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58章

第58章

        凭借御剑与飞行纸鹤,从张市出发三天后,顾繁六人顺利抵达c市。

        c市的科研基地、军事基地的储藏室保存着大量物资,怪兽们嗜血,攻击城市时对这些死物没有兴趣。

        c市范围太大,采集物资时六人分成两组,陆涯单独行动,顾繁与星河四人在一起,尽管如此,两队人也花了一周的时间才采集完毕,重新汇合。

        盘点过后,陆涯道:“这些物资,足够支撑江南基地恢复之前的繁荣。”

        星河四个都很激动。

        顾繁眺望远处的雪山,对星河道:“我跟陆队去趟那边,看看能不能找到赤参,你们在这边等,周围适合赤参生长的环境不多,我们最迟四五天就回来,这边有赤参最好,没有,以后还可以去其他地方找。”

        烽火摸摸头,对顾繁道:“我就不跟你说谢谢了,反正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顾繁笑笑,祭出宝剑,看向陆涯。

        基地还等着物资,时间紧迫,陆涯神色如常地跨上顾繁的宝剑。

        顾繁提前在腰间系了一条丝绦,方便他牵着。

        陆涯刚要去牵,孟连营躲在星河后面道:“费这事做什么,表哥你也学学青藤,抱着多方便。”

        陆涯充耳未闻,牵住丝绦。

        顾繁斜了孟连营一眼,御剑离去。

        眨眼之间,两人已经离开了c市上方,纵使回头,也看不见星河四人的身影。

        “连营嘴碎,你别在意。”

        顾繁撑起的灵气屏障让风声都变小了,寂静之中,陆涯突然在她身后说。

        顾繁:“我要介意,早在你动手动脚的时候就该出手了。”

        陆涯瞬间便回到了那个夜晚,她炼药结束想偷偷送他一瓶丹药,他去接的时候,冲动地握住了她的手。

        自从基地分别,他没有一日不会想她,想知道她与星河小队去了哪里,会不会遇到危险。

        矿山见面,击杀怪兽、采矿要紧,没时间说什么,再后来,她在众人面前佯装与他不合,他更没有接近她的机会。所以,夜深人静,顾繁突然流露出一丝对他的关心,哪怕只是出于友情,陆涯也冲动了。

        “当时你还没筑基,打不过我。”陆涯心不在焉地替她找理由。

        顾繁看着远处的雪山,语气里透出一丝玩味:“所以,你现在不敢动手动脚,是觉得我能打过你了?”

        陆涯沉默。

        这个问题,如果他承认,仿佛那晚他的冲动只是恃强凌弱,如果否认,就需要一个别的理由。

        他不想说。

        顾繁也没问,情情爱爱她没尝过,不太懂一对儿男女该怎么相处,她只知道陆涯心里有她,明明那么看重基地,也愿意照顾她的意愿放她离开。重逢后,可能有时候陆涯会想要动手动脚,或是送送花什么的,有时候就没有兴致吧,毕竟他心里还装着基地与人类的自由,不可能像一些纨绔子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情。

        半小时后,两人飞到了一片雪山上方。

        “我找赤参,你注意防守。”顾繁靠近地面,低声对陆涯道。

        陆涯:“知道。”

        顾繁完全信任他,朝雪山释放神识。

        她发现一些雪莲花,不过顾繁不需要赚功勋点了,储物玉镯里又有雪莲花的存货,此时就不用采摘这边的雪莲。

        雪山连绵,顾繁探查完一个山头便飞向另一个山头,第一日竟然毫无所获。

        傍晚,两人降落在山脚气温适宜的地方,搭了一个帐篷。

        持续使用神识也是个消耗,陆涯守夜,顾繁前半夜睡觉休息,下半夜修炼。

        第二天天一亮,两人又飞到了雪山之上。

        这一带的雪山上分布着几处温泉,所谓冰火交融,并不是需要真的冰与火,而是需要同时具备极寒与温暖的环境。

        顾繁用神识仔细观察着温泉周围,温泉四周的地表仍然覆盖着积雪,但地下的土层是比较温热的,赤参就是喜欢这种环境。

        她聚精会神,冷不丁的,陆涯突然抱住她的腰带着她朝地面栽去。

        两人重重地摔在雪地上,不过这种磕碰还不至于伤到两个强者。

        等顾繁反应过来,陆涯已经飞到了另一侧。

        与他交手的,是一头长达五六米的s级雪狼,它体表的狼毛已经完全变成了白色的麟甲,从头到脚只有两颗眼睛是蓝色的,刚刚也不知道藏在哪里,顾繁一心寻找赤参,便没有注意到这头怪兽。

        雪山也是山,山势复杂,那头雪狼的速度却极快,奔跑时犹如一道旋风在地面卷过,陆涯的几次出手都落了空。

        “烈焰!”

        顾繁出声提醒陆涯,与此同时,一片金红色的火海陡然出现在雪狼前方。

        冰火相克,雪狼的身形出现停滞,就在此时,陆涯发出的金茫光波般来到雪狼面前,超薄的金属刀刃以极致的速度割裂雪狼窄瘦的腰身,凄厉的嚎叫中,雪狼倒地,身体断裂成了两半,刺目的狼血在雪地上蔓延,染红一片。

        “狼是群居动物,注意周围。”

        陆涯将雪狼的尸体收进空间,回到顾繁身边道。

        顾繁:“之前的s级风熊体型那么大,我怀疑这只雪狼还是幼崽。”

        话音刚落,对面的雪山突然起了风暴,风雪激荡中,有两个明显的雪团急速朝这边跑来,后面伴随着几十个更小的雪团。

        “狼群。”陆涯拉着顾繁腾空,从高处看,两只成年s级雪狼的身形就非常明显了。

        “你牵制狼王,我先解决后面的低级雪狼。”

        顾繁说完,御剑飞入高空,绕到狼群后方,对着那几十头低级雪狼释放威压,雪狼奔跑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a级以下的雪狼直接跌到在雪地中。威压在先,顾繁毫不客气地施展烈焰决,连s级水怪都能烧伤的火焰,没多久就收割了这些雪狼的性命。

        “小心!”

        狼群惨死,一头s级狼王突然回转,一片密集的冰刺瞬间朝顾繁飞来。

        顾繁没有硬抗,施展遁地术,消失在了雪狼的视野中。

        雪狼茫然四顾,它又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阵仗?

        遁地术非常有用,高阶修士可通过遁地术直接跑到千里之外,然而顾繁只是个筑基一层的修士,遁地时间与距离有限,很快,她的身影便出现在两百米外。

        雪狼再次扑来。

        顾繁就专门牵制这头雪狼了,一会儿凌空一会儿遁地却又足够挑衅,s级雪狼气到连连嚎叫,偏偏对顾繁无可奈何。

        那一头,陆涯也找到了克制雪狼速度的办法,利用小剑组成剑阵拦路,光波主攻,成年s级雪狼虽然防御更强,但仍然被光波割伤,洒了一地的血,发出嚎叫呼喊同伴过来。可第二只雪狼一掉头,顾繁就进行攻击骚扰,如此拖延下去,没多久,第一头雪狼便死在了陆涯剑下。

        只剩一只雪狼,两人再次联手,击杀就更顺利了。

        重新降落地面,顾繁双颊绯红,这是灵力大量消耗的症状。

        白雪皑皑,此时的她,就像雪地里绽放的一只妖艳雪莲。

        陆涯看了一眼,便去处理满地的雪狼尸体了。

        顾繁休息一会儿,走到他身边,看着他挖取一枚枚晶核,奇怪道:“人类s级强者那么少,为什么怪兽里面的s级那么多?”

        今天他们竟然一下子遇到了三只,幸好那头s级雪狼幼崽落了单,不然三只一起围攻他们,对付起来绝没有刚刚那么顺利。

        陆涯道:“动物的身体素质本就胜过人类,所以s级怪兽的数量远超过人类。”

        顾繁:“幸好怪兽没有人类那么团结,s级怪兽基本都各自为王,对了,你连续击杀三头s级怪兽,精神力还能支撑吗?”

        陆涯:“安全起见,找个地方休息两小时吧。”

        此时此刻,附近这一片雪山反而最安全,顾繁问陆涯:“你那辆房车呢?放出来吧,暖和一点。”

        陆涯:“基地转移时拿出去用了。”

        当时基地存活了五百多万人,所有车辆都被征用,陆涯也没有藏私,后来虽然可以收回房车,但车已经被几十个人用过了,陆涯有些洁癖,索性将房车送了出去。

        没有车,顾繁只好去开辟了一个山洞。

        以顾繁现在的体质,并不惧怕这种程度的严寒,但陆涯是异能者,晶核厉害,身体素质应该不如她。

        鉴于陆涯是攻击主力,他休息好了精神力才充足,顾繁将她私藏的架子床放了出来,再铺上昂贵的锦缎被子。

        等陆涯收拾完怪兽走过来,刚要进山洞,一抬眼,就看到了那张古色古香、格格不入的架子床,像极了古装电视剧里大家闺秀的闺床,外面竟然还垂挂着一层帷幔。

        顾繁坐在山洞靠近洞口的位置,见他愣着不动,她催促道:“地上冷,你就别在意被子的颜色了,赶紧休息好,下午还要去找赤参。”

        那床如此雅致且奢华,陆涯看向身上的战甲。

        顾繁给他使了个除尘术,保证里里外外都一尘不染。

        陆涯:“谢谢。”

        他走进来,山洞里面还算宽阔,只是处处都是冰冷的气息。

        陆涯站到床边,摸了摸那些连他都没见过的上等料子,问顾繁:“这床,你用过?”

        顾繁:“没有,我买来备用的,以防有朝一日要回民间。”

        陆涯看着床上的古式枕头,背对她道:“收起来吧,我的房车没了,那张床还留着。”

        顾繁懂了,她的床好看归好看,论舒适性,还是陆涯的大床好,床垫充满弹性,被子也更保暖轻便。

        她收了她的老古董,陆涯放出他的现代床。

        既然要休息,陆涯背对顾繁道:“我想脱了战甲。”

        顾繁转向洞口:“脱吧。”

        陆涯伸手解扣子,解了两颗,他鬼使神差地问:“你不会用神识看吧?”

        顾繁好笑:“你比烽火还自恋。”

        陆涯垂眸,默默地脱了战甲,下面穿着长裤,上面赤着胸膛,肤色如玉,肌理匀称。

        顾繁:……

        忽然有点口干舌燥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