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从女儿国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采果贼?

第五章 采果贼?

        “了了,咳咳,喘不过气了!”

        上官了了吐吐舌头,松开了双臂,满脸的开心,丝毫不在意胸襟已经湿透了,

        “公子没事就好,吓坏小小了。”

        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给苏墨擦着湿润的唇角。

        “咦,奇了怪了,怎么会没死呢?”

        坊主和老师急不可耐地拨开上官了了,直接上手检查身体,方才明明没气息了呀,

        动作粗暴,就差把苏墨的衣服撕了。

        苏墨被两位长辈动手动脚,内心是拒绝的,但此时身体很虚弱,加上两人气力太大,就随她们去了,

        至于反抗都没反抗几下,额,这具身体毕竟不是自己原装的,偶尔不听使唤那也是很正常的嘛。

        上官了了则有些为难,

        一边是长辈,一边是公子,

        想了想,还是握紧了拳头,

        虽然都是长辈,但公子的贞操很重要,

        一手拉着一人的腰间大带,

        哗啦!

        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时,苏墨正纠结谁更吃亏,突然听到衣服撕裂的声音,

        闻声望去,

        嚯,

        顿时挪不开眼睛了,脸上神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只见坊主和颜姨外面的衣服被扯碎了,除了下半身的亵裤,全身上只挂着几缕布条,剩下的都在两人身后的上官了了手上。

        “呀!”

        上官了了第一反应是上前用手遮住了苏墨的眼睛,

        公子还是黄瓜大闺男呢,

        不能污了公子的眼睛。

        两个长辈好不知羞,

        她本想拉开两人,奈何力气是大了点,不小心撕裂了衣服,

        但她们里面为什么不多穿点,亵裤为什么布料这么少?

        “你们赶紧去后院穿上我的衣服啊。”

        坊主尴尬地蹭蹭鼻子,颜姨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在小辈面前露光光,实在没什么光彩,两人顾不上责怪上官了了撕坏衣服,赶紧跑去后院了。

        上官了了这才挪开遮挡苏墨眼睛的手,

        “可........”苏墨望着有些狼狈的背影,遗憾道。

        “公子渴了吗?我这就去倒水!”

        苏墨厚脸难得的一阵脸红,尴尬地含糊道,“嗯嗯”

        水端来,两人也已经裹着长袍回来了,

        这换装衣服也忒快了点。

        坊主穿的整整齐齐,严严实实,

        颜姨则随意披了一件半袖长袍,胸襟还半掩敞着,豪放地让苏墨都不好意思少看一眼,

        坊主瞪了上官了了一眼,然后望向苏墨,

        “两次活过来算你命大,砸你的这个女人就是那最近全城告示通缉的采果贼之一。”

        坊主走到尸体旁边,拔出一根符箭端详了片刻,

        “身上的符箭是皇城禁军专有器械,牵扯到宫内,尸体留在这里是个麻烦。我得赶紧送到皇城司。”

        坊主说走就走,轻松地提起尸体,抛进了棺材,然后脚尖一挑,落在了肩上。

        “这棺材摆在这里晦气,我也一起带走了。”

        说完,单手抱着棺材走了出去。

        “可.......”花了巨资的上官了了刚开口就被苏墨止住了。

        棺材这种晦气东西,这辈子都用不上,还是早早送走吧。

        “尸体交上去有赏钱的,不过那家伙太过死板,脸皮又薄,说不得空手回来也说不定。”见到上官了了就要往外跑,颜姨急忙安抚,“不过莫急,她弄不回来,老娘到时候去帮你讨回来,皇城司那帮贱人还是给我几分面子的。我可不像那家伙,人缘差到俸禄都忘了发。”

        刚说完,颜姨就见到坊主折了回来,顿时僵了一下,干笑一声,一双眼睛对着屋顶的破洞乱转。

        坊主狠狠瞪了颜姨一眼,转向苏墨,手里拿着一个瓷瓶,

        “告示上的采果贼是一伙,这伙人近日入京,多坊闺中男子失了贞洁,你过往声名在外,虽说现在外面都以为你死了,但也要多多注意,

        这个是刚从采果贼身上搜到的,我试了一下,应该是其赖以成名,屡屡得手的迷魂之物,名为醉仙,霸道的很,就算是我,恐怕一不小心也会着道。留给你防身。”

        坊主一边说着一边瞥了一眼颜姨,

        “我人缘是差,但从不得罪人,不像某些人,把皇城司那帮人骂的不敢出门。”

        话还没说完,坊主发现手里一轻,

        “哎呀,这么重要的东西您要抓牢啊,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好我手脚麻利接着了。”

        坊主微微凝眉,再望向苏墨,瓷瓶已经落到了其手中。

        苏墨双目放光地端详着瓷瓶,

        迷魂之物?霸道?

        这可是好东西,

        作为一个正直的男性,装备迷魂之物,再正常不过了。

        一脸矜持地继续说道,

        “其实我可以保护自己的,这个用处不大。”

        嘴上拒绝着,苏墨手很诚实地将瓷瓶往怀里塞。

        坊主缩回手,淡淡地说道,

        “小心收好,不要落到某个用心不良的人手里。”

        “你说谁呢?谁用心不良了?”

        被戳穿心思的颜姨急忙反驳道,心中暗道可惜,本来还打算讨过来,用到坊主身上,讨回以往的利息。

        坊主只是冷哼一声,转身再次离开。

        颜姨耸耸肩,紧了紧手腕上一直缠着的的绸带,

        “好了,既然人没事,我也先走了,了了,明天给老娘记得去上课。

        你,阿墨,赶紧把这地上的血冲干净了,

        最烦这些血腥味了,恶心!

        你自己动手,别什么事都招呼了了,

        你一个男孩子家,

        收拾家务总会做的吧?”

        “好了好了,老师您别说了,公子好不容易才醒了,让他多休息才行。”

        上官了了连推带拉把老师送了出去,

        “了了,等等呀,我还有事和阿墨说呢。”

        颜姨扛不住上官了了的巨力,只能攥着门框,掏出一把刀,抛向了苏墨,

        “这把压裙刀是我闲暇时打造的,还算锋利,万一遇到采花贼,你留着....”

        还没说完,苏墨连声道谢,

        “谢谢颜姨!”

        “你留着划自己的脸蛋,多划几道,横着竖着都来,但避开鼻子,那地方出血多,眼睛和嘴也最好避着,力道你掌握不好会拖累了了,总之,她们看上的是你的脸蛋,别舍不得,毁了就保住命了。”

        听着颜姨的“好意”,苏墨后面感谢的话全卡在了喉咙里面,

        “颜姨!!!”上官了了直接将颜姨扛在了肩上,急忙往外走,生怕再刺激到苏墨。

        苏墨苦笑一声,将颜姨扔过来的压裙刀小心收好,

        有把武器防身总是没错的。

        这时,一块碎瓦片落在脚边,

        苏墨抬头,被那个女人撞破的窟窿还在上面灌着风呢,

        坊主说那个女人是采果贼?

        那么她去皇宫是去采果的?

        想到这里,

        苏墨又想到刚才的黑雾世界,

        这或许就是是自己穿越的福利了,

        可以通过接触死者,获取死者的部分记忆?

        得再试试,

        随手伸手拍死一只大蚊子,

        屏住了呼吸,闭起双目,

        再次进入黑雾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