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12章:元亨利贞

第12章:元亨利贞

        晚上从武馆回来,王善看着被堵住的街道眉头紧皱,只得沿着街边扒开人群朝前挤去。

        挤进人群,便立刻听到一阵诵偈声传出,“于人中尊胜、具八梵音声、说法度众生、令离诸烦恼、苦及苦生处、一切皆除灭、能修八正道、登彼涅槃岸、为诸清信者、说此四真谛、得闻如此法、至诚而奉持……”

        这是有人在开坛讲法?!

        王善踮起脚,昂头朝着里面看去,只见路口哪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搭起了一个三层法台,法台四面盘膝坐着12个束发带冠的人,手里都掐着印决。

        法台中央,一个莲花宝座,宝座上,一个白衣女子盘膝坐在上面,双眸微微闭气,成圣洁状,不言不语,却有阵阵诵偈声清晰传了出来。

        王善眉头紧锁,这可不是什么音响效果,他肯定这是一门不知道什么的功夫,声音不洪亮却极其清晰,哪怕距离这么远,也仿佛是在耳边诵偈一样。

        看了看周围那些一脸虔诚的人,摇摇头,弓腰又挤了出去。

        此路不通,那就换一条路,虽然好奇这无生教的法门,可王善也绝不愿意去接触。

        ……

        “大姐还没回来?”晚上回家吃饭,王善没看到大姐王来弟,便出声问道。

        “大姐说车马行需要人手,跟着出去了,说是要去西边的奉高城,能……”小妹正说着,小腿被踢了一脚,抬头就看到王父皱眉看着自己,扁扁嘴改口道:“说是这次要好久才能回来。”

        王善哦了一声也没太在意,大姐在车马行是负责照料大牲口的,从前偶尔也会跟车马行出行,不过都比较近罢了。

        一直到晚上睡觉之前,小妹才偷偷跑过来告诉王善,大姐这次出门是为了赚更多工钱,“大姐说,你练武需要吃肉,吃很多肉。”

        出门运货的大牲口沿途要是出了问题麻烦就大了,跟队伍出门给的工钱要翻几倍,毕竟,这是乱世,外面一路上可不太平。

        山贼、土匪,便是商队本身,也随时可能化身盗匪来一波的。

        听小妹说完,王善一脸烦躁地挠了挠头却毫无办法,人都走了,追也追不回来!

        他手里有钱,哪里还需要大姐去冒险赚钱啊!

        只是毕竟杀……毕竟替天行道得来的奖励,他不好跟家里人说罢了。

        王父王母都是一辈子的老实人,这要是知道自己几天前在外面杀了两个人,一时间很那接受的。

        这些转变要慢慢来,打打杀杀这种事离家里人越远越好,最好就不要知道,王善不想家里人整日里提心吊胆,跟着他担心受怕。

        本来还想着金手指马上就正式激活了,彻底学会抱山步并且完成淬体,自己便成为言家武馆入室弟子了。

        凭借这个身份,自然会有人上门来请自己,地位、收入会有一个根本变化,顺理成章的就能改变家里现状。

        谁能想到……不明情况的大姐竟然为了自己去做这么冒险的事。

        这让王善感动的同时也万分担心起来。

        他妈的!

        躺在床上睡不着的王善感觉心里憋着一团火发泄不出来,烦躁的不停翻身。

        都怪刘家兄弟!

        要不是刘老三这色鬼窥视自家小妹,自己根本不会大乱计划急去武馆报名的。

        原本是想苟在矿洞里激活了金手指之后再报名的,慢慢展露自己强大的天赋,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很快就可以在武馆脱颖而出。

        等家里人知道的时候自己已经搞定一切。

        到时候老爹老娘只要好好享受后半辈子,大姐小妹也可以过上大小姐的生活,一切安稳过度!

        所以,刘家兄弟,死不足惜!!

        大姐要是出了事,他们万死难辞其咎!

        本来想着等自己正式学会言家拳再找刘家兄弟报仇,现在,王善就已经忍不住怒火了。

        必须要有一个发泄的渠道,不然,他怕自己憋疯!

        自己身子骨太硬,受不了这种鸟气!

        睡觉之前再看一眼,98%!

        ……

        第二天一早醒来,王善第一时间看向脑海里的‘摇钱树’,入眼光明大放的那枚铜钱!

        顿时,王善笑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

        辛辛苦苦四个多月,终于,终于是特么的激活了!

        攥紧拳头狠狠挥动了一下,其他功能先不提,当务之急就是抱山步!

        王善一秒都不想等,迫不及待的就使用铜钱。

        这念头一产生,便见脑海中的铜钱猛然放大,一瞬间便仿佛充满了整个脑海。

        繁复古朴的花纹浮现流转,‘元亨利贞’四个大字浮现在铜钱之上,闪耀的金射光芒朝着‘元亨利贞’四个大字汇聚而去,四个大字依次光明大放。

        就在光芒达到最大之时,铜钱中间的方孔内如水波一样荡漾起来,一个画面逐渐从模糊到清晰,最终,一个穿着暗黄褐色大纺车裰衣,腰系冰湖蓝仙花纹角带,发色乌黑的健壮人影出现在方孔之中。

        这是言漳?

        确切的说,应该是年轻版本的言漳,除了人年轻几十岁外,穿戴都没有任何变化,王善稍稍辨认一下便看了出来。

        年轻版本的言漳身影完全看不出虚假,仿佛就是真人站在方孔中间,一步迈出,双手抬起,开始一招一式打起了抱山步来。

        一开始,动作很慢,一招一式,清晰明了,慢慢的,动作越来越快,仿佛会了分身术办拉出了一片片残影,随着速度达到高峰,又开始一点点慢了下来,到最后,又是一招一式。

        只是,这次一招一式之间,年轻的言漳浑身肌肉开始跳舞,一举一动,一起一伏之间,明明怀里什么都没有,却仿佛抱了一座大山一般,给人一种极其强烈的冲击感——力量。

        直到最后,元亨利贞四个字也失去光芒,通天般的铜钱再次便会正常大小挂在原本的位置,与之前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言漳年轻的身影定格在了铜钱的方孔之内一动不动。

        王善从恍惚中缓缓清醒过来后便发现,言漳修炼抱山步的所有过程,所有经验都清晰烙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他现在感觉,只要自己愿意,立刻就可以将抱山步完整地打出来!

        想到就说,王善二话不说穿上鞋子就冲到院子里,顾不得小妹奇怪的目光,直接拉开架势练起了抱山步。

        两个动作下去后,王善便皱眉站住脚步,动作是对的,或者说,按照言漳来说,动作是标准的,但言漳身材和自己毕竟不同,换到自己身上就不对了。

        好在,言漳修炼抱山步的所有经验都在脑海里,有了足够的经验和对抱山步的深刻理解,一个动作分解开来试验、对比、纠正,很快便结合自身修改到最好。

        一上午,王善早饭没吃,也没去武馆上早课,就站在院子里琢磨抱山步。

        到了晌午,所有分解开的动作全部被王善调整到最适合自己了。

        全部搞定,王善一秒钟都不想耽搁,直接便拉开架势练了起来。

        架子一拉开,便感觉全身肌肉筋膜都运动起来,随着双臂朝前用力一抱,全身的气血都朝着双臂涌了上去,手臂之上肌肉跳动、膨胀,整个胀大了一圈。

        此刻再看,王善双脚仿佛扎根在地上,怀中抱着一座大山,整个人气势瞬间变的厚重,雄浑起来。

        随着的一举一动,一起一落,半分钟不到,王善只感觉头脑发晕,浑身发软,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