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平凡和光芒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平凡和光芒

        “开始准备!”师雪漫一声令下。



        昨天晚上大家一起讨论的办法到底有没有用,是骡子是马,总要拿出来遛遛。



        桑芷君脸上也露出一丝紧张,姜维脸上不动声色,但是紧握大弓的手掌,还是暴露他内心的紧张。



        出人意料的,他们没有上前。



        木系学员开始往地上洒下各色种子,丢下的种子迅速破土而出,藤蔓疯狂生长。水系学员布下一团团水雾,土系学员则在空隙地带制造一团团流沙。有把整个队伍连成一张阻力重重的大网,这些招式的威力并不大,但是却笼罩队伍的所有空间。



        做完这一切,他们退出陷阱区,陷阱区只留下二十人。



        师雪漫走在距离店铺不远处,对身后的王小山做了个手势,王小山连忙摧毁店铺的节点。



        轰,一声巨响,店铺瞬间垮塌,灰尘弥漫,冲天而起。



        嗤嗤嗤。



        数十道红影从烟雾中****而出,它们第一时间注意到师雪漫,顿时全都朝师雪漫冲过来。



        早有准备的师雪漫毫不犹豫转身冲进陷阱区,身后猛追不舍的血蚂蚁一窝蜂冲进陷阱区。



        谁也没想到,血蚂蚁一片混乱。



        陷阱区给血蚂蚁带来许多的麻烦,不同属性的陷阱混搭在一起,造成每块区域的阻力都完全不同。对于血蚂蚁这种速度奇快的冲刺,很小的力量,都很容易把它们的方向带偏。



        陷阱去留下的二十人,是实力最强的二十人,他们并不求主动击杀,而是把这些血蚂蚁牢牢吸引在陷阱区。



        桑芷君和姜维率领的弓手有九位。桑芷君的蛛网铁弹,化作一道流光,缠住一只血蚂蚁。姜维的重箭,就会带着另外九支箭矢呼啸而至,把蛛网中的血蚂蚁射成刺猬。



        他们的攻击节奏不快。桑芷君射速快的特点在此时发挥得淋漓尽致,她还负责掌控全局,一旦发现哪里有危险,她就会射出一根丝竹箭。



        丝竹箭没有什么杀伤性。但是用来打乱敌人的进攻节奏,却是效果奇佳。



        昨天的战斗中暴露的问题,师雪漫拉着大家一起讨论,该如何应对,也是他们一起讨论的结果。师雪漫深知自己是个新手。所以让所有人都加入讨论,这也使得现在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一开始大家还有些不熟悉,配合有些生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配合越来越好。



        加上第二次上战场,大家开始逐渐适应战斗,逐渐克服心理障碍。



        效率大大提高,学员们的信心也大大增加。



        师雪漫心中由衷浮现一丝喜悦,没有什么比看到自己亲手推动的讨论,效果如此治好,更让她无比开心。



        刚刚在鬼门关打了个转的师雪漫。此刻完全打疯了,成为整个战场最夺目的存在。



        哪怕是造型丑陋的松间甲,都无法掩盖她飘逸强横的身姿。她手中的云染天,如入无人之境,陷阱区的布置,她烂熟于心,丝毫不受影响。



        每一枪都是势大力沉,而且她对力量的控制又有进步,元力能做到含而不发,但凡云染天刺中的血蚂蚁。全都爆裂成一团血雾。



        端木黄昏从容不迫地站在陷阱区外,练习着自己的【青花】。



        他擅长控制,但是他怎么甘心做一个辅助角色?



        黄昏哥是做别人副手的人吗?



        做进攻辅助能打败艾辉吗?



        他的眼睛泛着冷光,青色的缠枝纹。在陷阱去神出鬼没。连续的战斗,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原本他的青花固然让人眼花缭乱,但是杀伤力并不够出色。在他的刻意磨炼下,青花依然华丽,但是杀伤力却大大提高。



        完美的天才。必须要有完美的绝学!



        孤傲的气质,华丽而危险的攻击,从容不迫的徐徐而行,还有那俊美无双的容颜,形成一张充满吸引力的画面。许多女生都忘记自己身处危险之中,她们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端木黄昏。



        师雪漫的所向披靡,端木黄昏的华丽孤傲,桑芷君的游刃有余,姜维的有条不紊,所有人的齐心配合,看得大家目眩迷离。就连督战元修也看得心中惊叹,都是一群什么样的妖孽小屁孩啊,怎么各个都这么强?



        大家的表现,让艾辉有点吃惊。



        虽然在他看来还有很多生疏的地方,但是比起昨天实在强得多。起码面对不断出击的血蚂蚁,学员们看上去镇定许多。



        而且看得出来许多精心设计的痕迹。



        看不出来啊,蓝白铁妞这方面的天赋不错啊。



        不过,真铁啊,看看爆裂成血雾的血蚂蚁,艾辉心中都是一阵发寒。要不是看过铁妞的脸,光看这战斗场面,一定会觉得松间甲下是一个肌肉爆裂的女铁塔。



        现在的女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厉害?赔钱货那么厉害,一千块也轻轻松松碾压自己,蓝白铁妞越是猛地一塌糊涂。本来他还想着是不是问蓝白铁妞要一笔钱,救了这妞好几次,不能白救啊。



        救命之恩,就当用钱相报!



        况且听说铁妞家又很有钱……



        但是此刻看到铁妞如此凶猛,艾辉还是理智地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的小身板显然没有她的枪头硬。



        “师小姐好厉害!”



        “傍晚同学好厉害!”



        “桑小姐好厉害!”



        “姜维同学好厉害!”



        ……



        身边楼兰的惊叹就没有停过,艾辉本来就因为一笔外快不翼而飞心中不爽,此时更是烦躁,刷地转过脸朝楼兰怒目而视。



        楼兰的惊呼戛然而止,脑袋往回缩了缩,停了一会,结结巴巴道:“艾辉最厉害!”



        怒目而视的艾辉顿时眉开眼笑,摸了摸楼兰的脑袋夸道:“就喜欢楼兰你这么诚实。”



        配合逐渐默契的队伍,很快就把最后几间商铺内盘踞的血蚂蚁摧毁。当最后一只血蚂蚁被杀死,整个听涛街欢声雷动。



        王守川的房间。



        到处散落着各种书籍,王守川花白的头发散乱不堪。双目赤红,像梦魇般自言自语:“怎么才能?怎么才能?阵法……阵法……”



        “这根本不可能实现!”



        “这个地方……元力过不去……”



        “她的境界完不成……”



        “啊啊啊啊,到底怎么样才能成功?”



        ……



        他砰地倒在木板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他觉得自己失败至极。自己的一生一无所成,连玉芩最后一个愿望都帮不上。



        强烈的无力和绝望,笼罩他全身。



        不眠不休和脑力透支的疲倦,就像潮水一般把他淹没。



        他梦到和玉芩的第一次相遇,梦到和玉芩说的第一句话。梦到和玉芩滔滔不绝述说着自己的发现,梦到和玉芩成婚,梦到……



        无数画面不断流转,他忘了自己身处何处。



        “守川,你要帮我。”



        玉芩殷切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他遽然惊醒,猛地坐起来。一阵风从窗户吹进来,他感受到一阵凉意,原来浑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



        他忽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不禁呆了一下。镜中的那人。原本花白的头发如今如同白雪,布满皱纹的脸呈现出病态的红色。



        也许自己能和玉芩一起死去。



        王守川忽然如释重负,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心结所在,自己恐惧的,是她不在身旁的余生,而不是死亡啊!



        当他明白自己命不久,反而再也没有半点恐惧。



        “玉芩,我帮你!”



        王守川浑浊的眼睛,绽放耀眼的光芒。他仿佛回到那个一无所畏的岁月,年轻和活力仿佛重新注入他油尽灯枯的身体。源源不断的灵感喷涌而出。



        他如同着了魔似地伏案疾书。



        一张张草稿迅速被填满,一个个精巧的设计,在他的笔下成形,燃烧的生命是最神奇的墨水。赋予这支笔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如同唤醒沉睡黑夜第一缕的阳光,它升腾而起,照亮他前半生默默无闻的野心,照亮他日夜苦读钻研积淀下来的浩瀚知识海洋,带着光和热,坠入历史的天空。写下他的名字。



        他像被光包裹,充满无穷无尽的力量。



        这是他一生最巅峰的时刻,应他心爱女人的请求,在他的暮年,姗姗来迟。



        真是个胆小的男人啊,缺乏苟活的勇气,只有和心爱的女人一起死,他才不怕。



        他不眠不休,手中的笔不知疲倦,越来越多的稿纸,带着他生命的体温、爱慕和被平凡一生埋葬的野心,堆积在他的桌前。



        从白天到黑夜,他不吃不喝,没有一刻停顿。



        当他完成最后一张稿纸,他笑了。他小心地把稿纸一张张整理起来,抚平,叠整齐,放入坚硬牢固的金属盒中,他的动作无比轻柔,就像手中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对他而言,是的。



        和尚金属盒,他拉动桌上的绳索,外面听到铃声的护卫连忙进来。王守川所有的资料都在自己的书房,城主府专门派人保护他,送他到自己的住处。



        护卫看到面色枯槁满头雪白的王守川,不由大吃一惊。



        “送到绣坊。”



        王守川的声音沙哑干涩,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多说一个字。



        护卫忽然齐齐恭敬向王守川行礼致敬。



        他们知道这个盒子的重要性,立即张开云翼,朝玉绣坊飞去。



        王守川注视着天空远去的身影,眼中的光芒一点点消散。



        爬满皱纹的手掌死死扶住门框,灰败浑浊的眼眸剩下最后的倔强,他稳住身形,没有倒下。



        他笑着对自己说。



        放心,我会等你最后的时刻……怎舍得让你独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