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21章:你看不到我身上的光吗!

第21章:你看不到我身上的光吗!

        “帮兄弟一个忙,兄弟这一百多斤就交到你手里了。”

        “你,你说,我尽量。”王善忽然转变的态度让吴飞有些迟疑,太郑重了。

        “不,不是尽量,是一定!”

        “不是,你先说啊!”吴飞急了。

        王善一把揽住吴飞肩膀小声说道:“吴兄,我来武馆就认识了你,卫师兄教导我最多,算半个师父,除此之外就是你吴飞教我最多,陪我对练最多,对我帮助最大了,咱们这关系,最是亲密,所以,这事儿,我只能拜托你。”

        越整越神秘,越说越严重,吴飞都要哭了,“大哥,我叫你大哥,你到底说不说啊。”

        “你帮我安排人打听下血手帮的情报,这次要详细的,都经营什么产业,有什么收入渠道,背后势力有那些,几个据点都在哪里,据点都有多少人手,情报越详细越好。”王善声音低沉地说道。

        “你又要杀人!?”吴飞整个人都惊了,一句话脱口而出。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王善摇了摇头。

        “我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吗?!”

        吴飞斜线看着王善,上次特么给你情报,就看到你在杀刘家人!

        这次你又要的这么详细,你以为我会信?

        “你到底要干什么?”吴飞凝视王善。

        “惩善……是惩恶扬善。”王善歪头,确认自己没有说反。

        “你不想说就算了,何必说这种鬼话。”吴飞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算了,你等我消息吧。”

        王善一脸无语,你怎么就不信呢?

        你看不到我身上的光吗!

        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正义何在,光明何在!

        这倒不是王善可着一只羊往死里撸,主要是他知道这帮派基本没什么好人,nai个拉出去枪毙都不冤枉他们。

        对这帮家伙下手,王善没有丝毫心里负担。

        另外,他也不好找吴飞借钱。

        吴飞肯定会借,但这不是与朋友相处的态度,而且自己用钱的缺口太大。

        另外,过断时间自己天赋爆发,实力会突飞猛进,特别是需要时间一点点磨出来的打法,这总要给自己找个理由不是。

        没什么比实战弑杀经验更好的理由了。

        生死危机之后打法纯熟,融会贯通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计划定好,王善便继续投入到对练之中,虽然挨揍很疼,但不得不说这种近乎于实战的锻炼效果真的好。

        现在王善无论是进攻还是反击都似模似样了很多,进步是肉眼可见的。

        已经脱离单纯练习防守套路,进攻套路的阶段,进入到真正的对打之中。

        只要吴飞不用出气血境的力量,王善进攻防守已经似模似样了。

        对练完毕,王善又开始浸泡药水击打木桩。

        尽管拳头打在木桩上很疼,但王善却一直咬牙忍着,每一下都充分发力,绝不偷懒一分。

        他很清楚一点,金手指终究只是金手指,更多的还是要靠他自己,如果一点痛苦都忍受不了,那有金手指也是个废物!

        一天修炼完毕,王善直奔药铺。

        “小蝶,你爷爷不在吗?”进门之后左右看了看,王善出声问道。

        “干什么?买东西找我不行吗?”

        “呃……”王善楞了一下,犹豫要不要下次再来。

        “嗯?”小蝶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王善,“你要干坏事?”

        “说什么呢!”王善大摇其头。

        “那你找我爷爷干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对我说?”王善每次来都会跟自己聊一阵子天,每次都逗的自己很开心,爷爷对这家伙很是警惕的,告诫自己好多次小心这家伙的花言巧语。

        现在这家伙进门就找爷爷,哼哼,小蝶更加确定了。

        “找你爷爷就一定是要干坏事?这什么逻辑?你爷爷是大坏蛋吗!”

        “你说不说,不然下次休想再让我给你打折!”小蝶撇着嘴冷哼一声,爷爷最会骗人了,你这长相憨厚的家伙也不是好人,你找他,不是干坏事就怪了。

        现在小蝶好奇心爆棚,这要是不打听出来,她觉得自己晚上肯定睡不着觉!

        王善轻咳连两声伸手摸了摸鼻子,倒不是在乎什么打折,主要是心里也没什么鬼。

        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王善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想买那种让人吃了或者闻了之后,会很快‘睡着’的药。”

        王善在睡觉上加重语气。

        “很快,睡着?!”小蝶皱眉看着王善,半响,眼睛猛然睁大,“淫贼,你要干什么?”

        “什么就淫贼!”王善猛地坐直,这就是他不想找小蝶买药的原因,自己明明是要替天行道的!

        六月飞雪!

        “你说话要负责,我是那种人吗!”

        “再说了,我就算找女人去青楼行不行,干嘛做那事。”

        “好哇,你还要去青楼!”

        “噗!你是我婆娘吗管那么宽,赶紧的。”王善决定快刀斩乱麻,“我有正事。”

        小蝶冷哼一声慢悠悠站起身朝着药柜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嘟嘟囔囔,“没听说用这种下三滥东西干正事的。”

        “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与物何干。”王善一脸正气地说道:“刀还能杀人呢,但那怪刀吗,这东西到了我这种正人君子手里那就是为民除害的好东西!”

        小蝶‘切’了一声,这是跟王善学的,磨磨蹭蹭在药柜里拿出一把东西,“你可不能用来干坏事!”

        “小蝶,你还不放心我吗!”王善憨憨一笑,拍了拍胸脯,“对了这玩意叫什么名字,怎么用?”

        “热酒调服三钱,少顷昏昏如醉,割疮灸火,宜先服此。”

        王善眼前一亮,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蒙汗药吗!

        “能点燃熏吗?”

        “可以,搓成香,点燃也可,用量稍微大点就好。”

        “哦了!”王善狠狠一攥拳头,“对了,这玩意长什么样?”

        “就是洋金花,野外很多,八月开白花,凡六瓣,状如牵牛花而大,攒花中折,骈叶外包,而朝开夜合,结实圆而有丁拐,中有小子,八月采花,九月采实。”

        小蝶一边说,王善一边点头记下,这都是知识啊!

        (焰火警告:切勿模仿,概不负责。)

        半小时后,王善又忽悠……又劝说着小蝶拿出一味乌头,混合着洋金花磨成粉后搓香。

        大方地在柜台上排出一两银子,王善撂下一句“不用找了”,便一脸喜色地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