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44章

第44章

        沙市,郊区。

        烽火挑挑拣拣,终于相中一座保存还算完好的两层民居。

        “小仙女,收拾一下吧。”

        围着民居转了一圈,烽火朝顾繁眨了下眼睛。

        顾繁笑笑。

        她跟着小队一起历练,攻击上面就不能再遮遮掩掩,所以她干脆也向四人解释了自己的来历。

        从那以后,烽火就改称她小仙女了,尽管她离成仙还有十万八千里。

        默念口诀,顾繁朝整栋民居施展了一次除尘术。

        除尘术耗费的灵力与目标物的干净程度有关,这栋荒废了五十年的民居墙体斑驳里面更是堆满了灰尘,耗费的灵力比顾繁给自己清洗一百年可能都要多。

        好在效果非常明显,五人走进民居时,里面的桌椅已经一尘不染。

        “这两天咱们都在这里住了,我给你们做几顿大餐改善伙食。”烽火站在老式的厨房门口,很是满意地道,没有电与燃气,他就喜欢这种灶式厨房。

        顾繁只当大家连续奔波三个月累了,要在这里好好休整一下。

        刚下午两点,不着急做饭,大家先将民居里面的家具摆正,方便生活。

        二楼三个卧室,老旧的木质床具弄到院子里拆了当柴禾烧,星河从空间晶核里放出五张行军床。

        这枚空间晶核,是泰山的那枚。

        异能者死去,也会留下自己的晶核。

        泰山死在怪兽群中,没有留下全尸,晶核也不知道落在哪里,后来陆涯带人收拾战场采集一切物资,所有被发现的晶核都上交到了他那里。泰山是a级强者,他留下的晶核空间巨大,整个基地a级空间异能者就那么十几个,陆涯检查过里面的物品,根据星河小队等人的越野车,判断出此晶核属于泰山。

        陆涯将晶核原封不动地交给了星河。

        如此,也算泰山重新回到了小队。

        ——

        青藤协助烽火去做饭了。

        星河让顾繁留在民居,他与孟连营去镇子上其他地方看看,检查是否有可用的物资。

        日落前,两人回来了,除了少量物资,还带回来一摞保存完好的红纸。

        顾繁:“这个用来做什么?”

        孟连营笑:“明天除夕,咱们也贴几幅春联添添喜气。”

        顾繁一下子明白了,居然要过年了。

        修真大陆的普通百姓家里也要过年的,与地球的习俗差不多。

        烽火用左手翻翻红纸,打量伙伴们:“红纸有了,墨水你们有吗?而且,谁会写毛笔字?连营你行吗?我们这里只有你上过正经的学校。”

        孟连营:“我没用过毛笔,不过会写就行,反正又不是写来卖钱的。”

        两人怼起来就没完,顾繁从自己的储物手镯里拿出笔墨砚台红烛,古色古香。

        烽火稀奇道:“你们修仙人还用得着这个?”

        顾繁:“用不上,这是我为自己准备的后路,修不成仙便回去做个普通人。”

        烽火:“那你准备金子了吗?”

        顾繁笑,取出来四块儿金灿灿的长命锁:“送你们了,算老姑奶奶发你们的压岁钱。”

        除了星河微微一笑,烽火、孟连营、青藤都瞪她。

        抗议过顾繁那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烽火拿起一块儿长命锁咬了咬,沉甸甸的,纯金!

        检验完了,烽火让顾繁把宝贝收起来:“留着吧,以后我们谁组建家庭生孩子了,你再送。”

        现在确实也用不上,顾繁就收起来了。

        吃过晚饭,点上蜡烛,孟连营咳了咳,拿起顾繁的毛笔,以一种老学者的姿态神色严肃地写起了对联。

        烽火:“你这字跟狗爬似的。”

        孟连营:“笔给你,你写。”

        烽火真就写了一个字。

        他的字也不怎么样,换星河,星河写完给青藤,最后顾繁上。

        这么轮了几次,一幅对联也写好了,内容来自小队里唯一的文化人孟连营:“百年天地回元气,一统山河际太平——国泰民安。”

        对联写出来,孟连营想到旧事,叹了口气:“表哥他们家,每年过春节贴的都是这副对联。”

        对联是老爷子亲手题写,可惜,今年老爷子不在了。

        星河看着对联道:“你记住了,老爷子的苦心便不算白费。”

        第二天一早,孟连营一个人将对联贴好了,还用异能给对联弄了金属边框,保证风吹不走。

        晚上要吃水饺,孟连营现抓了一只c级怪兽扒皮取肉剁馅儿,顾繁带着青藤去找了几样蔬菜,因为这边曾经有居民,人虽然都消失了,那些蔬菜却一年年地生长留种,延续了下来。

        水饺煮熟了,大家点几盏蜡烛,简单地吃了这顿年夜饭。

        明天便是初一,新年的第一天。

        星河拿出平板,上面有离开基地前陆涯发的最新版江南基地清缴地区分布图。

        他们现在所在的沙市,正位于二分之一红色区与二分之一白色区的分界线上。

        “距离那场爆炸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根据咱们过来时遇到的怪兽,可见靠近分界线的这部分白色区该更新成橙色了。不过,如果咱们继续往西走,西边地区土著的怪兽加上从这边逃过去的,怪兽密度会非常大。”

        其实这三个月,他们基本只是在赶路,身处白色区域,遇到的怪兽少的可怜,而且全是低级的c级怪,顾繁想练手都嫌怪兽不够。

        星河指着那片红色区域,继续道:“我国南方一带多山,导致怪兽密度与等级都比较高。江南基地原来所处的位置偏沿海,这五十年也主要围着基地清缴怪兽,军队曾经到达的最远的城市便是安市,雇佣兵走得远一些,但据我所知,最远也就是沙市。”

        “接下来我们有两个方向可以走,一是往北走,通过岳市过江,进入北方基地的范围,岳市是三大基地彼此联系的交通枢纽,周围几个城市的s级怪兽都被元帅们联合灭杀了,这条路相对安全。”

        “另一条路,是一路往西,前往c市,c市乃自由时代五大国家中心城市之一,肯定残留大量物资,我们去那里风险大,收获也会更大。”

        烽火看着地图,唏嘘道:“这一路过去,大山大河的,得藏了多少s级怪兽啊。”

        孟连营:“其实s级怪兽都比较懒,咱们几个细胳膊细腿的,作为猎物也不够吸引它们,只有那种被人类折磨过的s级怪,才会闻到人味儿特意来追咱们。”

        烽火赞同:“这倒也是。”

        星河看向顾繁:“繁繁想走哪条路?”

        顾繁道:“我都可以,你决定吧。”

        星河看向地图上的c市:“还是去c市吧,江南基地重建,需要大量物资。”

        他们长在江南,又为江南基地效力多年,多少还是有感情的。

        提到基地重建,烽火问:“江南基地出了这么大的事,西北基地、北方基地会不会提供援助?”

        孟连营作为陆家的亲戚,对基地军方的事比较了解,摇头道:“很难,各个基地资源都很紧张,基本都是自管自的,平时主要交流科研成果,如果那两边知道江南基地出现了兽潮,他们只会积极为兽潮做准备,忙着收集建立第二个基地的物资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往外分。”

        星河:“江南基地选择安市重建,而不是投奔其他两个基地,除了远距离迁徙容易遇到危险,肯定也是考虑到那两个基地的资源很难一口气接收五百多万人。”

        当年那种环境,每个基地的建立都不容易,都是当地异能者们拿命拼出来的,是普通人辛勤劳作一圈一圈扩大成能容纳千万级人口的城市的。突然增加五百万人,无论住房还是粮食,都会导致接收方压力大增。

        一旦物资供应不足,人也会吃人。

        顾繁听着他们讨论物资,忽然想起来陆涯的空间晶核,他可是连锄头都收集了,当时陆涯的说法,便是预防兽潮攻击基地,他在空间存放了人类建立新基地可能需要的各种工具。

        五百万人,五百万张嘴,农田必不可少,陆涯准备的锄头肯定派上用场了。

        “都去休息吧,明早天亮出发,目标c市。”

        ——

        顾繁五人离开民居的第五天,一支二十六人的异能者队伍从另一个方向抵达了沙市。

        太阳即将落山,陆涯带领队伍在一处废弃的体育场搭帐篷休息。

        基地重建需要大量生活物资与军事物资,军方经过商讨,决定让陆涯带队前往c市,物资采集为主,怪兽分布探测为辅。

        陆涯带队,剩下的二十五人,分别来自陆、盛、贺、王、李五大家族。

        盛家能排第二,除了兽潮之后盛家保留的高级异能者最多,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盛家家主盛鹤庆在盘点自家子孙时,意外发现有个瘦瘦小小十分不起眼的儿子,因为大老婆的手段,他连这个儿子的存在都不知道,这个儿子也没有去测过异能等级。

        于是,盛鹤庆亲自给这个儿子测了异能等级。

        结果非常惊人,这个名叫盛桉的九岁孩子,竟然是木、火双系的s级强者。

        消息传开,整个江南基地幸存的五百万人都振奋了,基地才牺牲了两位元帅,这么快就又补充了一位s级强者,简直就像老天爷送给人类的希望。

        就这样,盛家在基地的地位一举超过其他三家,跻身第二,只比陆家矮一头。

        帐篷搭好了,每个家族的五人小队共用一个大帐篷。

        偏偏有人特殊,盛家小队的队长盛晞,就给自己单独搭了一个帐篷,与他刚刚完婚的老婆陆瑶同住。

        陆瑶并不喜欢这样,在家里盛晞玩什么花样她都可以纵容,可这是在外面,她是名正言顺的陆家小姐,盛晞怎么能当着五大家族精锐的面把她当那种低贱女人用?

        尽管盛晞的帐篷搭好了,陆瑶仍然坐在盛家队伍的大帐篷中,仿佛对外面的事一无所知。

        盛晞突然挑开帘子,视线在里面一扫,除了三个他的男性亲信,剩下便是背对他坐着的陆瑶。

        盛晞笑了笑,叫陆瑶:“出来吧,那边给你收拾好了。”

        他一副宠溺的语气,仿佛是陆瑶要求单独睡的。

        一个亲信道:“盛队可真会宠老婆。”

        盛晞道:“她还小,不宠怎么行。”

        两人这么一说,陆瑶便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她维持着平和的神色,走出帐篷。

        不远处,陆涯正与两个陆家军人说话,从始至终都没有往盛家这边看。

        可陆瑶看到陆涯了。

        想到之前那些夜晚盛晞故意闹出的动静,陆瑶只觉得自己的脸已经被盛晞丢在了陆涯脚下,让她在陆涯面前,再也抬不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