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我误睡了地产大亨在线阅读 - 第104章报复和报答

第104章报复和报答

        现在的秦茜茜,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女孩,一身蓝色囚服夺取她的自由,让她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度日如年。

        那些仇恨在她心头根深蒂固,该报复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杨雪坐在她对面,身后就是狱警,她和秦茜茜说话声音压得很低很低,“今天姜蔓从沪市回来了,我见了她。”

        秦茜茜一听到姜蔓这个名字,眼底都泛红,双拳紧握,“她是不是更漂亮了,穿金戴银的过着傅太太的生活?”

        杨雪点头,如实道:“看样子的确过得很好,配了车,还有司机随时跟着她。”

        “那些,都是她从我手里抢走的!”

        秦茜茜一激动就拍桌子,狱警过来警告了她,情绪才缓缓平复下来。

        她对杨雪说,“不管用什么方式,你一定要搞得她身边的人鸡犬不宁,然后见缝插针,找机会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杨雪皱了眉,叹气道:“哪有那么容易,这个姜蔓不简单啊,看着年纪小,心机比谁都深,我怕我不是她的对手。”

        想想出狱前秦茜茜对她说的那些话,杨雪觉得,既然姜蔓能害得秦茜茜家破人亡,不仅手段了得,背后更是有人在帮她,和她作对简直是鸡蛋碰石头。

        不过,秦茜茜对自己有恩,答应了她的事,杨雪理所当然要全力以赴。

        秦茜茜对杨雪道:“你也知道她心机深,就不要在她面前耍心机,最好是先取得她信任,你懂我意思吗?”

        杨雪点头,“知道。”

        探视时间结束,杨雪离开了监狱。

        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铁门。

        这一刻她是纠结且犹豫的。

        杨雪前些年失手杀了人,蹲监狱蹲了三年。

        接受了三年的劳动改造,原本她是打算出狱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可是,有些事情天不随人愿。

        两个月,杨雪的母亲生病过世需要安葬费,一筹莫展至极秦茜茜进来了。当时,秦茜茜慷慨地把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给了她,这才让她顺利买地葬下了母亲。

        秦茜茜对她有恩,而且无时无刻都在给她灌输,是姜蔓害得她家破人亡,所以她决定要帮秦茜茜报复姜蔓,也算是对她的报答。

        出狱后,她隐藏了自己坐过牢的前科,想方设法认识郑凯,和郑凯谈起了恋爱。

        原本想利用郑凯去骗取郑良才手里的姜家铺子食品配方,然后卖给姜家铺子的对家。但郑良才藏得紧,所有配方都记在脑子里,郑凯骗不去也偷不到,杨雪只有另打主意,让郑凯游说郑良才自立门户……

        眼下看来,事情不如预期那么简单。

        不管是姜蔓店里的人,还是食品厂的工人,所有员工都对姜蔓非常衷心,连个能出卖她的人都没有,这就让杨雪无从下手了。

        杨雪就搞不懂,这么坏的女人,那些人怎么都对她忠心耿耿,死心塌地!

        既然这样的话……

        杨雪唇角一勾,打定了主意。

        ……

        姜少勤出狱了,周家桥那套房子一家三口自然是住不下了。

        在姜蔓回荣市之前,陈岚就近在对面租了套一居室,够她和姜少勤住,也能离姜蔓近一些。

        徐师傅那头的装修也快完工了,用的是上好材质,只需要通风一个月就能住进去,到时候就能一家人热热闹闹在一起了。

        这天晚上,姜蔓和姜少勤夫妇一起吃饭,陈岚说起白天姜蔓不在时店铺里的事,“你郑叔今天来找我商量,说是不是能给杨雪在厂里安排一份工作。郑凯是认定了她,要跟她结婚的,她一个好手好脚的年轻人,这么游手好闲也不是回事。”

        姜蔓一愣:“这是郑叔提出来的?”

        陈岚耸肩:“谁知道呢,说不定是杨雪自己想通了,想找份工作挣钱呢。”

        想了想,又道:“说到底她就是为钱,之前自己没工作,经济不自由,琢磨着郑师傅当老板的话,以后她就是少东家夫人了呗。”

        陈岚说这些话时,很明显挺嫌弃杨雪的。

        姜少勤不喜欢在背后说人是非,往她碗里夹了一块排骨:“吃你的饭。”

        姜蔓放下筷子和姜少勤商量:“爸,你做事情比较谨慎,这件事你怎么看?”

        姜少勤道:“大家都盯着姜家铺子这块肥肉,谁都想来分一杯羹,与其让她这么闹,不如给她一份工作,别的东西都是虚的,钱才是最好使的。”

        陈岚皱眉:“可是那个女人一看就什么都不会,咱也不能养闲人啊。”

        姜少勤看她:“厂里都是熟手带新手,谁都是从不会到会的,你能不能不要带偏见?”

        姜少勤自己是落魄过的,知道人穷的时候最容易走歪路,那个杨雪估计就是穷怕了,好不容易找上郑凯这一家子,觉得自己有机会飞黄腾达了,才会干那些荒唐事。

        他问姜蔓:“蔓蔓觉得如何?”

        姜蔓点头,“郑叔平时难得开口求我什么,既然他都这样说了,不如就让杨雪到厂里干一段时间再说。”

        杨雪那人不确定性太大了,指不定哪天又得干点什么雷人的事情出来,倒不如放在身边盯着保险一些。

        次日,杨雪就被安排进了生产车间。

        林爽瞧不上她,自然对姜蔓这样的决定表示不满,心里有气,一整天都没有理姜蔓。

        终于到了晚上店铺关门,林爽和姜蔓一同坐车回去,路上才忍不住道:“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以德报怨吗?”

        姜蔓打着哈欠,“你太看得起我了,我是那么善良的人?”

        林爽看着她一脸不以为意的表情,很想打她:“那我搞不懂你,干嘛把她弄去厂里!”

        “不然呢?她一个不高兴就来店里胡搅蛮缠,影响我开门做生意,时间久了郑师傅也不自在,说到底她就是想要钱,钱又不能白给,那你说我除了答应郑叔这个请求,我还能咋的?”

        姜蔓扭头看她,“我发现你这个人现在越来越狭隘了,多大点事?我高兴就留着她,不高兴也可以炒了她,谁敢有意见?”

        听她这样说,林爽心头的气才一点点消了。

        她才不喜欢姜蔓为了一点人情就变得毫无原则。

        转眼到了十月底。

        市电视台有个表彰大会,是为了表彰对社会有贡献的企业家,毫无疑问,姜家铺子赫然在列。

        从今年第三季度起,姜家铺子为晋南区提供了不少工作岗位,让许多下岗人员有了固定收入,更促进了城市经济发展,这个荣誉当之无愧。

        表彰大会的播出,姜家铺子的名声传得更远了。

        食品厂订单量与日俱增的同时,姜家铺子的两家分店也在筹备中。

        这天下午,好久不见的白副局长登门造访。

        他这次来不为公务,是一点私人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