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以古稀觅长生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清点

第二百二十七章:清点

        当萧岭再次从修炼之中醒来时,是因为有人触动洞府禁制。

        距离他从长生盟回来后已经过了三天,原本是想看看柳正储物袋里的情况,想不到却被人找上门。

        而且找上门的人还让他十分意外,居然是胖三和岳逢人两人,要知道他和胖三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碰面了。

        以他对胖三的了解来说,如今的胖三如果没有什么大事,    应该不会来寻他。

        且胖三这些年变化颇大,再也不是当初山阴坊市外那个胖三。

        只是这次来寻他所为何事?

        又是从何处得知他的洞府在这?

        不过看到胖三身旁的岳逢人时,萧岭好似知道点什么。

        胖三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不知道,岳家想要打听一下也不是难事。

        再加上胖三满脸扭捏,他似乎明白胖三此行过来的原因。

        摇了摇头,看样子胖三对于他当初的话还是没能听进去多少。

        恩,筑基了?

        萧岭这才注意到胖三居然已经筑基,    看来岳家还是挺舍得下本钱。

        神识一扫,    更多细节被他发现。

        岳逢人头上的头发居然盘成一团,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萧岭自然知道。

        且岳逢人此时正挽着胖三手臂,一副亲密状态。

        心中叹了一口气,想不到胖三最终还是得偿所愿。

        说起来他在这中间无形中肯定出了不少力,不然岳家岂会让岳逢人嫁给胖三?

        这是想通过胖三加深与他之间的联系?

        可他与胖三之间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干系,岳家想将主意打到胖三头上显然不行。

        胖三是他从大御来到南境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后来又相处了一段时间。

        相对来说只是比其他人要稍微熟识一点而已,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要比其他人特殊一点。

        但岳家因此想要靠胖三在他那得到什么,那就打错了算盘。

        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也不知道岳逢人在这里面有多少是真心,多少是假意?

        萧岭并没有出去,他见岳逢人腰间有两个储物袋,对于岳家的心思大概知晓。

        他彻底崭露头角第一次是在平洲防线上,想必那个时候岳家就开始拉拢胖三。

        直到几日前,    他在长生岛上空斩杀柳正,这更让岳家激动莫名,    这才有胖三过来拜访一事。

        对于岳家如今的心情他不想了解,也不想知道。

        他没有时间去做这些麻烦事,    所以干脆假装在闭关中,任由两人站在外面。

        果然没过多久,两人久等没有得到回应便准备回去。

        只是岳逢人眼中可以见到很是失望,胖三倒是颇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回头看了一眼萧岭的洞府,胖三心中说不出是一个什么滋味。

        萧岭在他心中有一种特殊地位,如果不是岳逢人一定要过来拜访,他是绝对不会过来的。

        对于岳家的心思他也大概知晓,但他不想靠着萧岭的影响,而是想要自己证明。

        他已经不是当初山阴坊市外那个贪生怕死的胖三,以后也一定会让岳逢人刮目相看。

        可惜岳家人在知道萧岭已经是金丹修士后大为振奋,连着对他的态度也再次好上不少。

        尤其是岳习文,迫不及待让他和岳逢人过来拜访萧岭,想要讨好萧岭的意思昭然若揭。

        好在不知萧岭是已经外出,还是处于闭关之中,总之没有见到人,他总算是没有那么尴尬。

        看着两人缓缓远去,萧岭将视线放到柳正的储物袋上。

        如今柳正已死,储物袋内的禁制形同虚设,    神识随随便便就破开禁制沉入其中。

        储物袋空间挺大,比他现在用的储物袋还要大上不少。

        令他震惊的是储物袋里东西并不多,    残余的几柄阵旗,纸伞,细剑,长笛符箓,以及一根看起来异常普通的黑色钉头钉。

        要不是在对战柳正的时候,他曾见识过这东西的恐怖,大意之下就此忽视也说不一定。

        除此之外储物袋中居然只有少量其他日常修炼所需,在他想象中的灵石丹药甚至大量修炼资源,都见不到任何踪影。

        除了储物袋空间还算不错以外,其他东西萧岭一无所获。

        这是一位堂堂宗主的储物袋?

        不知道还会以为是哪个穷鬼的,怎么会如此空荡?

        其实他从长生盟回雾雨山后,心中就一直惦记着柳正的储物袋,认为这可能是他进入南境后得到的最大一笔修炼资源。

        结果上天就像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储物袋里除了柳正曾使用过的数种手段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但当时妖蛟嘴里吐出的就只有这一个储物袋,另外一个是灵兽袋,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片刻时间后,萧岭心中有些许猜测,可不知对不对。

        柳正应该在防备着什么!

        所以身上除了带一些必要的东西外,其他东西都没有带在身上。

        且柳正作为一宗之主,基本上又不会离开御兽门,因此不会像他一样将全部身家都装在储物袋里。

        那柳正在防备着谁?

        莫非是那位灭了玄灵宗的化神?

        可时过百年时间那位化神修士都没有动手,说不定早就忘记随手灭了玄灵宗一事,难道柳正还如此谨慎?

        还是说柳正回到玄灵宗地界后就一直防备着那名化神修士,因此久而久之养成了习惯?

        对于这种猜测萧岭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但终究是猜测真实情况如何只有死去的柳正才知道。

        摇了摇头,萧岭抱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念头,将注意力转到纸伞上。

        手中清光一闪那柄防御力强大的纸伞出现在手中,由于被他用剑阵和妖蛟攻击过,纸伞现在还显得灵光暗淡。

        要想恢复,在他祭炼以后还需要进行一番蕴养才行。

        纸伞是极品防御灵器,通体呈淡淡灰白之色,和普通纸伞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不知以何种灵材炼制而成。

        转动纸伞,伞面上有“赤玉”二字,想来应该是纸伞的名字。

        “赤玉伞?”

        口中喃喃念着纸伞名字,萧岭尝试着将纸伞打开,却遇到一股不小的阻力传出。

        看来不把赤玉伞祭炼的话,想要直接使用还不行。

        探查片刻萧岭将其放在一旁,储物袋里的东西可不止这一件,先理清头绪再说。

        接着出现在他手中的是类似于长笛状的灵器,从上面散发的气息来看只有上品灵器级别。

        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发现柳正吹动长笛,自身却陷入失神中去,说明这东西防不胜防。

        以外表来说,这东西和普通长笛没有任何区别,通体呈雪白之色大概有一尺来长。

        萧岭试着将长笛放到离嘴还有一段距离的位置,然后轻轻吹了一股气过去。

        洞内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竟然不是靠吹动长笛来影响敌人。

        看了一眼在洞内和乌鬼藤玩得正欢的小隐狐,萧岭试着将灵力输入长笛之中。

        洞内瞬间凭空有一股无形波动产生,只见正和乌鬼藤玩得高兴的小隐狐当即呆滞在原地。

        大概数个呼吸的时间过去,小隐狐才反应过来,满眼疑惑东张西望。

        萧岭一愣,这东西竟然是和长尺一样的异宝,不用祭炼就可以直接使用,而且让人防不胜防。

        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贝!

        当时在长生岛上空的时候,就连他都有片刻停顿,想必对于其他金丹中期以下的修士效果也很好。

        修士之间战斗瞬息万变,片刻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可以做出很多事来,往往胜负就能瞬间分出。

        满意的将长笛收下,既然可以直接使用,也免去他辛苦祭炼的时间。

        将长笛放在一旁,手中清光一闪细剑出现在他手中。

        骨头?

        萧岭一直都以为细剑是以某种矿石灵材打造出来,直到细剑被他拿在手中,才一下看出细剑是由何种东西打造。

        这柄剑居然是用某种妖兽的骨头打造而成,通体纤细呈骨头特有的惨白之色,而且也是一柄极品灵器。

        以当时连破他数道防御的攻击来看,伤害力端是惊人。

        仔细观察片刻,细剑上并没有刻画名字,萧岭干脆就以“骨剑”称呼。

        骨剑同样需要祭炼,现在除开剑阵以外让他可以近战的武器有了,且以骨剑的锋利程度来看,等闲防御灵器挡不住骨剑攻击。

        微微叹了一口气,萧岭还是将其放在一旁。

        如今需要祭炼的东西又多了一件,大量时间已经被提前安排。

        好在长生盟之事不需要他去管理,时间上来说还是很充足。

        洞内连连闪过数道灵光,原本分开的九柄阵旗重新组合在一起。

        九柄阵旗一合拢,洞内陡然响起阵阵呼啸之声,萧岭耳中似乎传来无数灵体哀嚎惨叫的声音。

        就连小隐狐和老牛都将头颅抬起,眼中满是茫然,时间一长心中竟有一丝暴虐的感觉升起。

        见到阵旗这幅模样,萧岭就想到当时在阵法中的情形,眉头微皱。

        这是能够影响周围环境?

        里面残缺的灵体比比皆是,应该都是在里面互相残杀造成,以至于所有灵体都异常疯狂嗜血。

        而且柳正肯定经常投入灵魂进去,以养蛊的方式增加阵法的威力。

        他固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让他随意杀人勾魂一事他还做不出来。

        看着躺在藤蔓上的九柄阵旗,萧岭并没有想要探查一番的心思,而是抬手一招将九柄阵旗放进储物袋之中。

        这东西感觉很是邪门,虽然用来对敌可能效果超群,但对于自身肯定也有不小的影响。

        柳正表面上看起来挺正常,谁能知道有没有其他状况。

        而且在九柄阵旗聚集的那一刻,脑海中第六感便传来阵阵刺痛,这无疑更加让他不想祭炼。

        最重要的是这东西被蓝雀指定了,要是他祭炼以后在蓝雀那里不好交代,所以干脆放到储物袋里,眼不见心不烦。

        最后剩下的就是柳正的杀手锏“绝魂钉”!

        萧岭当时真的以为他会死在绝魂钉之下,却没有想到无意之间的举动却会救他一命。

        蓝雀灵魂的伤势很是严重,经过那么多年恢复,又经过秘境蓝血异妖异妖之嚎洗礼,才恢复到如今的程度。

        当时他为了防止柳正继续布置阵旗,所以从阵法内逃出以后便随便薅了几柄阵旗丢到储物袋里。

        却没有想到将常年陷入沉睡的蓝雀惊醒,不然那天小隐狐就暴露了。

        也算是误打误撞,因祸得福。

        绝魂钉通体漆黑,如同一根普通的木钉,没有任何气息散发出来。

        将其轻轻放在手上,一股冻彻心神的感觉从绝魂钉上传来,让他眉头微皱。

        绝魂钉专门针对灵魂且效果超群,如果没有防御灵魂攻击的灵器,几乎就是必死的结局。

        东西倒是不错,但萧岭却没有在绝魂钉上见到祭炼之法。

        之前赤玉伞和骨剑,神识一扫都能从其上发现祭炼之法。

        但绝魂钉不同,他用神识探查了好几遍,却没有任何效果。

        难道又只能作为蓝雀的口粮?

        绝魂钉虽然是一次性,但能够瞬间击杀对手,是个不可多得的宝物。

        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祭炼之法他也只能抓瞎。

        或许蓝雀知道,因为绝魂钉的名字还是蓝雀叫出来的,既然能叫出名字,想必也知道该如何祭炼。

        不过蓝雀见到还有一根绝魂钉存在,会不会向他索要?

        微微摇头,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一切还是等蓝雀醒来再说。

        此时储物袋内只剩下一些零散灵石,以及一些辅助金丹期间修炼的丹药。

        没有继续探索的必要。

        抬手一挥,平台上所有东西都回到储物袋中,他又将原本自己储物袋里的东西都转移到柳正这个储物袋。

        空间大一点,免得东西多了不够装。

        至于灵兽袋中空空如也,原本的两头灵兽也死于他手下,灵兽袋里只是一个空壳。

        盘膝坐在平台上,萧岭想着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他并不打算先祭炼灵器,而是先打算参详一下从血魂崖金丹那里换来的功法。

        眼下他还不能离开长生岛,因为刀天笑渡劫在即,他作为长生盟一员需要护刀天笑顺利渡劫。

        待长生盟内所有事完成,他再去黑石岛也不迟,毕竟到时候需要做的准备不少。

        洞内清光一闪,一枚玉简出现在他手中,正是那枚玉简的复刻版。

        萧岭在大殿的时候,就已经知晓功法的全部内容,不过他还是坚持等价交换,免得落人口实。

        不过好在后来长生盟将这个代价付了,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以什么东西交换才好。

        这部功法的名字叫做《控魂》,乃血魂崖之秘术。

        洞内已是无声,此时萧岭已经扑在功法上面,希望能够尽快参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