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50章:三帮六寨

第50章:三帮六寨

        看着谭老头的背影,王善暗暗撇嘴,嘴上都是不情不愿,还什么没有毒药,结果身体诚实的很。

        药毒不分家,就知道老头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不知道老头准备怎么弄,王善便开始跟小蝶打听起来。

        小蝶也不多说,只是嘻嘻笑道:“毒药毒药,毒也是药哦,嘻嘻,回头我就告诉爷爷你瞎打听。”

        “可别!”王善连忙举手投降,那老头真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半响,谭老头走了回来,一把将掌中锥丢了过来,“淬好了,见血封喉。”

        看着丢过来的掌中锥,王善吓的脸都白了,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最终灵机一动,猛地撕下衣服一角将掌中锥兜住,这才伸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哼,看你那点小胆,就这还想着玩毒?”谭老头不屑地啐了一口。

        王善嘴角抽了抽,你特么说的那么吓人,老子能不害怕吗!

        “爷爷逗你呢,这上面肯定又镀了一层石蜡,摸了也是没事的。”看王善那副样子,小蝶笑嘻嘻地说道。

        “啊!”王善低头一看,果然,锥子上面一层白色透明状涂层,应该就是石蜡了。

        轻轻吐了一口气,吓死人了,不过想想也是,总不会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时间一长岂不是氧化变质了。

        又从谭老头哪里接过两个小瓷瓶和一块石蜡,一瓶是毒药药液,一瓶是解药。

        “谢谢谭叔了。”王善将东西收起,脸上再次挂上了笑容,“那我就先走了,等从盖县回来再来看望谭叔。”

        “回来!”刚迈步出去就被喊住,只见谭老头黑着一张脸,“给钱了吗,你就走,臭不要脸的!”

        你不是不卖毒药的吗,还要钱……王善心里腹诽,脸上却不敢表现,笑着问道:“忘记,忘记了,谭叔,多少钱。”

        “100两!”

        王善:“……”

        王善整个人都僵硬在了原地,你特么的怎么不去抢?

        你还是人吗!

        我特么一趟出行费才200啊!

        “怎么,没钱,没钱还回来!”谭老头拉拉着一张长脸。

        “有钱,有钱。”王善一脸肉疼,磨磨蹭蹭地掏出十张金叶子,还不等递过去,便被谭老头一把抢走。

        “滚吧!”谭老头不耐烦地挥挥手。

        王善叹了一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外走去,精气神完全萎靡,整个人都开始佝偻了,看起来凄凄惨惨的……

        刚刚打家……刚刚替天行道奖励了600多两啊,还想着多激活几枚铜钱,结果可好么,还没捂热乎呢,这特么一转眼就剩180了。

        王善咬牙切齿,心痛到无法fu吸。(表情包)

        这日子没法过了!

        今天去替天行道是肯定来不及了……等回来的……真的是,刻不容缓啊!

        发了一阵子狠,王善回到武馆,好多点没去看父母和小妹了,晚上要回去看看,顺便把行程说一下,省的一个来月看不到自己家人担心。

        另外还要准备一些东西补给,不能都指望程家,看现在莱芜城这形势,鬼知道路上会不会太平无事。

        晚上去了吴家,听说儿子要出远门,想到大姐的事,两个老人就忍不住担心,王父沉默着不说话,王母和小妹低头开始垂泪,弄的王善很是手忙脚乱了好一阵。

        反复保证自己不会有事,又展示了下现在那一身非人的力量,这才勉强让老人放心下来。

        第二天又拜托吴飞好好照顾家人,反复警告他不许去撩骚小妹,王善这才准备去程家堡会合。

        临走的时候,吴飞又递给王善一个包裹。

        “什么东西?”王善打开口袋低头看了看顿时一愣,竟然是一袋子干瘪的蝎子和黑色肉条。

        “犀皮蝎子干和金虹野猪的肉。”吴飞解释道:“你现在也是气血境武者了,出门在外,未必能保证顿顿都有吃的,万一断了粮就完了。”

        “这东西虽然看着不起眼,但能量充足,一小块金虹野猪肉顶得上十斤上好牛肉,关键时刻顶饱,犀皮蝎子还有解毒的功效,随身带着,以防万一。”

        “行,还是你想的周到。”王善也不客气直接收了起来,这点他倒是真忘记了。

        这一小袋子看起来不多,也就十斤左右,却都是异兽肉,王善估摸着要百八十两的银子。

        将小袋子挂在火麟驹的马鞍旁边,王善翻身上马,打马而去。

        ……

        三天后……

        骑在马上,王善面无表情,眼睛看着前方,其实毫无焦距。

        第一天出来的时候,王善还对荒郊野外这种草长莺飞的环境很感兴趣,可当一路看到的都是这种情况之后……

        千篇一律,那么再美风景,也会变得无聊起来。

        (年轻、漂亮、身材好的除外)

        特别是这车队行进的速度简直慢的令人发指的情况下。

        事实上,他们走的是官道,只是,天下大乱之后,再也没人修缮官道了,加上一些盗匪为了打劫方便特意挖掘之下,官道就变的坑坑洼洼起来,车马走起来很是困难。

        特别是很多地方干脆彻底被挖的断掉,路基都没了,还需要自带的木板搭建过道才能让装满货物的车辆通过。

        那速度在王善看来,比爬行快点有限。

        这破路也能开车?

        由此他也理解,为什么说现在外出行商一趟要那么久的时间了。

        无聊的他,只能坐在马上发呆,他已经在考虑,到底如何打发剩下的时间了。

        “王小弟,第一次出来,感觉如何啊。”耳边传来的声音惊醒王善,扭头一看,是程家这个车队的队长,卢建德。

        卢建德,程家客卿,气血如龙境,高大魁梧,声音洪亮,善使一柄斩马刀,整天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好说话。

        “啊,与想象中差别很大啊。”王善笑笑实话实说道:“传说外面很危险,只是这几天……”

        “哈哈哈哈,第一次出来,都会有这种感觉。”卢建德笑道,程子真交代路上照顾一下这个王善师弟,他这才会主动上来攀谈,“事实上,危险也不是天天有的,天天有危险,人怎么坚持的住。”

        “这野外危险啊分成两种,一种是暗处的,一种是明处的。”

        “这暗处危险,又分为两种,第一呢是蛇虫鼠蚁,中毒生病,这都是无法预测的,真发生了,那只能听天由命,第二种是那种流窜的盗匪,这种一般来说,对咱们这种大商队造不成影响。”

        “这明处的危险,才是真正的危险。”

        “那明处危险又是指什么?”王善好奇问道。

        “你知道三帮六寨吗?”见王善摇头,卢建德这才继续解释道:“六寨,是流星寨、盖世寨、龙捲寨、地煞寨、落枫寨、八方寨,三帮是无影帮、飞虹帮、九星帮。”

        “三帮六寨,盘踞在莱芜城外几座山上和交通要道附近,他们才是城外真正危险的来源!”卢建德神色严峻地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