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以古稀觅长生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能力

第二百二十八章:能力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半月过后萧岭逐渐将《控魂》参详明白。



        这部控制灵虫之法的确不错,从血魂崖宗门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部主攻灵魂方面的功法。



        萧岭通篇看下来觉得都没有问题,但唯一不足的就是此法最多能控制三只噬灵虫。



        起初他看到的时候觉得有点失望,噬灵虫数量上不去那么何谈战斗力?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没有问题,甚至这样做还能将噬灵虫的群体攻击力最大化。



        他能控制的噬灵虫有限,以如今的神识来说,估计最多只能控制百只左右。



        百只噬灵虫其实能够起到的作用也有限,除非每只单体噬灵虫达到通体金色。



        且一旦超过百只的话就有失控风险,甚至不能指挥且有反噬的可能。



        但用噬灵虫控制噬灵虫情况就不一样了,操作得当就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



        因为灵虫不像人类,阶级观念很浓,基本上不会有反叛的情况发生。



        而一个灵虫群一般只有一位首领,下面所有灵虫都归首领指挥。



        他只需要控制一只高阶噬灵虫,再由高阶噬灵虫控制下面的低级噬灵虫就行。



        至于一只高阶噬灵虫能够控制多少低级,这个还需要到黑石岛上实验才行。



        《控魂》能够让他控制三只噬灵虫,三只噬灵虫又可以控制更多。



        这样一个真正的虫群就形成了,到时候能够形成的战斗力肯定会异常恐怖。



        



        以噬灵虫对灵力的吸取速度,数量足够多的噬灵虫片刻就能吸干一名敌人。



        他在脑海中想象出无数金色噬灵虫冲向敌人的场景,顿时心中觉得满是期待。



        放下手中玉简,萧岭目光毫无间距。



        脑海中将去到黑石岛后需要做的准备梳理一遍,以及一些有可能遇到的问题。



        他总是喜欢未雨绸缪,这样在遇到问题时才不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大概一炷香时间后,洞内清光一闪玉简已然消失。



        赤玉伞出现在他手中,噬灵虫之事暂时解决,是时候开始祭炼灵器。



        离刀天笑进阶元婴不知究竟还有多久,他要抓紧时间才行。



        赤玉伞作为一件防御性极品灵器,可以将镇山淘汰下去。



        他神识虽然超过现有境界,但也不能同时控制太多,所以淘汰镇山也是无奈之举。



        盘膝坐在乌鬼藤形成的平台上,萧岭将赤玉伞放在身前。



        将手缓缓放到赤玉伞上,手上有淡淡灵光发出......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长生岛上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不知是不是劫云在聚集的缘故,这段时间长生岛上空一直都是阴沉天气。



        而长生岛自上次围剿之后还没有解封,一直都是许出不许进的状态。



        但赶来困仙洲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一些往日不见踪影的金丹修士。



        他们都想见识一下刀天笑渡劫的场景,为自己以后渡劫做提前准备。



        当然有些人也纯属是过来凑热闹,毕竟也算得上一件盛事了。



        由于观看的人数太多,在通仙小径上的坊市生意居然意外火爆起来。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不少从远处赶来的修士纷纷摆摊出售各种资源,然后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坊市摊位一时间暴涨至接近陆地的地方,而且还在继续增加之中。



        长生盟也并没有派人出来驱赶,任由坊市发展下去。



        本来长生盟就是一个商业模式的势力,对于这种情况也乐见其成。



        坊市发展的越好,能够吸引过来的修士就越多,



        同时长生盟能够得到的资源也就越多,也顺便可以吸收一些修炼资质好的散修进入长生盟。



        不管怎么说,对于长生盟都没有坏处。



        经过几大宗门围剿长生盟一事后,现在还敢来捣乱的人不多。



        而且一旦刀天笑晋升元婴大修士,到时候长生盟就是这片地域当之无愧的霸主。



        在没有其他外力干扰的情况下,统治这片地域只是时间问题。



        恰逢百年前有化神修士将玄灵宗覆灭,不然刀天笑想要顺利进阶元婴有玄灵宗在还是一个问题。



        再加上玄灵宗是被化神修士所灭,情况未明之下也没有其他势力敢过来,也或许进来过但又因为未知原因退去。



        而且虽然玄灵宗被瓜分一空,但势力范围一直都在,只是被分成几个宗门而已。



        种种巧合之下,只要刀天笑进入元婴,就能顺利接受玄灵宗以往的势力范围。



        这是自玄灵宗被灭百余年后,这片地域最有可能重新整合的一次机会。



        时间在萧岭祭炼灵器中慢慢过去,长生岛上空的劫云也越发密集,云层低矮逐渐有威压自云层中传来。



        距离上次围剿长生盟一战已经过去半年,他也终于等到长生盟的传音符。



        内容不外乎是让他注意防备有人捣乱,确保刀天笑能够顺利渡劫。



        其实他早在第四个月的时候,就将两件灵器祭炼完成,但由于要等刀天笑渡劫所以也就没有离开。



        不然他早就赶往黑石岛,实验他心中猜想。



        将乌鬼藤收起,让小隐狐待在胸口,萧岭骑上老牛往雾雨山下走去。



        在他祭炼柳正的灵器时,蓝雀曾从沉睡中醒过来一次,目的当然就是当时让他留下的“养魂阵”阵旗。



        萧岭也趁此机会向蓝雀询问绝魂钉的祭炼方法,不然有一个这样的大杀器留着不用实在浪费。



        得知他还有一枚绝魂钉在手里,并且想要将其祭炼。



        蓝雀先是迟疑片刻,却还是将祭炼之法告知于他。



        不过蓝雀还是警告他,尽量不要用这种邪门的东西,因为这种东西和养魂阵一样有伤天和,对于以后渡劫不利。



        但蓝雀并没有让他将绝魂钉让出来,因此选择权还在他手里。



        由于蓝雀说得比较含糊,萧岭也暂时拿不定主意,所以要不要祭炼绝魂钉就这样搁置下来。



        哪怕他已经暂时无事可做。



        趁着蓝雀醒来的功夫,萧岭还将心中一直拿不定主意的一件事询问蓝雀。



        小隐狐自从佩戴幻影珠后就改变了样貌,但他平时在金丹修士面前,还是将小隐狐收起来。



        幻影珠的品级并不高,又苦于没有其他东西替代,他怕再次遇到像御兽门一样的事。



        一旦再次被认出来,可能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可以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但小隐狐在灵兽袋中待不住,又总是想要出来看这个神奇的世界,完全就像小孩子一般。



        其实以小隐狐的神通来说灵兽袋困不住它,不过小隐狐为了他还是尽量待在里面。



        萧岭见此也于心不忍,于是想着问一下蓝雀有没有办法解决。



        如果能够解决自然欢喜,如果不能解决也就只能委屈小东西,以后抓紧时间寻等级更高的异宝。



        蓝雀对于小隐狐的来历一清二楚,所以萧岭想要做什么他也知晓。



        先是看了一眼和乌鬼藤玩得高兴的小隐狐,然后才淡淡说道:



        “老祖一眼就看出来了。”



        萧岭心中先是一咯噔,随后便是满心庆幸。



        自从他进入金丹后,在人前就很少让小隐狐出来,毕竟面对的基本上都是金丹修士。



        而且你不知道有没有人修炼过某种能够看破幻形的秘法,就好比当初在长生盟内那个金丹初期看破他修为一样。



        正是出于这种担心,因此他基本上都没有让小隐狐出来过,只有单独一人时才将其放出来。



        好在小隐狐似乎也知道自己是个麻烦,虽然会有小小的抗议,但每次萧岭将它收回灵兽袋都没有反抗。



        萧岭实在很想知晓有没有办法解决,便迫不及待问道:



        “那可有解决之法?”



        谁知蓝雀却很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么简单的事你为何问老祖?”



        “简单?”



        萧岭一时陷入无言之中,这事怎么可能简单?



        要是简单的话,他岂能等到现在?



        小东西也不用在灵兽袋中待这么长时间,何来简单之说?



        “蓝雀,你莫不是在敷衍我?”



        “何来简单之说?”



        脑海中蓝雀传来一声叹息,“老祖觉得有时候你精明过人,有时候又觉得你愚不可及。”



        “要知道天地之间万事万物自有其生存之道,不管是猎食果腹亦或是逃命躲藏。”



        “你觉得作为一种身具神通的异兽,隐狐有没有这种能力?”



        蓝雀并没有说得太细,但萧岭却愣在当场,他瞬间就明白过来。



        自然界中所有物种都有其伪装手段,以躲避敌人的攻击。



        这几乎是每个物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不管是在凡俗界还是修仙界,应该都是相通的才对。



        总之肯定逃不过这种自然法则!



        所以说小隐狐其实自己可以隐藏自身,以躲避敌人探查?



        将怀疑的目光看向小隐狐,可为什么那么长时间小东西都没有任何改变?



        朝着小隐狐招了招手,小东西三下做两下跳到他的身上,小小眼睛里满是笑意。



        不停用小脑袋在他胸前磨蹭,嘴里发出高兴的“嘤嘤”声。



        “小东西,你是不是可以伪装自己不让别人发现?”



        小隐狐先是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他,然后将两只小手放至嘴巴前眼珠乱转做苦思模样。



        见到小隐狐这幅模样,萧岭就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小隐狐有这样的本领才对,只是被它遗忘在记忆深处,从未出现过而已。



        在进入灵启境界以前,小隐狐可能不知道,但进入灵启后小隐狐一定觉醒了某些传承才对。



        而躲避敌人这种基本能力也一定在其中,只是小隐狐没有用出来罢了。



        其实也怪不了小隐狐,它从封印中出来再到今天,从来没有人教导过它该做什么。



        主要是萧岭自己都不知道,蓝雀又常年陷入沉睡之中,且对于隐狐也知之甚少。



        因此一切都靠小隐狐自己摸索,但一个如孩童一般的小东西又能知道什么?



        再加上他又将小隐狐保护的太好,根本就没有遇到过危险,这些能力更是没有用武之地。



        且以它一出灵兽袋就上蹦下跳不断和乌鬼藤疯玩的性格,放在自然界里估计也是一个懒东西。



        所以即便它的脑海中突兀出现一些东西,估计也被它放在脑后,先玩儿了再说。



        所以如今就是这个野孩子的现状。



        而老牛虽然只是普通的一头青牛,也没有什么传承落下。



        但至少以前蓝雀占据老牛身体的时候,不管是修炼还是其他方面,老牛都历历在目,相当于蓝雀手把手教导。



        反倒是比小隐狐要好得多,也没有让他那么操心。



        看着还在歪头想事的小隐狐,萧岭再次深深叹了一口气,颇有一种老父亲恨铁不成钢的心态。



        “想到没有?”



        “要是想不到,以后就只能将你一直放到灵兽袋里。”



        “怎么样,有没有想到点什么?”



        只见正歪头想事的小隐狐闻言一个激灵,甚至还忍不住浑身抖了一下,貌似这句话让它异常害怕。



        小脑袋不停摆动,眉头中间的毛发居然微微皱起,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



        萧岭也不急让小隐狐慢慢想,反正长生盟还没有传音符过来。



        好在毕竟是出于脑海中的传承,只要一想立马就能回忆起来。



        这种源于本能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它去努力学习。



        洞内陡然有一股波动产生,只见处于幻影珠下的小隐狐居然瞬间突破幻影珠的幻化。



        而幻影珠由于被小隐狐强行改变,居然“砰”的一生破裂开来,变成一片片透明小块散落在地上。



        此时小隐狐已经恢复到本体的模样,两只大大的招风耳已经消失不见浑身洁白似雪。



        变化完的小隐狐满脸期待的看着萧岭,两只小眼睛眯成一条缝隙,看起来异常可爱。



        ……



        萧岭心中默念一遍《莫生气》,然后耐心和小隐狐沟通。



        终于在沟通好几次后,小隐狐才终于又幻化成大耳狐的样子,两只标志性的大耳朵左右摆动。



        见变化完成,萧岭用神识不停在小隐狐身上探索,却看不出有任何地方不同来。



        不过在幻影珠的幻化下,他也一样看不出来。



        但他能不能看出来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别人不能看出来,尤其是那些高阶修士。



        所以还是要让蓝雀看一下才行,蓝雀这种老妖怪见多识广,他说行那么就没有问题。



        结果还没有说话,蓝雀的声音便在他脑海中响起。



        “小子,就知道你要问老祖!”



        “现在老祖告诉你,老祖能够看出来,而且看得十分清楚!”



        原本还很是高兴,认为总算是解决一项麻烦事的萧岭,就像陡然被一盆冷水泼中。



        “这……”



        “怎么会?”



        刚想要问一下蓝雀,脑海中蓝雀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不过老祖能看出来,那是老祖本领强。”



        “不是每个人都有老祖这样的本领,至少这方天地应该是没有的。”



        “这方天地修为最高的不过化神,只要小东西不在别人面前随意使用空间神通,就不用担心会被认出来。”



        ……?



        萧岭再次在心中默念一遍《莫生气》,再三和蓝雀确认没有问题后,才将养魂阵阵旗丢到黑鼎中去。



        蓝雀没有必要骗他,而且他们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状态,蓝雀知道轻重。



        看着幻化成大耳狐模样的小东西,他才满意的点点头。



        一遍又一遍交代小隐狐在外人面前不许使用空间神通后,萧岭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放下。



        时过半年,长生盟的传音符终于过来。



        于是萧岭收起乌鬼藤,让兴奋的小隐狐待在胸前,骑上老牛往长生盟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