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修仙番外5

修仙番外5

        乘着法宝飞了五日,顾繁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五大仙门之首——金剑宗。

        一片苍茫大山之中,有一主峰突兀而起,凌驾于周围众峰之上,犹如一把巨剑横空出世。那峰体窄长,寸草不生,峰顶覆盖着皑皑白雪如剑鞘被埋,峰身周围劲风连绵不断,实乃剑气汇聚,连元婴期的修士都不敢擅闯。

        陆涯给顾繁介绍:“那便是宗门的剑峰,住着几位不常露面的老头老太,便是宗主无事,也很少去剑锋打扰,走,咱们先去拜见自家老头。”

        顾繁:“他老人家总有个道号……”

        她都要拜师了,不能连老人家的道号都不知道吧,偏陆涯总是老头老头的,就算他年轻,也得尊敬师长啊。

        陆涯笑了笑,道:“从我记事起,别人都叫他剑圣,门中弟子称他圣祖。”

        顾繁默默记下。

        法宝突然被陆涯收起,他一手牵着顾繁的手,直接带着顾繁穿破剑锋的禁制,停到一座古朴的木屋小院前。

        “弟子拜见师尊。”陆涯看眼顾繁,还算恭敬地道。

        木门打开,有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走了出来,其人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年纪,剑眉星目,气宇轩昂,蓄着长达锁骨的一缕美须,负手而立,仙风道骨。

        顾繁:……

        这就是陆涯口中的几千岁的老头?

        因为与她想象中的白胡子老头的形象相差太远,顾繁便愣住了,一时忘了行礼。

        剑圣打量她一眼,并未说话。

        陆涯笑着提醒顾繁:“还不拜见师尊。”

        陆涯虽然也是合体期的强者,但他太没正经,顾繁又实在与他熟悉,所以两人相处,除了心中那一丝别扭,顾繁在陆涯面前并没有什么感觉。如今见到传说中的剑圣,那种属于合体期大能的气势让顾繁心中惴惴,早无了反应能力,陆涯一催,她便下意识地行礼:“顾繁拜见师……”

        说到一半,顾繁结巴了。

        剑圣还没有收她为徒,她喊什么师尊?

        幸好“师”与“圣”音相近,顾繁及时改成道:“顾繁拜见圣祖。”

        剑圣仙风道骨,声音也带着一丝空灵飘渺,对陆涯道:“既是你的道侣,为何不唤师尊?”

        顾繁脸上一红,陆涯居然已经对剑圣提了这件事?

        陆涯笑道:“繁繁脸皮薄,毕竟我们还没有举办双修大典,可以晚些再改口。”

        剑圣别有深意地瞥了一眼陆涯。修士之间,并不在意那些繁文缛节,只要两人心意相通,便自然成了道侣,只有一些喜欢张扬的修士,才会劳师动众操持个什么双修大典,邀请交好的名门弟子前去观礼。

        “顾繁,道侣一事,莫不是陆涯胁迫你?”

        剑圣凛然开口,一副如果陆涯真的胁迫顾繁,他便会为顾繁撑腰的态度。

        顾繁跪在地上,垂眸道:“他没有胁迫我,只是我修为低下,不敢高攀。”

        陆涯眼中掠过无奈,他就知道,她在意的是这个。

        但陆涯能理解顾繁的想法,曾经他还是异能者的时候,也因为寿命之差,迟疑过要不要耽误她。

        “师尊,繁繁一心修炼,只是她手里没有合适的功法,还请师尊赐教。”

        陆涯并没有忘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剑圣自然早已看出顾繁的五灵根体质,心念微动,一枚玉简与一柄墨黑宝剑便飘到了顾繁面前:“这部《太极》与太极剑乃本门一位飞仙长老留下来的,因门派一直没有合适的五灵根弟子,便一直保管在我这里,今日送你,望你勤勉修炼,莫要辱没了它们。”

        顾繁大喜,抬头看向剑圣:“您愿意收我为徒了?”

        剑圣:“嗯,孽徒掳了你过来,我便该对你负责。从今日起,你与陆涯便是师兄妹的关系,如果他仗势凌人欺.辱于你,你只管传讯给我。”

        说完,剑圣又丢给顾繁一枚传讯符,转身回了木屋。

        陆涯试图解释:“师尊,我……”

        “嘭”的一声,木门已关。

        陆涯:……

        他低头,无奈地对新晋小师妹道:“现在你可满意了?”

        顾繁避开他的视线,心想一定是他平时为人就不靠谱,才会让剑圣如此误会。

        在老人家的门前说话并不合适,陆涯重新牵住顾繁的手,带她离开了剑峰。

        陆涯在金剑宗也有自己的地盘,只是他从不收徒,偌大的山峰空空荡荡,只有一座洞府。

        “先看看这两样东西如何。”陆涯提醒顾繁。

        顾繁早已迫不及待了。

        剑圣出手,自然都是宝贝,《太极》乃一部天阶五行功法,分成修炼功法与法决两部。功法对修炼人的资质没有要求,只要是五行灵根便可修炼,《太极》中的法决却有天级、地级、玄、黄四个等级之分,以顾繁目前的修为,只能修炼玄级、黄级法决,地级还不够资格,当然法决的门槛越高,威力自然也越大。

        太极剑则是一柄子母剑,子母剑分开都属于上品灵器,合并则升为仙器,适合不同阶段的修士使用。

        太极剑内有五行转换阵法,随便顾繁释放什么系的灵力,只要她心念一动,太极剑会自动转化接收到的灵力,发出顾繁想要的攻击,如此便省了顾繁自己去转化。

        这些都是顾繁滴血认主后知道的。

        陆涯道:“你现在实力不高,如果被人知道你手里有仙器,很容易被元婴、化神期的高手盯上,不如母剑放在丹田温养,平时只用子剑。”

        顾繁明白,怀璧其罪,别说仙器了,就是单独一把子剑,也容易被人觊觎。

        灵器可变化大小,顾繁将母剑收入了丹田。

        功法、法宝都了解了,陆涯又带顾繁去见他的师兄,金剑宗宗主。

        宗主看起来反而更像个老头,白头发白胡子,态度十分和善。

        “师妹有何打算?”宗主亲切地问。

        顾繁知道自己能得到这份待遇都是因为陆涯站在她身边,她曾经是个散修,想入宗门只能靠陆涯,如今她已经顺利成为金剑宗这个大门派的弟子,剩下的路,顾繁想自己走。

        两人境界不同,她不可能一直依靠陆涯,陆涯也不可能真的不顾他自己的仙途,陪她去一些对他而言毫无难度的地方历练。

        “我想像普通内门弟子一样修炼,做任务。”顾繁垂眸道。

        宗主看眼陆涯,陆涯微微点头。

        宗主便唤来内门管事,让管事带顾繁去熟悉宗门,同时给顾繁安排一个住处。

        顾繁再见陆涯,就是晚上了,陆涯突然出现在她的别院前。

        “可以进去坐坐吗?”

        月色如水,陆涯一身白衣,笑着看她。

        顾繁便请他进来了。

        金丹期的弟子在门派已经有了一定地位,所以能分到一个别院,还有炼气期的侍从。

        顾繁的两个侍从都是女的,她们见到陆涯,却不认得陆涯是谁,惊艳过后,在顾繁的示意下悄然离开。

        陆涯在顾繁的炼丹房逛了一圈,回到厅堂,他主人般坐下,拿出自备的茶具。

        顾繁坐到他对面,看着那张俊逸洒脱的脸,顾繁真心道:“拜师之事,谢谢。”

        陆涯垂着长长的睫毛,修长的手指轻轻转动茶盏,看着里面流转的光影道:“非要跟我这么客气吗?”

        顾繁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与她中间,就像多了一层隔阂,不知该如何破开。

        她也不想这么客气,但她又能做什么?像在地球上那样陪他一起去打怪兽?他需要费力对付的妖兽,她完全帮不上忙,专门挑适合她的怪兽,对陆涯又有什么意义?

        不打怪兽,难道要像凡人间的夫妻一样每日黏在一起?

        顾繁不想荒废自己的修炼,也不想荒废他的。

        修真者间的恋爱本就与普通人不同,同一境界还可以一起去历练,像她与陆涯这样差了这么远,顾繁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罢了,你安心修炼,这是我的传讯符,有事尽管找我。”

        陆涯收起茶具,递给顾繁一张传讯玉简。

        顾繁点头,收下。

        陆涯起身,顾繁自然要去送他。

        即将跨出门口,陆涯忽然转了过来。

        修长的身影挡住了外面的月光,顾繁抬头,却看不清他的神情。

        “下次见面,不知是什么时候,给我抱一下吧。”陆涯低声道,微微张开手臂,等着顾繁回应。

        顾繁顿了顿,垂眸走了过去。

        他将她拥入怀中,熟悉的气息瞬间包围了她,脸贴着他微凉的衣袍,衣袍之下,是熟悉的心跳。

        顾繁闭上眼睛,指尖动了几次,终究还是没有反抱过去。

        “宗门内没什么危险,外出历练时,注意安全。”陆涯亲着她乌黑的发,温声叮嘱道。

        顾繁:“嗯。”

        陆涯:“无论遇到什么天材地宝,命最重要,不要强求。”

        顾繁:“嗯。”

        陆涯:“人心比兽心可怕,你这么漂亮,又身怀灵器,千万要谨慎行事。”

        顾繁:“嗯。”

        陆涯:“修真界的男修不知凡几,似我这等都算丑的,你若遇到俊美的男修,实在喜欢,我也没办法,只是,你跟那人在一起之前,记得先跟我打声招呼。”

        顾繁:……

        她看不见他的脸,也听不出他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正不知该如何回应,下巴突然被人抬起。

        俊美的脸近在眼前,陆涯笑了笑,说出的话却极其霸道:“你真喜欢上别人,我对你没办法,所以你一定要通知我,我好赶过来,让那个勾引我道侣的男修知难而退。”

        顾繁想,修真界漂亮女修那么多,谁会费尽心思勾引她?

        陆涯真该担心,也该担心有人来抢他的神兽灵宠,而不是她这个便宜道侣。

        微微走神,陆涯竟然吻了下来。

        顾繁下意识地想要避开,然而与他有过太多次亲密,身体竟然已经形成了本能,几乎陆涯的唇才碰上她,她便张开,自然而然地迎他而入。

        这显然取悦了陆涯,他将她抱得越紧,紧到顾繁想推开他都来不及了。

        熟悉却又更加强烈的悸动席卷了她,顾繁抓住他手腕的手,也越来越无力。

        既然分别在即,那就随心所欲,放纵这一次。

        陆涯便知道,她并不抵触。

        他早该明白的,她心里有他,只是因为境界的悬殊而胡思乱想,“不想高攀”。

        她先往他们中间树立了一道隔阂,想的越多,隔阂越厚,她越加不敢跨过。

        她不敢,他来破。

        怕顾繁反悔,陆涯布下一道禁制,直接在这简陋的厅堂重重地戳破了那层隔阂。

        他是那么的霸道而执着,顾繁除了紧紧地攀着他,什么也没有余力去想了。

        从厅堂门口到卧室的架子床上,顾繁不知过去了多久,只知道合体期的陆涯更难满足。

        就,真的还是人吗?

        “够了。”她终于忍不住,对上方的男人怒目而视。

        陆涯笑,伏在她耳边道:“又攒了一段时间,给你补补。”

        顾繁脸热,然而在这方面她的确舍不得浪费,待他的元气传过来,她熟练无比地运行起了双修功法。

        然而那元气却源源不断。

        顾繁终于意识到不对,神识内视,便发现一团几乎凝为实质的元气风暴。

        “这是我修真之体的第一次,元阳自然远胜异能者,你专心吸收,不可分心。”

        顾繁明白过来,秉着不浪费的原则,只好继续。

        元气过于汹涌,一开始顾繁还能控制吸收的节奏,没过多久她竟然对这场采补失去了控制,就像一条小溪突然迎来了海水倒涌,无论来多少她都只能被迫接收。

        天雷再次在顾繁的上方凝聚。

        陆涯看着已经陷入迷醉状态的顾繁,眸中一片柔情。

        剑圣冷厉的声音突然传入他的神识:“孽徒休要胡闹!”

        陆涯回以一笑:“既已开始,便不会半途而废,还望师尊替我们解决雷劫。”

        剑圣没有回应。

        但顾繁连续突破元婴直到化神境界,也没有天雷劈下来,必然是剑圣出手,拦住了雷劫。

        待两人的修为持平,陆涯才结束了这场献祭式的双修。

        只他一人,他想快点修仙飞升,去看看那人人向往的仙界是什么风景。

        如今他陆涯有了道侣,自然要与妻同行,携手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