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20章

第20章

        坐在副驾驶位上,顾繁发现,陆家的这座科研基地占地极大,里面分布了各种建筑,有的只有一两层,有的高达十几层。

        既然陆涯说了基地里面全是秘密,顾繁就没有多嘴问他这些建筑都是用来做什么的。

        越野车在主路上缓速行驶,开了一段距离,旁边一栋大楼里走出两个年轻的军装男人,他们认出了陆涯的车,朝这边挥手,嘴角的笑容却在发现顾繁时僵住了,像是看到什么稀奇的现象,呆呆地盯着她。

        越野车靠近两人又远离两人,一两分钟的过程,两人的目光紧紧地随着越野车移动,陆涯始终没什么表情。

        最后,越野车停在了一栋五层高的白色建筑前。

        “这里是陆家军的药物科研中心。”

        下车后,陆涯对顾繁介绍道。

        顾繁仰头看看,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江南基地一共四支军队,难道每个军队都有自己的科研中心?”

        陆涯沉默了几秒,然后道:“人才分散开来,竞争促进突破,突破后再四军分享,结果都是一样的。”

        顾繁忽然觉得这话有点熟悉。

        修真大陆上的各个门派,对外不也是这种说法?大家修仙都是为了匡扶正义,结果门派大会上说得好听,私底下斗争不断,长老们为了高级宝物拼得你死我活,底层蝼蚁们可能为了几块儿灵石暗下杀手,甚至同一门派的弟子,也会自相残杀。

        人性都是一样的,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活。

        顾繁想,江南基地的四支军队肯定也没有表面的那么团结,不然为什么不直接合并起来?

        “进去吧,参观之前还要换上无菌服。”

        顾繁点点头。

        两人一进来,便有工作人员过来接待了,带着他们去更衣室换衣服。

        两分钟后,顾繁从更衣室走出来,一身白衣,白帽子白口罩,只露出一双清澈黑亮的大眼睛。

        她左右一看,隔壁的门推开,陆涯也是同样的装扮。

        就在这时,有人快步走过来了:“小陆过来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顾繁看过去,发现一个四十来岁的白大褂男人,很是和蔼可亲的貌相,就是头顶秃了一半,十分引人瞩目。

        顾繁不禁看向陆涯,这人也太薄情了,白大褂大叔明显与陆涯关系匪浅,陆涯明知道她有生发丹,却连问都没问过,他缺一百功勋点吗?

        他不缺,他缺的是一颗热乎乎的心。

        陆涯察觉了顾繁的视线,径直对马教授道:“教授,上次我拿给你检验的药丸便是顾小姐炼制的,她擅长炼丹,对现代制药毫无了解,所以我带她过来看看,你陪我们走一趟吧,多跟顾小姐交流交流,或许会得到启发。”

        马教授一听,眼里立即没了陆涯,热情地走到顾繁身边攀谈起来。

        顾繁依然搬出“爷爷”,说自己的炼丹术都是跟爷爷学的,至于爷爷从哪学来的,她只说不知。

        马教授自有推断:“华夏国自古便有炼丹一说,只是古人科技水平有限,炼制出来的丹药或是药效太差,或是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难以普及。”

        “顾老爷子与元帅一个年纪,能掌握这么一手炼丹术,说明老爷子在大辐射前从事的就是相关工作,嗯,或许是道教人士,大辐射后将自身异能与专业结合在一起,去其槽粕取其精华,于是真的炼出来各种神丹妙药。”

        “顾小姐,咱们加个好友吧,将来顾老爷子来基地接你,还要恳请你千万联系我,如果顾老爷子肯将炼丹术传授给基地,那人类恢复自由指日可待,顾老爷子也会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当代药圣。”

        顾繁:……

        这教授可真能扯!

        但她还是笑着与马教授加了通讯好友。

        接下来便是一场让顾繁大开眼界的参观了。

        她早就佩服地球科技了,如今见识到地球人的制药方式,顾繁更加赞叹不已,生物制药这种办法,让科研人员不必攀山越岭去寻找稀有药草便能研发出一系列造福人类的药品,比丹药炼制起来简单多了。

        当然,她们修真人士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要神奇多了。

        赞叹归赞叹,顾繁对重新学习科技制药没有兴趣,也无法给马教授提供什么可借鉴的建议。

        整个参观,顾繁对科研中心的制冷技术更加在意,因为她需要用这门技术去养殖雪莲花。

        马教授道:“制冷技术很简单,只是雪莲花长在雪山山顶,当地的常年气温、光照条件、土壤营养成分最好都要提前了解清楚,不然培育出来的雪莲花可能会出现病变,甚至药效也会受到影响。”

        顾繁照料过各种药草,那些复杂的条件,修真人士只需要定期用木系灵力滋润药草便可,她缺少的只是持续的雪地环境。

        马教授明白了:“行,你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替你改造一块儿雪山出来。”

        顾繁感激不已,笑着对马教授道:“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也得送您一份回礼才是。不瞒您说,我还会炼制生发丹,刚来基地时为了赚功勋点买房子存货都卖完了,半个月前去外面采集了药草,昨晚又炼了一炉出来,您需要吗?”

        马教授惊奇道:“生发丹?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顾繁笑笑,从手镯里取了一瓶两粒生发丹出来。

        马教授双眼冒光地看着她手里的药。

        顾繁道:“药效您放心,少帅亲眼见证过的,当时他还想跟我买来着,可惜他出手太慢,我都卖光了。”

        马教授闻言,一脸感动地看向陆涯:“你又不秃头,元帅头发也够密的,你买生发丹,是想送我对不对?”

        陆涯偏头看向一旁。

        马教授哈哈笑起来,对顾繁道:“小陆这个人,外冷内热,对谁好都藏在心里,从来不说,顾小姐跟他多相处相处就知道了。”

        说完,他还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并肩站在一起的两人。

        陆涯面无表情。

        顾繁心想,马教授这纯粹是误会了,陆涯心里才没有他,她为了照顾陆涯的面子才那么说的,免得回头陆涯怀疑她存心挑拨他与马教授的关系。

        “您吃一颗就行,一小时左右头发就都长出来了。”

        “行行行,那让小陆招待你,我马上去试试!”

        马教授兴奋地回了他的办公室。

        陆涯带顾繁去换回衣服。

        快到中午了,陆涯让顾繁上车,他送她回去。

        两人都坐好了,顾繁先表示惭愧:“不好意思,白白占用你们半天的时间,什么忙都没帮上。”

        陆涯转动方向盘,目视前方道:“你帮了教授。”

        顾繁笑了出来:“我与教授属于互帮互助,还要感谢你帮忙牵线。”

        陆涯看她一眼,道:“一头怪兽从幼年到具备战斗力,短则两三月长达一两年,人类异能者的培养却要耗费至少十几年的时间,所以,每个异能者都极其重要,教授的工作便是尽量救回每一个受伤的军人。教授痴迷药剂学,研发出来的解毒剂、止血散为四军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伤亡,如果你们能合作,炼制出一种快速治愈伤口的药,军队清缴怪兽会更有把握,这就是我带你过来参观的原因。”

        顾繁:……

        她就知道,陆涯带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充满了功利动机。

        只是,陆涯提什么快速治愈伤口的药,是随口说说,还是他知道了什么?

        沉默之中,越野车沿着马路匀速行进着。

        顾繁注意到,马路两侧每隔一段距离,便设置了监控器。

        这还是今天早上孟连营提到要给她的围墙安装监控,路上看到监控器便指给她认识的。

        孟连营说,马路上安装监控,是为了防止有人超速,并在交通事故发生时提供录像证据。

        一个念头在脑海里冒出来,顾繁看着窗外,放出神识去观察陆涯,同时问道:“监狱里有监控吗?”

        陆涯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回答地干脆利落:“有。”

        顾繁的心沉了下去:“你看过我与连营的监控。”

        陆涯终于朝她看来。

        顾繁仍然背对着他。

        陆涯降低车速,缓缓停到一旁,单手握着方向盘解释道:“当晚我便将那段监控带走了,整个基地,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你给连营吃了什么。”

        顾繁都意外自己的冷静,继续推测:“所以你坚持带我去安市,不是因为担心避兽丹没有用,而是想看看我会不会再次拿出那种药,你没有躲过风熊的那一击,也是故意的,故意受伤,希望我也送你一颗红色丹药。”

        陆涯:“是,我利用了你的善心,如果你需要,我愿意提供补偿。”

        顾繁笑笑,看过来道:“我不需要你的补偿,我只希望我履行完之前对你的承诺后,你别再想着利用我,你知道的,我实力很差,我只想安安稳稳地待在基地,一点都不想去冒险。”

        陆涯似乎也笑了下,冷视她道:“基地现在的安稳是无数人用命换来的,如果你不具备帮助基地的能力,你只求安稳,那很正常,可如果你会炼制那种救命的丹药,却遮遮掩掩不肯拿出来帮人,你有什么资格享受别人的牺牲?”

        顾繁并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有错,讽刺道:“怀璧其罪,我若有你的自保能力,我也愿意献出丹药做基地的英雄,可我只是一个c级异能者,你们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抓住我限制我的自由,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去冒险?”

        陆涯:“基地这么大,总有值得你信任的人。”

        顾繁:“抱歉,除了我爷爷,我只信我自己。”

        她抱着胳膊,再次看向窗外。

        陆涯看着她,明明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明明看起来漂亮无害,心怎么就这么冷。

        “那种红色丹药,你还有多少?我可以高价买,且替你保密。”

        沟通无效,陆涯提议交易。

        顾繁目光一转,淡淡道:“那是生肌补血丹,是我爷爷炼制的高级丹药,临别前他给了我两瓶一共三十颗,连营他们真心待我,我送了他一瓶应急用,剩下一瓶,我留着自己保命的,而且只有十五颗,就算卖给你你也救不了多少人,没什么用。”

        陆涯:“能救一个是一个,十万点一颗,卖我十颗,如何?”

        顾繁:“如果我不卖,你会做什么?”

        陆涯皱眉,看着她道:“公平交易,你不愿意卖,我也不会逼你。”

        顾繁想了想,取出一瓶生肌补血丹,倒出来一些,再放回去一颗,然后用手心托着十颗送到他面前:“我现在不缺功勋点,留五颗自用,这十颗送你,算一份人情,只求少帅记住刚刚的话,别再用任何方式逼我。”

        陆涯沉默。

        顾繁道:“你放心,我也没有那么冷血,等爷爷来了,我会替你们说话,让他多送一些高级丹药给你们。”

        陆涯看她一眼,收了她的十颗生肌补血丹,然后递了一枚黑色的空间晶石给她。

        顾繁用眼神表达了疑惑。

        陆涯道:“里面是我在湖底采集的青麟草,我留着无用,送你。”

        顾繁心跳加快,试着将神识放进去,入眼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绿色,不提这些青麟草还可以继续培育,便是将这些炼制成生肌补血丹,也能炼出数万颗。

        她兀自出神,陆涯将晶石放到她这边的储物盒里,继续开车。

        顾繁半晌才问:“那条黑蛇,被你们击杀了?”

        陆涯:“被我击杀了。”

        顾繁猛地看过去:“你一个人能杀死那条蛇?”

        陆涯脸色很冷:“你不是已经知道了,除非我蓄意,一头s级的风熊都伤不了我。”

        顾繁:……

        明明是他装受伤,现在怎么还能如此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