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67章

第67章

        七月十五号,是陆涯之前定下的发放第一批千颗续骨丹的日期。

        丹药发放地点位于新基地的中央广场,除了拿到前一千名领药号码的伤残异能者,基地五大家族的强者、基地媒体以及这日不用上班的大部分人都聚集到了广场周围,将这一片围得水泄不通,都想亲眼看看传说中的续骨丹是否有用。

        盛晞站在盛鹤庆身后。

        他们对顾繁的实力依然存在怀疑,这次顾繁能否拿出一千颗续骨丹,且是否能收到传说中的效果,将决定他们要不要对顾繁展开进一步的试探动作。

        距离约定好的九点发药时间越来越近,人群中的议论声也越来越高。

        盛晞吃过一次亏,这次只是耐心地等着,没有朝陆英那边挑衅什么。

        突然,从仙女峰的方向飞过来两道身影,其中一人御剑,一人脚踏飞行靴。

        两人都穿深色战甲,男的身姿挺拔如剑如松,女的虽然相比他矮小了一些,却同样一身凛然英气。

        所有人在同一时刻停止了交谈,目光追随二人,直到他们降落广场中央。

        这是顾繁定居仙女峰后第一次公开露面,便是陆涯,也很久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了。

        熟悉陆涯的人,很快就注意到了陆涯的区别。

        二十岁的陆涯,怎么看都比二十八岁的陆涯更显朝气。

        陆英有疑惑,但她没在这里问。

        关乎到一个人是否能返老还童,关乎到顾繁手里会不会有能让一个人恢复青春的神药,盛晞终于又忍不住了,笑着对陆涯道:“好久没见,陆少好像变年轻了?难道顾小姐最近又研发出了什么新丹药?”

        他是唯一一个问出来的,但所有人都在等着顾繁二人的回答,尤其是已经显出老态的几位强者。

        自古到今,没有人能抵挡住长生不老的诱惑。

        顾繁大大方方地道:“有是有,不过数量有限,我留着自用,倒是还有几颗延年益寿丹,可令人强身健体,延寿十年。”

        说完,顾繁拿出四颗延年益寿丹,分别给李、贺、王三家的家主发了一颗,最后一颗送给陆英,笑道:“姑母还年轻,不过提前用了这丹药也好,总归都有用的。”

        陆英笑笑,当场服用。

        李元帅、贺元帅见了,也吃了下去。

        王元帅暂且没动。

        顾繁对四位元帅道:“丹药有限,我只送对守护基地有用有功之人,若基地后面还有仁勇两全的人才,我也会酌情赠与丹药,还请几位元帅多留意这种人才,也多为基地为人类培养这种人才。”

        这话既是解释她为何突然给四位元帅送药,也解释了她为何唯独没送盛鹤庆。

        王家之前虽然与盛家走得近,但兽潮之战,王元帅同样出战了,王家军也牺牲了四万多军人。

        王元帅握着丹药,看向盛鹤庆。

        盛鹤庆垂着厚厚的眼皮,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繁朝陆涯点点头,再次御剑,飞到等待领药的那一千人上方,说了类似一番劝勉的话,总之就是只要大家一心为基地做贡献,她就会尽力保障那四种丹药的供给,但如果有人因私斗受伤,或是欺凌弱者触犯基地法律,她不会送药。

        她说话时用了灵力,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该说的都说了,顾繁拿出灵石,在那一千人的身边摆放了一个隐藏身影的阵法。

        黑色戒指里面有一枚灵简,灵简上有几种阵法,其中就包括这套隐身阵。

        扣下阵眼处需要的灵石,顾繁先将一千颗丹药发放下去,然后才解释道:“药效发挥需要两个小时左右,期间你们要承受难忍的痛苦,我会设下隐身阵,你们除了不能离开阵法结界,一切不受影响,外面的人则无法看见你们,直到治疗完毕,我收回此阵。”

        这么玄乎的东西,大家谁也不懂。

        不过,当顾繁设好阵眼,阵法启动,在阵外众人眼中,那一千人仿佛凭空消失了。

        既顾繁的御剑飞行后,整个基地再一次被她的“神通”所震慑。

        顾繁站在陆涯身边,学他,一脸严肃清冷,仿佛世外高人。

        陆涯看她一眼,脸是冷的,眼底则有笑意。

        两个小时后,顾繁收回所有灵石,里面的一千人因为刚刚经历过肢体再生的痛苦,几乎都虚脱地躺在地上,但无一例外,所有人都再无任何残疾。

        王元帅见了,再不犹豫,服下了顾繁赠送的延年益寿丹,彻底与盛家划清了界限。

        ——

        发完丹药,留下陆涯解答一些问题,顾繁御剑回了仙女峰。

        修为提升了那么多,如今顾繁充分利用白日,一天能炼制百颗续骨丹,之前推测要一年半才能完成的任务,再有半年就能搞定。

        只是第一批赤参还没有长好,她还要再等等。

        傍晚,陆涯回来了。

        “你这么不给盛鹤庆面子,盛家可能会有所行动。”陆涯分析说。

        顾繁道:“我只希望他们快点行动,你们基地其他四个家族都还不错,只有盛家让人讨厌。”

        陆涯:“那我离开一段时间?我在基地,他们估计不敢动手。”

        顾繁:“我也这么想,正好,你去找星河他们四个,把洗髓丹给他们用了。”

        陆涯接住她扔过来的瓷瓶,既然洗髓丹无法改变晶核的等级,他自然不用再劝顾繁留着洗髓丹培养道侣采补元气。

        他继续说盛家的事:“你对a级异能者的压制有目共睹,盛家如果冒险,可能会派盛桉出手,或者去说服王戍元帅。”

        如果s级强者真能抓住顾繁,那盛家人抓了顾繁马上离开,基地其他家族也没有办法,万一王戍元帅愿意配合盛家,盛家人以两个s级强者对付陆涯、贺元帅,甚至都不用离开基地。

        顾繁自信道:“单论攻击,之前我还打不过你,现在咱们能打平手了,再加上我有阵法辅助,就是盛桉、王戍一起来,我也不怕。”

        陆涯笑着看她。

        他当然知道她现在的实力,所以才放心离开基地,配合她给盛家设套,只是,回想顾繁刚来基地时的小心翼翼,如今已经养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陆涯竟有一种养成的成就感。

        商量好了,陆涯又陪顾繁在洞府住了三晚,然后便低调离开了基地。

        他走得再低调,整个基地就一个入口,盛家还是得到了消息。

        盛鹤庆已经坐不住了,放任顾繁继续笼络人心,盛家在基地的话语权将越来越差。

        本来陆家元气大伤,基地内未成年的异能者参军时会更青睐盛家,现在陆家有了顾繁的帮助,别说那些年轻人了,就是盛家军内部,如今已经有人动了改投陆家的心思,想着加入陆家军,获取丹药的概率就越大。

        谁又相信陆家一点都不藏私?

        王戍现在是跟他划清界限了,但只要他将顾繁抓到手里,王戍照样会与他联盟。

        a系强者已经不顶用,盛鹤庆叫来盛晞、盛桉,决定派这两个儿子一起去仙女峰,盛晞行事更谨慎,盛桉则负责与顾繁动手。

        盛桉垂眼点头。

        他从来都是这样,出生起就被盛鹤庆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既要这个儿子在人前装普通甚至承受族人的冷嘲热讽,免得其他家族起疑,又要在无人的地方接受高强度的异能运用训练。

        盛桉还是几岁的孩子时,会哭会闹,但越是孩子,越容易在这种训练方式下彻底养成听命于盛鹤庆的习惯甚至形成本能。

        在盛桉变得懂事听话之后,盛鹤庆回想过去的几年,这孩子只在顾繁御剑凌空的时候,露出了沉默听话外的第二种表情。

        盛桉,既是他的儿子,是他一手栽培的双系s级强者,也是他最忠心听话的战士。

        “这是我研制出来的最强麻醉剂,连s级怪兽也能放倒,你只要找机会接近顾繁,一定能成功。”

        盛鹤庆低声嘱咐儿子。

        盛桉还是点头。

        ——

        陆涯离开的第十天的傍晚,盛晞带着盛桉,悄悄进入了仙女峰。

        顾繁并没有在仙女峰外围安装监控,面积太大了,而且,在地球上,她也不必再那么胆小谨慎。

        不过,既然猜到盛家近期可能会动手,顾繁临时在仙女峰周围布置了一套阵法,只要有人闯入,她便会知晓。

        这么大的阵法范围比较耗费灵石,如果不是为了等盛家人,顾繁平时才不会用。

        夜深人静,洞府之中,顾繁停下修炼,悄悄飞出洞府,朝盛晞、盛桉的方向飞去。

        夜色掩饰了她的身影,飞到神识可笼罩二人的地方,顾繁便停在了树梢。

        盛晞花重金从一个曾经来这边建别院的工人那里得到消息,顾繁住在仙女峰主峰的洞府中。

        他带着盛桉,悄无声息地靠近。

        顾繁对盛晞没兴趣,一直在观察那个十岁的孩子。

        仙女峰到了。

        盛晞低声对盛桉道:“你去那边藏好,我引她出来。”

        盛桉看看半山腰黑漆漆的洞口,问盛晞:“她真的在这里?”

        盛晞:“嗯。”

        盛桉便将手里的麻醉枪,对准了盛晞后腰。

        盛晞难以置信地回头。

        那个明明很强却总是沉默顺从的孩子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厌弃。

        盛晞却没有时间看得更清楚,嘭地倒在地上。

        盛桉仰头看看,然后在盛晞身边躺好,黑白分明的眼睛略带茫然地看着夜幕上的星星。

        他不喜欢被其他孩子讽刺,明明他比他们更强。

        他不喜欢跟着盛家人躲进防爆区,明明他有实力与那些军人一起保护基地。

        他忘不了走出防爆区时看见的满地狼藉,忘不了陆涯带领救援队四处搜寻幸存者的身影。

        他更忘不了,那个叫顾繁的女人,御剑飞向高空的背影。

        像一只鸟,无拘无束。

        他也想变成一只鸟,他也想飞。

        突然,夜幕中多了一道御剑的身影。

        盛桉猛地坐了起来。

        顾繁降落在他身边,好奇道:“为什么对他出手?”

        在顾繁面前,盛桉变回了一个孩子,他紧张,也结巴,双手在身侧搓了又搓。

        顾繁耐心地等着。

        盛桉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你们是好人,我不想害你们,我想跟你们一起打怪兽。”

        他太紧张,一句话说得发颤,但他看着顾繁的眼睛,干净而热烈。

        顾繁想,当年门派负责招人的师兄笑着问她想不想修仙的时候,她大概也是这种眼神吧?

        “好啊,我可以教你打怪兽,但在那之前,我想先解决派你过来的坏人。”

        盛桉闻言,直接朝不远处的盛晞放了一把火,再对顾繁道:“还有盛鹤庆。”

        顾繁:“他毕竟是你父亲。”

        盛桉目光极冷:“他只是害了我妈妈的人渣。”

        顾繁明白了,抓住盛桉的肩膀,将男孩提到了剑上。

        于是这晚,盛桉搭着他曾深深向往的那把飞剑,落到盛鹤庆面前,在盛鹤庆目眦欲裂的表情中,一击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