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22章:月黑风高夜

第22章:月黑风高夜

        这次王善要的资料比较细致,吴飞需要安排人好好调查。

        王善也不急,他在这个世界只有亲人,没人能给他支持,只能一切靠自己。

        按照自己的计划,要先把精力更多放在淬炼双拳上。

        “砰”“砰”“砰”的肌肉碰撞声在演武场上响起,对练、泡手、打木桩,腰粗的木桩一面树皮已经全部碎掉了,生生被王善用一双拳头打出了一个坑。

        言漳说过,当他将这个木桩打断的时候,就是他正式开始学习练法的时候。

        王善在铁桶下面又加了一点碳火,让铁桶内的药液彻底沸腾起来。

        击打木桩实际上连的还是抱山步,只不过简化了前面的过程,只用调动全身力量于双拳的方式。

        王善的抱山步来自言漳,那是将抱山步练到了炉火纯青的,这么长时间,王善已经将抱山步彻底融会贯通到自己身上。

        抱山步是言家拳的根基,王善借着这炉火纯青的抱山步,已经能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气血的汇聚与流动了。

        双拳的皮肤、筋膜、肌肉、骨骼,在抱山步推动的气血下不断淬炼,特别是在刚刚击打过木桩之后,双拳气血充盈,这时候浸泡药液的效果是最好的。

        滚烫的热气蒸腾,王善不得不将上身侧开,将一双手插进药捅内,灼烧、疼痛中,双手得到最大限度的淬炼,炖煮中,药液内蕴含的药力被疯狂地渗透进入双拳之内。

        等到气血慢慢平复,王善便将双拳‘捞’出来,再次摆好架势对准木桩疯狂捶打。

        气血充盈、继续浸泡,往复循环……

        一直到这捅药液彻底失去药性,王善又锤了一阵木桩才停下。

        前天,他服下最后一副壮骨散和壮腑丸,王善已经感觉骨骼和脏腑在药力和气血的滋养下彻底恢复并且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拳头也快要接近极限,现在全力一拳击打在木桩上已经感受不到什么疼痛了。

        只是让王善不理解的是,即便这样,想打断腰粗的木桩也不可能啊,拳头又不是斧头,这已经不是疼与不疼的关系了。

        这完全是不同工具的问题!

        又是三天之后,吴飞再次拉着王善到了白云楼吃饭。

        这次,吴飞没让小厮进来,所有的相关情报他都看了,这次他亲自说给王善听。

        他也想看看,王善到底要干什么?要怎么做!

        将桌面上的东西推开一些,王善拿出一张纸铺桌面上,吴飞探头过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这是地图?你还会画这个!”

        多新鲜呢!

        王善一脸无辜地看吴飞一眼,手中的铅椠在手指上转了几圈,“咦惹,这种最简单的平面图难道不是人人都会画吗?”

        吴飞盯着王善足足看了十几秒,他怀疑王善在装逼,但没有证据!

        王善的表情太过真挚了……

        这图其实很粗糙的,标尺也不准确,直尺和三角尺都是他自己做的,但用来跟吴飞装逼已经足够了。

        “说说吧,血手帮的总舵在哪里?几个据点分别在哪里?”王善讲了下用来定位的几个点,吴飞一下就知道怎么看了。

        在吴飞指的地方打个标记,并且写上大致的人数,王善又拿出一张纸,把吴飞提供的血手帮主要人员资料记下来。

        “至于血手帮的产业和收入来源,产业就是两个当铺,三个赌档,二个娼馆,其他的收入来源分两块,一是控制区内每家每户每月要交的税银,不过这部分大半都是要上缴给张家的,另外就是控制区内商家给一部分钱,还有就是每月的劳役。”

        “这个所谓劳役大部分都是给各大家族干活,各家族都是给钱的,但帮派组织劳役是不给下面干活人钱的。”

        王善听到这里点点头,王父王母每月都有劳役,这他是知道的,每次劳役都能听到人累死。

        吴飞停顿了一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才又说道:“最后就是人了,小孩,年轻漂亮的女人,壮劳力,骗也好,抢也吧,通过各种方式弄到人,都能换钱。”

        “小孩和壮劳力都卖掉,年轻女人基本都是送去青楼,等在青楼时间长了年老色衰就弄回来丢到娼馆。”

        这时代的生产全靠人力,人就是最大的商品,吴家也买过。

        王善微微眯了一下眼,他不想表露心里的想法。

        想要打听的东西都记录下来,足足写了三张纸,王善这才把纸小心收起来。

        替天行道,这次是真的替天行道,目标回去要好好选择。

        ……

        两天之后,夜,月黑风高夜!

        三天之后,夜,……

        天上挂着一轮弯月,点点繁星显示着这是一个好天气。

        月既不黑,风也不高,更没有漫天乌云。

        但德阳町内依旧一片漆黑,这时代晚上可没什么照明系统,有也不会是外城中都很穷的德阳町。

        再说,在这个贫民家无隔夜粮时代,夜盲症几乎伴随着绝大多数人,没人大半夜的出门,街道上冷清的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血手帮也不是官府,也不会组织巡夜。

        一身藏青色衣服的王善沿着街边悄无声息地走着。

        原定计划是昨天,都说夜行衣是黑色的,王善天真的信了,结果,特么的晚上黑色衣服竟然特别显眼,仅次于白色的那种显眼……

        一路溜墙根来到目标不远,王善弓着腰,高抬脚,轻落地,距离十几米后就没敢再靠近。

        那是一个两进的院子,根据情报和王善自己现场确认,院子里有三条大狗,很是凶猛,靠近了就会狂叫。

        从怀里摸出几块加了料的肉,很香,王善忍不住动了动鼻子,扬手,直接丢进院子里。

        “呜”几声,显然是狗扑了出来,许是闻到了香味,便没大叫,而是扑去开始抢肉。

        离得远,王善也不确定三条狗是不是都吃到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又丢了几块进去。

        过了约莫一刻钟后,王善抄起一块石头再次丢进去,安安静静,狗叫声没有传出来!

        捏了捏拳头,王善快步朝着院墙靠近过去。

        ……

        (ps:铅椠,铅﹐铅粉笔﹔椠﹐木板片,古代的铅笔,汉代就已经有了,《西京杂记》卷三﹕“扬子云好事﹐常怀铅提椠﹐从诸计吏﹐访殊方绝域四方之语。”写出来的字很难看,小吏专用,主流还是用毛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