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从女儿国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八章 谁要害我?

第八章 谁要害我?

        锦衣女子望着苏墨的脸许久,

        如此剧变之下,

        被突然发难,

        没有露出异常之处,

        不似作伪,

        锦衣女子略显失望地收回视线,

        转身走回餐桌,

        面对不敢置信捂着胸口伤处的少女,

        锦衣女子脸上的失望愈来愈浓,

        “毫无法力,看来果然不是你偷得。”对少女的受伤,锦衣女没有半点高兴,反而脸上全是沮丧的表情,摆摆手,

        妖艳男子缓缓将匕首从少女胸口拔出,用舌尖舔尽锋刃上的腥红血液,重回锦衣女的怀抱。

        无风窗开,转眼间一位黑袍女子在桌边出现,自斟自饮,锦衣女子对其出现并不意外,

        “店家,发什么愣!可以上热菜了,再加壶酒,这酒酒味太淡,好酒别藏着!还不赶紧的!”身高九尺的壮妇不耐烦地举着手里的空酒杯喝到。

        苏墨小心翼翼地地从柜台后绕了出来,颤声应诺,“好.....好咧!”

        不过,许是担心店里死人,苏墨犹豫地望了一眼捂住胸口倒在地上的少女。

        “放心吧,她还有些用,不会让她死在你这里的。”

        苏墨得了允诺,松了口气,立即去后厨拿酒了。

        但离开视线之后,苏墨脸上的惊恐迅速消散,

        害怕?演戏而已,

        前世角色扮演多了去了,

        瞬间变脸实在是没难度,

        不过,

        好有心机的锦衣女子,

        打着一箭双雕的主意,

        想趁着自己心神恍惚的时候诈出话来。

        若是旁人的话,怕是中招了。

        昨天那个采果贼?

        人死也就罢了,还留下后患,

        真是无妄之灾!

        至于那个少女,

        苏墨微微皱眉,摸了摸心口的位置,叹息一声,抬头望了眼后院计时的日晷,走向了后厨。

        “噢?将军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刚落座的黑衣女道士把玩着空酒盏,似笑非笑道。“莫不是看出了他的男儿身,想要玩一玩?”

        “我有了怜儿,其他男人不入我眼,现在都杀了,岂不是要我们自己动手准备吃食。”锦衣女子对苏墨早就下了杀心,安抚完身边的美艳男,对壮妇点点头,“不过也不得不防,那彩果贼的死在这里,说不定身上的迷魂药物被这店小二得去了,刘壮士替我去后面悄悄跟着,看那小子有没有在饭菜上动手脚,若是跑了直接打杀了。”

        “将军英明。”黑衣女道士奉承道,

        “可惜了,还以为是位囊中羞涩的剑修,枉费我千里北行,带上刘壮士和怜儿,试探这个家伙,还传信让道长赶来以备万一。”锦衣女饮了一口酒水,略显失望道。

        “也许那位道人才是!可惜了,我准备了专克修行人的毒药用不上了。”

        黑衣女道士也是遗憾道,

        “怕是这样了,总之这家伙没什么用处了,问到那道士埋骨处就可以处理了。

        不过,我雇的那对姐妹花采果贼,入皇城之后,一个死了,一个失踪了,

        死的还什么消息都没留下,

        希望道长替我打探一二。”

        明明声音不小,倒在地上的少女却听不见黑袍女子和锦衣女子的对话。

        约莫过了片刻,苏墨直接拎着一个酒坛和装着热菜的食盒走了出来。

        将酒坛和菜摆上桌,

        “酒肉来了,不够........不够我再去做!”

        苏墨抹去封泥,酒香悠悠弥漫整个酒楼,

        对于爱酒之人,这酒味便是世间最美妙的味道,黑袍女子嗅了嗅,眼神一亮,“好酒。”其他人也深吸了几口,深以为然。

        看了一眼桌上四个酒盏都已见底,苏墨陪笑着讨好般斟满,然后乖巧地关上门窗,架起炭炉烧水,等待召唤。

        这时,壮妇回来了,对着锦衣女子点点头,坐到桌边。

        黑袍女道士一口饮尽,又倒了一杯,这次不急着一杯喝完,一口一口地浅啜,每喝一口酒前都要闭眼闻一下酒香。

        “比方才的酒好多了,小掌柜,此酒可有名字?”

        “神仙醉!俗话说,没有毒死的神仙,却常有醉倒的,世间毒物,神仙皆不惧,唯有酒之一物,神仙难敌,这酒后劲甚足,渐迷而醉,除了小子酒桶里长大,体质特殊些,醉不了之外,神仙饮了,凡人闻了,都会醉倒。”

        黑袍女道士对这一说法嗤之以鼻,“名字有些俗了,皆是凡夫俗子的臆想,世间哪真有让神仙醉倒的酒,便是我这般在你们眼中的神仙人物,千杯不醉。”

        锦衣女子待黑袍女道士喝了三杯,没什么状况,才示意妖艳男子用嘴侍奉她饮酒,

        仪态优雅地浅啜一口,赞道:“确实是好酒,还好你没往里面放下脏物,李道长善用毒,这里面若是有一丝毒物、迷魂物,她皆能察觉出,”

        苏墨满脸的茫然惶恐,急声解释道:“醉仙居虽小,酒水却是真材实料,不做砸招牌的勾当,小人以性命担保!如果加了其他东西,让天上掉东西砸死我!”

        说完往窟窿下面一站。

        “呵呵,本想送你去另一个地方开店,念你送上好酒,饶你一命。”锦衣女子语气平淡地说道。

        苏墨讨好地挤出灿烂笑容。

        此时,大厅里,酒香浓郁欲滴。

        壮妇与妖艳男子也端起酒盏,饮了几口,脸上竟有了微微醉酒的红晕。

        黑衣女道士,“不过死罪可免,活罪不可恕,言过其实,且看我五杯已过,还是未醉,让我炼成傀儡。”

        锦衣女子点头附和,“还是前辈知我,此子见我真面目,留不得,凡夫俗子有机会成为道门甲兵,却是你的福气了。”

        见苏墨脸上恐惧刚生出就消散了,却是眼神迷离,转眼间倒在了地上。

        “吓倒了?”锦衣女子不屑笑道,失了兴致,回过身来,“李.......”

        锦衣女子心突然沉了下来,因为她望见李道长卧倒在了桌上,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不可能,这是她重金聘请的高人,虽不是神仙之流,然也超脱了凡人境界,怎会轻易倒地。

        而且李道长擅长用毒。

        “刘壮士?!”

        这时看到她招揽来的女壮士也瘫倒在桌上,

        “谁下毒?谁!?”

        念头刚起,锦衣女子就觉天旋地转,环顾四周,却只有他一人站着,妖艳男人也从她身上滑了下去。

        “谁?到底是谁?”

        不过没有人回答他,只听到铁炉上水壶烧开的声响,最后就连那声响也变得渺不可闻,锦衣女子瘫倒在了地上。

        寂静无声,依旧只有水沸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