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流放皇子:父皇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四章:杀生佛经

第四章:杀生佛经

        沉浸在悟道之中,梵音阵阵,佛音入耳。

        一念佛陀,一念杀戮。

        佛陀是相,杀戮是相。

        我相,无相,众生相……

        江道离周身佛意浓郁,被佛意包容,神情悲天悯人,宝相庄严,眉宇间却弥漫着一股杀意。

        佛经悟道,反而越发坚定了他的杀戮之剑。

        体内的真气也在蜕变,沾染了佛意,杀伐之气逐渐内敛。

        虽然内敛,却是更加精纯,与佛意相融,不分彼此。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一切念头,起源于自身,若无这些念头,自然无相。”

        江道离心神越发清明:“可若是无数相,何为本相?是否也能称为无相?”

        佛陀亦有欲望,若无欲望,为何还要香火?

        佛陀亦有金刚手段,若一切无相,又岂会涉足红尘,理会芸芸众生?

        何不坐那高台之上,安静悟道,远离凡尘纷扰?

        伴随他的领悟,体内杀意越来越浓烈,佛意越来越浑厚。

        体内真气也在迅速蜕变,化为一股纯正佛力,杀意深藏。

        佛力包裹杀意,隐藏一切,整个人神情越发悲悯,如同佛陀。

        周围天地灵气,蜂拥而来,比起之前,快了何曾十倍?

        “武道真意,杀意,佛意……”

        江道离忽有明悟,真气越发凝练,更是开始化为一滴滴液体,每一滴都充斥着佛意和杀意。

        佛意慈悲,杀意至恶!

        明悟之后,真气迅速运转,疯狂吞吸天地灵气,速度是之前的十倍不止!

        武道修炼,可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这就是佛门仙道么?”江道离运转体内真气,每一滴都比之前强横精纯。

        现在的他,完全可以一指点杀之前的自己!

        伴随着他的领悟,他体内真气运转路线也变化了。

        遵循佛意运转,蕴养杀意,蕴养自己的杀念,也就是所谓的杀相!

        而佛意也在杀意的刺激下,迅速滋生,形成一个平衡。

        嗡

        悟道珠消失了,悟道时间全部耗尽,江道离也从悟道状态脱离出来。

        感受着体内浑厚的液化真气,江道离面露喜色:“释明秃驴没有欺骗本殿下,参悟佛经,佛法自生!”

        “佛意,杀意,融为一体,已经成了新的功法,不如称之为——杀生佛经!”

        气息内敛,江道离身上没有任何气息,只有一股祥和佛意。

        “如此状态,想必是金刚寺所想见的吧?也是那些仙师想见的吧?”

        江道离神情平静,沉吟道:“不过,不宜急着表现,一夜悟佛法,实在匪夷所思,而且,这金刚经我还未悟全呢。”

        通过这次流放,他已经看清了。

        仙师要的,是一个傀儡大夏皇族,给他们提供灵蕴!

        而自己,在未获得抗衡仙师的力量前,只能装成他们想要的模样。

        躺下休息,沉沉睡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江水城主再次让人送来十颗灵蕴碎石。

        吸纳灵蕴碎石,依旧是十个时辰。

        “小蝶,安排一下,今夜摆宴,宴请城主。”江道离沉吟道。

        “是。”小蝶恭敬道。

        秦渊和小蝶下去准备了,江道离则回房诵读佛经。

        午餐也让小蝶换成了素菜,不带一点荤腥。

        “殿下,若是不吃荤,练武伤身。”秦渊拱手道:“殿下莫非被这佛经所诱?”

        江道离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从今日起,本殿下吃斋,佛经玄妙,自当吃斋礼佛。”

        “这……”秦渊一怔,难道,殿下真的被佛经感化了?

        “不必多言,出去吧,本殿下还要诵读佛经。”江道离摆手道。

        “是。”

        秦渊还想再说什么,也只能咽下,无奈退了出去。

        房间内,再次传来诵经声,还有檀香飘荡。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

        诵经声传荡出来,小蝶守在门外,没有进去打扰。

        ……

        傍晚。

        江水城城主,一身魁梧的江天漠,前来赴宴。

        江天漠,曾经也是军中退伍之人,身上还有一些军人的杀伐之气。

        对于这位九皇子,他心中还有些复杂情绪。

        敢说出仙师不死,祸乱不止的话,他心中佩服,但也觉得愚蠢。

        此话,能够说出?

        这不,刚说出这话,就被流放到了这里,估计以后也不会得到重用。

        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一个闲散王爷。

        但不管如何,身为皇子,身份尊贵,他一个小城城主,自然不敢怠慢。

        这位殿下来了江水城,一直沉迷练武,他也顺势送上灵蕴碎石,虽然帮助不大,却也算是表了自己心意。

        对于这位皇子,他不求精明能干,只求不再犯蠢,也不要过多插手江水城事物。

        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这位殿下能够安分一些,不惹是生非,自己也会好生供着他,这样大家日子都好过。

        在秦渊的带领下,前往宴席。

        “……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

        江天漠脚步一顿,疑惑道:“何来诵经声?府内有僧人?”

        “是殿下。”秦渊轻叹:“昨日前去金刚寺礼佛,方丈给了一本金刚经,殿下沉迷佛经,不可自拔。”

        “竟有此事?”江天漠皱眉,面露诧异:“本城主也曾去过金刚寺,翻阅金刚经,却是晦涩难懂,殿下有如此天赋?”

        “哎。”秦渊叹息一声,道:“这次苦了城主了,殿下吃斋礼佛,这次宴席,不见酒水。”

        “这算何苦?殿下既然吃斋礼佛,我自当从之。”江天漠道。

        秦渊没有多言,请他入座。

        诵经声停止,江道离也随着小蝶,离开房间,前往宴席。

        江天漠立于一旁,未敢入座。

        “江城主,请。”

        江道离客气一礼,坐上主位:“以后还请江城主,多多照拂。”

        “应当是殿下照拂下官才是。”江天漠连忙恭敬道。

        “城主不必多礼,素菜简陋,请城主见谅。”江道离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平静道。

        全是素斋,也无好酒,只是普通的茶水。

        江天漠依旧客气道:“承蒙殿下宴请,殿下吃斋礼佛,一桌素菜,已是对下官的看重。”

        “多谢城主理解,本殿下从今日起,将闭门诵经。”

        江道离语气平缓地道,整个人也变的悲天悯人:“我佛慈悲。”

        “殿下决心吃斋礼佛,明日下官便为殿下请一尊佛像回来。”江天漠连忙道。

        江道离的话,说到他心坎去了。

        你只要不要出来犯蠢,惹是生非,搞得江水城一团糟,别说府内礼佛,出家为僧都行!

        “多谢城主。”江道离道谢一声,话锋一转:“这些日子,多谢城主送来灵蕴碎石,本殿下心中好奇,那么多灵蕴碎石,城主如何处理?”

        江天漠心头一咯噔,难道,这位殿下瞧不上灵蕴碎石,还想要完整的灵蕴?

        你诵经礼佛,还想灵蕴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