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从女儿国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国王应该是女的吧?

第二章 国王应该是女的吧?

        光天化日之下,老车灯晃眼,

        苏墨看得目瞪口呆,不由喃喃一句:

        “爸的!”

        顾不上深究自己为什么会又脱口而出这句话,

        苏墨已被眼前看到场景震撼了,

        所闻所见皆是女人,

        穿着男装的女人,

        举止粗狂豪放的女人。

        有种不太可能的想法在心头浮起,

        下意识捞起裙子,打算检查自己的性别,

        “苏家男娃儿,莫不是失心疯了?衣衫不整也不知羞!好不容易醒来,不好好待着,不怕再被王上的人瞧见抓回去?”

        苏墨闻声望去,

        出声的是一个中年妇人,细纱半遮着脸,

        一头青丝黑发及腰,梳着步摇鬓,

        发间白玉圈连珠鬓环,两耳挂着镶玉环,

        身着大红色的拖地烟沙裙,裙底隐约露出小巧绣花鞋,约莫...........九寸。

        虽然大脚,声音也有些沙哑,但半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加上那双媚眼,风情万种!

        定然是位美人!

        终于是看到正常女人了,

        苏墨的情绪稍微平复,开始了思考,

        比起穿越,他更相信这一定是在拍真人秀,楚门的世界就是这般,

        所有人都是演员,

        就是希望自己以为所处的地方就是现实,

        然后达到其他的目的,

        苏墨抬头望了望天空,

        现在北半球都是冬季,

        这般暖和的大太阳,应该是赤道附近。

        要么就是和楚门一样,在一个巨大的摄影棚里,

        很大可能是后者,

        再望了望四周,

        对方定然下了大手笔,所图不浅啊!

        至少从环境上瞧不出任何的异常,

        古色古香,天然风景,

        看不到一点现代化痕迹。

        苏墨只能把目光放在了群演身上,希望从中找出漏洞,

        是人总会漏出马脚,更何况这么多群演同时出演,

        但巡视一圈行人的服化道和行为举止,还是没发现任何的可疑之处,

        哪里找来这么多演技自然的路演。

        见苏墨不搭话,只顾肆无忌惮地打量路人,

        那妇人叹息道,

        “脑袋看来坏了,可惜了这身躺着吃饭的皮囊了。”

        说话间来风掀起了细纱,

        露出了面容,

        胭粉中,嘴边络腮胡,脖颈喉结突出。

        苏墨瞬间愣住了,

        这......

        中年妇人,不,男人的话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齐刷刷地望向了苏墨,

        贪婪、侵略性十足的眼神瞬间集火,

        苏墨看得出这些眼神绝对地真诚,好不作伪,都想和他一较长短。

        虽说还是认为这些人演的可能性很大,但万一这场真人秀是限制级的,那就糟了,

        标题苏墨都想好了,《120卑しい不満の男装女子と女装美少男が連続支配する古代追撃ゲーム》

        画面很美,内容劲爆,咽了咽口水,苏墨转身落荒而逃。

        重新回到屋内,

        门边恰好悬着一面风水铜镜,

        苏墨刚一对上,

        身体就僵住了,

        铜镜里映出一副略逊于自己的陌生容貌,

        不是真人秀!

        这是梦境!

        一定是那盗梦师小李子在手机里设下了陷阱,拖他入了梦境!

        因为再高超的医疗手段也做不到让他这样彻底的改头换面,

        “公子!!!”

        一声尖叫,

        苏墨闻声望去,一个男装少女呆呆地站在里屋门口,少女手中的胭脂盒子落了一地。

        好俊的少女,嗯,帅气程度仅比自己差一丢丢。

        不过,e?f?都快溢出字母表的胸肌让苏墨自惭形秽。

        “了了,莫激动,你家公子人已经走了,凉飕飕了,还能爬起来诈尸不成?你要接受这个事实,男人如衣服,更何况你还没得手...........”

        刚才听到的另一个粗鄙声音从少女身后传出,苏墨看到一个三十出头的男装女子走了出来,

        语气粗俗却偏偏长得优雅至极,只是气色不大好,皮肤惨白,脸上看不到血色。

        女子看到苏墨也愣住了,脸色更白了。

        “你们愣着干嘛,赶紧走啊,莫耽搁了时辰下葬,再晚就出不了坊门了。”

        声音中气十足,很快苏墨看到一个四十左右的男装妇女走了出来。

        一头白发,很是醒目,身着淡蓝色的长袍,神态威严。

        温柔少女,优雅女子,威严少妇,全是美女。

        投其所好编制梦境是盗梦准则之一,

        这里绝对是梦境。

        既然是梦境,那就暂时没什么危险,更不担心社死,

        就不必着急脱身了,

        被拖入梦境对方肯定是有所求的,

        想必会先给点甜头,

        先让自己沉迷其中,失去自我,然后再露出目的。

        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大概是很俗套的那种,

        眼前少女喜极而涕,

        扑通入怀,

        另外两人也被自己折服,

        从此四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切,这种桥段实在太.......好了。

        而且,

        这里是女儿国!多么棒的梦境!

        只要没有摄影机,百人.....

        苏墨干咳一声,下意识摸了摸后腰,然后面露和善的笑容,张开双臂,迎向了仍震惊中傻傻可爱的侍女,

        了了,

        苍苍烟霁塔,了了月明山,

        多有意境的名字呀,

        一定是个可爱温柔的女孩子,

        “公子我吉......”

        砰!

        就在快要入怀的时候,少女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根木棍,狠狠砸在了苏墨的脑门上,

        好大的力气!

        剧情不应该是这个走向啊!

        苏墨还未想明白,又晕了过去,失去意识前,耳边听到一声大喝,

        “何方妖孽?胆敢占我家公子躯体!也不问问我了了的棍棒答不答应!”

        额,这里的女孩子这么猛吗?随身带着棍棒!

        不知又过了多久,

        苏墨缓缓醒来,

        周遭声音入耳,

        女子和少妇正在劝着少女,

        “真的不会是孤魂野鬼,你瞧瞧这牙口,瞧瞧这手脚,瞧瞧这根......坊主,你打我手干啥,这小子不是我们轮流养大的吗,什么没看过?

        喔,长大了?不瞧就不瞧!

        了了,但凡是孤魂野鬼附身,体魄不符,这些地方都会充血浮肿,无一例外,

        不信你问她!”

        “她说的没错,定然不是孤魂野鬼附身,鬼魂......进不来这里。”

        “进不来?”

        “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只要知道,排除了其他可能,举止再不同,这只能是你的公子本人。”

        “可是公子从不自称公子,只说我的!”

        “之前受了那么大的刺激,性格习惯发生变化很正常的!”

        “那我......岂不是打错了?”

        苏墨暗暗松了口气,这才呻吟着睁开眼,

        还没说话,又恢复了柔弱模样的少女已经撞入怀中,

        汹涌澎湃的力量让苏墨胸口吃痛,

        “公子,你没事真好!都是了了不对!”

        苏墨不经意瞥见少女后腰除了别着木短棍,还挂着一把匕首。

        这个梦境的女人不那么好对付,善变、身重、体硬、难推倒,还随身携带凶器,还是早早醒来的好!

        根据之前和小李子的对战经验,

        梦境里想要醒来,

        只有一种方法,

        简单粗暴,

        那就是出血!

        苏墨突然抽出少女后腰别着的匕首,

        推开少女,

        刺向了自己。

        额,

        匕首停在身前,始终刺不下来,

        苏墨的手僵在空中,怎么也动不了。

        不禁心中一凛,

        这是怎么回事?

        忽见威严妇女伸手一招,

        匕首挣脱苏墨的手掌,飞向空中,落入妇女手中,

        望着匕首上面的血迹,威严妇女脸色有些难看,

        匕首挣脱时,由于苏墨握得太紧,割伤了手掌,鲜血直流。

        威严妇女望了眼被滴落的血液染红的地面,视线移到苏墨手上,

        她没料到苏墨竟然没有立即松手,明明手无缚鸡之力,却选择了顽抗,死意如此之坚吗?

        “你怎的搞得?”

        优雅女子皱着眉望了眼地面,揉揉眉心,又瞪了瞪威严妇女,仿佛是责怪对方弄脏了地面。

        无暇观察他人的反应,

        苏墨的瞳孔微缩,

        心中已经翻江倒海,

        手中剧烈的刺痛感,加上血腥味,

        曾经陷入过梦境的苏墨知道这绝对不是梦境。

        隔空取物?

        牛顿啊,赶紧掀开你的头盖.....不,掀开你的棺材板救救你的信徒!

        (牛顿拉开快被敲烂的棺材板,抢在苏墨敲响之前,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哎,

        最不可能的一种可能出现了,

        真的穿越了?

        再次用目光丈量了侍女的罩杯和匕首,

        自我安慰道,

        穿越又不是挂了,将就过过几百年吧。

        威严妇女将匕首重重摆在桌上,哼了一声,

        “别的都不会,就会作!没死就好,别再寻死觅活了,你死了不打紧,了了又得伤心了。”

        语气非常不善。

        上前给苏墨包扎的少女诧异地偏过头,不明白一向和蔼的长辈为什么恼怒,

        优雅女子将视线从苏墨手上的伤口挪开,也恨其不争地附和道:“老娘我早告诉你,男孩子家不要随意抛头露面,要不然也没这些破事,没死就好。

        不就是被那国王欺负了吗?多大点事,放到男儿当国的地方,欢喜还来不及呢,说不定还道一声,来啊,快活啊!”

        欺负?国王?

        加上之前提及却未注意的玩弄,

        苏墨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下意识将手伸向了臀部,身子却一踉跄,只感天旋地转,竟然倒在了少女怀里,身体竟然虚弱到这种程度,定然是让那国王得逞了,

        不过想及现在的环境,苏墨又松了口气,

        这里是女人为尊的地方,国王应该是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