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9章:街头神器

第9章:街头神器

        越追越近,眼瞅着再追几步就能一枪扎死王善,宋本狞笑着再次加快脚步。

        便在此时,王善忽然回身一扬手,一捧白色粉末直接砸在宋本脸上。

        “啊,石灰!!”宋本感觉眼睛里进了东西,随即就烧的火辣辣的疼,忍受不住痛呼出声。

        他也是混过街头的,自然也是用过这神器的,只是干了家丁之后便再也没用过,毫无防备加上又这么近,躲无可躲,就这么被王善用石灰给阴了!

        到底是练过的,到了这种时刻,宋本都还保持一分冷静,左手捂着眼睛,右手牢牢抓着长枪左右挥舞,期望着能抵挡一阵,等挎刀了来了,一刀就能杀了这混蛋。

        王善后退两步一把抓紧手上的镐头,目光死死盯着抓紧长枪乱杀的宋本,果然是乱世之人,换成前世人被洒了石灰,早就丢下武器了。

        镐头高高举起,王善屏住呼吸慢慢朝着左右乱转长枪乱舞的宋本靠近。

        便在对方一转身后背漏给自己的瞬间,双脚猛然发力冲了上去,高举的镐头瞄准宋本的脑袋,仿佛千万次的刨矿一样,一镐就朝着脑袋怕刨了下去。

        脑后一股恶风袭来,再躲已经晚了,只来得及微微侧身,铁镐直接刨在宋本肩头,‘噗嗤’一声,铁镐刨进去十几公分。

        “啊!!”肩头被刨出来一个大窟窿,长枪终是握不住掉在地上,宋本脸色狰狞,惨叫中咬牙拼命,猛然回身,任由镐头在肩头拧了一下,狂吼着一脚踹在王善胸口。

        “呜……”这临死爆发出来的一击踹的王善一口气没上来,眼珠子差点从眼眶中瞪出,踉踉跄跄倒退出去好几步。

        一口气上不来,王善感觉肋骨都要断了!

        这要不是练了20多天身强体壮,力气也大了许多,这一下王善不被踹死也彻底失去战斗力了。

        这时候王善也是发了狠,眼冒金星都没有放开手里的镐头,反倒是借力将镐头拔了回来。

        镐头用力在地上一杵让自己没有倒地,时间宝贵,王善顾不得缓口气,忍着胸口的巨疼再次冲了上去,轮着镐头就朝着宋本胸口刨了上去。

        双眼被弄瞎彻底丧失了位置感,肩头又被刨出来一个大窟窿好似还伤到了肺,血不要钱一样从伤口和嘴里涌出。

        站都站不稳的宋本这次怎么也躲不过去,被王善一镐头重重刨在胸口,“噗嗤”一声。

        伴随着一声惨叫,宋本胸口被直接刨开,胸骨破碎,一个碗口大窟窿出现,鲜血涌出,破碎的内脏清晰可见。

        终是坚持不住,踉跄一步仰面摔倒,抽搐几下死在当场。

        “呼呼呼……”王善拄着镐头不停喘着粗气,脸上笑容绽放,只觉得心头说不出的畅快!

        穿越而来,心中的忐忑,不安,烦躁,焦虑,惶恐,欺凌,羞辱,恐惧……此般种种,皆在这一镐头之间被宣泄而出!

        这是何等的痛快!!

        唯一没想到的是,生死搏杀虽然时间短暂,但对体力消耗竟然如此的大!

        看着尸体,王善终是松了一口气,幸好自己聪明用血骨鸡引走了一人。

        想着,迈步便要去搜下看看能不能爆什么好东西,刚刚迈出去几步,王善便站住脚步。

        看着自己来的方向,王善皱眉陷入沉思。

        还有一个人,一鸡。

        虽然不知道血骨鸡到底是个什么鸡,有什么功效,值多少钱,但绝对值一条人命就是了!

        王善磨了磨牙,“这帮丧心病狂的家伙,为了吃老子的鸡竟然要杀了自己!”

        仔细想了想,王善直接趴在宋本尸体上,再抬头时,满脸是血,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一样。

        用脚踩住宋本的长枪,抡起镐头对准枪头枪杆链接位置就刨了下去,得亏刨矿几月准头很足,‘咔嚓’一声,链接位置碎了大半,踩住将枪头一用力,直接将枪头折断。

        围着尸体赚了一圈,又看了看来的方向,王善将自己代入那挎刀之人,模拟对方进去现场的角度后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合适位置后直接躺在宋本尸体旁边。

        折断的枪头压在屁股下面,双手抓着断枪插在肚子上,一副被捅死了的样子。

        “宋本,宋本!”躺在地上好一会,终于听到呼喊声,撇头看到一道人影朝这边跑来,王善双眼瞪大,嘴唇张开,而牙齿却紧紧咬在一起,一动不动僵硬在哪里。

        俩字,专业!

        “宋本,怎么会!”挎刀一手提着血骨鸡快步冲过来,看到宋本躺在地上,胸口被刨来一个大洞,顿时惊呼一声。

        “该死的,怎么搞成这样!”挎刀的脸色极其难看,嘴里骂骂咧咧的,也不知道是为宋本的死生气,还是为了自己回去会有麻烦生气!

        “竟然同归于尽了。”看看宋本,再看看王善,挎刀的恨恨地走过来,对着王善尸体就是一脚。

        嘶,王善尸体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张开的嘴紧紧咬在一起。

        挎刀的脚步一顿,看了看宋本的尸体,又看了看王善尸体,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总感觉哪里不对?

        站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挎刀的摇了摇头,算了,怎么着也不能把尸体丢在这里,将翅膀扭在一起的血骨鸡放到地上,弯腰就要把尸体背上。

        便在此时,王善一手已经摸到屁股下面的枪头,狗娘养的,老子死了你还踹老子!

        心中发狠,枪头悄悄对准对方胯下,用尽全力狠狠刺了上去。

        弯腰的挎刀眼角余光正看到一个枪头奔自己胯下刺来,顿时吓的脸色煞白,三魂都没有了,喊一嗓子都来不及,下意识地朝前蹦了起来。

        “呲啦……”

        “啊!!!”

        王善点位选的太好了,这位挎刀的哪怕反应已经够快的了,可终究是慢了半拍,虽然保住了大宝贝,可大腿上被划开了一条足有30公分长的大口子。

        血肉翻卷,鲜血不要钱一样哗啦啦淌了下来。

        跳出老远的挎刀的,一个踉跄单腿跪在地上,脸色煞白,大腿传来的刺痛让他浑身颤抖,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也不知道了是疼的还是吓的!

        “小杂种!”咬牙切齿地盯着王善,眼睛里都在喷火。

        自己竟然又被这小杂种阴了!

        瞄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不用猜了,自己这同伴肯定也是被阴死的!

        可他妈的,谁能想到这皮肤黝黑粗糙,一脸忠厚的家伙竟然如此阴险狡诈!

        真真的该死!

        若是今日不死,定将这小杂种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