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重生陆压之万界妖皇在线阅读 - 第7章 婚约

第7章 婚约

        第7章    婚约

        冰晶兔,一阶下等妖兽,在妖兽中乃是最为低等的妖兽,本身除了速度好点之外,并无其他的攻击性,但其内丹乃是制作灵敏类符咒的绝佳材料,很好出手。

        “运气不错,这冰晶兔看来已经成年了,不过还是要谨慎为好,以我现在的速度,还真不能说是十拿九稳...”

        小心翼翼地慢慢接近着,眼看着,距离冰晶兔只有两丈的距离了,突然,冰晶兔耳朵竖了起来,红色的瞳孔警惕地盯着四周,目光锁定在了陆压所在的方向。

        陆压心头一紧,暗自赞叹,自己如此小心翼翼,自信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发出,可还是没逃过这小家伙的耳目。

        “果然,能在这荒山中生存下去,都有其独到的本领啊...”

        想到这里不再犹豫,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冰晶兔本来就有了警觉,陆压这边一动,它便已经发现,后腿一蹬,一下窜出足有半丈有余,陆压便扑了个空,紧接着再次扑去,冰晶兔再一窜,又扑了个空。

        “你大爷的,我还就不信了!”

        陆压再次赶上,冰晶兔低吼一声,沿着一条小道飞奔而逃,陆压紧紧跟在它的后面,一人一兔飞奔在荒山之中,转眼之间,已经奔出了数里地。

        短时间内的闪转腾挪,冰晶兔占着绝对的优势,但长时间消耗的话,它却没有陆压的耐力,很快速度便大为降低,眼看着便要被陆压给捉住了。

        就在陆压的手臂距离冰晶兔只有一尺左右,眼看着要将猎物抓到手之时,忽然心头一动,将身急速朝着一旁转动了尺余,千钧一发之际,耳边破空声音突然传来。

        再看时,那冰晶兔脖颈上赫然插上了一把碧绿色的长箭,冰晶兔哼都没有哼出一声,便倒地身亡了。

        “哈哈,运气不错,竟然是冰晶兔,周师妹,这下你的轻身符咒有希望了!”

        一声大笑传来,紧接着场中出现了两男两女,男的英俊,女的漂亮,说话之人站在最前面,此人身着青色长袍,斜背宝剑,手中正拎着一张长弓,长得倒也端正,只是眉目之间带着几分邪笑。

        他的目光此刻正盯着身旁的一名红衣少女,带着几分似有似无的火热。

        那红衣少女杏眼柳眉,明眸皓齿,肤白如玉,火辣的身材在红衣的包裹下显得十分夺目,但她的目光落在陆压身上时,不由得有些变了色。

        陆压的目光此刻也落在了她的身上,神情中多少也有些复杂。

        此女名叫周佳仪,说起她来,名气倒不是太大,但要说起她的爷爷周不通,在土垚峰可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周不通乃是土垚峰的一名长老,非但修为高深,而且还是一名精通阵法修为,可以炼制符咒的修仙者,正是因为他精通阵法,可以炼制符咒,在土垚峰虽只是长老,但地位却比一般的长老高出很多,甚至大长老,有时候也要买他的账。

        周不通与大长老刘世杰交情莫逆,而陆压的师傅陆天林,曾经便是大长老刘世杰最得意的弟子。

        陆天林收养陆压的时候,他的修为还没有失去,俨然乃是土垚峰年轻弟子中最杰出的一员,为了与陆天林攀好关系,周不通曾经与刘世杰商议,将周佳仪与陆压订下了娃娃亲。

        幼年时,陆压与周佳仪关系很好,两人经常一起手拉手到处玩,但随着陆天林修为尽失,陆压又无法结缘,两人逐渐地,便很少再见面了。

        幼小的陆压出于自卑,更是不敢再去找周佳仪了。

        而这周佳仪也非等闲之辈,九岁时便结了二品仙缘,在阵法修为上更是有着不俗的天赋,随着年龄的增长,出落得亭亭玉立,如出水芙蓉一般,对于爷爷的安排心中很是苦恼,陆压不来找她,正趁了她的心意。

        “是陆师兄啊,你怎么会来到这荒山,听说,你也已经结了仙缘,但却是无品仙缘,而且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实在不行的话,就下山做个凡人吧...”

        周佳仪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陆压,轻声说道。

        对于前世的记忆陆压自然是一清二楚,明白前世的陆压对眼前的女人很是喜欢,但听到她的话不免却是眉头一皱。

        “原来是周师妹,不劳你挂心,陆某心中自有分寸...”

        周佳仪俏脸一红,心中有些着恼,不仅着恼于陆压的言语,更着恼于陆压不卑不亢的态度,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

        “陆压?你便是那个与周师妹定亲的小子?听说你最近结缘成功了?怎么,这么快就认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周师妹和你说话,你就这个态度?”

        那为首的青年名叫张天东,听到陆压与周佳仪的谈话,顿时面色冷了下来。

        “那么,这位师兄,请问我该是什么态度呢?”

        陆压不动声色,目光撇了那年轻人一眼,便转身看向了别处。

        见陆压仍旧是这个态度,显然未将自己放在心上,张天东的神色更为冷峻了,只见他冷笑一声,撸了撸袖子,便要发作。

        “算了,张师兄,大家都是同门,没必要为了一些小事闹得不愉快!”

        周佳仪犹豫了片刻,拦住了堪堪发作的张天东,转头再次看向陆压。

        “陆压,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英雄,而是傻瓜,不管你听得进去,听不进去也好。你现在可以回去了,张师兄不会再为难你了。”

        说着回到了几人身旁,说说笑笑,再不看陆压一眼。

        “回去?说的倒也是...”

        陆压自嘲一笑,不紧不慢地朝着前面走去,那里,正是冰晶兔尸体所在的方向。

        眼看着陆压将要把冰晶兔拿在手中,张天东的神色再次阴沉了下去。

        周佳仪也是眉头紧锁,但却并未阻拦张天东,对于陆压,她只是出于幼年时的交情有些同情,但看到他如此不听劝,不知好歹,心中也不免有些恼怒。

        “让张师兄教训教训他也好,让他知道与我们之间的差距,今后说不定就不会提起婚约之事了...”

        一步,两步,张天东来到了陆压面前。

        而此刻的陆压,一把抓住冰晶兔,看也未曾看他。

        “小子,这个冰晶兔,不属于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