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终宋在线阅读 - 第722章 恶臭虚伪

第722章 恶臭虚伪

        天台山非常漂亮,群山中有悬岩、峭壁、湖泊、瀑布。

        贾似道一直以家乡风景为傲,唯在这个夜里,深恨这山势绵延,太过荒凉。

        一座悬岩之上,他正将王翠死死摁在地上,拼命按着她的双手,试图夺下她手里的刀。

        在京湖统兵十余年,他是颇有勇武的,奈何年数渐大,渐渐地,体力已拼不过王翠。

        “去死!”

        王翠一挣扎,刀锋已向贾似道划去。

        这女人的蛮力实在是大,贾似道拼了老命,好不容易才又摁住她,却还是没能夺下刀,仿佛是在与猛虎相搏。

        “王翠,住手吧……李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和我说,我能给你更多。”

        “我杀了你!你害了公主!”王翠一脚一脚重重踹在他身上,杀意毕露。

        “不是我。”贾似道额上已有冷汗下来,道:“真不是我,她是我的亲外甥女啊,我怎会害她……信我,我绝没有。”

        “还想骗我!不是你,还能是谁?”

        “她是病故的……”

        “去死吧!”

        贾似道已能听到有落石从峭壁落下去,知道是李瑕的人正在向这上面爬。

        “好!我实话与你说,公主是被人害死的,但真不是我。我已为她报仇了,是御医萧世炎开错了药……”

        “我不信,任梅是你杀的!”

        “不是,我没杀任梅,我带你去见她,秀环也在,我带你去见她们,真的,我带你见她们。”

        终于,王翠的力道似乎轻了些。

        贾似道才松一口气。

        然而,才一放松,当即竟是挨了一刀。

        王翠竟是猛挣起来,一刀划得他皮开肉绽。

        “信你?谎话连篇!”

        贾似道大骇。

        “我错了!我错了!你听我说,她是皇后害死的……是皇后,真的,这次真不是骗你……”

        “不可能,皇后与公主交情最好,你还在骗我!死吧”

        贾似道真是厌极了这等蠢货,余光一瞥,只见一个年轻人已爬上了这块悬岩,不由大为惊恐。

        他连忙凑到王翠耳边,又低语了一句。

        “……”

        这一辈子,贾似道说话从来都是张口就来。

        在他眼里,没有什么“真话”还是“谎话”。平生骗过忽必烈,也骗过官家。

        没想到,今日却被一个贱婢逼到这等地步。

        王翠听了一会,渐渐呆滞在那里,显得有些不可置信。

        “真的?

        “你随我到桐柏宫,只需一过去,你便可知。”

        “可我哪知你说的是真是假?”

        “那只看你信或不信了,我命就在这里。”贾似道又道:“你别杀我,我掏个信物给你看看……”

        他稍稍松劲,伸手入怀,找了一会,先是拿出一个蛐蛐罐,之后找出一个药瓶。

        “自己闻闻看是不是……”

        ~~

        陆小酉跃上悬岩,从腰间拔出短刀。

        目光看去,只见王翠还没杀了贾似道,正在低声说着什么。

        陆小酉于是防备了些,往身后的山崖看了一眼。

        他对王翠此时的反应并不惊讶。

        王翠放下刀,转过头,向陆小酉道:“我好像搞错了,凶手应该不是他。”

        “哦。”

        王翠道:“我还不能跟你说原因,但你能不杀他吗?”

        陆小酉还未回答,贾似道已冷哼了一声。

        “他怎可能不杀我?”

        贾似道摁着身上的伤口,走到王翠身后,低声道:“你得保护我。”

        陆小酉并不理他,向王翠问道:“你确定凶手不是他?”

        “我得去确认一下。”

        王翠脸色羞愧,又道:“是我嚷着要杀他,现在又是我不让你杀他,我太对不住你了……”

        “没事,郡王只叫我除掉凶手,要是凶手不是他,那就不杀。”

        这一路上,陆小酉就没忘记过自己的任务。

        王翠愣了愣看着陆小酉,眼睛一酸,竟有些感动,道:“你这人,真是很讲道理。”

        “我觉得郡王好像没怀疑过他……”

        “呵。”

        贾似道再次冷笑。

        他已躲在王翠身后,扯下衣袍给自己裹了伤口,脸上又浮起讥意。

        “小崽子,何必假仁假义?你既得到这般千载难逢的良机,岂能不杀我?怎么,还想骗了王翠再偷袭我?”

        陆小酉仿佛听不出贾似道话语里的机锋,道:“都说了,我是来为公主讨个公道的……”

        “哈哈哈,滑天下之大稽。”

        贾似道径直打断陆小酉的话,道:“李瑕派人来讨公道?弑君者是何人?不就是他吗?我若杀了你亲生父亲,转头却来为你报仇?可笑至极!李瑕为了什么?他与妖妃那苟且之事,说来我都恶心!呸!”

        陆小酉没想到这一国宰执,说起话来这般咄咄逼人。

        他也不是没见过别的相公,人家多有修养的。

        “贾相公,郡王不是给你写信了吗?你……”

        “李瑕也配给我写信?杀人夺妻的逆贼,什么货色?”

        陆小酉大怒,提刀一指,吼道:“你没资格骂我王!”

        “呵。扬刀了?果然,你们不过是找个借口来杀我。狗急跳墙了是吧?行刺?李瑕永远就只会这些招术,他还能有别的招术吗?还会什么?”

        ~~

        “说真的,我瞧不起你们。”

        江陵府城外的野地里,秦九韶被押着往南而走,忍不住讥笑了一声。

        “斗不过我,只能来捉我?李瑕盛名之下,原来却只会这点伎俩?”

        姜饭抬手就钩住秦九韶的衣襟,刀一割,割下一块布来,准备塞住那张讨厌的嘴。

        但被这般冷嘲热讽,也有些不吐不快。

        “斗不过你?老子在临安有多少眼线知道吗?撤回来了,懒都懒得理你们这些烂货!你搞搞清楚,你们才是大宋朝廷,东南数十万兵马,打仗不敢打。官印的会子、关子,我们川陕百姓用都不用。要斗,有本事你他娘的让你们的纸币比我们的券引值当啊,印伪券?这他娘的,你们还像是个朝廷吗?”

        秦九韶“呵”了一声。

        他是最聪明的人,知道姜饭说的这事,几年内都是不可能做到的。

        天下间,蠹虫太多了。

        “老子今日来捉你,是绳之以法,懂吗?!看看谁才有朝廷的样子。”

        姜饭已在地上啐了一口。

        “还我们只会这点伎俩?我们郡王贩盐,为的是练兵抗蒙、为的是平抑盐价,你们这些猢狲还在往官盐里掺沙,赚得好个良田美宅。我们郡王肃清吏治的时候,你们这些猢狲还在那抢占民宅,强征民粮。”

        “那你错了。”秦九韶道:“我从不往官盐里掺沙,我贩的亦是私盐……”

        “你娘!老子与你说这个吗?你若有本事,让江陵百姓把手里的废纸兑了,再来谈我王到底有何手段罢了!”

        秦九韶默然不语。

        心中犹是不服气的,但不服什么。

        这次栽了,不是栽在技不如人,而是栽在了这大宋朝廷的积弊里。

        印了那么多券引入蜀,对蜀地物价毫无影响。而人家只抬两箱官钱来,却已能激起民乱……这般情形,又还有何办法?

        再想到自己旷世奇才,却只能带来做些伪造券引的勾当。

        朝廷与李瑕,到底是谁拿对方没办法了?

        ~~

        “李瑕拿我没办法了,只能派你来杀我?”

        天台山悬岩上,贾似道面对着陆小酉的刀锋,犹在放肆嘲笑。

        与其说是在找死,实则是他坚信,李瑕派人来就是为了杀他。

        不需要有一点点怀疑!

        他是贾似道,手握天下大权,为李瑕平生之劲敌,自是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这是你死我活的权力之争,岂有不杀之理?

        陆小酉已气得满脸通红。

        他能忍受李泽怡平日里损他,却忍受不了贾似道无端揣度李瑕。

        “放屁!”

        陆小酉大吼一声,骂道:“你就是小人之心……”

        但他也只会说这些,论骂人,他无论如何也骂不过贾似道。

        下一刻,却是王翠猛地转身,瞪向贾似道。

        “闭嘴吧你!”

        她大吼一声,终究是盖不住心中的怒气。

        “发了什么疯要像狗一样咬人?!小酉哥就是没想杀你,他就是来替公主讨公道的!李郡王没资格讨这公道?你才没资格这么说他!”

        那柄刀在王翠手里上下挥舞,贾似道骇然退后了一步。

        他不在乎激怒陆小酉,在乎的是王翠的态度。

        但这贱婢又在发疯了。

        “你才是满嘴谎话,一直在骗我们。公主不信你,秀环也不信你,我也不知该不该信你!”

        “我和你说的都是真的……”

        “虚伪!”

        王翠大骂一声,又道:“李郡王才不像你,他敢做敢当,待太妃也是真的好。小酉哥说他是英雄,是不是英雄我不知,但他至少是大丈夫。”

        “放屁!他就是个逆贼……”

        “闭嘴!”王翠单刀一挥,喊道:“皇后要害公主时,秀环能信得过谁?公主没了,能为她出头的又有谁?你是她的亲舅舅啊!”

        “我……”

        王翠说到这里,终于是委屈起来。

        “整个临安,你们这些跟在公主后面巴结的人,到底有谁肯为她出头?我放眼看去,只有你们骂的妖妃,只有你们骂的逆贼,不顾千里迢迢……你说他没资格?他比你可靠得多。”

        贾似道良久无言,最后道:“你个小女子不懂。你不懂,你没资格评述我与李瑕孰是孰非。”

        王翠道:“那就是在我这个贱婢眼里,李郡王比你有气概得多。”

        她说过,转头看向陆小酉。

        月光不亮,但这一眼之间,陆小酉已感受到她眼里有崇拜,也有感激。

        他方才的怒气忽然之间全消了下来,看向贾似道。

        “贾相公,只要公主不是你杀的,我这次确实没有得到要杀你的命令。”

        “呵。”贾似道冷笑道:“李瑕怎可能不想杀我?”

        他反而莫名地有些烦燥起来。

        陆小酉认认真真道:“贾相公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我来临安,郡王只说,找到凶手后,能杀就杀了,须我尽力而为,并保全手下人性命。至于凶手是谁,是否贾相公,郡王没说过,想必是宰相也好,皇后也罢,他不在乎。”

        贾似道不喜反怒,重重一摔袖子。

        “装模作样,李瑕若无意杀我,无非是怕我一死,朝局混乱,无人收拾局面,给了蒙古趁势南下的机会……”

        “郡王没提过,但让我说的话,朝堂上也不止有贾相公一人,总有能稳住朝纲的相公,或许还做得更好。”

        陆小酉已是平平静静的语气。

        事实上,从围杀贾似道开始到现在,除了贾似道骂李瑕的那一瞬间,陆小酉就没怎么激动过。

        这已经不是当初严云云刺杀贾似道的时候了,如今川陕日渐稳固,在陆小酉这些将领们看来,郡王真正的对手已是北面的蒙古。

        先是姜饭撤出临安,陆小酉再回头来一看,真不觉得今日这场围杀是多大的事。

        此时一句话说完,站在他面前的贾似道身子重重一晃,如遭雷劈,已有要暴怒的架势。

        陆小酉不由又道:“贾相公,你真的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他随在李瑕身边已久,见惯了李瑕平素做事的风格,今夜与贾似道……不,是与整个朝廷一对比,这种感慨犹为深沉。

        因此,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他却不知,由他这个走卒说出这句话,对于眼前的平章公又是怎么样的打击……