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司南笔记 【第一更】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司南笔记 【第一更】

        第五天,艾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小了许多,他猜测感应场应该是开始行动了。



        他把这个猜测告诉大家,他知道现在,大家太需要提升士气。如果不是外面的野兽吼声太可怕,早就有人坐不住,但是听到外面的兽吼,谁也提不起勇气出去。



        听到艾辉的猜测,萎靡的学员们士气立即振奋许多。艾辉对形势的判断,早就让他们非常信服。



        在这么狭小黑暗的环境,空气还是如此污浊,每一天都是煎熬。



        在第六天艾辉他们终于获救,李维带队找到他们。



        当他们从土丘走出来,每个人都觉得恍如隔世。周围的地形发生巨大的变化,原本郁郁葱葱的森林,如今却是满目苍夷,浓烟滚滚。



        艾辉看到许多人在不断朝草丛和树木上倾倒红色的火油,在他们身后,是一片焦土。每一寸土地,都被火油浸透烧过,这样火油烧过的土地,是植物再也无法生长。



        他有点恍惚。



        前些天的时候,他还在觉得感应场是多的安静祥和,但是看看被烧得焦黑的土地,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幼稚。



        艾辉尚且如此,其他学员的情绪更加激动。一次最平常不过的远行,却变成一次可怕的经历。



        刚刚出来的众人,情绪当场失控,大家抱头痛哭。此刻他们最想的就是回家,回到温暖的家。



        艾辉看到许夫子和崔仙子被李维拉倒一旁,李维说了什么,崔仙子的脸色刷地一下惨白,身体摇摇欲坠。



        注意到这一幕的艾辉心中默然,其实当他没有看到周教官,心中就有不祥的预感。



        他见惯生离死别,但是此刻,心中依然难过至极。



        所有人都被安排登上一辆辎重车,他们踏上回去的道路。李维没有和他们一起。他还有任务在身,还有很多人没有找到。和他们同一时期在远行的班级总管有五个,被救出来的只有他们两个班级,有一个班已经确定死亡。另外两个班失踪,还没有找到。



        失踪这么多天,生还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但是谁也不想这么放弃,找到艾辉他们两个班,对李维的鼓舞很大。



        听到还有两个班失踪。让艾辉的情绪更加低落。在蛮荒的时候,死亡是大家都有心理准备的事情,活下来才是上天的恩赐,大家对死亡都是一种木然。



        在感应场,安静祥和得就像天堂,艾辉以前觉得感应场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他甚至会想,如果能够一辈子都在感应场该多好。



        李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回去好好休息。



        坐在辎重车上,大家都没有说话的兴致,周围都是低声抽泣。崔仙子失了魂一样呆呆坐着。脸白得像纸,她手里死死攥住周小希的布包。



        艾辉想安慰她,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生离死别来得如此突然,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



        以为自己早就见惯生死的艾辉,忽然有些不忍心,他转过脸看着下方。



        从天空望下去,碧绿的树海消失不见,焦黑的土地就像是丑陋的伤口,远处的地平线被滚滚黑烟笼罩。他能看到火焰沿着地面向远处蔓延,它在吞噬一切。



        受伤中毒的学员,被另外紧急送走,他急需治疗。



        但是艾辉觉得希望不大。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血毒,那位受伤的学员身上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不知道为什么,艾辉总觉得有些眼熟,像是在什么地方看过类似的记载。



        但是当他仔细去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当看到熟悉的松间城,艾辉忽然之中。他心中充满感动。



        只是……



        松间城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繁荣宁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很快,有人注意到,辎重车飞行的方向,不是松间院。



        “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



        “我要回家!”



        “放我们下来!”



        学员们变得激动起来,他们的情绪早就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看辎重车带他们去另一个地方,一个个都忍不住。



        艾辉冷眼旁观,他刚刚看到松间城没有戒备森严,他就大致明白。



        感应场封锁了消息。



        “许夫子,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同行的元修板着脸:“为了防止毒素的扩散和蔓延,各位需要被隔离一段时间,请大家多多理解。这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全,也是为了大家好。”



        许夫子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许多,没想到刚刚逃出生天,竟然又要被隔离。



        他看到元修如临大敌的模样,知道这一定是上面下达的死命令。



        感应场的作风什么样,上面的人有什么想法,他清楚得很,心中也有一些猜测。



        他不得不开始安抚学员,他知道如果任由学员们闹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些他不想看到的事情。



        “你们要封锁消息?”



        端木黄昏冷不丁开口,那位元修脸色微变,他瞥了端木黄昏一眼,没有否认,而是淡淡道:“这是为了大家好。这么大的事情,如果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谁能负责?”



        “为什么不把大家驱散?”端木黄昏丝毫不回避对方的目光,他夷然不惧,冷冷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如果局势失控?会有多少人牵连进来?”



        “局势不会失控。”元修知道端木黄昏的身份,言语间还是非常忌惮:“我们已经找到对付这种毒素的办法。”



        “你们找到对付毒素的办法?”艾辉突然开口。



        元修本来不想说,但是看到周围激动的学员,还有冷冷盯着自己的端木黄昏,他决定透露一点:“是的,我们在一位已经故去的木修修炼笔记中,找到这种毒素的记载。感应场召集实力最强的木修,已经找打破解这种毒素的办法。这只是个意外。”



        “这只是一个意外?”端木黄昏觉得自己就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这么大的事情,死了这么多人,就是一个意外?



        “是的,那位木修的笔记上,详细记载了这种毒素的配方。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破解的办法,现在正在尝试,从目前来看,效果非常出色。”



        元修大人信心满满。



        艾辉他们被带到距离松间城大约四十公里的一处庄园,他们刚刚靠近,就有几拨元修飞过来盘问,守备森严。



        “最近这段时间,希望大家安心呆在这里。如果顺利,大家很快可以回到松间院。各位的各种树叶,还请主动上交。如果有谁擅自和外界通讯,后果很严重。如果大家配合我们的工作,感应场会补偿大家这段时间的损失。”



        这名元修说完,就匆匆离去。



        “找个地方睡觉吧。”艾辉对胖子道。



        为了能够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六天的时间,艾辉就没有闭过眼睛,始终保持着剑胎状态。当他松开剑柄,虚弱和疲倦就像潮水一样把他淹没。



        他随便找了一间有床的空房子,倒头就睡。



        胖子守在门口,在土丘里面,他睡得昏天暗地,他觉得自己好几天都不用睡觉。



        感应场,一处守备极为森严的地下室。



        整个感应场最厉害的木修,全都被召集而来,他们此刻都在研究一本古老的日记。光是老旧得几乎快腐朽的纸张,就能看得出来它所承载的岁月是何等漫长。



        这是四百年前,一位叫做司南的木修夫子留下来的遗物。



        在这本笔记里面,他详细记载了他一生的研究和心得。



        在他的研究过程中,他曾经发现一个独特的现象,修真时代遗留下来的法宝几乎都变成破铜烂铁,唯独例外的,便是血炼法宝。



        他搜集了几件血炼法宝,在对它们进行研究之后,发现它们能够自我修复。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些血炼之物,怎么才能使用。但是这些血炼法宝,虽然大多光泽黯淡,却没有像其他法宝一样腐朽。



        它们保存完好。



        这个独特的现象,引起司南的兴趣。他研究了很多修真时代遗留下来的血炼法诀,发现血炼和修真时代主流的修炼方式完全不同。



        血炼是一种更加古老的修炼方式,据说它源于人类刚刚诞生的时候对天地的血祭。



        司南把自己研究血炼的心得,和木修的植物培育结合起来。



        他希望能够培育一种能够拥有血炼之力的植物,他做出很多的努力,培养出很多的植物。但是一直到他去世,他都没有成功。



        在他去世后,他的学生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大量未成熟的植物。



        他的学生不舍得把这些老师的心血毁掉,但是他自己也无暇照顾,索性把这些植物全都移栽到万生园。



        他的学生把这一段事情,也记在自己的日记里。



        当万生园可怕的毒素爆发之后,经过最初的研究,就有人想起了司南笔记。大部分夫子在自己去世之前,都会把自己的研究,捐赠给感应场。其他的夫子,有权利阅读。



        司南笔记不止一个人看过,很多被召集来木修,想起这本笔记。



        这才是感应场最大的信心,他们已经找到了钥匙。



        *************************************************



        PS:这两天是双倍月票,月票大家不要捂在手上,快投给方方哦!感谢大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