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54章:斩杀

第54章:斩杀

        同一侧的两条腿被斩断,大蜘蛛平衡被严重打破,现在不单单是转身速度了,便是直线加速也慢许多。

        见到这种情况,王善反而不准备跑路了。

        围着大蜘蛛转圈,王善随时准备冲上去再次给蜘蛛修剪一下腿脚,而连续两次受到重击,大蜘蛛倒是想跑,只是现在攻守异位,王善准备弄死这奇奇怪怪的鬼东西看看了。

        来来回回试探,王善在真正攻击之前要搞清楚,刚刚那根蛛丝是如何射到前面的,他可不想被蛛丝糊脸。

        盯着大蜘蛛转圈的王善忽然右腿发力,猛地朝着左侧跃了出去,又是一道蛛丝射了出来,速度极快。

        “原来是肚子下面!”王善刚刚看到,那长满甲壳蜷缩起来的扁平腹部竟然贴在蜘蛛身下,那蛛丝就是从肚子下面射出来,隐蔽,且方向可控。

        只是从前后两次射出的时间判断,大概率是不能连续发射的。

        这也正常,要是跟机关枪一样,那王善这会尸骨估计都腐蚀成脓水了。

        就在躲过这一记蛛丝之后,王善猛然冲向蜘蛛,挥刀就砍,大蜘蛛也凶性爆发,扭头一口就咬了过来,四个锋利如镰刀一样的大钳子朝着王善大腿就切了过去。

        刚刚扭身让过切来的大钳子,蜘蛛的刀足就猛地朝着王善刺了过来,再次后退一步提刀一档,发出‘砰的’一声。

        格挡开的瞬间,王善手腕猛然一翻一抖,刀尖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一下撩在了蜘蛛身下柔软的腹部,‘呲啦’一声,绿色血液飞溅,大蜘蛛发出一声嘶鸣。

        事实上,王善是完全有机会一拳砸中大蜘蛛的,爆炸般的拳力也绝对比刀更好用,只是,鬼知道这玩意皮肤有毒没毒,王善实在不想用拳头试验一下。

        没办法,便只能慢慢用刀磨了。

        另一边,营地内也传来一阵阵喊声,王善这边打斗惊动了负责值夜的人后,立刻有人去禀报了卢建德。

        受到消息的卢建德吩咐另外三位气血武者在营地内坚守,他则带着另外一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来。

        到了近前,一眼就看到那夜鬼洞蛛,立刻出声提醒:“小心这玩意的蛛丝。”

        “卢大哥来得正好,我吸引他注意力,卢大哥斩了这鬼东西。”王善听到声音喜道。

        “哈哈,王老弟斩断了这东西的两条腿,看来,我不来老弟也快要杀了这东西了。”嘴里说着,卢建德动作却没停,抽出巨大的斩马刀站在不远处,随时准备动手。

        王善再次靠近挑拨那大蜘蛛,便在大蜘蛛扭头一口咬过去的瞬间,卢建德双腿发力在地上踩出一个小坑,爆喝一声瞬间冲到蜘蛛身侧,巨大的斩马刀切割空气发出一声刺耳尖啸。

        刀光划破夜空仿若闪电,一刀,便将蜘蛛从中间拦腰整个劈成两半。

        绿色血液飞溅的到处都是,被劈开的大蜘蛛一时却不死,两半的尸体还在挥舞着刀足,切削的周围地面烟尘四起。

        王善汇合到卢建德身旁抱了抱拳,“还是卢大哥厉害,一刀就结果了这鬼东西。”

        “老弟说笑了,要不是你已经斩断了它两条腿,又吸引了注意力,让我自己对付这东西可没那么容易。”

        “也只是不‘太’容易罢了。”王善摇头笑道:“用兵器真的要比我这空手好多了,这玩意,我可不敢用拳头打。”

        卢建德大笑,“这东西叫夜鬼洞蛛,其实就是看起来吓人,唯一麻烦的就是那蛛丝,很隐蔽,特别是在夜里,而且还有毒,除此之外,解决起来并不麻烦。”

        “你别看他长的吓人,浑身都是硬毛,其实,身上没毒的,那毛也扎不坏人。”

        “是吗。”王善看看那还在抽抽的鬼东西,咧嘴摇了摇头,还是不习惯啊。

        “那当然,而且这玩意长的虽然吓人,可还是挺值钱的。”眼见夜鬼洞蛛真的要死了,卢建德迈步走了上去说道:“这八条刀足,两对钳子,一身外甲壳,还有那毒丝囊都是好东西,到了盖县,卖个200两不成问题.”

        “那倒是不错!”王善神色一喜,没想到还是一笔外财,“好,那就拜托卢大哥了,这家伙咱们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不必,不必,有我没我你都能解决,无非是浪费点时间罢了。”

        “卢大哥这是什么话,看不起小弟,还是觉得小弟是那种见钱眼开之辈?”

        “哪里话,既然如此,那老哥我就却之不恭了。”卢建德本就心动,只是不好说出来罢了。

        见王善不似作伪,便笑着答应下来。

        毕竟是占了便宜,卢建德便积极地走了上去开始分解夜鬼洞蛛的尸体,一边弄,还一边给王善讲解,“夜魔洞蛛这东西,一般都是生活在地下,当发现猎物之后,会散发出一种气味,然后埋伏在地下偷袭猎物,是一种很讨厌的凶兽。”

        “这种东西算个什么等级?凶手异兽有什么区别?”王善出声问道。

        “区别就是攻击性是否强,能否训化,不能就是凶手,能就是异兽,至于等于,跟你的火麟驹和金虹野猪一样,都是最低级的。”

        王善愣了愣,就这还最低级别?

        攻击性跟火麟驹简直无法同日而语。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一般我们走官道,很少碰到这东西,这种蜘蛛一般生活在森林里,几乎不会到山下来,毕竟环境不合适,必然,我们是不会把营地设置在这个为了的,你这运气……”说着卢建德摇摇头,“我都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还是不好了。”

        王善眉头一挑,心里有种感觉,会不会是自己大半夜练功的事?

        不过,无论是不是,王善都不会放弃晚上修炼的,什么都没有强大自己重要。

        看着地上流淌的绿色血液,王善忽然很感兴趣地问道:“这血液没用吗?”

        “也许有吧,不过,这玩意又没法收集,起码价值不高。”卢建德无所谓地说道:“不过,这东西的肉还是挺好吃的,就是看起来恶心一点。”

        这王善倒是没什么感觉,前世比这个恶心的吃的东西也见过不少,比如‘鲎’,海肠子,沙虫…

        ……

        ……

        昨天更新时间变化是有原因的………

        昨天三点多,听萌俊说他们安排的差不多了,六点左右可以去吃饭,我便立刻丢下电脑买动车票,一路杀到了海口。

        见到萌俊的时候很想一拳打过去……

        太可恶了,那么年轻,还那么帅,严重违背了码字佬的基本要素。

        在萌俊房间,还看到了另一位大神,实在是出乎预料,竟然是贰更巨。

        六点多下来,终于等到了火星,看到火星大佬的时候,我,硬了……

        拳头!

        该死的,脸上连个青春痘都没有……

        卷起来了,竟然连颜值都开始内卷!

        幸好有贰更巨在,没有被萌俊和火星这两个家伙把码字佬的颜值拉高!

        晚上吃完饭,火星巨带我们去了希尔顿,在楼下就碰到了黑山老鬼,大晚上,老鬼一声白衣飘飘……

        与老鬼握了握手,手冰凉冰凉的……

        老鬼身边就是车神卖鲍的,出乎预料,现实中卖报的竟然异常的正经。

        到了希尔顿楼上,火星巨把乌贼大神约了出来,我们一帮人拿出书来等着签名……好吧,我没带书……

        主要是贰更巨,是乌贼铁粉,很是激动。

        与乌贼大神聊了好一阵,请教了不少东西,大神的境界就是不一样。

        很难想象,碰巧香蕉路过,也被拉了过来,大神们思想开始碰撞。

        火星巨和香蕉巨的精彩辩论让我等扑街入听天书……

        颇有些听君一席话,入听一席话的感觉。

        俩人从传统文学到网络文学,从写作方法论到什么是写作核心问题激烈辩论起来。

        三个多小时,一只辩论到半夜一点半……

        中间一口水都没喝,就干喇!

        这让我发现,想成为一个大神,口才和干喇的能力也相当重要。

        期间,扑街我试图给两位大神表述的东西进行一下解读……毕竟我更认同火星巨的方法论,结果……

        结果,火星巨直接甩出来俩字,“不对!”

        ……

        我特么果然是冲动了,直接被碾成灰,我以为我听懂了,实际上就是我以为……

        人和人的体质果然是不一样的,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却非要靠才华,那该死的天赋!

        不过听大佬们辩论,虽然听不太懂,但还是解开了很多写作时候的疑惑,很多东西,只是大体知道应该这么写,可大神们的分析后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写。

        一扫尘埃,顿时清明!

        不过,大神们讨论的东西终究是太高端了,是那种明明你知道怎么写是对的,但你就是写不出来,特别痛苦。

        最后香蕉说,每次他们这些人见面都要辩论一些东西,这种辩论能极大的激发他们的思维,爆发出很多火花,收获很大。

        看来还是要多交流,之前是没想到,这些大神都出乎预料的平易近人,聊什么都可以。

        聊完东西,我与贰更巨都挺激动的,决定找个烧烤继续……

        这一继续就干到了凌晨五点半,最后要不是烧烤店老板催促,可能直接就一路到天亮了。

        打开眼界,什么叫天赋型写手啊!

        老天爷赏饭吃的那种,天生就会写小说!

        斩妖司是他第一本书啊,上来就两万均,牛逼puls……

        根本不给扑街活路!

        ……

        今天中午起来便开始赶高铁,下午才到家,迷迷糊糊赶紧码了一章就是在挺不住了,年纪大了,熬了一夜,整个人跟散架一样。

        今天只能更这一章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