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离柯南远一点在线阅读 - 63 故作陌生人

63 故作陌生人

        看着眼前的宫野志保,高远感到十分意外,以及惊慌,身体本能的往后退却了半步,但理智让高远停下了动作——现在自己是侦探明智高远,不应该认识眼前的人!所以,自己必须表现的很平常才对。

        “怎么了?”

        宫野志保用右手撩了撩右侧的鬓发,走到高远的面前,用冷淡的语气说道,“我很奇怪吗?”

        似乎是对高远刚才退半步的动作的询问,宫野志保就这么盯着高远,等待着回答。

        “不,不是!”

        刚开口像是有些紧张的语无伦次,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只是有些意外。”

        高远表现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道,“没想到,救我的人,居然是你这样一位大美人。”

        “哦,是嘛。”

        语气冷淡的,宫野志保别过脸,往旁边走了几步,望着远处的海面,似乎对于高远的解释没有多少意外。

        见对方没有继续追问,高远不禁松了口气——虽然,自己确实有想要见到你,来好好询问一下关于原身死亡的原因,以及有关原身的一些事情,但决不能是现在。

        现在的宫野志保还是组织成员“雪莉”,鬼知道让她发现自己有可能是吃了aptx4869,却没有死亡的原身,会做出什么事来。而且,琴酒跟伏特加应该也上岛了,按理说也会跟在她的身边,要是跟她待太久,也是很危险的事情。

        很快,沉默的氛围笼罩在两人之间。

        虽然高远很想找个理由尽快离开,但作为一个腿受伤的人,想单独离开,总显得有些可疑。何况,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但现在知道自己碰上的人是宫野志保后,有件事就让自己特别在意——为什么,她会一个人出现树林了?

        看着此时背对着自己的宫野志保,高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种时候,如果是面对一个陌生人,该怎么说话才显然自然一些呢?

        “对了,为什么你会在树林里呢?”

        高远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就这么直白的询问,任何见到一个年轻女性大晚上,落单一个人在树林里,都会感到奇怪吧。

        “现在不应该还是在举办儒艮庆典吗?”

        “儒艮之箭。”

        语气冷淡的,宫野志保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转过身,看着高远,“传说抽到儒艮之箭的人,就可以实现长生不老的美梦。我没有抽到,所以出来散散心。”

        是这样吗?

        听到这个答案,高远思索了片刻,然后就感到了疑惑——这个回答,如果是别人,自己应该就相信了,但如果是宫野志保这么说,自己是绝对不会信的。

        不说凭组织的能力,不会连一支箭都拿不到。就凭琴酒跟伏特加也在场,会放任宫野志保一个人出来吗?

        只是这样想着,但高远没有将困惑表现出来,而是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那个碎石堆砌而成的,疑似人鱼尸骨埋葬的坟墓——比起这个说法,他们因为寻找人鱼的坟墓而分开行动,还更合理一些。

        想到这,高远忽然有些明悟了,没错,他们应该是在找人鱼的坟墓,但这个理由她不能直接跟自己说,所以才会扯这么一个谎!这样一想,她会出现在树林里,也就合理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当做信了她的说辞吧!

        “原来是这样。”

        这样说着,高远从口袋里,将自己的号码牌递给了宫野志保,四十四号,没记错的话,是这次抽中的号码。

        “既然这样,这个,送你了。就当是我的谢礼了。”

        见状,宫野志保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问道:“这是什么?”

        但还是伸手,准备去拿高远递过来的木牌。

        “抽取儒艮之箭的号码牌,没记错的,这个数字应该是抽中了的。”

        高远说着,就要将木牌递到宫野志保手中,但就在高远的手指触碰到宫野志保的手指时,那冰凉的触感,让高远一惊,像是害羞的小男生一般,立时脸红了起来,然后手中的木牌没有拿稳,掉到了地上。

        这不是演技,只是高远突然之间的本能反应,但这样的意外,却刚好符和了高远的意图。

        “不好意思!”

        高远慌张的说道,紧接着,高远立马弯下腰,将木牌捡了起来,用衣服的袖口,将木牌表面擦了擦,然后起身,把木牌摊在手心里,递到了宫野志保面前——这是以防万一的操作,也是刚才的意外之下,高远灵机一动想到的。

        见宫野志保对此没有什么反应,而是伸手将木牌拿了过去,高远心底松了口气。

        宫野志保拿过木牌,看了看上面的数字,四十四,然后将号码牌收了起来,放进右侧的大衣口袋里,看着高远说道:“我记得,你说你是侦探吧。”

        “恩,是的。”

        高远回道,有些不明所以。

        宫野志保继续问道:“你这么随意就把抽到儒艮之箭的号码牌给了我,是不是对岛上的传说,并不相信?还是说,作为侦探,你已经知道了什么?”

        对于宫野志保突然问的这个问题,让高远确信了一点,对方来岛上确实是因为岛上的传说。而对于这些传说,作为看过原作的高远,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想了想后,高远决定把真相告诉宫野志保,至于她信不信,就另说了。

        于是,高远就点了点头,开始说明起人鱼岛的事情。

        从人鱼岛开始被外界追捧的,那两年前发现的,疑似人鱼尸骨的新闻开始,高远慢慢展开了说明。

        而两人则是一边聊着,一边往人鱼瀑布走去。

        “也就是说,你觉得那新闻里报道的,没有下半身的人鱼尸骨,其实就是神社里,那位巫女小姐的母亲?”

        宫野志保听完高远的话,问道。

        “是的,毕竟也有新闻提到过,警方对那具尸骨的鉴定,发现那其实是一具中年妇女的遗骸。”

        高远说道,“如果警方的鉴定没错,那么能想到的,就是巫女岛袋君惠小姐的母亲的尸骨。再联想到巫女小姐家的长辈,几乎都是在此前死在海上,这种尸骨无存的死因,那么整件事就可以得出一个很合理的结论——所谓的长寿婆,很大可能,是假死的岛袋家的女性长辈,假扮的!”

        说到这,两人已经离人鱼瀑布的广场不远了。

        虽然一路上,都没有发现琴酒跟伏特加的身影,但到了这里,以防万一,还是先走比较好,而且,正好也已经把真相以这种推理的方式告诉了宫野志保,于是,高远就跟宫野志保道别了。

        宫野志保见高远道别,并没有选择阻拦,因为即使他不选择先离开,自己也要想个理由走了,要是让琴酒跟伏特加看到自己独自跟一个陌生人在一起,恐怕会徒增事端——不过,他们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没有在这上面多想,宫野志保望着一瘸一拐离去的高远的背影,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果然,你完全不像是他!

        不过——

        宫野志保抬起手,看了看自己袖口内侧,在检查高远伤势时,故意粘上的一丝血迹,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