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37章

第37章

        顾繁不怎么相信旁人的承诺,所以陆涯说出那句会护住她的话后,顾繁也不知道该给予什么回应。

        她靠着椅背,目光茫然地看着外面。

        陆涯看她一眼,两人中间突然多了一个铁匣子,陆涯将匣子放到顾繁腿上:“里面有五十发a级冲击枪的子弹,加上姑母送你的十颗,你省着用。”

        不是他不想多给,而是军方资源有限,他不能过于徇私。

        铁匣子沉甸甸的,顾繁抱在怀里,感觉这匣子子弹比陆涯刚刚的承诺更有分量。

        不安的心终于踏实了几分。

        “谢谢。”顾繁毫不客气地收起了这份礼物,她也给陆涯准备了一份礼,只是还没到送出的时机。

        越野车停到了顾繁的庭院。

        陆涯今晚要在这边住下,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向楼梯。

        顾繁还是不太习惯地球人这种尖细高跟鞋,到了楼梯前,她一手扶着护栏,一手去脱高跟鞋。

        大厅没有开灯,但s级强者的体质还是让陆涯看清楚了她的双足,白皙如玉,毫无杂色,亦没有长期被鞋子摩擦的痕迹,仿佛这双脚的主人从来没有穿鞋走过,仿佛她是神话中狐狸精幻化的美人,美得毫不真实。

        因为她有木系异能,还是,她真的是只狐狸精?

        换成和平年代,陆涯绝不会冒出这种念头,但大辐射让那么多动物都出现了变异,千万只狐狸中突然有一只变异得特别一些,未必没有这种概率。

        顾繁双脚踩在地面,抬起头,就注意到陆涯在盯着她的脚看。

        顾繁:……

        难道美人计真的发挥了作用?

        她正惊讶着,陆涯突然转身,朝楼上走去。

        顾繁顿了顿,默默跟上。

        到了二楼,陆涯走向他的房间,顾繁继续往上走。

        安安静静的,身后蓦地传来他的声音:“今晚你与星河他们,约好要套我的话,是不是?”

        顾繁尴尬地笑了笑,饭间陆涯回答地那么利落,她还以为陆涯没察觉他们的计划。

        “其实你可以直接问我,不用这么费事。”

        清冷的声音落下不久,响起他的关门声。

        顾繁扶着护栏回头,意外地看着已经闭合的门板。

        这是生气了吗?气她的美人计,还是气他真的上了钩?

        第二天清晨,顾繁结束了一晚的修炼,躺到柔软的大床上松松筋骨,楼下忽然传来汽车发动声,发动,却没有马上离开。

        顾繁走到阳台上。

        她穿的睡裙,山风打着旋儿飞过来,吹得裙摆乱飘。

        注意到陆涯推开了驾驶位的车门,顾繁连忙按住裙摆。

        陆涯抬头看了眼,背对她道:“十四号晚上我过来接你,在我的别墅住一晚,第二天直接去参加庆典。”

        顾繁:“嗯,我知道了。”

        陆涯迅速坐进车,走了。

        顾繁趴在护栏上,注视着他的车开出视野,然后,看向更远处的基地。

        有一阵风吹来,似乎比昨天的风更冷了。

        顾繁转身回房,换了长袖。

        ——

        “明天的庆典,你们会去看吗?”

        十四号这天早上,顾繁一边吃早饭一边问星河小队。

        孟连营看看星河,道:“去吧,怎么说也是基地创立后第一次庆典,下次想看就得再等五十年了。”

        星河:“嗯,我收到了政府的邀请,如果你们有兴趣,晚上可以参加政府举行的晚宴。”

        烽火:“政府为什么邀请咱们雇佣兵?”

        星河道:“说是一共邀请了五支雇佣兵小队,咱们只是其中之一。”

        孟连营转向顾繁:“这种晚宴,我表哥多半也去吧?”

        顾繁点头:“他叫我一起去,帮他挡桃花。”

        孟连营笑道:“有你在,那些桃花自惭形秽,哪还好意思接近我表哥,对了,你就照那天晚上那么打扮,肯定艳压群芳。”

        顾繁没兴趣,那天打扮纯粹是为了对陆涯使美人计,明晚她艳压群芳又没有好处,或许还会惹些麻烦。

        一个长得漂亮的女人,如果没有自保的本事,还是尽量低调的好。

        约好晚宴上再见,当天傍晚,顾繁提前随陆涯去了他位于内环的别墅。

        美人计的影响似乎已经消除了,两人的相处又变成了原来的模式——客客气气。

        “要出去走走吗?”

        吃过厨师阿姨准备的晚饭,陆涯向顾繁提出了邀请。

        顾繁:“去哪儿?”

        陆涯:“中心广场,那里夜景还可以。”

        顾繁也不差这一两个小时的修炼时间,同意了。

        陆涯开车离开别墅区,到了中心广场附近,他在路边一个停车位停好车,两人便步行走向广场。

        与二环密集的高楼大厦比,内环的建筑密度低,各个大楼的设计也充满了艺术感。

        路灯明亮,离广场越近,遇见的行人也越多起来,有说说笑笑的女孩子,有手牵着手的情侣,也有父母带着不同年龄段的孩子。

        “这里是最接近自由时代生活方式的地方。”陆涯看着远处的人群,对顾繁解释道。

        顾繁打量一圈,道:“这些都是异能者吧?”

        陆涯:“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有贫富地位之分。”

        顾繁笑了笑。

        路边有制作吃食的小摊,也有唱歌或弹吉他的艺术者,眼前如此平静安宁,顾繁却无法挥散兽潮可能来临的恐惧。

        走到一条长椅旁,顾繁示意陆涯坐下,她低声与他说话:“我有一个问题一直不太明白,按照常识,怪兽的地盘意识都很强,且喜欢深山老林的生存环境,如果人类不去攻击怪兽,怪兽应该也不会大规模侵犯人类基地,为什么这两边不能和平共处?”

        就像修真大陆,普通人生活在普通的城镇,修真者建立门派或四处云游,只有采集灵草或必须游历的时候,才会去妖兽遍地的森林大荒,而那些妖兽,很少会离开窝巢去猎捕人类。

        顾繁想,为什么基地的人类非要为了更多的自由去冒险去送命?像门派弟子一样留在基地享受安宁不行吗?

        陆涯平静道:“怪兽的领地意识的确强,但人类占据地球食物链顶端几千年,导致除了从未接触过人类的怪兽会龟缩在自己的领地内,大多数怪兽都仇视人类。自由时代动物们没有猎捕人类的实力,大辐射期间突然获得变异,无论家养的宠物猫狗、动物园中的禽兽还是野外生存的野兽,第一时间都是猎食周围的人类。”

        “有学者认为,怪兽的基因里已经将人类列为仇敌,三大基地能够建立,是因为基地强者震慑住了高级怪兽,防护罩隔绝了低级怪兽。如果人类不主动清缴怪兽,等高级怪兽的数量发展到无惧三大基地的地步,人类便会面临灭绝的危机。”

        顾繁听了,茅塞顿开。

        地球人的科技太厉害了,普通人都能轻松享受各种野味,修真大陆的修士毕竟只占了少数,大多数还是只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普通百姓,猎户能打几只野兔都算厉害的,又怎么可能让妖兽们将普通百姓视为仇敌?

        照这么看,地球人与怪兽简直要不死不休,直到其中一方彻底胜利为止。

        “你觉得,最终的胜利会属于谁?”

        顾繁看向陆涯,好奇这位人类强者的答案。

        陆涯反问她:“你希望是谁?”

        顾繁:“当然是人。”

        这还用问吗,她虽然不是地球人,可她也是个人,除非她丧心病狂了才会希望怪兽们获胜。

        陆涯忽然笑了下。

        柔和的灯光照亮了这个笑容,仿佛仙女峰峰顶的雪莲花悄然绽开了花瓣,让周围冰冷刺骨的雪也多了一丝温度。

        顾繁下意识地问:“你笑什么?”

        或许是她的回答很让他满意,陆涯竟然也愿意多说几句,看向她的脚道:“因为日晒,正常人的皮肤都会有色差,你除了脸会因为恐惧激动变白或变红,其他地方,从头到脚的皮肤居然都是一种均匀的白,我见过很多木系医疗兵,他们也是木系,但只有你这样。”

        顾繁皱眉:“你的意思是,我不是正常人?”

        陆涯看向远处的夜空,道:“其实我有两次怀疑你不是人,一次是确定你能吸收金元素甚至五行元素修炼,我有些怀疑你是某种怪兽,一次是因为你的脚,外在条件过于完美,很像传说中的狐妖。”

        顾繁:……

        “你才不是人,我不是人,来你们基地做什么?”

        反应过来,顾繁瞪了他一眼。

        陆涯:“确实,所以我相信你是人了。”

        顾繁就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她站了起来,沿原路返回。

        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最后与她保持着两三步的距离。

        拐了一个弯,道路两侧比较清幽了,顾繁眼尖,注意到斜对面的树荫下,有一对儿男女依偎在一起,正在亲嘴。

        顾繁立刻偏过头,这些地球人真是太随便了,公开场合也卿卿我我的,放在修真大陆,不提普通百姓的男女大防有多严格,就是修士,但凡正经一点的,都会先结为道侣,再在洞府或挑个无人的地方双修。

        陆涯朝斜对面看看,视线很快又回到了顾繁身上,看着她加快脚步,似乎十分不适应这种意外。

        真是狐妖,又岂会在意这种小儿科?

        十分钟后,两人上了车。

        顾繁已经将刚刚的小插曲抛到脑后了,拿了一块儿巧克力出来,津津有味地在舌尖翻来转去。

        太好吃,没忍住连着吃了三块儿。

        陆涯忽然停车,一脸严肃地看向她。

        正在取第四块儿的顾繁眨眨眼睛,误会陆涯又要说教,刚要解释自己每次吃完巧克力都会仔细刷牙,陆涯忽地倾过来,微凉的指腹自她嘴角扫过。

        “这里沾了巧克力。”

        陆涯将手伸到她面前,说。

        顾繁见了,不由地舔了下另一边嘴角。

        陆涯喉结滚动,若无其事地坐正,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