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28章:男上加男(三更求追定)

第28章:男上加男(三更求追定)

        而言漳,就站在王善对面,伸手点在王善锁骨外侧,整个人仿佛柳絮一般毫无重量飘着,随着王善的拳法前进、后退、转身,手指点着的地方引导者王善的气血之力开始流淌。

        引导的气血每到一个关节处,都正好是王善一个动作的结束,言漳都会指力加重,让气血小小囤积爆发一下,随着下一个动作,奔流的气血就会增加微不可查的那么一丝。

        一套打完,王善也不停,继续打着,而言漳已经闪身到了王善身后,几乎贴在一起,双手像是外挂一样跟王善的两条胳膊叠在一起。

        随着王善又一套拳法打起,气血自大拇指流淌到食指背面指甲桡侧,又在言漳的操控下,沿着既定路线一路朝着肩膀,脖子奔流而去,最终停在了鼻子左右两端。

        便在停的那一刹那,王善按照呼吸法,正好是用深吸一口气,登时便感觉两股滚烫的热流从鼻子猛地灌进肺部。

        滚烫,温暖,舒适,一丝曾经在矿洞中渗透积压的阴冷之气顿时被融化,在王善的感觉中,气息充沛了一些,只是气血的上涨却感觉不出来。

        “这次记住了吗?”

        “还差点,还要劳烦师父再为我引导一次。”

        “那就再来。”言漳也不废话,王善拉开架势打拳,他便又如影随形地开始帮王善引导气血之力。

        王善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连着让言漳给自己引导了四次,在感觉确实记清楚了的时候,言漳头上也见了汗。

        自己运行气血和引导别人体内气血之力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哪怕对于言漳这个气血巅峰境界的人来说同样很困难。

        劳力,更劳心。

        在王善确认自己真的记住了气血运行路线之后,言漳长出了一口气,“切记,配合运行气血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旦错了便会伤了身体,而若是伤了肺,那后果更加严重。”

        撂下一句仔细小心修炼之后便转身回了后院休息了。

        言漳走后,王善便准备自己试试,拉开架势的时候手忽的停在原地,眉头微微皱起,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半响,忽然眼睛睁大,往日里自己练了这么久,身上肯定被汗水浸透了,可今天身上竟然一点汗水都没有!

        楞了好久也没想明白,最终只得把这神奇的现象归结到言家拳上来。

        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功法的种种神奇功效,才能让人强大的完全不像是一个人吧。

        感慨一阵,王善对自己修炼成功后的样子更加期待了。

        一个人闭目站在原地,这倒不是在回忆气血运行的感觉,而是看向了脑海中的‘摇钱树’。

        正在氪金的……自己的悟性已经到了38%,还需要13天时间,62两白银就能爆发出来。

        原本钱袋子里的231两的白银,这几天充值悟性和大量的日常开销而花掉了42两,还剩189两。

        按照王善估计,未来13天,充能悟性和日常大量吃肉的开销差不多100,这么一来,剩下的又只有80多两了。

        原本还准备氪一枚‘买命钱’或者‘乾坤一掷’的,现在看看,还是穷啊!

        摇摇头,甩掉马上去替天行道的想法,王善再次把精力放到了练功上。

        虽说等‘悟性’到账之后可以一次性学会,但这不代表他就完全不用动脑子了。

        毕竟就算‘悟’了,那也只是记忆和经验,还是要自己来练的。

        氪金竟然都不能增长功力,差评!

        收拾心情,王善再次拉开架势,小心地调动了体内少量的气血之力开始配合呼吸法和拳法来同时运行。

        按照言漳的说法,气血运行线路一点出错,对气血运行线路上的双臂造成很大损伤的,这由不得王善不小心翼翼。

        一边要拳法不能出错,一边大异于惯常的呼吸方法要跟上,还要分出很大一部分注意力在调动气血之上,一心三用,确实有些考验人了。

        慢腾腾打了一个循环,王善不但没了刚刚言漳辅助时候的气息绵长精力勃发的感觉,反而精神上有些疲惫。

        稍稍休息一下,王善便觉得暂时放弃三位一体,先盯着拳法和呼吸法,把这两个练成本能再说。

        定下修行路线,王善便排空一切杂念,放空心神,全神贯注在了拳法上。

        一遍,两遍……五遍……

        一直到天色见黑,吴飞走过来招呼的时候,王善才回过神来。

        收招,吐出最后一口气,王善这才发现已经到了该回家的时候。

        只是这一放松下来,便有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传出,一股能让人疯狂的饥饿感从肚子里传了出来,一瞬间,让他看着眼前的吴飞都感觉冒着香气,恨不得一口直接吞过去。

        这可怕的想法让王善脸色狠狠一僵。

        “每次看到你练的这么废寝忘食,忘食,忘食,我都感觉自己很堕落啊。”吴飞抿着嘴,摇头晃脑地说道。

        “呵。”王善嘴角抽了抽,腰都微微躬了下去。

        人不能,至少不应该饿到这种程度!

        “给你!”吴飞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丢了过去,王善抬手接过一看,补血散。

        “吃了,先顶一下,然后咱们去白云楼。”看着王善二话不说打开瓷瓶就灌进嘴里,吴飞笑着摇头。

        补血散一进入肚子里,胃就好像终于又有了燃油的发动机一样全力开动起来,一股股暖流缓缓从胃部升起开始朝着全身渗透而去。

        “呼~~~”长长吐出一口气,那股能让人疯狂的饥饿感才退去一些,王善这才算缓了过来。

        “走了。”吴飞一拉王善,两人朝着外面走去。

        “我一直以为你挺聪明的啊,这怎么还犯傻了,你当这练法是什么?修炼气血,这是消耗很大的,这些消耗都要从吃的东西中来补充。”

        路上,吴飞给王善讲解道:“为什么有非二次淬体不能练的说法,一来是感应不到气血,二来是消耗跟不上强行修炼的话只会把自己练的五劳七伤。”

        之前总是感觉自己这个家族嫡子在智力上被王善这个贫民碾压,这次逮着机会将王善被自己说的不吱声,吴飞更来劲了,“我告诉你,过犹不及,修炼这种事,不是你天天什么都不敢一门心思修炼就能快速突破的。”

        “而且修炼之前也要做好准备,要么多吃东西,要么准备好丹、丸、散、剂随时服用,不然,伤了根基你都没地方哭去。”

        “这些东西都是经验,你不懂,不懂你可以问那……”从武馆一路走到白云楼,吴飞嘴里就没停下对王善的批评嘲讽,说的嘴角都冒白沫子了。

        一直到白云楼,进了惯常来的包间坐下,王善才忽然出声,“爽吗?”

        “爽!啊,咳咳,咳咳……”吴飞一个爽字脱口而出,随即便看到王善那似笑非笑的脸,顿时一口气没上来,不停的咳嗽起来。

        “擦擦嘴角吧,男人,嘴角有这种白色粘稠物,说实话,挺恶心的。”王善一脸嫌弃地向后靠了靠。

        吴飞一愣,下意识伸手抹了抹嘴角,低头一看,顿时脸色涨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