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全文完

全文完

        恢复意识时,顾繁感觉有人在摸她。

        那手很小很小,轻轻地落在她脸上,更像一只猫崽儿或狗崽儿,毫无威胁,甚至很舒服,所以她才没有出手。

        顾繁缓缓地睁开眼睛。

        一张漂亮的小脸出现在了她面前。

        那是一个扎着冲天揪的娃娃,白白嫩嫩的脸蛋带着可爱的婴儿肥,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清澈澈地倒映着她的影子。

        顾繁:……

        哪来的孩子?

        “娘。”单凭容貌难以分辨男女的娃娃,突然试探着叫了一声。

        顾繁:……

        因为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娃娃眨眨眼睛,突然跳下床,一溜烟地跑走了。

        顾繁茫然地坐了起来。

        记忆还停留在她与陆涯的那场放纵,清晰到让她脸上发热,只是此时她所处的房间根本不是她刚刚分到的别院。

        正要放出神识,窗外传来了那个娃娃的声音:“爹爹,娘是不是不认得我?”

        回答他的,是顾繁熟悉的清润男声:“嗯,你娘睡了三年,还没见过你。”

        顾繁:……

        一大一小两个人走了进来,陆涯一身白色道袍,俊美如初,手里牵着那个漂亮的娃娃。

        顾繁看看陆涯,再看看那个孩子,两人眉眼相似,任谁见了都相信他们是父子。

        陆涯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儿子?这儿子为什么又管她叫娘?

        顾繁难以置信地看向陆涯:“你……”

        陆涯抱起儿子走到顾繁身边,修长的食指点在她眉心。

        一段属于陆涯的记忆便出现在了顾繁的脑海。

        记忆中,陆涯将沉睡的她抱出门派分给她的小院,门外站着仙风道骨却面如冰霜的剑圣。

        剑圣:“你是嫌弃自己修炼太快了吗?你当修仙渡劫是儿戏?”

        陆涯仍是那散漫的笑容:“师尊不必担心,弟子有信心再度合体,运气好的话,还可能比你先飞升。”

        剑圣拂袖而去。

        金剑宗宗主又出现了,一脸惋惜地看着陆涯:“以师妹现在的资质,光靠自己修炼到化神境界也只是时间问题,你何必这么着急?如今你境界大跌,想从化神重新修炼到合体,只会比之前更难。”

        陆涯笑道:“难才有趣,太容易反而没意思。”

        宗主叹息,摇摇头也走了。

        陆涯便带着顾繁回了他的洞府,每日守在她的床边,直到一个月后,陆涯用神识检查她体内的灵气情况,向来散漫仿佛什么事也无法让他认真对待的男人,脸色突然大变,抱起顾繁便去了剑峰,求见剑圣。

        剑圣看了顾繁一眼,神色变化,瞪着陆涯道:“孽徒,是不是顾繁不喜欢你,你便用这种下作手段迫使她怀孕?”

        确定她是真的怀了孕,陆涯喜形于色,但没有忘了替自己澄清:“我与繁繁两情相悦,绝非师尊误会那般,至于怀孕,一对儿道侣修为越高越难受孕,师尊便是没有结过道侣也该清楚这个道理,弟子又有何本事刻意为之?”

        剑圣无言以对。

        陆涯又带着一丝紧张问:“师尊,繁繁还需要时间巩固境界,此时受孕,会不会影响她的身体?”

        剑圣:“不会。”

        陆涯:“那会不会影响孩子?”

        剑圣:“我又没有结过道侣,如何知晓这些?”

        说完,剑圣便回了他的小屋。

        陆涯难得被师尊怼了一通,悻悻片刻,马上又带着顾繁去找他那位最擅长炼丹的丹修师叔。堂堂炼虚期的大能,竟然从此沦为了陆涯的御用郎中,直到顾繁顺利产子,母子皆平安,那位丹修师叔才得以恢复平静。

        因为顾繁一直没有清醒,孩子也就没有起名,一直被剑宗各位长辈称作小娃娃。

        小娃娃出生便是金丹期的修为,聪慧异常,周岁起开始跟着剑圣爷爷学打坐,已经学会了几个金丹期的法术。除了修炼,小娃娃最喜欢的事情便是照顾沉睡的娘亲,会用除尘术帮娘亲清理身体,知道娘亲喜欢爹爹种了满山的那种红花,小娃娃还会定期采摘花朵放在花瓶里,摆在娘亲的床边。

        长达三年的记忆,看起来却只需要半个时辰。

        陆涯显然对这段记忆进行了处理,譬如顾繁沉睡或孩子太小的时候都是瞬间而过,孩子成长的可爱瞬间则会放慢,如果顾繁想细细看,还可以控制那段记忆播放地更慢。

        当记忆播放到今天早上,终于结束了。

        顾繁再去看那孩子。

        男娃娃期待又忐忑地望着娘亲,仿佛怕娘亲会不喜欢他一样。

        陆涯传音给顾繁:“繁繁,你会不会怪我自作主张让这个孩子生了下来?”

        陆涯担心,如果怀孕时顾繁是清醒状态,可能会不想要这个孩子。

        他不是没想过替顾繁终止这场孕育,可陆涯又怕,如果顾繁想要,他岂不是亲手杀死了两人的骨肉?

        顾繁看到了陆涯眼中的复杂,她瞪了他一眼,伸手将男娃娃抱到自己怀中,低头亲在那嫩嘟嘟的脸蛋上:“娘亲睡了这么久,你是不是很担心?”

        那种温柔,一下子让男娃娃开心起来,小手抱住娘亲的脖子,充满了幼崽儿对娘亲的依赖:“娘还会睡那么久吗?”

        顾繁笑笑:“不会了,睡了三年,娘已经睡够了。”

        男娃娃很高兴,炫耀似的道:“我带娘亲去看花吧,我帮爹爹种了很多娘亲喜欢的花。”

        顾繁点头,抱着娃娃走了出去,一眼都没有多看身边的男人。

        出了门,只见漫山遍野,全是曾经开满仙女峰脚下的那种红花。

        娃娃牵着娘亲的手,告诉娘亲哪片花是爹爹栽的,哪片花是他栽的。

        看完花,娃娃还要给娘亲表演他会的法决。

        总而言之,盼了娘亲盼了那么久,娃娃有说不完的话,一直黏了顾繁一天,直到夜幕降临,娃娃才靠在娘亲怀里睡着了。再天生金丹,孩子就是孩子。

        孩子睡了,顾繁也就躺在他身边,闭着眼睛,只拿神识描绘孩子熟睡的小脸。

        床旁的地铺上,陆涯已经等候多时,终于盼到孩子入睡,他悄悄传音给顾繁:“还在生我的气?”

        顾繁:“气你什么?”

        那淡淡的音调,陆涯再难冷静。

        他不怕师尊生气,不怕师兄惋惜,只怕顾繁怪他擅作主张。

        这里说话并不合适,陆涯起身,就来抱顾繁。

        顾繁拿开他的手。

        陆涯坚持要抱,顾繁怕动静大了吵到孩子,只好由着他。

        陆涯一路离开洞府,花海之中他新修了一处凉亭,他便抱着顾繁去了那边。

        待他降落地面,顾繁便想推开他。

        陆涯自然抱着不放,捧着顾繁的脸要亲他。

        顾繁闭上眼睛。

        陆涯见了,反而不敢亲了,低叹一声,他将顾繁按到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道:“还记得在地球上吗?你筑基后,综合实力比我强,寿命也比我长,一开始我并不敢再追求你,直到发现你会偷窥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才下定决心要与你在一起。”

        顾繁记得。

        她筑基前,陆涯还偷偷送她花,她筑基后,陆涯陪她找怪兽练手,陪她去找炼制续骨丹要用的赤参,却一直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甚至可以说冷冷冰冰,直到有天傍晚她用神识偷窥过他,陆涯才又敢做一些小动作。

        陆涯捏她的耳垂:“回到这边,你对我的态度,跟我当时何其像,明明在意,却越来越冷。”

        顾繁垂眸,无法反驳。

        陆涯抱紧她,吻她的长发:“繁繁,无论在哪边,我想要的都是陪你长生,我不想你一个人去外面历练而我只能在这里等你,我不想白白蹉跎岁月,更不想先你一步飞升。现在这样挺好的,咱们实力相当,谁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耽误对方。”

        顾繁很难受:“你已经合体了,却因为我跌回化神,这还不算耽误吗?”

        陆涯抬起她的脸,最不想她为此愧疚:“但你要知道,如果不是你阴差阳帮我错化了地球的生死劫,我可能早已灰飞烟灭。”

        顾繁:“那也是你先救了我……”

        陆涯笑着打断她:“又要绕回这个话题了?你我是道侣,谁为谁做的更多,有必要分析得那么清楚?”

        顾繁就没说话了。

        陆涯亲亲她皱起的眉头,循循善诱:“地球上的情况你也知道,夫妻一旦结婚,那任何一方的财产都将成为夫妻共同财产,所以我的修为也是你的修为,我愿意与你共享,又有什么不对?还是说,如果你修为比我高,你会吝啬到不愿分我?”

        顾繁:……

        这是什么歪理,修为能跟钱一样吗?

        陆涯就像知道她怎么想的一样,反驳道:“修为是一点一点积攒的,钱也是一点点积攒的,哪里不同?”

        顾繁:“如果一对儿夫妻过不下去了,财产可以分割,修为……”

        陆涯:“修为也可以分割,譬如你哪天移情别恋了,又不想愧对我,那你也给我当一回炉鼎,让我把送你的修为采补回来。”

        顾繁:……

        虽然荒谬,但好像的确有些道理。

        可能是话题歪了,陆涯抱着她的动作也不再那么单纯,他凑在她的耳边,冷着声音道:“说起来,我好像后悔分你修为了,你既然愧疚,现在便还给我如何?”

        怎么还,自然是通过双修的方式还。

        禁制早已布下,陆涯无赖地欺了上来。

        顾繁又怪他当初的傻,又爱他对她的痴,哪里舍得拒绝?

        隔了三年的缠绵,一直持续到子夜,夜深人静,亭中只有两人渐渐平复的呼吸。

        冷静下来,顾繁有点担心:“你是甘愿,师尊会不会怪我耽误了你?”

        陆涯笑道:“他只怕是我强迫了你。”

        顾繁回想发现她怀孕时剑圣对陆涯的态度,不禁莞尔。

        好久没见她笑了,陆涯又吻了下来。

        禁制能阻隔外面的窥视,却不会影响里面人的视线,顾繁仰面躺在他怀里,看到夜幕繁星遍布。

        有个问题,她还是想不明白:“咱们在地球上有过那么多次,都没有怀过,怎么这次就……”

        陆涯笑:“天道也被我感动,怕你生气,赐我一子,希望我能父凭子贵。”

        又没正经,顾繁掐了他一下。

        孩子她当然喜欢,只是……

        “咱们以后就留在宗门养娃了吗?修真大陆那么大,我还没有真正的领教过。”

        “这个简单,孩子交给师尊,我陪你去好好逛逛。”

        “他还那么小,咱们都走了,他怎么办?”

        “那就带着他一起去,咱们两个化神期,护他绰绰有余,他若不乖,就扔给师尊。”

        剑峰,正在打坐修炼的剑圣,突然打了一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