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65章

第65章

        每一棵赤参下面都生长着数不清的细细根系,到了顾繁手里,每一棵细细的根系都能培育成一棵赤参植株。

        当所有根系都被移栽入土中,顾繁几人退到药田入口,顾繁心中掐诀,生根决、灵雨决相继施展开来。

        生根决表现在地下,烽火几人看不出这个法决的效果,然而当那场绵绵细雨降落在地面,便有一丝绿意自那深褐色的泥土中缓缓地伸展出来,柔嫩脆弱却又顽强向上。

        施展一次灵雨,相当于药草自然生长了一个月。

        顾繁手里的赤参存货足够她炼制两三个月的,等到存货用完,这批赤参也能用了,份量更足。

        “繁繁,木系异能者也能提升植物生长速度,以后是不是可以让他们帮忙?”孟连营问。

        顾繁解释道:“灵雨决其实同时调动了木、水两种元素,乃无数修仙前辈总结出来的法决,既能加快药草的成熟,又不会影响药草的药性,单纯利用木系异能甚至木、水双系异能,可能达不到灵雨决的效果。”

        青藤:“那这么多药田,岂不是要辛苦你一个人打理?”

        顾繁笑道:“打理很简单,我在仙女峰,每天早上施展一次并不会消耗多少灵力,我不在,它们在合适的条件下自然生长,也没有什么影响。”

        星河:“快六点了,咱们先去吃饭吧。”

        顾繁、陆涯就跟着星河四人去了距离药田不远的新别院。

        中式别院,里面的装潢也古色古香,当然,厨房还是现代化厨房。

        烽火、青藤一起去准备晚饭了。

        顾繁坐在沙发上,问了问星河四人的近况。

        星河道:“陆少在上面替你守关,我们除了盯着仙女峰上的建筑工人,有时间会去帮忙重建基地,现在仙女峰上的各种建设都完工了,你也出关了,我们四个准备重新接雇佣兵任务了。”

        顾繁看眼陆涯,道:“接下来一年多,我会集中精力炼制续骨丹,名单都统计好了,我会炼药的名声也放出去了,总不能让他们等太久。”

        拖延的时间长了,人家还以为她是个神棍骗子。

        星河笑道:“你安心炼丹,我们四个能照顾好自己,不会接超过我们能力范围的任务。”

        筑基后的顾繁,综合实力远远超过了他们,大家已经不适合一起做任务了,毕竟符合顾繁实力的任务,他们四个帮不上忙,符合小队实力的任务,顾繁去了是大材小用。

        星河相信,等顾繁炼制好这批丹药,她会有她自己的路。

        今天这顿晚饭,既是顾繁出关的庆祝宴,也是星河四人出发前的饯别宴。

        清缴计划一日没有完成,人类又怎么可能拥有真正的清闲。

        晚上十点多,顾繁才与陆涯走出了别院。

        夜空一轮明月,只是被婆娑的树影挡住了大部分月光。

        顾繁闭关那么久,现在也不急着回去,选择了步行。

        陆涯陪她走。

        顾繁问他:“我专心炼丹这一年多,你有什么计划吗?”

        修真者的生活其实非常单调枯燥,不是修炼就是历练,总之都在奔着更进一步的目的。诚然,顾繁喜欢陆涯,愿意与他做一世道侣,但那不代表着她会像一个普通地球女孩,从此就要守着陆涯与他形影不离,他应酬她陪着,他睡觉她也睡觉,连修炼都荒废了。

        陆涯自然也不需要那样的顾繁,他也有自己的职责。

        “基地重建,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半年内我不会离开基地,半年后我会单独去做一些任务,等你这边的事差不多忙完了,我再回来。”

        顾繁好奇:“你去做什么任务?采集物资?”

        陆涯:“也不是特定的任务,江南基地最近几年会以守城为主,休养生息,基地有三名s级强者镇守,兽潮短时间不会再出现,我留在这边也没有什么事,不如一个人去探测西南方的几个城市,以后执行清缴计划也会有个参考。”

        顾繁明白了,总之陆涯就是闲不住,有军队他就带领军队去清缴怪兽,没有军队,他就自己去杀怪兽,无论如何都比待在基地浪费时间强。

        说着话,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顾繁的洞府下。

        顾繁祭出飞剑。

        陆涯跨了上来,自然而然地圈住她的腰。

        飞上洞府这点时间,陆涯只是单纯地圈着她,到了洞口,两人落下,陆涯便顺势将顾繁压到旁边的山壁上,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俯身靠近。

        他喜欢她,彼此都忙,既然心意已经明朗,又何必再克制,何必再浪费能够相聚的时间。

        也许哪天她便闭了长关,也许再见就是三五十年后。

        “我这样,你会怪我打扰你修炼吗?”

        没有人比陆涯更清楚,别人睡觉的那些晚上,顾繁除了炼丹就是修炼,几乎从未停歇。

        也许她资质不高,也许她胆小谨慎,但她的道心向来坚定。

        顾繁怎么会怪,她孤零零活了一百来年,第一次有人对她动了凡心,也触动了她的心。

        这是她的情缘,她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修炼,不介意且享受这一点浪费。

        陆涯更想她能两全。

        “我记得你说过,凡人也有元阳,可让修士采补提升修为。”

        顾繁被他搅得晕晕乎乎的识海,突然被那两个字震得一片清明。

        她低声叱他:“那是邪术。”

        她只是没什么大出息,却也算自诩正派,才不会搞那一套,尤其是对自己的道侣。

        陆涯虽然不了解修真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有自己的猜测:“纵欲伤身,但正常的夫妻行为只会有助于身体健康,采补应该也是同理。”

        顾繁蓦地想到了正常道侣间的双修之术。

        修真界的道侣有很多,只是不太稳定,有的道侣可能中间变心分了另找,有的可能一方陨落另一方不甘寂寞所以再找一个,总之道侣双修的功法,对修士而言就像除尘术那么普遍,基本每个门派都会免费为弟子提供这方面的法决。

        顾繁出于好奇心也去了解过。

        其实非常简单,男女结合,便是阴阳结合,关键时刻自然涉及到元阳、元阴的外泄,就像人的呼吸一样寻常无比。双修便是夫妻互相吸收对方外泄的这部分来提升自己的修为,采补则是单方面的吸收。

        采补又分两种情况,如果一个人只采补另一方正常外泄的这部分,那只是对元气的回收利用,对另一方没有任何损害,如果采补人贪得无厌,不但采补了正常外泄的这部分,还去采补人家的根底,那会伤害对方的元气,甚至因元气枯竭而死。

        异能者的实力取决于晶核等级、战斗技巧,异能者能操控元素,却无法吸收利用。

        所以,如果顾繁与陆涯同房,陆涯只能享受到俗世夫妻的快乐,顾繁却可以对他流露出来的那部分元气加以利用。

        反正不用也是浪费,又为何要浪费?

        顾繁将其中的原理告诉了陆涯。

        陆涯笑道:“那就别浪费了。”

        明明是一件很不纯洁的事,他竟然说得像物资利用一样。

        顾繁垂着睫毛,人被他烫软了,声音也软软的:“我没双修过,据说一对儿道侣,只有第一次双修的增补效果最明显,后面除非间隔的时间太长,通过频繁双修获得的增补跟普通修炼差不多,当然,如果这对儿道侣境界相差悬殊,修为低的那一方受益会更明显。”

        “我是第一次,只是不知道s级异能者的元阳对你有没有用。”

        他不知道,顾繁也不知道,毕竟大家不是一个修炼体系。

        “试试吧。”陆涯在她耳边说,“契机到了,你只管采补,不用管我。”

        顾繁闭着眼睛,被他抱去了修炼室的架子床上。

        ——

        半山腰的洞府,月光绵绵地洒落,晚风不断吹过洞口,吹得那盆红花的叶片跟着摇摆,偶尔幅度大到让人担心那纤细的茎会被折断,却几次都是有惊无险。

        修炼室开在里面,无窗也无风,低垂的帷幔却无风自动。

        仙途中间突然出现一段情缘,顾繁虽然动心,然而认识陆涯这么久,她从来没有哪一日忘了自己是个修士,更不曾懈怠过修炼,只有这个晚上,她忘了自己来自哪里,忘了什么功法修炼,眼中只有陆涯,脑海中也只剩下他兴起的一**风浪。

        待风浪平息,顾繁茫茫然喟叹自己终于可以休息一下的时候,一股磅礴的元气突然朝她涌来。

        神识恢复一丝清明,不等顾繁完全清醒,本能已经促使她运行起了采补的功法。

        任何生物都是天地灵气孕育的结果,人的元气虽然不能受其驱使,却是比外界灵气更精纯百倍的存在,毕竟,元气支撑了一个人长达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寿命。

        磅礴的元气源源不断地涌入顾繁的丹田,本就灵液充盈的丹田并不会再扩大,于是那些元气沿着顾繁的骨血筋脉淬炼一遍,最终又汇聚入丹田,让那华光璀璨的灵液更加凝练。

        顾繁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境界迅速提升了一层。

        然而那磅礴的元气并没有任何停下的迹象。

        s级异能者的元阳竟然这么补吗?

        顾繁神识内视,她能看到那一团风暴般被她吸引的元阳,便也判断出这的确是陆涯外泄的,并未连通他的根本。

        谨慎起见,顾繁还是推开了陆涯。

        她无法说话,无法睁开眼睛,只是做了这么一个因为关心而无限温柔的动作,温柔到如果陆涯不想离开,她便无可奈何。

        幸好,他遵循了她的心意。

        陆涯走了,元阳风暴还在。

        顾繁再无后顾之忧,凝神炼化起来,至于其他的,等她醒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