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10章

第10章

        洗过澡,顾繁与青藤离开房车,去了她们的小帐篷。

        四周一片漆黑,顾繁保持平躺的姿势,默默修炼。

        看过今天烽火等人的战斗,顾繁不再担心晚上的安全问题,就算有高级怪兽来袭,雇佣兵小队的反应速度也足以让她在危险靠近之前惊醒过来。

        五行元素悄悄地从四面八方涌入身体,滋润血脉充足丹田,这是一个非常舒适的过程,再懒的人,只要摸到了修真的窍门,都不会放弃这种最简单的修炼方式。

        帐篷之外,孟连营与陆涯商量入住房车无效,无奈地去挤大帐篷。

        最后一个闲人也睡下了,陆涯跃上房车长长的车顶,躺下。

        上方便是辽阔的星空,一条银河横跨其中。

        无论陆地上发生了什么,星空似乎没有任何变化,漠然地旁观人类与怪兽的厮杀。

        陆涯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应到了一丝金元素的轻微流动,轻微到就像婴儿的小拳头无意间落在河岸,对水面造成的肉眼难辨的微微震动,如果不是夜深人静,连他这种s级的金系感应能力都无法察觉。

        有人在控制金元素?

        陆涯坐起来,看向孟连营等男人的帐篷,这里面,只有孟连营与他同是金系异能。

        但不可能是孟连营,他昨晚守了半夜,白天赶路兼击杀怪兽,晚上一定会抓紧时间休息。

        陆涯凝神,重新去捕捉那缕似有若无的金元素。

        过了几秒,陆涯看向顾繁与青藤的帐篷。

        二女之中,有人能操控金元素。

        孟连营是陆涯的表弟,舅舅舅母在战场牺牲后,陆涯便极其看重表弟的安全,凡是出现在表弟身边的雇佣兵,陆涯都派人做过严密的调查,所以他很确定,青藤是单一的木系异能者,绝不可能会控制金元素。

        顾繁吗?

        她是木、火、金三系?

        可她为什么要隐瞒?地球上双系、三系、四系、甚至五系异能者都很常见,只是通常情况下,一个异能者获得的异能属性越多,他的精神力强度就会越差,只有极为少数的多系异能者会拥有b级以上实力。

        陆涯最无法理解的是,顾繁不好好睡觉,玩弄金元素做什么?

        陆涯守了一夜,他发现,顾繁也玩了一夜的金元素,直到清晨孟连营打了个响喷嚏,她才停下。

        “表哥守了一晚,怎么看起来跟没守一样?你是不是偷懒睡觉了?”

        顾繁还在装睡,就听见了孟连营的不正经调调。

        青藤已经坐起来了,顾繁这才装成睡醒的样子。

        走出帐篷时,因为孟连营的话,顾繁好奇地看向那道黑色身影,陆涯正在与星河说着什么,冷峻的侧脸果然看不出半分困倦。

        不过到了车上,陆涯系好安全带,径直靠到椅背上睡了。

        修真者达到炼气期第五层后,灵力、神识都可外放,只是神识范围有限,顾繁现在就只能用神识观察周围一米内的地方。

        她看似目视前方,其实放出一缕神识窥视陆涯了。

        闭上眼睛的陆涯,睫毛长长,整张脸的线条似乎也缓和了几分,不再那么拒人千里。

        才二十七岁,年龄没比孟连营他们大多少。

        满足了对一位s级强者熬夜一晚仍能保持俊美面容的好奇心,顾繁收起神识,一心警惕路况。

        接下来的两晚,分别是星河、青藤、孟连营、泰山各守半夜。

        四人守夜之前,陆涯均有单独叮嘱过他们,让他们注意营帐附近是否有五行元素的流动。

        然而四个a级异能者的回答都是否定的。

        第五晚,众人在距离安市二十公里的地方落脚过夜。

        今晚有房子栖身,吃完晚饭,星河问陆涯:“我们要去的矿山在安市东边的矿山区,不知那头风熊在哪个位置?”

        陆涯拿出一张地图,放在桌子上。

        关系到自己,顾繁也凑过来看。

        安市辖区四周都是山,陆涯瞥眼顾繁,手指点在安市正西方的一片山区,道:“我来过这片三次,风熊都在仙女峰一带活动,高级怪兽的领地意识非常强,所以我推断,风熊应该还在仙女峰。”

        顾繁有问题:“你来过三次,与风熊动手过几次?”

        陆涯:“一次,那次我身上有伤,被它逃了,后面我再来,它感受到我的气息,提前逃散,一直避免与我交锋。”

        孟连营笑道:“怪不得表哥要买繁繁的避兽丹,避兽丹简直就是风熊的克星,让它鼻子灵,这次看它怎么逃。”

        陆涯看着地图道:“安市市区距离仙女峰恰好在一百公里左右,明天一早咱们分头出发,我与顾繁前往仙女峰,你们去采矿,任务完成后大家分两路返回基地,我会直接将顾繁送回别墅,你们不用担心。”

        星河:“你们开车,还是?”

        陆涯:“里面路况很差,开车太慢,药效时间有限,我们直接飞过去,七小时左右到仙女峰,剩下的时间找到风熊,击杀。”

        星河:“顺利的话,你们明天傍晚就能完成任务。”

        青藤站在顾繁身边,道:“我们采矿的任务不差这一天,不如我们跟你们一起去仙女峰,等少帅成功击杀风熊,顾繁继续随我们去采矿。”

        顾繁有些感动,青藤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想到也很关心她,怕她单独与陆涯行动会遇到危险。

        孟连营、烽火反应过来,纷纷响应。

        泰山沉默寡言,不过他从来都是默默配合地一个。

        陆涯漠然道:“你们小队的实力,足以引起风熊的警觉,这也是我提议分头行动的原因,如果在避兽丹的有效期内不能找到风熊,我有理由怀疑你们小队故意协助顾繁拖延时间,模糊药效。”

        星河皱眉。

        顾繁忽然笑了,对星河道:“那就分头行动吧,我的药肯定灵验,少帅此行必然成功,没有害我的理由,你们大可放心。退一步讲,万一少帅没能及时找到风熊,恼羞成怒杀我灭口,那也只能算我倒霉,与你们无关。”

        孟连营听了,笑得拍了陆涯一下:“表哥快告诉繁繁,你不是那种人。”

        陆涯:“是不是,空说无凭。”

        说完,他收起地图,去他的大床上休息了。

        小队成员纷纷安慰顾繁,让她对基地的军队少帅有信心。

        顾繁只是笑笑。

        上楼洗澡的时候,青藤悄悄塞给顾繁一把小型手枪。

        “里面有三支毒液,摄入人体可瞬间麻醉,你留着防身。”

        顾繁奇道:“你不相信他?”

        青藤:“我相信,可你不信,我希望你多点安全感。”

        顾繁沉默了。

        两人一起洗的澡,穿衣服时,顾繁第一次问青藤:“你们的采矿任务,危险吗?”

        青藤罕见地笑了笑:“如少帅所说,s级怪的领地意识很强,通常一个城市附近不会出现两只,安市仙女峰既然有了一只风熊,其他地方应该不会再有s级怪了,其他a级的,只要数量不多,我们五人应付起来绰绰有余。”

        顾繁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顾繁醒得比平时早一些,她打开自己的背包。

        背包满满的,有星河等人分给她的压缩饼干、功能饮料、紧急医药包,更有几把高杀伤力的热武器。

        萍水相逢,他们一直在用他们的方式尽量保护她的平安。

        分别前,顾繁将孟连营叫到一旁,塞给他一瓶生肌补血丹。

        孟连营打开瓷瓶,看到里面满满全是那种神奇的红色疗伤神药,怎么也有十来颗。

        顾繁正色道:“爷爷给我保命的,数量有限,你们对我好,我同样对你们,这瓶你收着,不到非用不可的时候,别浪费,别外传。”

        孟连营收好药瓶,拍拍胸口,言简意赅:“放心。”

        五分钟后,星河所开的越野车消失在了山林之间。

        陆涯吞下那颗避兽丹,看眼顾繁的战靴:“飞行功能,操作熟练了吗?”

        顾繁:“青藤教我了,不是很熟,飞没问题。”

        陆涯突然腾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出发吧。”

        顾繁离地而起,紧紧地跟随他身后。

        两人保持离地三米左右的高度,战靴发出的引擎声在安静的无人区有些突兀,顾繁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担心地问陆涯:“会不会引起怪兽的注意?”

        她才说完,一群乌鸦变异的b级怪兽突然扑棱棱从远处一片树林中飞了出来,直奔他们的方向。

        乌压压的一片,顾繁秒速躲到了陆涯一侧。

        陆涯保持原速飞行。

        乌鸦越来越近,顾繁脸都白了:“你还不出手吗?”

        陆涯突然拔高,对她道:“我想先看看你的实力。”

        顾繁难以置信地仰起头,却只看到一张冰冷无情的脸,与星河等人的热情比,陆涯简直没有人性。

        然而陆涯摆出了袖手旁观的架势,顾繁骂也没用,体内火系灵力运转,对着鸦群施展“火球术”。

        如果陆涯是火系异能者,他会感应到有一股磅礴的火元素从顾繁体内释放了出来,瞬间以火球的形式在鸦群中爆发。

        巨大的火红色掩盖了鸦群,可惜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鸦群破火而出,继续飞来。

        顾繁欲哭无泪,她只有炼气期第六层的修为,刚刚的火球对付c级怪还行,根本伤不了b级怪。

        只靠她的修为攻击,必死无疑。

        有陆涯在,她如果拿出珍藏的保命符纂去对付这些乌鸦,那也太浪费太憋屈了!

        无冤无仇的,顾繁不信陆涯真的要害她,继续放了两次火球术都不管用,顾繁以最快的速度朝来路飞去,嘴上对陆涯指责道:“你买了我的药却不信我,我好心跟你过来,你又见死不救,那我还跟你去什么仙女峰!”

        陆涯不为所动。

        b级鸦怪显然判断出陆涯不好招惹,纷纷改变方向去追顾繁。

        鸦怪的飞行速度快多了,距离迅速缩短,顾繁从背包拿出两把热武器,对着乌鸦扫射起来。

        炼丹师的准头都不错,星河等人送她的武器也都是高级货,伴随着枪声,几只乌鸦失去平衡,朝地面栽去。

        顾繁却也高兴不起来,眼看剩余的几只鸦怪即将近身,远处的黑色身影依然不动,顾繁咬牙,认命般举起双臂,挡住了头脸。

        就在她束手投降的瞬间,一道金线凭空出现,游龙残影般准确地穿过每只鸦怪的要害。

        离顾繁最近的一只鸦怪,锋利的长喙几乎就要碰到她的手臂,却因突然毙命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只随着惯性重重地撞在了顾繁身上。

        顾繁本能地驱动战靴后退,睁开眼睛,就见那些鸦怪正纷纷坠落。

        一条金色的绳索突然勾住她的腰,带着她朝陆涯飞去。

        当她停在陆涯面前,金色绳索也消失了。

        面对顾繁愤怒的目光,陆涯淡淡道:“你的实力我已经领教了,作为这场惊吓的补偿,接下来再遇到怪兽,我会全部解决。”

        顾繁:……

        作者有话要说:

        繁繁:想逼我拿出全部实力,你还太嫩了点!

        陆涯:我以为,刚刚那已经是你的全部实力了。

        繁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