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42章:终究是压不住了……

第42章:终究是压不住了……

        前天的袭击,让王善感觉到自己的打法已经落后进度太多了,已经成为他这个木桶的最短板,加强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至于心心念念的‘买命钱’,就只能继续往后拖延了一下。

        倒是昨天谭老头给弄的那东西挺好用,这倒不是王善对谭老头无条件信任,而是用实践证明了的。

        昨晚,血手帮的一个二次淬体的头目遭遇‘蒙面黑衣人’偷袭,脸上被洒上了不知名毒粉,导致整个面部红肿布满水泡,双眼更是肿的跟铜铃一样,彻底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据现场血手帮喽啰事后所讲述,当时,头目贾虎的凄厉叫声持续了整整一夜,让人想到就毛骨悚然。

        一开始王善还是很满意的,只是看着对方满地打滚,脸上肉眼可见的红肿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瞬间也把他吓坏了,脸色惨白惨白的,汗水大滴大滴的落下,整个身体都僵硬在原地……

        倒不是王善起了什么恻隐之心,只是,他忽然想到,为了方便战斗的时候快速拿取,药粉就被他放在腰带哪里,而为了隐蔽,还是在裤腰内侧贴身放的。

        这特么的要是不小心泄露了,岂不是都撒在裤裆里……

        到时候,王善都不敢想那场面,太残忍了……

        直到颤抖着将药粉包拿出来,王善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今时不同往日,特么的,回头第一时间就去找小蝶,一定搞个专门盛放毒粉的工具!

        当然,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最根本的方法还是寻找一门功法,将裤裆打造成铜墙铁壁!

        一劳永逸地将问题解决掉。

        比如‘铁裆功’就很好!

        于此同时,王善也发现,小蝶说的并不准确。

        虽说他练了拳,普通的柴刀不是很用力已经割不伤手部的皮肤了,可用手抓这种药粉依旧会感觉火烧火燎的,不过完全可以忍受。

        小蝶还是想当然了,不过,由此也可见,谭老头果然是个很有门道的。

        这倒是让王善越发对老头的功法上心了,琢磨着要把老头掏空。

        ……

        铜钱1号:已锁定《抱山步》。

        铜钱2号:已锁定《言家拳》。

        铜钱3号:充值进度10%,预计锁定目标:打法。

        金钱:98两。

        道具:发酵粉、静心佩。

        把家人暂时安顿在吴飞哪里,王善也就放心下来,专心进入修炼阶段。

        好吧,还是有些不放心。

        怕就怕吴飞那家伙利用这段时间监守自盗!

        如果这家伙敢,王善发誓一定要把他发酵粉都塞进他的裤裆里,给他来个彻底的发酵!

        演武场上,“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王善正在跟吴飞对练。

        突破到了气血境之后,王善明显能感觉到自己实力的进步,在对练中,已经不会完全被吴飞压在下风了。

        起码,在力量、反应、敏捷上,王善已经与吴飞差距不大,虽然经验还不够丰富,但也已经能打的有来有回了。

        特别是在与金承允的生死搏杀之后,他对黑虎掏心这一招应用的有了新的领悟。

        面对吴飞连续的正面攻击,王善沉心静气,脚下踩着抱山步,左右拳高接抵挡防的滴水不漏。

        便在吴飞稍稍回气的瞬间,王善原本应该格挡的一拳忽然中途一变,笔直迎了上去,硬碰硬与吴飞的拳头撞在一起。

        “砰!”的一声,出乎预料的硬碰硬让吴飞身形一顿,早有准备的王善却脚下不停,飞速抢占中门贴了上去,身形微微一矮,一记黑虎掏心朝着吴飞的小腹砸了过去。

        完全脱离了套路的一招让吴飞准备不住,原本应对这种攻击的最佳格挡招式‘搬拦式’,因为硬碰硬被弹开双拳已经用不出来,而抬膝盖还击也因为被抢占了中门而没了发力空间。

        “砰”的一拳,尽管王善最后收了力,吴飞还是捂着小腹踉跄后退。

        收式站起,王善左手一撩衣襟放于身后,右手平伸放在身前,脸上风淡云轻,一身高手风范,“师兄,承让了!”

        吴飞见状,气的翻了个白眼。

        终究是压不住了……

        吴飞心里很是唏嘘,这才多久啊,这小子就从一个身材枯瘦的矿工成长到这个地步,这么下去,再有几个月,怕是自己完全不是这小子的对手了。

        天才,真特么的不讲理!

        当然,吴飞也不会嫉妒什么的,王善的努力他是看在眼里的,比你有天赋还比你努力,这种人不成功就特么怪了。

        再说,以两人的关系,王善越是厉害,他越是高兴。

        结束了对练,吴飞去休息了,王善却没停下,吃下一份补血散和益气散,便又跑到演武场的角落打起了言家拳。

        一招一式,丝毫不会马虎,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静心佩的功效,反正,这次修炼起来,王善感觉头脑更清晰,对气血操控更得心应手,修炼效果也更好一些。

        体内能量不缺,王善便一直不停,感受到体内气血丝丝上涨,那种喜悦,让他完全沉浸在其中。

        气血循环,浑身发热,一招一式都带着劲风,气势在不断累积,越发地浑厚了。

        修炼升级,如果不是还需要休息,王善觉得自己能一直练下去。

        一直到到天色渐黑,吴飞来喊他,才收招停了下来,一口白气吐出一米多远才消散在空气之中。

        “走啊,一起回去?”

        “不了,我就不去你哪里了,我回家住即可。”王善摇摇头。

        “干嘛不去,你还真要修你那破房子啊。”

        “当然,哪怕是做样子,也要修啊。”

        “呵,就知道你是骗伯父伯母。”

        “你特么别叫的这么亲切行不行?!”王善咬牙看着吴飞。

        吴飞嘿嘿一笑凑了过来低声说道:“前天晚上,金家的金承允死了,听说死的很惨。”

        “金承允是谁?他爱死不死,关我屁事。”王善一把推开吴飞,“行了,我走了。”

        看着王善背景,吴飞撇撇嘴,要不是知道‘咱大姐’之前在金家车行做活,我特么差点就信了。

        走在回去路上的王善也就不知道吴飞的‘咱大姐’,不然非给他来一包发酵粉不可。

        只是回到德阳町,王善便没心思考虑其他的了,他发现町里气氛有些不对,血手帮的人全都跑到街上乱蹿起来,特别是刘家老宅已经被封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