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41章:暴躁的谭珞

第41章:暴躁的谭珞

        王善刚要开口说话,便被谭珞堵了回去,“你杀人了,昨晚!”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一句话,王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心跳都停了一拍。

        谭老头脸上满是嘲弄地看着王善。

        王善张口结舌了半天,才呐呐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

        要不知道谭老头肯定没那么闲,他都以为对方一直在监视自己了。

        谭珞嗤笑一声,满脸不屑地看着王善的脚,“看看你鞋底。”

        王善一愣神,抬起鞋底一看顿时眉头一皱,紫黑色的干涸血迹清晰可见。

        抬头拍了拍脑袋,妈的,衣服都烧了,怎么就忘记了鞋子的事!

        不过,王善抬头看着谭老头,“这你老也闻得出来?”

        “呵!”谭珞根本就不屑回答王善的问题,老头子我是干什么,这特么是看家本领。

        这鼻子也未免太灵了吧,都过了大半天了,这也能闻得出来?

        你比狗厉害!

        狗没你厉害!

        王善想了想,还是没把自己夸奖老头的话说出来,他怕被打死……

        这次突破气血境了,依旧看不到老头子的边,鬼知道老头到底多厉害。

        拉了把凳子坐在老头身边,还不等说话,谭老头猛地又盯了过来,双眼灯泡一样上下扫了一遍。

        “你,你,你突破气血了!?”谭老头脸上满是压抑不住的惊愕,语气中都是不可置信。

        “嘿,没啥,气血嘛。”王善一脸风淡云轻,无所谓地摆摆手。

        “哇,王大哥,你突破了,这么快,好厉害!”一声惊呼在身边响起,谭小蝶忙活完正好走过来听到。

        “这有什么厉害,小蝶你才19岁,不是也早就突破了。”王善笑着夸了一句。

        “那怎么一样,你才修炼多久,三个月?”小蝶脸上还挂着震惊,“三个月以前,你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矿工呢,现在,你都气血境了,真的……太厉害了。”

        “谦虚,谦虚……”王善抿嘴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

        谭老头越听越不对劲,歪头用冷冽的目光盯着王善,你特么是怎么知道自己宝贝孙女多大年纪的!!

        小姑娘的年纪是他妈能乱打听的吗!

        要不是看你小子这么快就突破气血了,老头子当场打死你!

        “行了,谁家是像你这么谦虚的。”实在看不下去的谭老头挥手打断两人说话,黑着看着王善,“说,你小子来又要干什么?”

        “呃……”王善看了看小蝶,有些欲言又止。

        “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老头人老成精,一看王善这样子就知道有些话不想让小蝶听到,老头顿时来了兴趣。

        就要逼王善说出来,让小蝶知道王善的真面目!

        “咦,你找我爷爷,你不是又要干坏事吧?”小蝶也反应过来。

        谭老头抓着胡子的手顿时一僵,什么叫找我干坏事?

        等等,什么叫又?

        你俩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顾不得揭穿王善,老头子开始逼问,王善连忙摆手说道:“我和小蝶是清白的!”

        小蝶红着脸打了王善一巴掌,“瞎说。”

        谭老头脸黑如锅底!

        半响后……老头这才知道王善上次蹿腾着自家孙女给他做‘迷魂香’这种淫贼才用的东西,顿时气的发抖。

        “我可是干正事!”见谭老头这副样子,王善身体向后靠了靠辩解道。

        谭老头冷哼一声,要不是看你小子还是纯阳之身,非打死你不可!

        “来干什么,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谭老头没好气地说道。

        “那个,我想问,有没有那种洒到敌人脸上或者身上,能对敌人造成极大影响的药,比如弄瞎,弄晕,中毒之类的。”王善只得摊手说道:“以前都用石灰粉,可对气血境的,石灰粉不大好用了。”

        谭老头打量了王善鞋子一眼,“你小子没少干杀人越货的事吧。”

        “什么叫杀人越货,我那叫除暴安良,叫替天行道,叫积德行善!”王善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不会以为你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吧。”谭老头嗤笑一声,也不说信还是不信。

        很显然,谭珞不是一个善恶观念强的人。

        “正义必然战胜邪恶。”王善挺胸抬头,用力挥拳,显得满身正气。

        也就是还不会发光,不然王善都敢弄的跟佛陀一样。

        只有傻小子才信这种话,谭老头一脸嫌弃,却看到小蝶双眼冒光,顿时呆住了。

        “他妈的,没有,滚蛋!”谭老头大声吼道。

        王善嘴角抽了抽,这老头怎么突然发疯了。

        “看什么看,走走走。”老头一脸烦躁地挥挥手。

        “爷爷,你干嘛啊!”小蝶皱着小眉头,抓着谭珞的手摇了摇,“不是还有风冥散,五毒烟,燃血砂吗?”

        王善眼前一亮,他早就看出谭老头是个高手了,又开药铺,果然有好东西。

        “那东西是他能用的吗,他有那个功夫吗!”谭珞仰头长叹,我的宝贝孙女啊……

        小蝶眨了眨眼睛,又开始摇晃谭珞的胳膊,“那爷爷你教他啊。”

        王善瞬间来了精神,胸脯拍的啪啪作响,“谭老,您放心,我王善没别的优点,就是学东西快,从接触武道到现在,三个月,悟性不敢说绝顶,但也绝对远超普通人。”

        谭珞狠狠瞪着王善,老头子一把毒砂都拍你脸上!

        “休想!”冷哼一声,可实在架不住自家孙女,只得一脸烦躁地说道:“拿青阳草,铁血蓝花磨成粉给他。”

        小蝶这才放手,高高兴兴去药柜那边找药材去了。

        王善和谭珞大眼瞪小眼,眼见谭珞看自己越来越不善,只得站起身来朝柜台那边走去。

        “小蝶,为什么那些毒粉毒砂什么的我不能用啊。”坐在高脚凳上,一手撑着下巴问道。

        “这是需要单独练一套功夫的,不然抓了毒药,你手岂不是先中毒了。”小蝶一边忙活一边说道。

        嘶……有道理啊,这年代可没什么医用的防护手套。

        “那是什么功夫?”

        “手上功夫啊,不然每天怎么抓药配药。”

        “哇,就练手吗,弄身上怎么办?”

        “也不是拉,先是要练手,然后要练到全身拉。”

        两人聊天,听的谭老头嘴角只抽抽,我的亲孙女啊,怎么什么你都说啊!!

        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这么厉害,那岂不是气血就能打锻骨。”

        “那倒也是不是,越阶而战哪里有那么容易,不过,练到锻骨就可以喽。”

        “姓王的,你给我闭嘴!!”谭珞终于还是爆发了,“再打听我一巴掌拍死你!!”

        感受到身后爆发出来的那如山如海般的气势,王善缩了缩脖子,明智地闭上了嘴,这老头怎么感觉比言漳还厉害?

        一旁,小蝶也吐了吐舌头,她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无关紧要拉。

        店内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只有谭珞那粗重的呼吸声。

        半响,小蝶推过来一个小包,还冲着王善咧了咧小嘴。

        王善呲牙一笑,压低声音问道:“这东西有什么用?”

        “青阳草粉弄到脸上身上后会有强烈的灼烧感,铁血兰花会让血液好像燃烧起来一样,这粉末要是弄到眼睛里,会仿佛眼睛烧起来一样,比石灰粉厉害多了,就算没弄到眼睛里,脸上也会仿佛着了火。”小蝶说着还抖了抖,“很疼的。”

        “哇哦!”王善好兴奋,但还是想着问了一句,“那手沾上岂不是也会很疼。”

        “你练的拳法呀,这点怕什么,你二次淬体的药液里都有铁血兰花。”

        王善偷偷竖起一个大拇指,给了小蝶一个肯定的眼神,收起包裹转身就走。

        “不是,孙女,你,好像,没收钱啊!”王善身影消失后,谭珞才想起来,刚刚光顾着生气了。

        “呀,忘记了!”小蝶抬手捂着嘴。

        看着宝贝孙女那副样子,谭珞只感觉脑仁都开始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