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修仙番外3

修仙番外3

        火凤凰非常有灵性,见主人拿出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想喂它却被身边的貌美女修抢去了,火凤凰便猜测那肯定是什么好东西,大大的凤凰脑袋往前凑,就想将冰激凌球抢回来。

        陆涯一挥手,火凤凰就被他收回小世界圈起来了。

        顾繁现在没有心情吃东西,将冰激凌球收进空间,发现自己还被陆涯抱着,她挣了出来。

        陆涯清润的声音似有若无地在她耳边掠过:“都给你留着。”

        两人继续赶路。

        这片灵山很大,里面可能有高级妖兽,便是筑基期弟子也不敢御剑飞行。

        顾繁可以在地球畅行无阻,回到修真大陆,她非常明白自己的实力水平,功法差,法决少,也就只能对付那些低级妖兽。

        走路慢,天色渐暗,顾繁寻到一片还算隐蔽的小块空地,搭了一个帐篷。

        帐篷搭好,她直接钻进去睡觉了,没管坐在旁边树下的男人。

        只是她根本睡不着觉,也无法入定。

        突然,外面突然响起雨滴轻砸树叶的声响,起初细细密密,慢慢就变得大雨磅礴。

        顾繁心中一动,悄悄朝外释放一缕神识。

        她看见陆涯依然保持之前的姿势坐在树下,他闭着眼睛,头发衣衫已经湿透,雨水沿着他白皙俊美的脸不断滚落。

        顾繁不信他没有避雨的手段。

        “又偷窥我。”

        一道声音突然响在她的脑海。

        顾繁:……

        树下的人仍然闭着眼睛,他带笑的声音却继续调侃着她:“别忘了,我现在也有神识了,且探测等级比你高。”

        低阶修士拿神识去窥视高阶修士,马上就会被发现,反过来,低阶修士却感受不到高阶修士的神识。

        顾繁耳尖微热,澄清道:“我只是看看外面的雨。”

        陆涯:“既然知道下雨了,是不是该请我进去避雨?”

        顾繁:“你已经湿透了,避不避有什么区别?”

        陆涯:“当然有,进了帐篷,可以离我的道侣近一点。”

        顾繁早已收回了神识,这会儿干脆闭上眼睛。

        “我进来了。”

        她猛地又睁开,四处一看,帐篷里哪有他的身影?

        意识到他在捉弄自己,顾繁咬咬牙,背对他的方向躺着,打定主意,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信。

        “我真进来了。”那人又道。

        顾繁不理。

        突然,有水珠甩在了她脸上,顾繁难以置信地坐起来,回头一看,陆涯真的就坐在旁边。

        帐篷不大不小,足够顾繁平时炼丹绰绰有余,现在陆涯坐的,就是她以前放炼丹炉的地方。

        顾繁盯着陆涯看的时候,他已经用法术清理了一身的狼狈,此时衣裳是干的,头脸也干净清爽。

        他看着顾繁,笑了笑:“如果你要赶我出去淋雨,我会听。”

        顾繁抿唇。

        帐篷里沉默下来,只有雨点不断砸落的声响,连续不停,扰人心神。

        “你的灵根,还挺斑驳。”陆涯忽然说。

        顾繁脸一红。

        修真者的灵根也分等级,如同美玉,越纯净越上乘,修炼速度越快,而斑驳如同杂质,只会影响修炼速度。斑驳的单灵根就很差了,她这种五灵根一起斑驳,便是差中之差,也就是她拜入的门派是小门派,底蕴不强,才会连她这种弟子也收。

        眼前的陆涯乃合体期尊者,当然能看透顾繁的灵根情况。

        尴尬过后,顾繁冷声道:“我早说过,我在修真大陆如同蝼蚁。”

        她知道异能者陆涯很喜欢她,可合体期的陆涯尊者,能看上她?天壤之别的两个人,他或许为因为地球上的那段经历对她有些兴趣,然而当这份新鲜感消失了,他便会离开,继续去追寻他的修仙大道。

        陆涯温声道:“我也说过,你不用跟别人比,只需要做你自己。”

        顾繁偏过头。

        陆涯:“我有神识,真想看你,你怎么歪头也没有用。”

        顾繁呼吸一乱,当时陆涯与两只鹈鹕交手受伤被困山洞,她找过去的时候,也对毁容的陆涯说过同样的话。

        所以,他是真的都记得。

        陆涯仿佛只是随口说说,继续道:“蝼蚁又如何,蝼蚁也有可爱与不可爱之分,况且天道公平,凡是开窍者,人人都可以修炼,只要有心,蝼蚁也能成仙,最多修炼的速度慢一点。”

        顾繁无法否认他的话,但这话也就是说说而已,天才与蝼蚁的差距,深如鸿沟。

        “还记得你送我治眼睛的墨龙珠吗?”陆涯忽然问。

        顾繁没吭声。

        陆涯:“那时你说,墨龙珠只有一颗,让我补偿你,我问你需要什么,你说今非昔比,地球上能拿出来的好东西你已经看不上了。”

        顾繁的脸又开始发热,在地球,她风光无限,如今想来,班门弄斧罢了。

        “地球上的东西你看不上,这个如何?”

        陆涯伸手,一颗散发着莹润绿色光芒的珠子便飘到了顾繁面前。顾繁不禁屏气凝神,仔细一看,那并不是固体的珠子,而是一团流动的液体,晶莹剔透,散发着磅礴生机。

        陆涯解释道:“记得我拿给星河四人的灵泉吗?这便是灵泉深处形成的灵髓,你可以理解成仙品级的洗髓丹。吃了这个,可以让你的灵根提升为最纯粹的天灵根,修为也会大有精进。”

        顾繁的心砰砰地跳,她实在难以拒绝灵髓的诱惑,只是,两人的关系过于复杂。

        “这个太贵重……”

        “此物若对我有用,我早用了,既然对我无用,便没什么价值,不如拿来补偿你。”陆涯低声道,“说起来,我的生死劫破得那么顺利,还要感谢你的帮忙,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会死在某一次的兽潮中,也可能熬到白发苍苍,人类也依然被怪兽所胁迫。”

        顾繁下意识地道:“我能过去,也是因为你的防御符,是你先救了我的命。”

        陆涯笑道:“我救你、你救我,归根结底这是你我之间的缘法,所以即便你不把我当道侣,也可以把我当成朋友,不用跟我客气。”

        顾繁还想再说什么,才张口,那团灵髓竟然飞入口中。

        顾繁:……

        昏暗中,陆涯难得严肃起来:“摒除杂念,凝神吸收药力。”

        既然东西已经入口,顾繁也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打坐吸收起来。

        顾繁没有服用过洗髓丹,无从比较,只觉得灵髓的药力过于霸道,所过之处筋脉如同火烧,痛感一波强过一波。

        顾繁苦苦忍着,终于,她看到药力席卷了她的五系灵根。

        如果说药力对筋脉的淬炼如同火烧炙烤,药力对灵根的淬炼便如斧凿针穿,药斧强横地凿裂她的灵根,药针顺着裂缝没入,一点点融化里面的斑驳杂质。顾繁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身体因为入骨的痛苦而颤抖,疼到几欲放弃。

        可她不想永远当一只蝼蚁,她想变强,她想提高自己的修炼速度,她想……与那人并肩。

        神识全集中在灵根的淬炼上,顾繁甚至没有发现,她的丹田正在发生变化,晶莹的灵液集中朝中心凝练而去,一颗金丹正缓缓成型。

        夜空之上,有黑云朝这边汇聚过来。

        陆涯不知何时又坐在了帐篷外面,看眼天上的劫云,他笑了笑,随手往帐篷周围扔了几块上品灵石。最后一块儿灵石落地,阵法成,帐篷上方立即升起一道透明的光幕,遮挡了外面的一切雷雨之声。

        金丹雷劫,有三道。

        连着三道雷劫银蛇般劈在光幕上,张牙舞爪一番,又无可奈何地消散。

        顾繁对此一无所觉,五系灵根一根挨着一根接受淬炼,同样的痛苦她接连承受了五遍。

        当最后一丝药力被彻底吸收,看着那五根盈透发光的崭新灵根,顾繁欣慰一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