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55章

第55章

        陆涯服用完墨龙珠就不怎么说话了。

        顾繁闲着也没事,跟他打声招呼,原地修炼起来。

        此地灵气比她筑基的地方还要充沛,如果不是底下生活着两只s级怪兽,顾繁都想修个洞府常住在这里。

        一旦开始修炼,便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夜半时分,陆涯从浅眠的状态清醒了过来,在他记起墨龙珠的药效之前,眼前已经浮现出顾繁盘腿打坐的身影。夜色让她的五官变得朦胧,可无论是她特别的坐姿,还是脸上远离俗世的清寂,都再一次提醒着他,两人之间的不同。

        后半夜,陆涯几乎没怎么睡,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那道身影,直到察觉周围金元素的流动停了下来,知道她要结束修炼了,陆涯才闭上眼睛。

        他装睡,顾繁醒了,想起陆涯那一脸的疤,她第一时间朝陆涯看去。

        祛疤丹完美地发挥了作用,陆涯的脸与胳膊已经恢复如初,至于眼睛,得他醒了再说。

        舒展舒展筋骨,顾繁从空间拿出一张席子铺到地上,她躺了上去。

        习惯了每天凌晨五点结束修炼,再平躺着待一会儿,直到同行的伙伴醒来。

        顾繁并不困,她朝仍然昏暗的外面释放神识。

        上下方圆五百米,除了山还是山,要么就是山峰上的树木。

        那几盆花是唯一能吸引顾繁的风景。

        当第一缕晨光照到这个小小的山洞前面,陆涯坐了起来。

        顾繁偏头,对上陆涯那双寒星般的黑眸,就知道墨龙珠发挥了作用。

        说起来,陆涯真要感谢顾繁谨慎自保的性格,虽然一直龟缩门派,但凡是听同门弟子们说一些外面历练时可能遇到的危险,她便攒贡献去兑换一份可能用得上的东西,不然她手里怎么会有墨龙珠。

        “看得见吗?”

        见他一动不动,顾繁下意识地挥了挥手。

        陆涯点头。

        顾繁一边收起席子一边问:“身上还有别的伤吗?没有咱们先去张市吧,星河他们还在那里等,你消失这么久,连营很担心。”

        陆涯刚躲进这个山洞时,的确带了一身的伤,幸好有她送的生肌补血丹,伤早好了,只是留下一些疤痕,如今吃了她的祛疤丹,连一些旧疤都没了。

        修真界的丹药如此神奇,想来改善容貌的丹药也能炼制出来,或许她说他长得丑,并非调侃,所以当初她替他擦拭身体,才能面不改色。

        就在这时,陆涯看到了外面摆放的一排花盆。

        他立即将花盆都收了起来。

        顾繁见了,笑道:“你还挺聪明的,这个高度全是一些窄峰,一片土黄色的山壁中就这边有点红色,真有人来找你,很容易发现。”

        陆涯似乎并不想过多讨论这个话题,俯身走出山洞,对着张市的方向问:“贺菁他们回去了?”

        刚刚她只说星河小队在等。

        顾繁:“嗯,这边高级怪兽太多,少了你,谁还敢继续往前走。”

        陆涯看她一眼:“你什么时候筑基的?盛晞看出来了吗?”

        顾繁摇头:“姓盛的还想强行带我回去,被我听见他的计划,我们先出手了,贺菁还算配合,没有强留我们。跟他们分开后,我才花了十来天筑基,接下来就是找你。”

        说完,顾繁祭出飞剑,流星般飞了出去,绕着前面一个峰头飞了一圈,再回到陆涯面前,御剑凌空而立。

        见陆涯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顾繁奇道:“你都不惊叹或羡慕一下吗?”

        星河那么稳重,青藤那么高冷,都对御剑飞行表示出了欣羡。

        陆涯:“速度比s级飞行靴快?”

        顾繁:“嗯,跟青藤比过,最快能超过两倍,那两只鹈鹕可能都追不上我。”

        地球上这些s级怪兽,攻击威力可能堪比金丹期的妖兽,但其他神通就远远不如妖兽了。

        陆涯:“攻击如何?”

        顾繁:“使用炼气期的法决能与星河他们相当,筑基期的法决还没有机会用过。”

        陆涯便将目光投向了两公里外的那片大湖。

        顾繁心头一跳:“你想去对付那两只s级水怪?”

        陆涯:“当时我被两只鹈鹕联合攻击,水怪偷袭,所以我没有直接与它们交过手,但水怪上岸后速度都不行,你我联手,打不过也可以逃走。”

        顾繁钦佩陆涯的勇气,都被水怪弄瞎过还敢主动挑衅,这种勇往直前的性格,比她适合修炼多了。如果陆涯生在修真大陆拥有灵根,肯定也是个天之骄子。

        “试就试,不过要保持距离。”

        陆涯赞同。

        顾繁扫眼他的飞行靴,调转方向,让陆涯让来:“我带你飞过去,咱们别打草惊蛇。”

        陆涯看向她脚下的飞剑,剑长超过一米,剑身最宽的地方也超不过十厘米,也看不出有任何灵力屏障。

        顾繁回头,笑道:“怕了?”

        陆涯抿唇,突然扶住她的腰,跨了过来。

        脚下仿佛有层屏障,但第一次悬空,陆涯还在适应,没有去试探屏障的范围,扶着那纤腰的手无意识地收紧。

        顾繁身上一僵。

        青藤比她矮,从后面抱着她就像小鸟依人,顾繁也喜欢带着青藤飞。陆涯完全不一样,比她高了大半头,整个人贴上来,倒好像他在挟持顾繁御剑。

        只是,现在让他改扶肩膀好像也有点别扭,顾繁干脆不去想他的手,低声提醒道:“我要下去了。”

        腰上的手更紧了。

        想到陆涯也会紧张,顾繁笑笑,以比较缓慢的速度降落,最后贴着树梢朝前平飞。

        仿佛只是几个眨眼,两人便来到了那片湖岸周围,降落。

        陆涯的手,终于离开了顾繁的腰。

        顾繁示意他别出声,神识朝湖底笼罩过去。

        昨天顾繁观察时,那两只水怪趴伏在水底,一动不动仿佛石雕,现在它们动了,在水里悠哉悠哉地游动着,张大嘴巴吞掉经过的鱼怪。湖水面积那么大,鱼怪众多,吃掉一点根本看不出少来。

        两只水怪的进食已经接近了尾声,一只沉向湖底,一只竟然朝水面浮了上来。

        顾繁赶紧拉着陆涯的胳膊躲到一片半人高的灌木丛后。

        两人刚刚隐藏好身形,那只水怪露出了水面,半个身体趴在沙滩上,半个身体泡在水里,仿佛要晒晒太阳。

        顾繁问陆涯:“这是什么怪兽?”

        两人挨得很近,她的气息扑在陆涯耳畔,莫名地痒。

        陆涯微微拉开距离,看着那水怪道:“大辐射前有种叫鲵的两栖生物,最大可长两米左右,这水怪可能是鲵的变异体。”

        顾繁:“是所有动物都变异了吗?我看山里也有普通的蚂蚱蝴蝶蜘蛛。”

        陆涯:“大多数都变异了,少数没变异的,要么被怪兽吃了,要么因为体积太小没有被怪兽当成目标。你可以动手了,如果要跑,你我分头行动,不用担心我。”

        顾繁对他的本事有信心,看看那水怪,她手指灵巧地掐了一个新学会的“烈焰决”。

        一片火海以迅雷之速淹没了那只水怪,水怪发出凄厉的宛如婴儿啼哭的怒吼,迅速没入了水中。

        当另一只水怪破水而出,顾繁、陆涯已经飞到了半空。

        巨大的水怪仰头,朝两人吐出一片黑色的水雾。

        “冰封!”

        顾繁再次掐决,那大片水雾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了一片黑色冰块,而是冰块仍然朝他们飞了过来!

        一面透明的金色钟状罩瞬间将顾繁、陆涯笼罩其中,那黑色的冰疙瘩嘭的撞上金钟,金钟瞬间溃散,陆涯的金属壁垒及时挡在两人面前,黑色冰疙瘩被金钟拦住了大部分威力,再撞上陆涯的金属壁垒,马上就掉了下去。

        s级水怪的智慧已经很高了,见两个人类简简单单挡住了它的攻击,水怪嗖的潜入水中。

        陆涯看眼顾繁,带着她飞落一片山峰。

        “灵力消耗如何?”她脸色有些苍白,陆涯先关心道。

        顾繁腿有些软,这是她第一次正面与s级怪兽动手。

        烈焰决、冰封决都是强攻法决,金钟决主防御,筑基期的法决威力大,对灵力消耗也大,尤其是顾繁第一次使用不够熟练,再加上全力以赴来检验每个法决的最强威力,三个大招连续使下来,灵力也耗掉了四五成。

        陆涯有了了解,分析道:“你刚刚只有一道攻击直接落到了水怪身上,虽然没有给水怪造成致命伤,但能够逼它入水,足以证明你的攻击已经超过a级强者,只是灵力消耗大,真遇到s级强者,自保足够,想要击杀对方很难。”

        顾繁:“你在这里等着,我再去试试。”

        陆涯:“小心。”

        顾繁飞回湖边,神识已经笼罩了湖底两只水怪,第一只被火烧过的水怪的体表麟甲多了一些灼烧的痕迹,其他影响似乎不大。

        水怪异能多半是水,再占据大湖的地利,顾繁的火系法决再强都不适合使用了。

        火焰靠温度伤人,论单纯的攻击强度,还是金系法决更胜一筹。

        顾繁获得的筑基期金系法决,仍然是金剑决。

        神识锁定一只水怪,当顾繁默念完法决最后一个字,一柄长达十米金色灵剑蓦地从天而降,直直没入水中。

        水怪智商再高,也没料到外面的人类能够看清水下的情形,被瞄准的水怪听到灵剑破水声时已经来不及了,巨大的金剑重重地撞击到它宽大的后背,可惜剑尖才没入一寸,水怪愤怒地一甩尾巴,打散了金剑。

        再三被挑衅,两只水怪同时破水而出。

        顾繁早与陆涯飞远了,两只水怪追了一会儿,知道自己肯定追不上,咆哮两声折回水中。

        但顾繁、陆涯并没有离开,而是回了之前藏身的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