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10章:王·替天行道·善

第10章:王·替天行道·善

        “啊!!”发出一声愤怒的大吼,挎刀的抽出腰刀,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王善。

        这一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架势,弄的王善有些皱眉。

        王善抓着枪头,双方对视,挎刀的另一只手悄悄摸进腰带。

        摸到一个瓷瓶,大拇指用力弹开塞子,伸手指进去抠出来一大块,快速在大腿伤口上一抹。

        见状,王善哪里还不知道上当了,顿时这个气啊!

        也不知道是什么药膏,那么长的伤口,流血速度明显大幅度降低。

        “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王善大骂一声,蹲下用力在地上一抓,助跑两步一扬手,一把土朝着挎刀的扬了过去。

        侧头用手一档,挎刀的二话不说,托着一条伤腿就跑,目标莱芜城,距离不算远,只要到了城门口附近,自己亮出身份,那些守城士卒会保护自己的。

        至于拼命,他是没这个想法,鬼知道这阴险的小杂种还有什么手段!

        王善一见这家伙要跑,立刻追了上去,扬手又是两把土。

        挎刀的也不管,一手抓着刀闷头就是跑,他巴不得王善一冲动靠近过来,他有把握一刀砍死这小杂种,至于扬沙子这种小把戏,挎刀的没放在眼里。

        眼见王善又扬沙子,挎刀的一手挡在眼前,却不想扑面而来一捧白灰……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挎刀的捂着眼睛气的发狂,太近了,也大意了,竟然又又被这小杂种给算计了!

        好在刚刚手臂档在眼前,石灰只有一点进入眼睛,还有的救!

        “狗娘养的小杂种,你在找死,我是凌家堡的人,趁我没看清你长什么样就滚还来得及,不然,我凌家堡定然让你全家死无葬身之地!”一手疯狂舞动腰刀,一手快速抹着脸上的白灰,挎刀的还不忘记恐吓王善。

        死到临头还敢威胁我,再次摸出一包石灰,眼见这家伙捂着眼睛,王善对准他大腿就砸了过去。

        ‘砰’一小包白灰在大腿伤口上炸开……

        “啊!!!”火辣辣的疼让挎刀的猛原地蹿起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捂着大腿伤口,挎刀的都要疯了,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可这么损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挎刀的知道自己完了,强忍着刺痛勉强睁开双眼,眼前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他已经打算好了,小杂种只要敢靠近,他就把刀扔出去,砍不死对方也要砍掉他一块肉!

        从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

        为了一只血骨鸡,你杀了我们两个人!

        死也不会放过你!

        看对方这架势,王善想了想还是不过去了,左右扫了一眼,正好看到地里有一块大石头,快步走过去用枪头翘一下,石头有小盆那么大。

        “呼”有是一阵风声,挎刀的努力睁开眼睛朝着风声的方向看去。

        “砰!”一块大石头砸的他脑袋狠狠向后一扬,挎刀的只感觉意识都开始模糊了,眼冒金星,天旋地转,鲜血哗啦啦地从脑袋上往下流淌,却强忍着用刀拄着地面。

        这都不倒?!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大块石头,自己用尽全力啊,这抗击打能力,王善有些搓牙花子。

        来不及多感叹,王善绕到对方身后,趁着对方还子迷糊的时候猛冲上去,手中枪头对准挎刀的后背狠狠刺下去。

        “噗嗤!”血花飞溅……

        也不知道是不是杀的多了,顺手了,这次王善没了什么感觉。

        一屁股坐在尸体旁边平复疯狂跳动的心脏,王善长长出了一口气。

        等气喘匀呼了,王善站起身来看着地上的尸体,仅仅因为一只鸡就要杀了自己,草菅人命,无法无天之辈,这种人活着就是罪过!

        确定自己这是在行善积德后,王善一脸高兴地弯腰蹲在尸体旁边开始快速翻找起来。

        这里距离莱芜城不远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过来,看到自己一身血的话终究不好,也来不及细看都有什么东西,匆匆搜了连人的尸体后,王善将东西都包在扒下来的一件衣服里,一手拎着鸡,一手拎着东西转身就跑。

        满身是血他可不敢回城,一口气跑出去十里地,这才找个条小河将满是血迹的衣服脱下好好洗了洗,顺便也给自己也洗了个澡。

        洗吧赶紧,就穿个兜裆布站在小河边,此刻太阳快要下山了,朝着莱芜城的方向看了看,有些远,今天晚上怕是回不去了啊!

        走的时候也没家里说一声,老爹老妈不定怎么担心呢。

        摇摇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明天回去再说吧。

        只是晚上在城外实在是不安全,哪怕这里距离莱芜城并不远,且不说有可能碰到盗匪,就是晚上出来活动的各种蛇虫鼠蚁,碰到有毒的也死定了。

        想了想,王善便觉得还是去矿山。

        毕竟无论白天黑夜,矿洞里面都是黑漆漆的,照明都需要特制的火把,所以12个时辰都有人在采矿,没什么黑白之分。

        不过,在去之前还是要先清点下刚刚杀……刚刚积德行善之后的奖励。

        随意在周围弄了点树枝点燃,将湿衣服挂在一边烤一下,王善将包着东西的包裹打开检查。

        一把腰刀,王善抽出来看了看,钢口很好,很锋利,这是那个最凶家伙的。

        拿着刀王善把玩了一阵,好东西啊,就这么一把好刀,没个二十两银子可买不下来。

        两个钱袋,一大一小,王善直接倒在地上,小的那个钱袋里倒出来三个银稞子和百多枚铜钱,王善心中一喜,看向大钱袋的目光就更亮了。

        搓了搓手,王善忽然有一种玩游戏爆装备后开箱的感觉,好紧张!

        拿起钱袋,很重,很重,比刚刚那个重了很多,王善更是兴奋,拉开袋口往下一倒。

        噼里啪啦,白花花的银子在王善眼中仿佛带着特效,布灵,布灵的……好闪!

        粗略扫一眼,怕有百多两!

        发财了!

        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这特么的如果靠自己刨矿,鬼知道要刨到什么时候!

        王善辛辛苦苦在矿上干了三个月,干的是别人的一倍,三个月才攒下来十两银子。

        时间长,吃的还多呢,这些银子够普通人在矿上干70个月,6年的。

        在那种环境下干六年,怕不是直接死在矿洞里!

        除了这些东西外,还有不少零碎,火折子,腰牌,绳子,还有两把匕首。

        引起王善注意的是一个写着补血散的小瓷瓶和一小瓶黑色药膏。

        打开黑色药膏闻了闻,一股子浓重的药香味,这就是那挎刀的往伤口上抹的东西,应该是伤药。

        那瓶补血散,王善琢磨着应该是补气血的玩意,就是不知道跟碎玉武馆的龙虎散有什么区别。

        虽然是这么觉得,但王善也不敢贸然就吃下去,瓶子写了补血散就真是补血散?

        这世道的人可不像是自己这么良善!

        等回头找个药铺买来对比一下再说。

        收获的东西都整理好,王善想了想把银子、铜钱、匕首、腰刀什么的都一股脑丢在火堆里。

        烧一下,消灭一切可能存在的痕迹。

        小心驶得万年船!

        一切搞定,那么剩下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这些钱怎么用?

        第一:直接吸收,激活金手指。

        第二:慢慢在矿洞苟25天。

        ……

        青年报有这么一项调查:17小时工作制,一周七天到岗,实习期半年以上。

        遇到这样的高强度实习机会,你会怎么选择?

        焰火左思右想,突然内牛满面……

        这难道不就是写网络小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