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农门福女有空间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感染和哮喘

第一百八十四章 感染和哮喘

        晾干了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李二种田多年也知道这个,因此:“晾干了会不会效果就——”传统的肥料就不能晒和晾,晒和晾了施肥效果就会减半,或者直接不行。

        李福儿说不会,晾干一下好卖。

        李二明白这是福姐儿弄出来的,想来自己知道,便不再问,说起别的:“你这肥料主要是用。”什么做的?

        李福儿说鸡蛋壳这些还有一些东西,这些东西都可以做成有机肥料,不是各种排泄物。

        且浇花也行。

        “这样看来不臭也正常,只是一点味也没有?”

        李二还是有些想不到。

        李福儿说没有,有也可以除去,告知爹除臭的办法,办法不止一种,说完,李二明白了。

        连肥料也有这样的学问。

        “依然是师傅发现的。”李福儿说。

        李二没有说话。

        李福儿提起她明日也要去周氏医馆一趟,那边派了人到食肆找她,说是有一个病人,希望请她过去看看,她答应了要去看看。

        人手这事,她没有和爹说。

        李二让她去周氏医馆,要是不行就不要逞强。

        李福儿颔首,回去了房间。

        洗漱完后,躺到床上,发觉外面的窗子有些亮,十五了?而空间意识还:“主人主人。”你理一理我。

        我错了,知道错了主人。

        李福儿心想知道错了?可为什么还是不停的吵不停的叫?

        “主人。”

        李福儿没理,睡了过去,第二天起来,她早早收拾了,和春芽她们一起去了食肆,到了后,用了早食,周氏医馆的人就来了,驾来了马车。

        李福儿带着医药箱去了。

        到了周氏医馆,进到里面一看,和周氏医馆的少东家打了招呼说了说,才知道请她来看的病人是一个感染的病人,受伤后感染的病人,还有一些别的病。

        至于什么病还没有诊清。

        人是昨日送到周氏医馆的,周少东家带着医馆的大夫看过,诊了脉觉得有些不好,才想找她看看,不想她没在食肆,只能先用了一些药,把伤的位置处理了,现在她来了。

        就好了。

        李福儿没有多说,问清楚用了什么药,便让人让开,这些人都是知道小李大夫的,也见过她,没有轻视,很快让开了一边。

        李福儿便上前看了下伤的地方的消毒。

        揭开包扎好的布,发现上面敷了不少药,药汁都干了,伤口擦掉药,有些肿了红红的很明显,而且四周带有些微的血还有些溃烂,轻轻一按就能感觉到病人的痛意。

        整个人在抽动。

        她没有多按,安抚的拍了拍。

        “这是还是没有好,也是伤后消毒不彻底造成的,有一点炎症。”没有等旁边的人说什么,她说了,她知道古代的消毒手段单一,而且。

        看这伤,伤得很深,也是由此才会感染。

        药也不够。

        “消毒不彻底?”

        周少东家几人说他们也消过毒的,病人送来时他们看了后,就再次消了毒了,当时消得很过了,药也是照着她给的方子。

        “我说的不够彻底,是一开始的消毒。

        李福儿:“你们做得不错,不过也没事,照这样子也会好,我之前给的药方是对的,就是加一点药就行了。”

        她拿过医药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小瓶水,里面有灵泉水,只要倒下去,就不用麻烦了,想想还是没有用,拿起别的药材,让他们去捣碎了送来。

        然后再要一盆水。

        加火还有酒精以及......

        她一一要完之后,看人下去,再给病人把了一下脉,仔细的听了听,又看了看别的地方,详细的问了问,看着病人样子问:“病人是不是有些哮喘。”

        “哮喘?”

        周少东家说哮喘是,他讲了一下症状,说昨日病人过来,上药时有些药病人有时候会咳嗽,排斥。

        李福儿看着周少东家和在场的大夫表明:“那就是,没错了。”哮喘病人就是这样的。

        接下来。

        说起她要怎么治,说完,周少东家还有周氏医馆的大夫说他们一开始也是这个想法。

        “只是药量要用烈一些。”李福儿道,只有这样好得才快。

        也可以把溃烂的地方挖掉。

        感染了接着可能会发烧。

        周少东家几人都是这样看的。

        “好像他这腿也有点。”

        李福儿再看一眼病人的腿,轻轻的伸手捏了一下,捏起来好像有些——她看病人眉头皱起来,像是在痛,再捏了一下,让周少东家问一下病人的家属,是不是一到刮风下雨就会疼?

        周少东家找了人出去问。

        得到的答案是。

        李福儿:“那就是风湿,哮喘加风湿,受伤感染,他这病真的不少,全都堆在一起了,可能常年用力,身体损伤也不少,病要治是一起治还是只治一样?要全治不能一起,需要一样一样来。”

        周少东家又派了人,让人去问。

        不一会人回来。

        家属说最好一起,不过不知道要多少银子?他们家里有些困难,没有太多银子,很是担心的样子。

        李福儿看周少东家,周少东家和周氏医馆几个大夫对视一眼,对回来的人说先治,银子的事不用着急,到时候再看,不用太多。

        要是愿意给他们做试验,可以免费。

        让他去说。

        人走后。

        李福儿轻轻一笑:“周少东家大义。”

        “小李大夫才是,这样一来,不止是我,小李大夫也有份,要知道我们周氏医馆可是和小李大夫合作了。”周少东家一笑,李福儿不说了,没多久,她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她问周少东家他们:“周少东家是你们上还是?”

        “小李大夫来吧,我们继续学。”周少东家几人一起。

        之前请小李大夫来医馆,小李大夫说来,直到现在才来。

        李福儿点头。

        她行动起来,照着自己想的一样一样来。

        半晌之后。

        在周少东家的帮忙下,她的行动结束了,病人身上扎了针,也消了毒,同样也给他用了治哮喘的药,之后还需要开药,还需要医治。

        她和周少东家一说。

        周少东家知道。

        大家商议了一下。

        再之后针抽了,病人醒了看着四周,不知道怎么回事?

        周少东家上前说了情况。

        李福儿擦起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