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36章

第36章

        十月十号,基地依然一片平静。

        顾繁的心却越来越焦躁,自从她与陆涯公开恋爱关系,这是第一次,陆涯居然连续十来日都没有过来找她。

        孟连营回到基地第二日就去找陆涯了,得到的反馈是一切正常。

        星河小队似乎也放了心,至少没有在顾繁面前表现出什么。

        顾繁不是没想过联系陆涯,可如果陆涯欺骗了孟连营,他又有什么理由对她说实话。

        没有消息,顾繁开始与星河小队进行实战练习,地点就在凤凰山。

        泰山、孟连营先联手搭建了四面高墙,大家就在高墙里面对战,各种攻击都会被高墙挡住,不会对凤凰山造成破坏。

        星河最先发现了顾繁的问题:“你怎么只会释放火球?火球耗费的精神力比较多,适合对付大体型怪兽,与异能者或小型怪兽交手,火刃、火剑甚至火针的攻击力更强,且能避免精神力的浪费。”

        这是法决的限制,顾繁只能用灵力释放火球,但她可以灵活控制火球的大小以及每个火球蕴含的灵力,方便在单体攻击、群体攻击中转换。

        “爷爷说,熟练掌握一种武器形态,比五花八门却样样都不精通强。”

        顾繁再次搬出那并不存在的爷爷,一边回答观战的星河,一边凝练灵力,朝孟连营放出一个弹珠大小的火球。

        孟连营完全把自己当成教练了,顾繁与他差了两级,顾繁的那些火球又怎么可能伤到他?

        面对凭空出现的火球弹珠,孟连营还当顾繁的精神力快用完了,便只是抬起右臂,企图用战甲挡住火球弹珠的爆发。

        顾繁:“小心!”

        这颗火球弹珠可是她炼气期第九层能释放的火系单体最强攻击。

        与她的提醒同时响起的,是一声“嘭”的炸裂声,眨眼间,孟连营被爆炸力震得朝后飞去,幸好他反应够快,在身体即将撞上高墙前稳住了。

        孟连营落到地上,顾繁等人全都围了上去。

        孟连营正在检查战甲,并没有出现受损情况,但刚刚的冲击力仍然让孟连营心有余悸,难以置信地看向顾繁:“繁繁,你真的只有c级吗?刚刚你那个小火球,弱一点的b级怪可能都抵挡不住。”

        顾繁其实也分不清修真者与异能者的具体等级对应。

        只是从炼气期第六层到第九层的跨越何其大,她第六层的时候能杀死少量c级怪,遇到b级怪就得逃,现在第九层已经修炼到接近圆满,真能对付一些b级怪也没什么稀奇。

        “说起来,繁繁是散户,进入基地后并没有检测过异能等级。”烽火颇为憧憬地道,似乎很希望证明自己的小伙伴实力要比她认为的高一级。

        顾繁不想去检测。

        她怀疑异能者的检测是对脑内晶核的检测,她根本没有那玩意,到时候怎么解释?

        “不想麻烦了,反正检测出来也没有什么用,我既不会加入军队,也不会去评定雇佣兵等级。”

        顾繁这么一说,星河小队便没有继续提这茬。

        练习了一下午,六人正准备收队回去休息时,顾繁的通讯器响了。

        是陆涯。

        顾繁接听。

        陆涯:“今晚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顾繁还没说话,旁边猛地传来烽火的吸气声,再看右边,孟连营也夸张地捂住了嘴。

        顾繁:……

        只怪星河小队一回基地就带来一个令人忧心的消息,最近陆涯又没有出现,她就忘了通知五人这件事。

        她先回答通讯器另一头的陆涯:“你直接过来吧,今晚烽火掌勺,最近我都跟他们一起吃的。”

        陆涯:“嗯,我现在过去。”

        说完了,顾繁放下右手。

        孟连营立即跳到顾繁面前,让她老实交代。

        这件事不能告诉别人,星河小队保密完全没有问题,顾繁就如实解释了一遍。

        孟连营:“所以,你跟我表哥只是假装恋爱?”

        顾繁:“不然呢,你觉得我会喜欢他?”

        孟连营:……

        顾繁这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表哥有多糟糕不值得女孩子喜欢,然而事实情况是,基地里想嫁表哥的女孩子能把内环绕一圈,偏偏到了顾繁这里,表哥一下子变得没有竞争力起来。

        跟着,孟连营就想到了表哥对顾繁做的那些事,一会儿强行带顾繁去找风熊试避兽丹,一会儿故意让顾繁迎战乌鸦怪兽说什么要看看顾繁的实力,如此不懂怜香惜玉的s级合金直男,难怪会落得这种下场。

        烽火摸摸下巴,提醒顾繁道:“我相信你对陆少是真的没有感觉,但偶像剧中有一种假戏真做的套路,你小心陆少对你动了真情啊。”

        青藤:“刚刚我好像听到,陆少说他要去买菜?”

        孟连营:“是啊,繁繁不会做菜,难道我们不在的时候,我表哥亲自下厨替你做过饭?”

        顾繁:“你们怎么都这么大惊小怪的,你们地……基地人这么会吃,他做做饭怎么了?”

        孟连营看看顾繁,突然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星河微笑着对顾繁道:“陆少那种人,如果不是为了取悦谁,我打赌他不会在厨房浪费时间。”

        烽火、青藤、泰山都点头赞同。

        顾繁想了想,懂了:“你们是说,他为了让我答应做他的假女朋友,明明不喜欢做饭,还特意做饭给我吃?”

        烽火:“……我们好像是这个意思,又好像不是。”

        星河笑道:“算了,就让繁繁这么理解吧,今晚的重点,咱们要从陆少嘴里套套消息。”

        顾繁看看五人,回想陆涯在厨房专心做菜的身影,若有所思。

        那男人,是对她动了凡心,还是感化她无私奉献失败,于是改使美男计,意图骗人骗心再骗药?

        ——

        顾繁回别墅洗了个澡,这种大汗淋漓过后,冲水洗澡的感觉比除尘术更好。

        头发吹干,顾繁按照星河的建议换了一条长裙。

        想要从陆涯嘴里套消息,就得使点美人计,至于美人计有没有效果,就得看陆涯吃不吃这一套了。

        坐到镜子前,顾繁给自己梳了一个朝云髻,一头乌发都盘在脑顶,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效果跟地球的丸子头差不多,却又比丸子头精致美丽,插上她收藏的金钗,配着身上的黑色长裙,宜古宜今。

        打扮好了,顾繁走到窗边,姿势慵懒地倚靠着旁边的墙壁,目光眺望远处的山路。

        夕阳西下,一辆黑色越野车出现在了她的视野。

        顾繁嘴角微扬,管他有没有计划美男计,今晚先吃她一招。

        陆涯畅通无阻地开进顾繁的庭院,在车上就看到了窗边的人,只是不能分心,没看仔细,下了车,陆涯神色如常地仰起头。

        顾繁朝他凉凉一笑:“少帅这么久没来,我还以为你已经不需要我这个假女友了。”

        她的眼冷,笑容也带着轻嘲,可她别于常人的美与媚却强烈地冲击在了陆涯心上。

        他见过胆小怕死的顾繁,见过睁着眼撒谎的顾繁,见过与老爷子虚与委蛇的顾繁,这样精心打扮清冷中又难掩妩媚的顾繁,还是第一次。

        因为以为她不会在意他有多久没来,陆涯甚至没有提前为这阵子的忙碌找个合适的借口。

        思索间,她从窗边消失了。

        陆涯下意识地走进大厅。

        楼上传来高跟鞋踩踏地板的特殊韵律,陆涯站在茶几前,在顾繁露出身形的瞬间,他抬头,仿佛只是因为要回答问题才注视着她的身影道:“基地庆典上有阅兵环节,最近我都在军营监督演练。”

        顾繁直觉他没说实话,不过这反而证明陆涯肯定隐瞒了什么秘密。

        越是如此,顾繁越想套出来了。

        “走吧,烽火的晚饭都快准备好了。”

        顾繁直接朝外面走去。

        陆涯看着她露在外面的莹白肌肤,从空间取出上次那件西服外套,跟上来,替她披上。

        顾繁背对车门,朝他伸手。

        陆涯不是很明白。

        顾繁:“你这么久没来,害我担心合约结束盛家又找上门,披件外套就算了?”

        陆涯心中一动,取了一盒巧克力出来,放到她手里。

        顾繁粲然一笑,一边撕开巧克力的包装一边坐上副驾驶位。

        陆涯松了口气。

        她心性坚定,能藏住很多秘密,幸好还有馋嘴的小缺点。

        两栋别墅离得很近,顾繁没有与陆涯说什么,吃完一块巧克力,二号别墅就到了。

        除了烽火在厨房准备最后两道菜,星河四人都坐在客厅。

        看到顾繁的新发型,孟连营直接惊呆,青藤的眼神也变了。

        “繁繁,你不会为了迎接我表哥,特意去理发店做了造型吧?”

        孟连营一屁股跳离沙发,凑到顾繁身边围观起来。

        顾繁看着青藤道:“我看剧学的,你要弄吗?我帮你。”

        青藤已经换成一脸漠然:“花里胡哨浪费时间,没兴趣。”

        顾繁丢下陆涯,故意坐到青藤身边。

        青藤最终没忍住,频频看向顾繁的发型。

        顾繁按住她,散开她的长发,当场表演起来。

        烽火从厨房出来,看看二女,打趣青藤:“你也换条裙子,不伦不类的。”

        青藤瞪他:“要你管。”

        烽火耸肩。

        大家围坐在一起吃饭。

        聊了一些别的,星河主动提起上次的兴市之战,问陆涯这种怪兽比例差异是否正常。

        顾繁则像第一次听说此事一样,皱着眉头放下筷子,等着陆涯解答。

        饭桌上的气氛悄然严肃起来。

        陆涯倒也没有完全隐瞒:“这件事,军方也开过研讨会,一派认为是正常情况,一派认为高级怪兽可能预测到了基地的清缴目标。”

        星河:“若是后者,岂不是说明高级怪兽之间随时可能达成结盟?”

        陆涯:“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你们是异能者,私底下做好防范,随时准备接应军队,普通人知道了也没有用,消息还是不要泄露的好。”

        顾繁:“怪兽达成结盟,会不会主动攻击基地?”

        陆涯:“有可能,军方的意思,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基地。”

        顾繁的心便沉了下去,什么美食美人计美男计都不再重要。

        陆涯能透露的也就这么多,剩下的都是推测,会不会有兽潮,兽潮何时到来,谁也无法预知。

        晚饭在沉默中结束,陆涯与星河五人道别,送顾繁回家。

        顾繁靠在车背上,看着外面的黑暗。

        即便兽潮来袭,星河五人也有提前撤离的实力,最该担心的,是她这种低级异能者,与那两千万普通人。

        高级修士毁掉她的门派是为了寻仇,杀了仇人便主动离去,其他被殃及的只是倒霉的池鱼罢了。

        怪兽不同,它们若找上来,便会视基地所有人类会猎物,才不管你是谁。

        “明天开始,星河小队在基地,你与他们一起行动,他们若离开,你跟在我身边。”

        沉寂之中,陆涯突然道。

        顾繁朝他看去。

        陆涯目视前方:“无论发生什么,我会护住你,所以,不用太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