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顾繁先去楼下给陆涯开了门,然后再跑回二楼的监控室,继续观察那个穿绿色迷彩服的女人。

        凤凰山处处都是绿色的树木,这女人还戴着迷彩服的帽子脸上也涂了迷彩服的颜色,往树林里一钻,不仔细看谁能发现?

        乔装打扮、鬼鬼祟祟,摆明别有居心。

        顾繁猜测,对方不是来偷丹药的,就是偷药草的,功勋点在手环账号上,无法转移。

        可恨自己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如果只是个c级异能者,顾繁马上把人抓回来严刑拷打,气急了让她有去无回。她胆子小,心可没有多善良。

        楼下传来停车的声音,顾繁跑到二楼窗前,朝陆涯做了个“上来”的手势。

        陆涯仰头,还没有看清楚她的模样,人已经消失了。

        大厅的门敞开着,陆涯第一次跨进了她的家。

        精装修的别墅内饰原封未动,宽敞的客厅只摆了一套沙发茶几电视柜,再没有多余的家具,显得这里冷冷清清。

        陆涯顺着旋转楼梯前往二楼,一侧的墙壁上连幅挂画都没有,不过扶手上干干净净,一点灰尘也没有。

        陆涯早就注意到了,她非常爱洁,就算在基地外面,她也有办法把自己打理得干净整洁。

        二楼有三个房间,其中一间开着门,陆涯直接走了过去。

        看到她双手扶着桌子站在一排监控器前,似是有所发现,陆涯敲敲门,确定她没有反对,这才走到顾繁身边,与她一起看监控。

        顾繁指了指那个女人:“你能看出她的实力吗?”

        陆涯:“看不出,不过,如果是b级以上异能者,凭借身体素质也能翻过你的墙。”

        顾繁摸摸下巴,假装沉吟道:“我要不要现在就把她抓起来?”

        真能肯定对方是c级,顾繁早动手了,这不是还有点担心对方藏拙。

        如果陆涯主动提出替她抓人,这点小事,就不必算作一次人情了。

        陆涯看着她,问:“以什么理由抓人?这种窥视并不触犯基地法。”

        顾繁:……

        她都忘了基地的法制了,想的是只要把人抓起来不再放出去,谁又知道女人在她手里。

        念头刚落,外面那女人突然不再沿着高墙走动,而是后退几步,突然起跑、跳跃,整个人如同一条踊跃龙门的鲤鱼,姿势漂亮利落地翻过布满荆棘藤蔓的高墙,悄无声息地落到了高墙内部。那边离别墅还有两里地的距离,正常情况下,顾繁不可能听到声音。

        顾繁的心,突突直跳。

        竟然真是个异能强者,幸好她够谨慎没有冒然冲过去,不然被抓的人可能会变成她。

        “现在可以抓了吗?”顾繁问陆涯。

        陆涯点头。

        顾繁转身就想给他带路。

        陆涯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等顾繁停下,他马上松开,看着内部监控画面道:“再等等,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没有偷盗,那只是擅闯民宅的小罪。”

        顾繁:……

        在地球上抓个人怎么这么麻烦!

        可陆涯是抓人主力,他说等,顾繁只好等了。

        高墙内部也安装了监控器,因为有青藤的伪装,那女人竟然没有发现,快速地朝别墅这边而来。

        干等着也是等,顾繁问陆涯:“你怎么发现的监控器?”

        陆涯:“第一,你在监控上吃过亏,又过于谨慎,应该会安装监控。第二,我释放精神力,能感应到墙头有一处金属元素有监控器状的密集。”

        顾繁:“……所有等级的异能者的精神力都有你这么强吗?”

        陆涯:“据我所知,只有s级的精神力能够做到这点,而且感应距离也有限制。”

        顾繁松了口气。

        过了十来分钟,迷彩服女人隐藏到了那片雪山附近的树林中。

        雪山就在顾繁这栋别墅的后面,其实就是一个五米高的小山坡,站在下面都能看到雪地中那片淡绿色的雪莲花株,顾繁才摘过一批雪莲花,还没有结出新的花骨朵。

        大概雪山的颜色不方便隐藏,迷彩服女人寻了个最佳地点,拿出照相机对着雪莲花开始拍照。

        拍照,并不是偷。雪山附近还有其他的药田,迷彩服女人对着每样药草都仔细仔细各个角度拍了一系列照片。

        顾繁冷笑:“他们想知道我的丹药原料,自己研制。”

        陆涯看她一眼:“你似乎并不着急。”

        顾繁:“炼丹术是我爷爷自创的秘法,他们就算知道原料,也研制不出来。”

        陆涯:“那还抓人吗?”

        顾繁兴趣寥寥:“抓了也只是小罪,随便她吧,顺便让她背后的人白忙一场,死心了就不再惦记了。”

        陆涯:“他们研制不出来,不会再惦记你的药草,却会惦记你的人。”

        顾繁何尝不知道,只是陆涯似乎没有帮她抓人的意思,她能怎么办。

        她看向陆涯,到底抓不抓,还得看他。

        陆涯没有说话,走到二楼能看到雪山的窗户旁。

        在顾繁看来,他什么都没做,可是下一秒,后墙墙头突然飞过来什么东西,顾繁震惊地跑到窗边,探头一看,就见迷彩服女人被一根金属绳子绑得结结实实,正躺在地上激烈地挣扎。

        不用说,这是陆涯的攻击。

        顾繁无法不羡慕。

        她也能修炼金灵根,但他们修士的修炼依靠前人创制的功法,攻击也要学习法决,不可能说想弄一条绳子就能弄出来。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修士只修炼了灵力,却没有掌握任何法决,那他就释放不出任何攻击。

        功法又有高级低级之分,顾繁手里的功法,只是当初门派外门弟子人人可学的低级功法罢了。

        除了伺候药草的那些法决以及除尘术这种最基本的常用法决,其他重要的五行功法,顾繁每样都只会一种,分别是金剑术、治愈术、冰箭术、火球术、土盾术。

        外门还有其他适合攻击的法决,但这五种是最适合低级修士的攻击与防御术,贪多嚼不烂,能把这五道法决学透了,做到瞬发的地步,已属难得。

        “下去看看吧。”

        被陆涯清冷的声音拉回思绪,顾繁这才想到正事。

        她直接从二楼窗户这里跳了下去,楼梯都不想走了。

        陆涯见了,便也跟着她跃下。

        而被金属绳索捆绑的女人,早在认出顾繁身边的陆涯时,便震惊得停止了挣扎,目光在陆涯与顾繁身边来来回回。陆涯来找顾繁,一身黑色军装笔挺肃杀,可顾繁自己在家炼丹,穿得十分随意,一头长发随意绑起,更像刚刚还在好眠,却被意外情况突然叫起。

        因为不知道陆涯是刚来的,迷彩服女人就误会了,同时暗暗叫苦。

        那人已经知道顾繁与陆涯有些交情了,却不知道竟然是这种交情。

        顾繁不管对方在想什么,先把她手里同样被金属绳子捆住的照相机抢了出来,用力摔在地上。

        她气冲冲的,只根据看过的电影知道照相机是做什么用的,却不知道存储卡这种东西。

        陆涯捡起落到一旁的存储卡,告诉她:“拍到的照片都在这里面,如果放进另一台照相机,依然能看见照片。”

        顾繁:……

        陆涯轻轻一捏,存储卡碎成了几片。

        “谁派你来的?”陆涯问迷彩服女人。

        迷彩服女人眼中涌出泪水,哀求地道:“我不能说,我还有家人,求少帅放我一条生路。”

        陆涯看向顾繁,意思是让顾繁决定处置办法。

        顾繁多少猜到迷彩服背后的势力是哪家了。

        她可以杀了迷彩服女人,但保不住对方还会派其他人来,这次赶巧遇上陆涯来找她,下次未必。

        与其杀了一个后面再冒出一个,不如让迷彩服女人回去报信儿,对方得知她与陆涯走得“这么近”,或许还会忌惮忌惮。

        “杀了太浪费,让她去陆家军吧,杀几只怪兽还能立功。”

        白白放了也太憋屈,顾繁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陆涯难得笑了下,带着一丝宠溺的味道:“好,都听你的。”

        说完,他问迷彩服女人的名字,然后让她三日后去陆家军报道。

        迷彩服女人一得自由,马上离开了,从后面翻墙走的。

        待她的身影消失,陆涯问顾繁:“你说,幕后之人听完她的汇报后,会怎么猜测你我的关系?”

        刚刚他又笑又用那种与他格格不入的语气说话,顾繁就察觉不对了,现在陆涯自己挑出来,顾繁皱眉道:“你故意诱导他们误会,为什么?”

        陆涯注视着她道:“因为我帮你解决执业资质证书的事,已经有人误会了,捅到了老爷子面前。”

        顾繁:“你可以解释说咱们只是朋友关系。”

        陆涯:“除了血缘亲人,我没有朋友。”

        从他出生,他就被家族按照军队接班人培养,一个末世时代的未来元帅,最重要的是提升自身异能技能、军事才干,他有自己的护卫队,有听从他命令的下属,有敬佩的强者教授,却从来没有交过朋友。

        唯一一次想交朋友,还被人拒绝了。

        顾繁猜不透他的想法,直接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陆涯目光平静:“家族一直在催我结婚,如果我现在有一个女朋友,可以堵住他们的嘴,避免很多麻烦。”

        顾繁难以置信:“所以,你想让我当你的女朋友?”

        陆涯:“只是伪装,算是你偿还我的两次人情。”

        顾繁皱眉:“不能找别人吗?”

        陆涯:“我不想耽误别人,你看起来像单身主义者,而且这件事对你也有好处。”

        顾繁竟然无法反驳。

        好处太明显了,她相当于给自己找了一个强大的靠山,谁再找她的麻烦,就是挑衅陆涯。

        可是……

        “伪装恋人期间,除了陪我参加一些应酬,你什么都不用做,我也不会占你的便宜。”

        陆涯保证道。

        顾繁相信他不会起色心,她担心的是别的:“你也不会要求我随军?或是提供你丹药?”

        陆涯:“不会,全凭你自愿。”

        顾繁:“……我可以考虑考虑吗?”

        事情来得太突然,顾繁现在有点乱。

        陆涯道:“可以,你有一个月的时间答复我,一个月后会举行基地成立五十年庆典,老爷子说了,如果我不带一个女伴参加,他会准备一百个让我相亲。”

        顾繁奇怪了:“他让你相亲你就必须相亲吗?虽然他是你爷爷,可我以为,你这种s级强者可以为所欲为吧?”

        门派里有些纨绔子弟本身没什么出息都敢顶撞老子,陆涯这种人物,还用怕家规?

        陆涯:“他年纪越来越大,我不想再为这种琐事跟他争吵。”

        顾繁懂了,陆涯是个孝顺的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