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63章

第63章

        重回基地,陆涯有很多事情要忙,利用通讯手环与顾繁打了招呼,约好三天后再来找她。

        星河四人已经在基地里面买了房子,第二天就来仙女峰了。

        “繁繁,你这洞府,是不是太简陋了?”

        参观了顾繁的新居,烽火有点同情地说,“要不要我找人在下面建个中式别院?我们有空的时候过来住,给你改善伙食,你在洞府住够了,也可以去别院里面休息,换着来。”

        顾繁当然赞成。

        孟连营:“就是水电通过来可能有点麻烦,这边全是山。”

        顾繁:“没关系,水电交给陆涯与马教授,有些药草培育需要电力支撑,他们会帮我解决。”

        星河笑道:“那我们先去收集盖别院的材料,还得请设计师帮忙设计。”

        三个男人走了,青藤留下来,帮顾繁开辟药田。

        顾繁的空间里已经有上百种药草,这些都要移栽。

        等陆涯带着马教授来到仙女峰,半山腰的药田已经初具规模,只待幼苗们长大。

        马教授双眼发亮,看药田的眼神犹如看金山银山。

        顾繁将两人带到了她专门给赤参留出来的一片药田,位于仙女峰的北面。

        马教授是科研人员,尤其是药物研发方面,之前他替顾繁弄了一个人工雪山,现在按照赤参的生长环境,无非是保持地面的冰寒,同时兼顾下方土壤的温度,而这两种温度,陆涯之前在溶洞里就测量过了,有了大概区间。

        现代科技再结合顾繁培育药草的法术,足够了。

        “那我现在就安排施工了。”

        马教授是个急性子,此事关系到基地现有残疾人员以及未来伤员的康复,马教授恨不得一分钟掰成八分钟使,还在下山路上就开始利用通讯手环开始分配任务了。

        陆涯将马教授送到山下,再飞回顾繁的洞府。

        一降落,陆涯便注意到了摆在洞口附近的那盆花,孤零零一盆,肩负了整个洞府的美观。

        “你喜欢花草?我可以多弄一些过来。”他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顾繁。

        顾繁示意他坐过来。

        陆涯坐在沙发另一头,朝外一看,透过拱形的洞口,可见远方山林连绵,碧空浮云,换句话说,顾繁的洞府虽然简陋,却是一间山景房,并不需要担心观景问题。

        “我的事,基地那边怎么说?”顾繁打量着陆涯的神色问。

        陆涯向来没什么多余的表情,道:“明面上五家都同意了你的条件,但并不排除有人会来仙女峰试探你的底细。”

        顾繁笑了笑:“来一个我杀一个,可以吗?”

        她会遵守基地法律,不主动犯法,但如果有人来她这里挑衅,顾繁可没有那个好耐性抓了人再交给基地审判。有人惦记她的东西,杀鸡儆猴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否则只会让那些人以为她有顾虑,不断来试探她的底线。

        陆涯:“可以,最好别留下痕迹。”

        留下尸体,被人发现还能诬陷个罪名,没有尸体,生死又与顾繁何关。

        顾繁非常满意陆涯的回答,她给基地提供了那么多丹药,本就该基地敬着她。

        顾繁曾经听说,有的低阶修士突破无望,索性回到民间,担任一村一城甚至一国的“仙师”,平时降雨除妖,略微施展一些手段百姓都受益无穷,对这些修士也是礼遇有加,有的修士便也作威作福起来。

        顾繁如今就相当于江南基地的“仙师”,她愿意造福基地,所求不过清静而已。

        “基地这两年要休养生息,除了少数雇佣兵要出任务,五家军队的主要任务是防守基地,我暂且也没有外出的计划,你有什么打算吗?”沉默片刻,陆涯问。

        顾繁:“先闭关一个月吧,巩固一下境界,一个月后,山下的别院与赤参药田应该也弄好了,到时候我再白天炼丹晚上修炼,上次兽潮,基地肯定多了很多断肢伤员,我先把他们治好了,在民间赚个美名。”

        陆涯也是这么考虑的,基地异能者毕竟占少数,五百人口主要还是普通人,顾繁先立了美名,将来谁主动挑衅顾繁,无论顾繁怎么处置对方,基地民心肯定都偏向顾繁。

        “那我先让人去统计需要续骨丹的人员名单,你闭关的这一个月期间,我在这里替你守关。”陆涯对着茶几道。

        顾繁:“行,那你晚上就住炼丹房吧,那边地方够你放张床出来了。”

        陆涯:“嗯,你安心闭关,不用担心外面的事。”

        顾繁听了,想到出关后还要炼制一批续骨丹,而过去的一个多月她一直在赶路,都没有时间巩固筑基后的状态,而现在待在外面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便点点头,站了起来。

        沙发左侧对着炼丹房的门,右侧对着修炼室,顾繁这一站起来,往右边走几步,就能进修炼室。

        陆涯坐姿挺拔,只偏头看着她。

        顾繁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复杂,不由问了出来:“还有什么事吗?”

        陆涯看着她清澈的眼,沉默几秒,问:“你在那边,有过喜欢的人吗?”

        顾繁摇头,她在门派,除了炼丹卖丹兑换保命的东西,剩下就是修炼,规律而单调。

        陆涯:“那你知道,该怎么喜欢一个人吗?”

        顾繁怔了怔,还是摇头。

        她不知道,她入仙途时才十二三岁,除了替家里做事就是做事,入了仙途,更不会去琢磨男女情爱。

        陆涯突然离开沙发,朝她走来。

        顾繁蓦地心跳加快,想起了在溶洞里的那一幕,也想起了他贴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

        分神的短暂功夫,陆涯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他伸手,将她耳边一缕碎发别到耳后,微凉的指腹擦过她的耳垂,并没有离开,而是突然贴上顾繁的后背,将她压到了怀里。

        可能回到基地暂且不用战斗,今天陆涯穿的是象征他军人身份的军装,比战甲更单薄,顾繁下意识间伸手抵住他的腰,竟然能感受到他腰间肌肉的轮廓。

        她连忙放下手,僵硬到不知所措。

        “如果我没理解错,我们现在,是货真价实的情侣?”陆涯微微低头,仍是在她耳边问。

        不是那么熟悉的电流再次击中她的心,顾繁心慌意乱,却无法反驳。

        明明基地初识,她很抵触这个霸道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些抵触便消散了。

        或许是兽潮之后,他毫不犹豫地放她离开。

        或许是兽潮之前,基地庆典结束后他送了她一柜子冰激凌球。

        或许是他背影挺拔地在厨房忙忙碌碌,为她准备美味的餐食。

        或许是更早,他安排人守在她的帐篷外,没让人打扰她的那次顿悟。

        “虽然我也是第一次当男朋友,但我懂得应该比你多,我来教你如何谈恋爱,可以吗?”

        陆涯仍然在她耳边蛊惑。

        顾繁的心早被他电乱了,但听说他好为人师,顾繁作为一个活了一百零一岁的老姑奶奶,不免不服:“这有什么要学的?”不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吗?

        一声轻笑在她耳边响起,没等顾繁反应过来,陆涯便托起她的下巴,微凉的唇也压了上来。

        顾繁:……

        她还震惊于陆涯的大胆,陆涯已经强势地分开她的唇。

        顾繁的脑海,突然闪现过她曾经差点**的那个山洞,那个她早已忘记模样的萧师兄只想脱掉她的衣裙,不顾她的哀求怒骂只想一逞兽欲。所以,顾繁早知道什么叫强迫施暴,直到现在,陆涯强势却温柔地侵占过来,顾繁才明白,什么叫恋爱。

        恋爱,就是无论他如何亲密自己,她都甘之如饴。

        顾繁的手,慢慢地环住了陆涯的脖子。

        陆涯抱起她,往前走几步,将她抵在了被她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磨得光滑如境的山壁上。

        他的手开始情不自禁地在她身上游走,奈何顾繁穿的竟然还是那套a级战甲,别说撕不开,就是想脱下来,除非顾繁自己动手,外人也难突破。

        察觉他的急切与无计可施,顾繁突然笑了,额头抵着他的肩膀,笑得越来越难以自抑。

        陆涯扶着她乱颤的肩膀,面对山壁的俊脸神色复杂,难以形容。

        顾繁故意逗他:“你还要教我如何脱战甲吗?”

        陆涯一声不吭,只按着她的头,不让她抬起来。

        顾繁眼睛看不见,神识能看见,陆涯的脸红得,像夕阳全洒在了他身上。

        平时那么冷峻威严的人,如今变成这样,他自己都受不了吧。

        顾繁配合地靠着他的肩,等他调整好了神色,顾繁才推开他,保持距离道:“我先闭关,等我出关再说。”

        光是亲亲抱抱已经让她心绪不稳了,如果再进一步,顾繁怕自己难以入定。

        陆涯看着她的眼睛:“一个月?会不会你沉浸在修炼里,自己也忘了时间?”

        顾繁笑:“怎么,你怕我一闭就是三五年?”

        陆涯笑不出来。

        她是修仙人,闭关一百年出来仍是现在的样子,而他只会越来越老。

        陆涯从来没想过顾繁对他的感情能持续他的一辈子,至少在他变老之前,他想一直占着她。

        “三五年还好,只怕你闭关三五十年,出来再见,我已经老了。”

        陆涯伸手,指腹轻轻摩挲她莹白细腻的脸。

        顾繁第一次意识到,两人中间还存在寿数的问题。

        但那并不重要,她握住陆涯的手,承诺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陪你做一世道侣。”

        她喜欢的,不只是他的脸,这份感情,自然也不会那么浅薄。

        陆涯一怔。

        山洞里,她连那个问题都不愿意回答,现在竟然给了他承诺。

        一世吗?

        好像也足够了,他总不能要求等他死了,她后面的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也仍然记着他。

        可陆涯很贪,他更想陪她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