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47章:顿悟

第47章:顿悟

        晚上,王善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暂时消停一段时间,钱够用一阵子,最重要的还是自身实力的提升,不能为了抢……不能为了替天行道而替天行道。

        老老实实地跟着吴飞去了城外吴家堡,瞬间把家被人烧了的事说了一下。

        王父王母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心疼的样子溢于言表。

        王善只好出声安慰道:“没事,烧了就烧了吧,正好换个地方住,德阳町那边也不安全,最近外城瘟疫越闹越厉害了,明天我到武馆附近买一套房子,那边距离内城近,又靠近武馆,安全一些。”

        “可是……”王父犹豫半天,还是出声说道:“你大姐,就怕你大姐回来找不到家了啊。”

        这话一出,王善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大姐的消息他已经有了,应该是在无生教那边,只是现在实力有问题,实在是想救人都没办法。

        这消息他没敢告诉父亲,怕老人承受不住。

        “大姐那边,我已经跟车行打过招呼了,车队回来他们会来武馆通知我的。”王善找了个理由说道。

        “那,行吧,你大了,你做主就好,只是,你大姐……”

        王母和小妹都不说话,王善沉默着,点了点头。

        ……

        第二天一早,王善去了一趟谭老头药铺,有钱了,自然要花,大把地花。

        抢钱……赚钱是学问,花钱更是大学问,王善这次没再买什么补血散益气散,直接补血丸走起。

        “咚”的一声,一个小包袱丢在柜台上。

        “给我来20粒补血丸!”说着打开包袱,排出三百两银子。

        “前天的案子你是做下的?”正在王善凹造型的时候,耳边突兀响起一个幽冷的声音,吓的王善扭身就是一肘子打了过去。

        “呵!”一声嗤笑传来,谭老头满脸的不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朝着王善手肘一点。

        “啊!!”王善忍不住一声惨叫,只感觉手肘关节被刺了一下,不单单手肘,整条胳膊都麻了。

        “谭……叔,你这……”王善抱着胳膊,一脸苦笑地看着谭老头,“你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人后背,太吓人了吧。”

        一旁谭小蝶捂嘴轻笑出声。

        “别!”谭老头冷哼一声,“别跟我套近乎。”

        “一晚上杀了30多人,灭了人家满门不算,还袭击了另外一家分舵,你小子倒是够心狠手辣的啊。”

        “我不是,我没有,冤枉人!”王善想也不想就否认道。

        “呵,姓封的脸部有明显的灼烧痕迹,不是你,难道是王八羔子做的吗!”谭老头撇着嘴,眼睛偷偷瞄了小蝶一眼,眼见自家孙女一脸震惊,心头很是满意。

        王善嘴角微不可查地抽动了一下,死老头这都知道,特么的……

        轻咳一声,王善气质顿时就是一变,满脸的正气凌然之色,“封明知一家都应该千刀万剐,死不足惜,替天行道,我辈义不容辞!”

        关于封明知是如何强抢民女,肆意虐待,逼人家破人亡,强占别人家产等等劣迹一一道来,包括亲眼目睹他那半大小子的儿子对一少女进行鞭打的事都讲了清楚明白,绘声绘色,只听得小蝶火冒三丈,恨不得姓封的活过来自己再亲手杀他一遍才好。

        谭老头暗地里撇撇嘴,这种事他听的多见得多了,说麻木不仁也好,说司空见惯也罢,反正是不会像自家孙女这种年轻人一样有这么大反应的。

        只是看着自家孙女给了20粒补血丸之后又送了5粒不算,还再拿青阳草、铁血蓝花给配了些药粉,最后又给了一包专门去除气味的‘隐粽粉’,谭老头就气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手指轻轻颤抖。

        小蝶就当看不见了,王善得了便宜后也不敢再卖乖,招呼也不敢跟谭老头打一个,低头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听着店里谭老头絮絮叨叨的声音,站在街上的王善心里暗爽,还想打击我在小蝶心里的地位,切,老头,你想多了!

        大采购结束,王善带着一大瓶补血丸返回武馆,这次他彻底静下心来,把全副身心都用在了修炼上面。

        一招一式,动作行云流水,融合言漳本身的修炼感悟,王善在不停搬运气血之力。

        一颗气血丸入腹,精气不停地被释放到全身各处,这让王善精气无比充沛,在这种情况下我,清晰感受到气血之力在双臂之间往复循环的时候,每一次都能壮大一丝。

        而气血吸收精气壮大的同时,又反哺身体,王善能感觉到,身体力量也随着气血运转,在一点点提高。

        这种提高,一开始还不明显,但随着时间流逝,却逐步展现出来。

        一头扎进修炼状态的王善,干脆也不去吴飞家了,就在武馆找了个房间休息下来。

        一开始,众人还没觉得如何,但从第二天开始,内院的一众师兄弟包括言漳在内,都开始为王善的努力程度吃惊。

        每天除了吃饭之外,睡觉时间都压缩到了只有2个时辰,剩下的时间,全都在闷头修炼。

        如果只是单纯的下苦工,那么还不算惊人,真正让众人惊讶的是王善的状态。

        自从借助言漳的经验,彻底熟悉了言家拳的练法之后,王善便很快形成了身体记忆,这让他在一个人练功的时候可以把全部精神力都放在‘钱眼’里,把言漳的修炼是感悟和经验与现在自身情况进行对比,这比单纯的师父手把手教的效果还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一旦他进入这种对外界彻底失去感应状态后,在其他人看来,王善的一招一式都会自带韵律,一种与天地自然相合,自然而然的韵律,少了很多主官刻意为之的那种烟火气。

        说是‘顿悟’,那还差一点,但是绝对达到了‘忘我’之境。

        而忘我之境,对于内院这些普罗大众看来就是天才的家伙来说,也是从未有过的。

        可换到王善身上,几乎是想进入便能进入,若说一开始还是羡慕的话,那后面就是嫉妒了。

        当看的多了之后,慢慢的,太多了,多到众人连嫉妒心都生不起了。

        而这种奇异的现象,王善自己却不清楚,他已经几天不与外人说话了……

        完全沉浸在了实力增长中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