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用摇钱树精通武道在线阅读 - 第7章:钱钱钱

第7章:钱钱钱

        吃过饭,两人从白云楼出来,吴飞的跟班小厮早就结过账了。

        两人闲聊着往回走,忽然听到一阵锣鼓声响,随后便是‘无生老母,真空家乡’的呼喊声。

        王善驻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便见街道上人群朝两侧散开,露出一行人来。

        前面人打着锣鼓,中间前后左右八人抬着一白色莲台,莲台上端坐一白衣少女,旁边还有一个大汉高举着红罗伞盖,远远的,王善也看不清女子长什么样子,但莲台上青烟袅袅,衬托着白衣女子端庄威严,飘飘若仙。

        “无生教!”吴飞低声说了一句,拉着王善就退到无边。

        聚百姓、念经文、施符水,治病救人,超升极乐!

        被吴飞一提醒,王善瞬间就想到了这个最近半年多来忽然在莱芜附近传播开来的教派。

        听那些矿工闲谈说过,无生教起于冀州,那是天下闻名的大教,供奉的乃是无生老母。

        对于什么施符水救人之类的,王善是打心眼里不信的,这分明就是邪教嘛。

        眼见无生教的队伍朝这边走来,路边的百姓纷纷弯腰鞠躬以示恭敬,王善心中纳闷,这无生教这么明目张胆的,莱芜张家就干看着?

        随着队伍接近,吴飞拍了王善一下,王善立刻学着对方的样子,微微弯腰,双手合十,嘴里跟着胡乱碎碎念着。

        身边不少人显得很是虔诚,一股淡雅的檀香味道传来,王善忽然感觉那些原本听起来烦躁的念经声忽然变的悦耳了起来,有一种跟着念诵的冲动。

        直到队伍走远,檀香味散去,王善才猛然惊醒过来,不对,这香有古怪!

        望着无生教远去的背景,王善眉头深深皱起,必须要离他们远一点。

        “这无生教……”王善忍不住问道。

        “你别问我,我也不太清楚,这里面关系很乱。”吴飞摇头说道。

        王善点头没再打听,一路无话,回到武馆,王善又专心致志地修炼了一下午,这才换过衣服朝家中走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王父忽然说道:“今天隔壁巷子东头的姓乌的那家被抢了,家里的粮米和工钱都被抢走了,老乌被打的满头是血的,我估计后面日子恐怕……”

        那家王善知道,乌家是砖瓦匠,王父王母有时候会跟着一起干活,上个月听说去城外给人修乌堡了,这应该是干完活发了工钱回来后被人盯上了。

        剩下的话没说大家也明白,钱粮都被抢了,看病就更不用说,搞不好一家就要饿死了。

        “今天回来的路上看到咱们町口,落着一只断手。”大姐王来弟换了个话题说道:“满地都是血,好像是刚刚有人打架。”

        “怕不是有帮派的人抢地盘打起来了吧。”王老汉一边撕下黑面饼泡进稀粥里,一边说道:“我听人说,咱们町的东边的血骨帮和西边的金蛇帮又因为什么事争了起来,好像是个赌档。”

        “阿善啊,你在矿上也要小心,万事忍让为先,退一步风平浪静。”王老汉眼里全是担心地看着王善嘱咐道:“阿善啊,刘家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他们不再来找麻烦就好,爹知道你练武了,可人家背后毕竟有血手帮,人多势众,咱家却只能拖累你,不要跟他们争强斗狠啊。”

        王善抬头笑了笑,直接应承下来,“爹,我知道了,放心吧。”

        他知道老父亲和大姐的意思,怕他因为入了武馆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了,对刘家不依不饶的再吃了亏。

        一辈子生活在社会底层,被欺负多了,怕了……

        对此,王善不准备劝说什么。

        晚上睡觉前,王善摸着手里的钱袋,20多天的消耗,攒下来的钱只剩下十几文钱了。

        要是吃黑面饼,要是从前,倒是够吃几天的,可现在开始修炼消耗很大,没有肉食补充消耗的粮食更多了。

        铜钱还是卡在48%,展示没有来钱的门路,胡思乱想着,王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晚上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自己留着长发,站在台上抱着麦克风,钱钱钱……

        成日要钱多,

        干水乜都涡,

        借钱最折堕,

        趴低叫契哥,

        贫贱拗头多,

        生仔都念过,

        阿女嗌肚饿,

        屋租都要拖,

        有乜嘢会令你心花怒放,念得多卒之梗癫癫丧丧。

        有左佢就算打跛双脚都冇相干,冇得挡,冇得挡……

        ……

        翌日,上过早课,又练了一个时辰,体力消耗个干净的王善便直接离开武馆,买了点用到的工具,提着镐头就出门了。

        一路直奔矿山方向而去,济源山这里他最熟悉了。

        之前见到矿里把尸体直接丢山上的时候还问过,山里豺狼虎豹的不少,更深处更有一些极其凶恶的凶兽,能食虎豹,开山裂石,力大无穷,发起疯来一人粗细的大树都能打断。

        当然,对于凶兽说王善是不信的,以讹传讹,夸大其词罢了。

        打猎,王善是不会的,再说也没弓弩之类的工具,但挖陷阱,下套子他是知道怎么做的。

        前世小时候就经常跟着爷爷进山下套子,野猪、梅花鹿、山羊、狍子什么的每年秋冬都能套到,自己也挖过小陷阱,抓野鸡,抓兔子什么的。

        只是后来山上野兽少了,都成保护动物后就没敢再弄了。

        绕过矿洞和旁边的炼铁坊市直奔后山,济源山只是一片山脉的一个小突出点罢了,王善可不敢进山太深,只是在半山坡找了挖陷阱的地方。

        按理说挖陷阱要用铁锹,只是王家就这么一把铁镐,也只能将就了。

        将草清理一下,挖个直径50公分的深坑出来,将木板拼接起来的盖子上绑一块石头做重物,再插满新掰下来的树枝做伪装,一头固定在地上,一头用木棍支撑起来。

        坑里用小树枝在半空做个平台,用一根细绳将支撑棍和平台连上,平台上铺一层树叶,再洒点掰碎的黑面饼和新鲜菜叶,这便算大功告成了。

        只要有小动物一类的馋嘴,就会触动机关被压在坑里,当然,如果倒霉碰到老鼠一类会打洞的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一连挑选了好几个地方挖下陷阱,王善这才下山朝着矿洞而去。

        倒不是要赚辛苦钱,他是准备利用这闲暇时间偷矿……挖矿供自己那‘金手指’吸收。

        这资源是大自然送给所有人的礼物,所以,练功人的事,怎么能叫偷呢。

        再说,上千个矿工24小时作业,只要不从矿里带东西出来就没人管。

        “锄禾日当午,挖矿真辛苦,刨的全是铜,纯度只有五。”王善刨矿的时候想起了当年坐在电脑前挖矿的事,忍不住念叨起来。

        时间很快就在挖一阵,吸一阵,练一阵抱山步之中度过,走的时候王善看了看进度,49%,很是让人惊喜。

        1%的进度,按照金手指的需求量来算相当于一两银子,1000枚铜钱了。

        虽然吸收矿石速度很慢,但如果放开来吸收的话,王善估计,一天能涨2%,相当于2000钱。

        25天就能彻底激活金手指。

        按照脑海中的记忆,彻底激活的铜钱后,能用这枚铜钱直接学会一项‘现有’技艺。

        也就是说,王善要有完整的抱山步修炼方法,然后就可以直接用钱买……啊呸,是用自己超强的天赋飞速领悟!

        这也是王善没急着全力攻克金手指的原因,不知道后续修炼方法,即便用钱,掌握的也是残缺的。

        这一点王善也是理解的,毕竟花钱办事嘛,花一次,办一次。

        钱货两讫,已经很有职业道德了!

        没道理花一次钱,人家跟你办几次事。

        按照吴飞昨日的说法,按部就班的修炼,银钱充足的情况下,正常人下苦工,一年差不多完成淬体,两年完成抱山步的修炼。

        当然,天才另算!

        有钱人家的成年既完成淬体,资质好,两三个月就能完成抱山步的修炼。

        普通人:730天

        天才:90天

        我:25天

        王善一手支撑着下巴陷入沉思……我果然是个绝世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