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顾繁觉得很奇怪,陆涯明明只是站在孟连营的牢房前,什么都没说,木板床上装睡的孟连营便躺不下去了,揉揉脑袋坐起来,“一脸惊讶”地看着陆涯:“表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陆涯让开地方,示意警局的人开锁。

        孟连营没有再演下去,朝顾繁扬扬下巴:“她是我在外面认识的散户朋友顾繁,我想带她一起离开。”

        陆涯看向顾繁:“散户?”

        顾繁明白他的猜疑,指着孟连营右裤腿的破洞道:“我是木系异能者,他的伤就是我治好的。”

        大凡水系、木系的修士,看起来都会更加水灵,异能者同样如此。

        这种说法,既能解释顾繁作为一个散户,为何皮肤会那么好,又能完美隐藏她那颗生肌补血丹。

        孟连营配合地抬高右腿。

        陆涯瞥他一眼,问顾繁:“怎么进来的?”

        先前在电话里,他只交待警局别动顾繁的背包,没有时间打听内情。

        顾繁不好意思地道:“我摆摊卖药,警察认定我是卖假药的药贩子。”

        孟连营继续配合,给陆涯介绍顾繁那位子虚乌有的s级木系异能者爷爷。

        陆涯:“这么说,你背包里的药都是真的?”

        顾繁点头。

        陆涯便叫人给顾繁开锁,他带着孟连营、顾繁一起去找王警官。

        王警官已经在处理别的案子了,看到陆涯,王警官噌地站起来,他退役之前,曾是陆家军的一员,自然对陆涯无比敬重。

        与王警官交涉,陆涯只是个摆设,起震慑作用,孟连营站在顾繁身边,替她代言。

        听说顾繁有个s级的木系大佬爷爷,王警官终于动摇了,先让人将顾繁的背包拿过来。

        背包回到顾繁手里,顾繁好心地倒出一颗生发丹,递给王警官道:“您试试,我真没有必要骗您。”

        王警官:……

        虽然她的话很有说服力,但这个药效,还是神奇得不像真的。

        “试试吧,如果是假药,你们继续按照程序办事。”陆涯突然开口说。

        他的话对王警官来说就是军令,他不再犹豫,接过黑溜溜的药丸扔到嘴里,视死如归。

        药效会在一个小时后彻底发挥完全,这一个小时里,陆涯去找赵局了,王警官带着顾繁去档案部登记,并给顾繁发了一个通讯手环。这种手环集身份认证、功勋点账户、基地内通讯为一体,基地的每个公民、外来散户都可以免费办理一次,不可转让、无法盗用。

        顾繁左手腕戴着储物玉镯,便将通讯手环戴在了右手腕。

        她好歹也是个修士,脑袋灵活,很快就掌握了通讯手环的几种用法。

        看着账户上光秃秃的数额,顾繁问孟连营:“一千点,还算数吗?”

        孟连营笑:“当然算。”

        说完他就给顾繁转了账。

        顾繁很高兴,按照她收集的信息,一千点够她在基地省吃俭用生活三个月了。

        这时,王警官感受到了头部的异样,很痒很痒,却又怪异地舒服。

        “长了,长了!”

        孟连营最先发现了王警官的变化,那片被警厅灯光照得发亮的白色头皮上,一层乌黑的发茬正如雨后春笋般缓缓地往外冒,而其他部分的头发也都变得乌黑润泽起来,短短十几分钟后,在几个警察的围观下,秃顶的王警官竟然获得了一头浓密的披肩黑发,看起来减龄十岁!

        “真的,竟然真的管用!”

        “顾小姐你还有吗,我也买!”

        “我也买!”

        “你凑什么热闹,你又不秃头!”

        “我老婆掉头发,我送她一颗生发丹比送她一颗钻石还管用!”

        生发丹被一众警察疯抢,顾繁非常厚道,没有因为人多就涨价,仍是一百功勋点一瓶,可惜背包里只放了十瓶,不好当着众人的面从玉镯里取存货。一口气卖了九瓶,最后一瓶,被孟连营抢走了,随手给她转了一百点。

        顾繁看向他的头顶,年纪轻轻的,竟然也脱发吗?

        孟连营理直气壮道:“我留着以后用!”

        末世生存压力太大了,谁能保证自己永不脱发?有备才能无患!

        “顾小姐,这个药效是永久的吗?”

        “正常情况下是,但如果生活习惯不好,或是故意往下拔,那长出来的头发也会继续掉。”

        “顾小姐什么时候还能有货?”

        “说不准,等我通知吧,等我在基地安顿好了,会开一家药……店,以后你们可以去店里买。”

        “顾小姐,你这包里还有什么药?”

        陆涯从二楼下来时,就见顾繁被警察们团团包围,不停地在买她背包的东西,孟连营也在跟着抢。

        “这瓶是治风寒的,对,就是感冒,无论多严重,药到病除马上恢复,价格一百点。”

        “这瓶降噪去火。”

        “这瓶除疤去痘。”

        “这瓶润肠通便。”

        陆涯保持距离旁观,注意到王警官那头浓密的头发,他微微皱眉,真有这么灵验的药?

        “这瓶厉害一点,它叫避兽丹,如果不想引起怪兽的注意,行动前提前服用,可掩盖人体气息,效用能维持正好二十四小时,无论什么等级的怪兽,都无法根据气味找到服丹者的位置。”

        孟连营与警察们都安静下来,充满渴望的看着顾繁手里的东西。

        顾繁笑笑:“好东西价格当然要贵一点,这瓶卖一万点。”

        避兽丹的品阶比生肌补血丹高,顾繁炼不出来,她手里的存货,都是用门派贡献点兑换回来的。

        这瓶避兽丹,也是背包里最后一瓶丹药。

        一万点,让所有的警察都放弃了。

        一来,他们勤勤恳恳工作一年才能赚三千六百多功勋点,一万价格太高,二来,他们不必离开基地,便也用不到避兽丹这种东西。

        孟连营买得起,正要开口,有人在他后面道:“我要了。”

        顾繁抬头,看到了陆涯那张冷到令人敬畏的脸。

        未曾亲眼所见,顾繁并不清楚地球上这些s级强者有多大的威能,可陆涯的气场,让她想到了扫平他们门派的那位剑修,只需一剑,山崩地裂,成千上百人丧命。

        她不敢不卖陆涯,也没有人敢与陆涯抢,两人一手交货,一手转账。

        顾繁低头核实功勋点数额时,一条好友申请跳了出来,申请人:陆涯。

        这是今日,继孟连营、王警官之后,第三个想做她好友的人。

        修真大陆也有通讯玉牌,差不多的东西吧?

        顾繁随手同意了陆涯的申请。

        药都卖完了,顾繁跟着陆涯、孟连营走出警局,外面停了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即使顾繁不懂车,也能看出来,陆涯的车比那些雇佣兵们开的新多了,也好多了。

        就像顶级修士用高阶法宝,底层修士随便用把飞剑。

        顾繁在这一刻彻底领悟,这颗地球与修真大陆没什么区别,只要有人,就存在贫富差距。

        陆涯有专用的司机,他坐到了后排。

        顾繁这种稀客,孟连营总不能让她去坐副驾驶,便将陆涯旁边的座位留给顾繁,他去了前面。

        顾繁还不懂这些乘车礼节,神色自若地坐好。

        夜幕早已降临,路灯稀稀落落地亮着,放眼望去,远处全是一座又一座的高楼。

        孟连营趴在座位上跟顾繁说话:“你一直跟着老爷子在外面晃荡吗?没去过任何一个基地?”

        顾繁点头:“爷爷性格古怪,不想去人多的地方,只喜欢寻找药草炼药。”

        陆涯:“怎么炼?”

        原来他也对她的事情感兴趣,顾繁看他一眼,低声道:“其实我与爷爷都是木、火双系,外面没有电,不能使用高科技仪器,爷爷找到一个炼丹炉,自创了一套炼丹的方法。”

        孟连营看她的眼神更热情了:“你也是木火双系,是不是也跟着你爷爷学会了炼丹?”

        顾繁笑笑:“我资质不行,爷爷说我是c级的,目前我也只会做生发丹、祛疤丹这些对普通人有用,对异能者没什么用的药。”

        孟连营连忙鼓励她:“谁说这些药对异能者没用了,好多异能者都秃头,祛疤丹也会受到女异能者的追捧。”

        顾繁:“希望如此吧,我只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卖药养活自己。”

        孟连营:“这个好说,我们那套别墅还有空房,免费给你住。”

        陆涯瞥了他一眼。

        孟连营神色一变,丢下顾繁,苦着脸跟陆涯商量:“表哥,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能不能别再把我当小孩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怕我遇到危险,可我好歹也是一个a级异能者,凭什么你可以带着实力不如我的人去外面出生入死,却要我待在基地里当缩头乌龟?”

        “表哥,你这样是在羞辱我。”

        “表哥,雄鹰都是磨砺出来的,我不想当温室里的花朵。”

        孟连营越说越激动,吐沫星子都飞出来了,顾繁及时偏头,靠近车窗玻璃,与他的嘴保持距离。

        黑色的窗玻璃照出了她的脸,也照到了一点陆涯。

        无论孟连营说什么,陆涯都没什么表情,一副不容忤逆的冷漠。

        顾繁就又有点同情孟连营,她虽然没有靠山,可也没人限制她的自由。

        不知过了多久,黑色越野车停在了一栋别墅前。

        孟连营颓废地窝在副驾驶位上。

        陆涯面无表情下了车,关车门之前,他对前面的司机道:“再跑一趟,送他们回去。”

        顾繁还没反应过来要去哪,前面的孟连营突然跳起来,伸着脖子朝陆涯大喊:“表哥英明!”

        喊完了,他还使劲对着陆涯“啵”一声嘴。

        顾繁看得莫名其妙,啵嘴又是什么意思?

        这些地球人,有时候正常,有时候奇奇怪怪的。

        作者有话要说:

        小孟:啵嘴=飞吻。

        顾繁:什么叫飞吻?

        小孟:那个,表哥你给她示范一下。

        陆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