不会被仙师欺压。

        若是拜佛有用,了尘怎会慧剑斩情丝,斩出魔念?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虚幻道人终于动了,却是猩红的血色剑光,妖邪之气弥漫。

        “你早已不是当初的道人,同样沦入魔道。”

        江道离神情冰寒:“你观世人皆是魔,有何资格对我评头论足?!”

        猩红空间,一股玄妙天地之力汇聚而来,璀璨剑光降临。

        向天借剑!

        猩红血剑,佛魔杀生剑,双方各自催动所有力量。

        轰咔

        双剑碰撞,猩红空间震荡,一个个亡魂,还未出现,便化为灰烬。

        两道身影同时震退开来,虚幻道人身躯更加虚淡了。

        江道离体内气血震荡,金身震颤,险些被破开。

        “魔,就该杀!”

        虚幻道人剑指再起,一道道猩红之气,从猩红空间飞出,聚集在他剑指之上。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御剑杀魔!”

        虚幻道人口中念念有词,再起妖邪之剑。

        “你借的,已经不是天地。”江道离目光冰冷,这道人借的,是这猩红空间的邪气!

        眼看妖邪之剑到来,手中掐动法诀,佛威浩荡。

        一条数丈那伽再现,庞大身子绽放璀璨佛威。

        大威天龙!

        轰然一声,猩红血剑炸裂,那伽同时破碎,猩红空间浮现一道道裂纹。

        虚幻道人欺身而上,剑指带着邪异剑气,挥手间漫天剑影。

        江道离同样剑指成剑,杀意滔天。

        杀生剑!

        双剑交锋,佛魔之力,妖异邪气,震荡猩红空间。

        猩红空间裂纹越来越大,那些亡魂连出来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破灭。

        而伴随着双方交锋,虚幻道人身躯越来越虚淡,手中邪剑的威力也越来越弱。

        片刻之后,猩红空间已经千疮百孔,虚幻道人身躯透明,几乎要彻底消散。

        江道离一掌震退虚幻道人,身上佛魔之气越发浓郁:“你的遗留,终究要散尽了。”

        虚幻道人,只是一道残念留存,若是海明和尚那些道台进来,连一招也接不下来。

        若非这道人实力用一点,少一点,他怕是要开启三十二相,动用全部实力才能镇杀。

        “为什么,妖魔难灭,为什么……”

        虚幻道人神情狰狞,整个人都绽放出猩红光芒:“你们这些妖魔,不该存在世上!”

        轰

        最后的力量,最后的猩红血剑,汇聚残破的猩红空间,最后余力。

        “自己的道很难,既然选择了杀尽妖魔的路,为何还会沉沦?”

        江道离双掌佛魔汇流,杀意再起:“为前辈,送行!”

        杀生剑!

        轰

        杀生剑浩荡而去,粉碎了猩红血剑,贯穿虚幻道人。

        咯嚓

        猩红空间,彻底碎裂,眼前虚幻道人,随之消散。

        江道离心神回归,再次回到破庙之内。

        身边的袁紫菱和莫道明,双眸泛起猩红光芒,神情痛苦,像是陷入某种幻境之中。

        “看来,刚才的道人,只是一部分。”

        江道离目光一凝,剑指点在一人一鬼眉心,磅礴佛元灌入两人体内。

        “嗯?这倒是不强。”

        江道离惊讶出声,笼罩一人一鬼的邪气,和他们实力差不多。

        再想想自己刚才交手的虚幻道人,也和自己实力差不多。

        是这道人,控制好的?

        正要动手驱散邪气,一道阴冷寒意席卷而来。

        只见佛殿之前,一名虚幻道人,突兀出现,平静地注视着他。

        江道离收回了手,皱眉看向虚幻道人:“道长,你已经清醒?”

        “早已明悟。”虚幻道人淡淡道。

        “既然道长已经清醒,为何还要以妖邪手段,为难我们?”江道离问道。

        “一鬼一玄门,一魔佛。”

        虚幻道人缓步走下台阶,立于院内:“血祭之法,打开此地,你们也非良善之辈。”

        “道长怎能以此判定非良善?”

        江道离淡淡道:“佛门修行者,想以百姓血祭,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觉是恶。”

        “佛门,竟然做出此等之事?”虚幻道人诧异道。

        江道离轻叹道:“不知道长那个时代,佛门如何,也许,是个好时代。”

        虚幻道人沉默片刻,道:“如今,玄门如何?”

        “不知。”江道离摇头:“如今大夏皇朝,修行者高高在上,自称仙师,压榨天下,让天下供奉灵蕴,百姓有苦难言。”

        “朝堂之上有妖孽?”虚幻道人皱眉。

        江道离神情冰冷:“天下到处是妖孽!”

        “又是一处乱世。”虚幻道人叹息一声。

        “很快会更乱,未来,却会很好。”江道离冷声道。

        “未来……也许吧。”虚幻道人盘坐而下,道:“他们不会有事,你的道已明,为何不入道?”

        “何为入道?请前辈解惑。”江道离拱手问道。

        “金丹之道。”虚幻道人缓缓道:“你道心坚定,你修佛的,佛心坚定,不过是杀心。”

        “什么心,不重要,重要的是坚定自身之道。”

        江道离盘坐下来,面对着虚幻道人:“我现在若入金丹,佛心有缺。”

        “为何?”虚幻道人问:“你以道台圆满,杀心已成。”

        “藏头露尾,终是缺憾。”江道离平静道:“我要的,不是黑衣蒙面下的杀戮,而是光明正大的杀伐。”

        “佛心自锁,既然已经明悟,贫道便不再多言。”虚幻道人淡淡道:“你可有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