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52章:刀法详解

第52章:刀法详解

        卢建德将刀插在腰间,双手持着自己的斩马刀,瞬间,身上气势升腾,爆裂之气扑面而来,高高扬起的斩马刀对着王善就劈了下来。

        这一刀带着一股惨烈之势,仿若千军万马同时对自己发起冲锋,滚滚碾压而来。

        面对这惨烈一刀,哪怕刀锋还未劈下,王善就已经感觉自己眉心有股刺痛感,脑壳仿佛就要被裂开一般。

        “哈!”爆喝声中,卢建德一刀劈下,王善几乎是下意识的想也不想猛然后退两步。

        刀光一闪,在空中划出一道霹雳也似的刀光,带起的劲风吹着王善头发衣角朝后飞舞,他有种感觉,哪怕刚刚是一块巨石,卢建德这一刀下去也能将巨石劈成两半。

        当王善回过神来的时候,卢建德已经将斩马刀收了回去,手里提着自己的腰刀笑着站在自己面前,“这就是劈,感觉如何。”

        “爆裂,刚猛,势不可挡!”王善赞叹道。

        卢建德大笑几声后扬了扬手里的腰刀说道:“说过了劈,那我再给你说说‘砍’。”

        “【砍,斫也】,砍同样是下劈这个动作,砍削,并不追求一刀两段,讲究速度快捷,一沾即走,所谓,半硬半软,先硬后软,有很强的回旋余地,可以随时变招,变化多端,所以,发力的时候都是收着的,力道不能用死了。”

        说着,卢建德又演示起来,猛地拔出腰刀就对着王善砍了过来,刀光一闪之间就连续砍出来三刀。

        “我这三刀,有虚有实,虚实变化,完全要看对手的反应,虚的也可以变成实的,实的也可以变成虚的,这下你明白劈和砍的区别了吧。”

        “受教了!”王善郑重抱拳,劈砍劈砍,大家一直都放在一起说,没有行家给解释一下,还真的是不明白其中区别。

        “哈哈哈,没什么,咱们再说说刺、撩、抹、斩。”卢建德大笑着挥挥手,挥舞着手中腰刀再次演示起来,“【刺,直傷也】,一刀刺出,讲究的是‘快’‘准’‘隐蔽’,刺的伤害极高,而且很适合用来针对那些专门修行身体的,劈、砍、撩、抹可能都无法对对方造成致命伤害,但刺能。”

        说着,卢建德一刀刺出,悄无声息,刀剑陡然出现在王善小腹处,吓了王善一跳。

        “再说撩,【撩,理也】,撩,全靠手腕发力,讲究动作隐蔽,速度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要讲一个‘诡’字。”说着,忽然上前一步对着王善小腹一刀刺了过去,王善向后一躲的瞬间,卢建德手腕忽地一转,刀锋划了一个圈,一刀斜斜朝着王善胯下撩了过去。

        刀锋划过,虽然没有真的撩到,但还是让王善裤裆一凉,头上冷汗当场就冒了出来。

        “哈哈,感觉如何。”卢建德见状大笑。

        “这,太阴损了一些。”王善咬着说道。

        “哈哈哈,那是当然,这撩,可以搭配任何一招,而且撩向什么方向,什么部位,完全不可捉摸,最是诡异难测,防不胜防。”

        王善用力点点头,觉得这一招自己要多练一练。

        当然,没别的意思,主要是为防备别人,知己知彼嘛!

        “其他两招,‘斩’介意劈砍之间,更追求不同的角度,‘抹’,讲究灵巧,一般用来配合身法,在格、挡、躲、避的同时予以还击。”卢建德在这两招上没有讲述过多,只是演示了一下便收回了刀继续说道,“你呢,想更快成型,所以,我建议你重点练习‘劈’‘砍’,最常用,也最有气势。”

        卢建德使了个眼色,王善瞬间明了。

        学刀就是个掩饰,是为了让自己出其不意用拳法克敌制胜的,没必要下太多功夫,重点在一两招之上,让敌人短暂误会就好。

        接下来这一天时间,卢建德就将自己的一套刀法演示给了王善看,并且开始手把手指导起来,如何发力,如何配合步伐,遇到不同情况如何应对。

        一整套打法,毫无保留地交给王善。

        这倒不是说卢建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有多大方,实际上,这些刀法,王善真要想学,有太多地方花点钱就能学到了,根本不是什么稀罕东西。

        真正的关键的永远都是练法和杀招,那才是立身根本,毕竟,哪怕王善不会任何刀法,一样能用刀斩杀那些淬体境的人,势力碾压,毫无难度。

        所以,卢建德也不介意用一套刀法换王善一个人大大的人情。

        只是他不知道的,王善看中的恰恰就是他亲自教导的这一套‘虎啸刀’,有了这个,他以后只要氪出来一枚铜钱,就能立刻掌握这套刀法。

        想起氪金,王善原本大好的心情瞬间就冷了下来。

        几天前,兜里可是有600多两啊,再看现在,就特么剩155两了……

        好在当前这枚铜钱激活进度到了80%,还需要20两就够了,剩下135两,还能再次激活一枚铜钱的……

        吧。

        可千万别再有什么突然冒出来的花销了,这花钱比流水都快,王善总是怕怕的。

        甩了甩头,把这些担心抛出脑海,王善拉过自己的火麟驹翻身上马。

        休息的时间结束,实际上已经超时了,就是为了等卢建德和王善。

        现在要再次上路了,一路上每天行进多远都是有计划的,因为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适合扎营休息。

        骑在马上,王善想了想一把抽出腰刀,突然爆发的血腥气和杀气让胯下的火麟驹嘶鸣一声。

        单手一搂缰绳,火麟驹人力而起,王善单手按在马脖子上,这才让火麟驹安静下来。

        安静坐在马上,王善手持腰刀开始对着面前一下下虚砍,时间不能就这么浪费,临阵磨刀,多熟悉熟悉也是好的。

        毕竟是气血武者了,身体的底子远超普通人,哪怕是第一次正式接触刀法,加上有言家拳打法底子,练这种基础刀招,效果远超常人。

        更何况,王善用这把刀亲手下了几十人,脑海中回想着杀人时候的情景,杀气、煞气从身上逸散出来,那些曾经被自己砍死当场的人仿佛再次浮现在眼前,回忆当时场景,一刀,一刀,砍、撩、扫、斩……

        坐在马上,王善不知疲倦地不停朝着前方想象出来的人影砍去。

        许是被王善身上杀气震慑,火麟驹前所未有地老实配合着。

        慢慢的,那股子用刀的味道就出来。

        卢建德远远看着微微点头,说实话,就冲着那股子狠劲,就是个用刀的好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