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炖咸鱼在线阅读 - 第2章

第2章

        在顾繁原来所处的修真大陆,修士们个个追求长生,高阶炼丹师除了炼制一些保命或要命的丹药,最喜欢的便是提升修为的丹药,什么筑基丹、结金丹、结婴丹之类的,这些最值钱,却也是顾繁这种底层炼丹师拼命也练不出来的好东西。

        修为限制了炼丹的水平,拿顾繁来说,她能练出来的最厉害的保命丹药,便是这种红色的生肌补血丹。顾名思义,只要没有伤到骨头,凡是流血、撕裂等血肉伤口,吃了生肌补血丹都能治愈,轻伤一颗管用,重伤可能要多来几颗。

        这种生肌补血丹,高阶修士看不上,没有背景的低阶修士但凡外出历练都要准备几份,而在凡人眼中,生肌补血丹简直就是灵丹妙药。

        根据顾繁的了解,地球上的人类都是凡人,除了木系异能者,其他异能者受伤都得服用药物或手术治疗,更不用说没有异能的普通居民了。

        所以,顾繁有信心,凭借她的炼丹术,足以在这个基地过上富足安逸的生活。

        躺在木板床上,顾繁一边畅想今后的生活,一边等待刚刚送出去的生肌补血丹生效。

        对面的牢房,孟连营靠在床头,神色复杂地看着顾繁这边。

        他忽然后悔了。

        这个看似漂亮无害的女人,会不会是仇家派来害他的?世上怎么可能有一个小时就能让伤口复原祛疤的神药?

        都怪表哥,如果不是表哥要过来接他,如果不是他害怕被表哥嘲笑受了伤,他才不会冲动地吃下一颗来历不明的红色药丸。

        他越想越不安,跟着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一会儿好像脖子痒,一会儿好像喉咙紧,就连要害之处也开始发热。

        孟连营偷偷挠了两把,再看眼腕表。

        现在是下午三点,距离六点还有三个小时。

        如果药里有毒,他还能坚持到表哥赶过来救他吗?

        孟连营摸向腕表,准备现在就向表哥求救,让表哥先安排医护人员赶过来。

        可,万一这药真管用,他让表哥、医护人员白忙一场,传出去岂不是更没有面子?

        孟连营抓抓头发,快要疯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突然,他右腿被怪兽咬伤的地方传来一阵奇痒,孟连营猛地坐正,屈膝低头,扒开被怪兽咬破的战甲边缘,瞪大眼睛盯着那处血肉模糊的地方。

        发黑的污血如海绵挤水一般缓缓地淌下,直到颜色完全变成鲜红才停止。

        接下来,模糊的血肉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起来。

        孟连营:……

        仿佛被人点住了穴道,孟连营就这么抱着膝盖,看伤口愈合看了大半个小时。

        最后,之前被怪兽咬过的地方,除了肤色过于粉嫩,竟然真的没事了。

        孟连营跳下床,在空旷的地方抬脚踢腿蹦跳几次,行动全然无碍,仿佛右腿没有受过伤。

        “喂,你这药哪里来的?”

        走到栅栏前,孟连营盯着木板床上的女人问。

        顾繁揉揉眼睛,不缓不急地坐起来,偏头看他:“你的伤好了?”

        孟连营点头,目光炽热地盯着她的战甲口袋:“你到底是什么人?这种药你还有多少?”

        顾繁笑笑,开始忽悠:“我是散户,药是我爷爷做的,他是一位s级木系异能者,现在他要去做一件大事,临走前把我送到了江南基地。”

        大辐射之后,并不是所有人类都聚集到了三大基地,那些游离在外没有在任何一个基地登记过身份的人类,被统称为散户。

        顾繁知道自己拥有的炼丹术会引起基地势力的觊觎,搞不好还会把她抓走强迫她炼药做苦工,所以,在摸清基地内的情况之前,顾繁需要虚构一个爷爷给自己撑腰。

        地球上,木系异能者的战斗力不强,却能救人保命,值得拉拢。

        有一位神秘的s级木系异能者做后盾,相信任何势力都不会对她轻举妄动。

        孟连营对顾繁的话深信不疑,敬屋及乌,他看顾繁的眼神也礼貌了不少。

        “原来如此,那你爷爷过来之前,你先跟我们行动吧,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孟连营,金系异能者,我还有四个a级实力的朋友,我们一起组建了一支佣兵团,你跟我们在一起,保证整个江南基地都没人敢找你的麻烦。”

        顾繁心思一转,露出不太信的表情:“你真有那么厉害,怎么会受伤,还被关到了这里?”

        孟连营白皙的脸飞快掠过一抹尴尬的红,摸着头解释道:“我们真的很厉害,只是这次出去做任务,遇到一只实力接近s级的虎狮,我被咬了一口,不过还是逃出来了。至于我为何被关到这里,其实跟我的实力没关系,都怪我表哥,他管我管得严,发现我出城了,故意让基地入口的守军把我关起来,用这种方式惩罚我。”

        “你表哥,就是刚刚跟你通讯的那个?”

        “嗯,他是s级的,自己厉害就瞧不起我,把我当孩子管。”

        顾繁大惊。

        来基地之前,被她当活口审问的那个雇佣兵说过,江南基地一共有五位s级强者。出于对强者的敬畏与提防,顾繁仔细打听了五位s级强者的情况,其中四人都是五十岁以上的年纪,只有一个人,今年才二十七岁,应该就是孟连营的表哥了。

        那位二十七岁的s级强者,叫陆涯。

        陆家很厉害,一共出了三位s级强者。陆涯的爷爷陆胜今年七十八岁,是当年大辐射降临时成长起来的第一批异能者。江南基地便是陆胜带领一批强者组织建立起来的,所以,陆胜顺理成章地被推为江南基地的四大元帅之首。

        陆涯的父亲陆戎也是s级强者,不过在十年前的一场清缴怪兽战役中牺牲了,英年早逝。

        到了陆涯,他一出生便被检测出拥有s级金系异能,十二岁开始参与清缴怪兽的军队战事,到如今,陆涯已经成了基地二十五万陆家军的少帅,战功赫赫,在基地的呼声甚至都要超过他爷爷陆老元帅。

        顾繁真没想到,自己被关进牢房,竟然都能与陆涯的表弟扯上关系。

        不过,有陆涯给孟连营撑腰,她暂时与孟连营在一起,确实比较安全。

        “你算是我在江南基地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行,在我熟悉这边之前,我就先跟你们搭伴吧。”

        似乎认真考虑了一番,顾繁接受了孟连营的邀约。

        孟连营很高兴,有顾繁的药,他们佣兵队出去做任务都更安全了。

        “对了,你为什么被关进来了?”

        提到这个顾繁就生气:“我在路边摆摊,卖药换功勋点,他们非说我是卖假药的,没收了我的药不说,还要关我三天。”

        孟连营声音都拔高了:“你的药都被没收了?”

        顾繁拍拍口袋:“这里还藏了几颗。”

        那孟连营也急啊,这可都是救命的药啊,万一被警局当假药销毁了,多浪费!

        孟连营立即拨通陆涯的电话。

        持续了一分钟左右,通讯才接通,冰冷不悦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我在开会。”

        孟连营:“表哥,我有个朋友也被关进来了,她的背包里有非常重要的东西,你给赵局打个电话,让他们的人别动她包里的东西。”

        陆涯:“你朋友叫什么?”

        “顾繁,卖药的。”

        清脆空灵的声音响起,是顾繁替孟连营做了回答,毕竟孟连营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通讯那头顿了几秒,挂断。

        孟连营长长地松了口气,朝顾繁笑道:“你放心吧,我表哥虽然看不起我,其他方面对我还算有求必应,肯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顾繁就很羡慕他,孟连营在江南基地的身份,不就是某个大宗门里宗主的亲戚吗?可以安枕无忧,横行霸道。

        羡慕归羡慕,顾繁早就认命了,她就是一个底层小喽啰,能有一技之长,能赚钱养活自己,已经很不错了。

        “生肌补血丹的事,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顾繁看着孟连营,认真商量道:“爷爷交给我的高品级药不多,我怕消息传出去,大家都来找我买,惹出麻烦。爷爷低调惯了,他只想我拿一些普通的药卖功勋点买房生活,生肌补血丹是他留给我保命的,如果不是你伤得太重,我都不会拿出来。”

        孟连营意外道:“这样啊,那好吧,你放心,除非你愿意,我保证不会再告诉其他人,包括我的队友们。”

        顾繁朝他笑了笑:“谢谢,我看你第一眼,就觉得你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人。”

        孟连营活到二十岁,第一次被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如此信赖,不禁心中发热,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辜负她。

        一对儿看起来年龄相近实则差了八十岁的男女,隔着两层栅栏在牢房里交流起来,几乎都是孟连营在介绍基地里的情况,物价、房价如何,顾繁眨着一双清澈乌黑的眼睛,津津有味地听着。

        她对基地的无知,恰恰符合她自编的散户身份。

        终于,时间开始接近下午六点。

        孟连营开始紧张起来,在牢房里走来走去,顾繁看他走了几圈,笑道:“你似乎很怕你表哥。”

        孟连营叫苦:“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终于,远处传来开门声,有人恭敬地行礼:“少帅!”

        “嗯,人在哪?”

        “这边,我为您带路。”

        孟连营咬咬牙,去木板床上躺着了。

        顾繁面朝走道坐在床尾,等着瞻仰一位s级强者的风采。

        伴随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一个穿黑色军装的男人走进了她的视野,他身形挺拔,比牢房的门还要高。他的侧脸俊美而冰冷,如顾繁曾经仰望过的无数高阶修士,目无凡尘,一心问道。

        突然,他偏转过来,凌厉目光准确地锁定了她的脸。

        顾繁习惯性地垂眸,微微低头以示恭敬。

        陆涯多看了一眼她白皙光洁的脸,走到了孟连营的牢门前。

        作者有话要说:

        陆涯:多大了?

        顾繁:刚好一百岁。

        陆涯&孟连营&王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