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从女儿国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第七章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好在墨衫女并未在院门处停留,而是径直往里走,

        边走边将手伸进男子衣领摸索,将头埋在对方的颈肩。

        苏墨下意识垂下脑袋,只用余光打量,

        会不会是昨日露脸被国王知道自己还活着,派人来抓自己的?

        手已伸入怀中,

        摸到了那装着醉仙的瓷瓶,

        身在女儿国,

        如坠狼群,

        真是处处都是危险,

        就算不上国王派的人,也保不准是奔着自己的身子来的,

        不过,墨衫女只顾将头埋在美艳男脖颈间,看都没看苏墨一眼,

        那墨衫女一阵捣鼓后,惹得男子玉面含羞,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

        更让苏墨一阵恶寒,嘀咕着也不知有什么好摸的,

        略一思忖,

        手离开了瓷瓶,迎了上去,低着头,尖着嗓子,

        是祸躲不过,

        而且上门是客,有客上门,生意不做,上官了了那丫头又要抱怨了。

        “客官,吃饭还是住店。”

        墨衫女和美艳男只顾风月,看都没看苏墨一眼,淡淡地说道。

        “上最好的酒,四副酒杯碗筷,再来点下酒小菜。

        等人齐了,再上热菜。

        你伺候好了,少不得你的好处。”

        说完搂着美艳男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苏墨连声应诺,

        转身时不经意再瞥了一眼墨衫女,发现墨衫女先望了眼头顶昨天砸出的窟窿,然后迅速收回。

        苏墨眼皮倏地垂下,低着头弯着腰,跑去了后院。

        依着记忆,苏墨先去了酒窖,拿着空酒壶,打开最后一坛自酿的酒水,

        想起上官了了的念叨,

        苏墨食堂大妈附体,拿勺的手抖了抖,小半酒水倒出,剩余的重新倒回酒坛封了起来,

        然后从旁边外坊高价买来的酒水坛里再装了一小半壶酒,

        最后端着半壶酒和那坛自酿的酒水离开了酒窖,来到后厨,

        厨房角落里有两个大水缸,

        苏墨先打开自酿酒水的酒坛,从较浅的水缸舀水补满,摆在脚边不再理会,

        接着从较满的水缸里舀水倒进了酒壶,

        摇了摇,握在手中,

        走到灶台边摸了点炭灰涂在脸上,

        然后从食柜里端了几盘了了早准备好的小菜,

        踏出后厨,回了大厅,

        “菜来咯,客官慢用。”

        将酒和菜摆在桌上,

        不做停留,坐到柜台后,等待使唤,

        时间慢慢流逝,

        大厅里,美艳男本就不多的衣服被墨衫女褪去了,手也越放越低。

        渐渐响起大人不宜的声音,

        让苏墨禁不住遮住了耳朵,移开了视线,

        声音却挡也挡不住,

        苏墨索性拿出账本转移注意力,手指时不时敲击着算筹,盘算着最近的进账。

        算下来,这个月除了一些赊账的熟客,少有进账,苏墨忧心忡忡地将算筹推开。

        需要想个法子生财了,

        穷文富武,更何况以后想要修行,

        都得大把的银子,

        苏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把子母河的河水送到其他国度,卖给那些不孕之人,就是不知这商途通不通。

        这时,门外传来马匹嘶鸣的声音,苏墨直起身,

        有马就意味着有远客到,很可能就是商旅,

        真是困了就来枕头,

        就算不是商旅,

        马要吃草,人要吃饭,多半还要留宿,也是笔大生意。

        醉仙楼所在的坊,虽然也靠着城门,却是最偏的一处城门,城外是万里戈壁,故而少有旅客从此门通行。

        醉仙楼曾经以酒出名,自酿的醉仙酒后劲十足,据说醉倒过下凡的仙人,此话虽有些夸张,不过盛时,喝过的人无有不醉是真,宾客临门,

        只是老仆过世之后,酿酒之法没留下来,

        加上楼边酿酒所用水源之井水位涨高,变成了如今的井湖,

        醉仙楼就渐渐没了原先的名声,加上永宁坊远离闹市,客人越来越少,醉仙楼只能靠着坊内熟客光顾才勉强开了下去。

        今日来的几位生面孔,真算得上是稀客。

        抬眼望去,不一会,从院中走进一翩翩少年,不,是男装少女,劲装打扮,袖口有些破损,脸上风尘仆仆,显是长途跋涉而来。

        少女许是终于找到歇息的地方,见到苏墨,脸上露出喜意,刚待言声,就被厅中一声大喝打断!

        “总算等到你了!”

        劲装少女闻言如受惊的兔子,转头就跑,刚准备迈出院门,被一壮妇从门外堵住了去路。

        壮妇身长九尺有余,铜铃紫眼,宽肩熊背,古铜色肌肤,单手拎起毫无抵抗力的劲装少女,穿过前院,弯腰低头避过门梁进了楼中。

        苏墨先是望了一眼还在撒欢的堂中男女,眯了眯眼,

        然后看到壮妇将少女提到那对男女面前丢下,然后坐到了桌边,端起了酒杯。

        那劲装少女让壮妇摔在地上,吃痛叫唤了几声,侠士风范尽失。

        少女接下来的举动更不像个侠女了,只见其不及拭掉身上的灰尘,急忙举起一把长剑,躬身谄笑道。

        “哎呀,这不是殷小姐么,您怎么那么大意呢,那么宝贵的宝剑,随处扔,幸好被我捡到了,正打算去把剑还给您呢。”

        锦衣女子怒极反笑,从美艳男身上爬起来,顺手在妖艳男子下身捣鼓了几下,惹得一阵银铃嬉笑。

        才冷冷道:“捡?在我房间里捡的吧?想还剑给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卖剑于我,再悄悄偷回!你倒做得好个无本生意。”

        “真不是我偷回来的,次日这剑就摆在了我床头。”少女一脸无辜,不似作假。

        锦衣女子缓缓俯下身,双眸紧盯少女的双眸,挑眉问道,

        “你以为我会信吗?”

        少女连声保证,锦衣女子重新坐了回去,将手从妖艳女子怀中捏了又缩了回来,在鼻前细嗅品味。

        “那你说说这剑怎么来的?”

        少女一脸悻悻然,“其实那剑不是我家祖传的,是....我从一个病死的道人身边捡的,不过锋利了些,挖......红薯用的顺手,就带在了身边,想不到竟然换得千金。”

        锦衣女子未置可否,只是望了一眼妖艳男子,端起桌上酒盏。

        倏然,那妖艳男子手中出现一柄黯淡无光的匕首,匕首的小半部已插进少女胸口,

        坠血滴答,

        楼间寂静,

        “杀......杀人了!!”

        本在数十步之外的锦衣女子突然出现在柜台面前,用手掌轻轻拍打着苏墨擦着炭灰的脸颊,四目相对,

        “昨日那采果贼临死前说了什么?”

        刚喊了一句的苏墨像是吓傻了一样,双眼瞪得大大的,浑身都在哆嗦,满脸惊恐。

        “什......什么.....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