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16章

第16章

        连续飞了两个小时,确定黑蛇不可能再追上来了,陆涯带着顾繁落到了地面。

        降落地点是安市一个废弃的学校操场,野草丛生但视野开阔,不用担心有什么怪兽突然来袭。

        顾繁浑身发虚,见操场两侧有高高的看台,摆着一排排座椅,她便挑了西边的看台,旁若无人地躺在了一排椅子上,也不管椅子上积了多厚的灰尘。

        死里逃生,心有余悸。

        陆涯怕不怕顾繁不知道,她很怕,那条黑蛇,像极了曾经对她穷追不舍的妖兽黑水蛇。

        下面传来脚步声,顾繁瞥了陆涯一眼,转个身,面朝椅背躺着。

        这么狂妄自大、不听劝阻的一个后生,还想让她跟着他去出生入死,不可能。

        她用行动表达了对陆涯的不满。

        陆涯绕到她上面的一排,居高临下,能看见她苍白的脸,好歹也是个异能者,此刻蜷缩在椅子上,像极了一个普通人,还是最胆小的那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陆涯绝不会相信她能神色自若地给怪兽放血扒皮。

        “下午先去矿山那边,如果连营他们还在,你随他们返回基地,我回来对付黑蛇。”陆涯道。

        顾繁一言不发,反正无论她意见如何,陆涯都不会听。

        “中午了,先吃饭吧。”

        陆涯拿出两份盒饭、两瓶水,一股饭香便飘到了顾繁这边。

        基地厨子的厨艺,连顾繁也会被诱惑。

        可她现在没有心情吃饭,坐是坐起来了,只拿了一瓶水,背对陆涯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身体恢复了力气,顾繁瞥眼战甲上的污垢,指着东边看台道:“我去那后面洗个澡,你别过来。”

        陆涯低头吃饭:“我没有那种癖好。”

        顾繁就是随口一说。

        交代完了,顾繁跳下站台,大步朝对面走去。

        躲到建筑物的阴影里,顾繁一个除尘决,全身上下就干干净净了。

        她靠在墙上,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那条黑蛇,猩红的眼睛看过来,仿佛已经记住了她。

        高级怪兽的智慧也很高,还能记住出敌人的气息,譬如那头风熊就记得陆涯。

        顾繁下定决心,这次返回基地,她说什么都不会再出来,免得黑蛇闻着味来抓她。

        一个人待了二十多分钟,顾繁走出看台阴影,转身一看,陆涯还在对面的看台上坐着。

        她朝陆涯挥挥手。

        陆涯便从看台上跳了下来,一身黑色战甲,动作利落干脆,站稳后的身躯肃杀挺拔。

        顾繁想,这种后生,长得再好,脾气也不讨人喜欢。

        重新汇合,陆涯放了一辆越野车出来。

        他先上了驾驶位,顾繁权衡一秒,还是坐到了副驾驶位,继续拿陆涯当一侧的肉盾。

        车窗锁好,陆涯提醒顾繁系好安全带。

        顾繁便歪头去扯安全带。

        陆涯快速打量她一遍,头发乌黑清爽不提,她那身在看台上沾得脏兮兮的战甲,干净得像新的一样。

        顾繁转了过来,一抬头,对上了陆涯的眼睛。

        他是凤眼眼型,配合他冷峻的气场,目光随时都给人一种犀利审视感。

        顾繁奇怪:“有什么事吗?”

        陆涯坐正,握了握方向盘:“刚刚你去洗澡,没有跟我要水。”

        顾繁:……

        光顾着生气,忘了这些琐事。

        她维持神色不变,大脑飞速运转起来,随即道:“你之前不是借了我一些塑料桶吗,那晚我去河边洗澡,顺便装了两桶水放在晶石里备用,免得总是跟你要。”

        陆涯:“嗯,水是必需品,空间尽量多储备一些。”

        顾繁笑笑,装作疲惫地靠到椅背上,眼睛看着窗外,放出神识观察陆涯。

        他似乎并没有怀疑她的解释,专心开车了。

        顾繁刚收回神识,就见他又瞥了一眼过来:“之前我那套破损的战甲,你帮我洗的非常干净,连血腥味都没有了,是有什么特别的清洗方式吗?”

        顾繁笑着道:“没什么技巧,就是我很喜欢干净,无论清洗什么都会特别认真,你那套战甲,我在水里冲了好几遍。”

        陆涯点头:“谢谢,我也喜欢干净。”

        这点顾繁倒是看出来了,不然谁会在腿上扎了六个血窟窿的时候还想着要洗澡。

        “现在饿了吗?”

        简单的谈话后,两人因为探测黑蛇产生的矛盾似乎悄然化解了,陆涯一边开车一边问。

        顾繁也不敢跟他闹得太僵,就坡下驴,接受了他的好意。

        一份盒饭吃光光,空盒子被陆涯回收了。

        有几只低级怪兽跑过来追赶越野车,陆涯瞥眼后视镜,一道金线闪过,怪兽们接连倒地。

        “大概傍晚才能到矿区,你可以先睡会儿。”

        “好,有事叫我。”

        为了避免与陆涯交流,顾繁就假装睡觉了。

        越野车穿过安市,从东郊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两人弃车改成飞行,在天黑前抵达了星河等人提到的矿山区。

        检查完整片矿山,并没有星河等人的踪影,只有一些被击杀的低级怪兽,尸体都被处理过。

        距离大家分开已经过去了三天两夜,考虑到有两座矿山都被掏空了,足以证明他们完成任务后便启程返回了。

        顾繁看向陆涯,不知道他会先送她回基地,还是带她一起去对付那头让他念念不忘的黑蛇。

        “休息一晚,明早返程。”陆涯一句话安了她的心。

        礼尚往来,顾繁献殷勤道:“你开了半天的车,今晚我守夜,你好好睡一觉吧。”

        陆涯第一次见到变脸如此快的女人。

        不过,他以前不是在军队就是在战场,也没接触过多少普通女人,至于军队里的异能者,在他眼里都是军人,没有性别之分。

        夜幕降临,两人照旧一个在车里面睡觉,一个在外面专心修炼。

        为了警戒怪兽,顾繁今晚没摆灵石阵,而是将风熊的牙沿着房车摆了一圈。

        ——

        天亮了,两人原路返回。

        因为是走过的路,且知道陆涯对付低级怪兽易如反掌,顾繁的心情十分放松。

        中午休息过后,顾繁拦住准备走向驾驶位的陆涯,堆着笑脸道:“一直让你开车挺不好意思的,这样,下午我开,咱们轮流来?”

        陆涯:“你会开车?”

        顾繁如实道:“没开过,但看你们开了这么久,我已经学会了,如果不是要考驾照,我在基地都买车了。”

        陆涯:“开车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顾繁挑衅道:“那你让我试试,如果我轻松上手,就证明你小看我了。”

        陆涯沉默几秒,收起这辆越野车,放了一辆看似普通的黑色汽车出来:“战用车工艺复杂,你拿这辆练手。”

        顾繁暗暗腹诽他的小瞧人,然后就雀跃地钻进了黑色汽车的驾驶位。

        陆涯坐到她旁边,很是负责地指点她如何驱动。

        顾繁已经观察他们开车观察很久了,有信心,等陆涯讲解完了,她便一踩油门。

        汽车发动,顾繁全神贯注,一边盯着路况,一边控制方向盘。

        最初她开得很慢,过了适应期,顾繁越来越享受开车的过程,就像一个低级修士意外获得了操控高级法宝的能力,顾繁开心地飚起速来。

        陆涯只是纵容。

        顾繁并没有忘了星河开车时遇到的一次事故,可身边坐着陆涯,只要没有s级怪兽就无所不能的陆涯,顾繁就默认他能解决一切问题了。

        突然,一头变异苍鹰从前方二十米处的一棵树上俯冲过来。

        顾繁笑着瞥向副驾驶位。

        陆涯竟然闭着眼睛在打盹儿!

        此时顾繁再释放火球攻击已经来不及了,猛地一转方向盘!

        汽车瞬间冲下马路,眼看就要翻车,关键时刻,陆涯一把踹开车门,抱着顾繁飞了出去。

        可怜的汽车,先是在地面翻了两翻,跟着又被那只b级苍鹰撞上车身,直接贯穿一个大洞。

        顾繁紧紧抱着陆涯的腰回头时,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金色残影闪过,苍鹰毙命坠地。

        陆涯带着顾繁降落在汽车旁边,没有站稳,他便松开顾繁,沉着脸走向汽车。

        他本来就是一张冷脸,现在温度更是降低了几分。

        顾繁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见他似乎很是在意这辆车,不由小声问道:“这辆车,很贵吗?”

        隔着一辆残破狼藉的车,陆涯垂着睫毛道:“一百万功勋点。”

        一百万?!

        这个价格严重超出了顾繁的预估,她靠近车身,一边重新打量一边难以置信地问了出来:“怎么可能那么贵?烽火他们的代步车看起来比你这辆炫目多了,价格也才几万点,他们那辆越野车是市场可售的最高级六人座战用车,战车啊,价格才一百万,你这辆只是代步的,怎么可能跟战车一个价格?”

        陆涯没有看她,修长的手搭在车身上,神色冷峻,语气还算平和:“雇佣兵靠战车彰显实力,基地的上层圈靠豪车彰显身家,星河五人的主要活动地在基地外,性格也比较务实,买几万点的代步车足够了,但你不能认为基地就不存在几十万上百万的代步车。”

        “你回去打听就能确认的事,我没必要骗你。”

        他都这么说了,顾繁开始恐慌:“这,这还能修好吗?”

        陆涯遗憾地敲了敲变形的车顶盖:“撞成这样,维修费用可能比购买新车还贵,如果事故发生在基地内,还可以找保险公司报销,可一旦代步车离开基地,发生任何事故保险公司都不负责。”

        不能报销,后果自负?

        顾繁彻底陷入了绝望,车是在她手里撞坏的啊!

        这种事情,无论在修真大陆还是地球,都该由她负责,对陆涯做出赔偿。

        可是,一百万功勋点,她上哪去找一百万?她还没有赚到买别墅的钱,就要先欠下一笔巨债了?

        顾繁不甘心,这是什么狗屎运!

        最惨的是,就算她想赖账,遇到陆涯这种s级实力的车主,她也没有本事赖,跑都没地方跑。

        跑不了,只能老老实实还债,一百万啊一百万,她要卖多少炉丹药才能赚够一百万!

        顾繁都想哭了。

        但哭又有什么用?陆涯一看就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人,换成烽火或孟连营,或许还会被她的美貌软了心肠,免去她的债务。

        顾繁颓然地站着,巨债压肩,前途无望。

        陆涯将破破烂烂的车收进了空间。

        顾繁见了,心底的废土里冒出一丝绿色的希望之光,都要带回去了,或许陆涯能自己修好?他都能炼制出那么高级的金剑,修辆代步车也不会很难?

        视线相碰,陆涯解释道:“基地资源紧张,车身的金属可以回收再利用。”

        顾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